【首播】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人气 6138

【大纪元2021年05月14日讯】美东时间周五(14日)晚9:30,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方菲女士专访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首席中国顾问余茂春先生,主题为“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新唐人《热点互动》频道将进行首播。

拜登上台已经一百多天了,不久前在国会做了一个首次演讲。拜登政府在上台后,很多方面推翻了川普(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和做法。但是在对于中共的态度和策略上,迄今为止,拜登很大程度保留了川普时期的做法。所以外界就说是“川规拜随”。

今天,我们邀请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先生就当前的美中关系谈谈美国对华政策,包括美国政界、国防、情报界,以及金融界、经济界、法律界,对中共有何基本认识?以至于拜登政府延续了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基本原则和做法。

余茂春先生提到,美国全国性的对中共的重新认识,都基于一个最根本的事实,那就是中共政府自己的言行。中共也总是误判局势。

余茂春先生也提到,蓬佩奥国务卿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美国政治领袖,他首次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区分开,而中共反应非常强烈,中国共产党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老百姓。

所谓美中关系,余茂春先生认为,实际是自由世界和共产主义的对决,中共不只是奴役自己的人民,也在把统治经验推向世界,中共模式在威胁自由世界。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特别节目,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邀请余茂春先生做客《热点互动》。余茂春先生是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顾问,他现任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胡佛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美国海军学院教授。余茂春先生您好。

余茂春:方菲你好。

主持人:余先生,今天非常高兴能请您来做访谈,因为一直以来都会有观众朋友在我们节目下方提说,希望我们节目能邀请您来谈谈美中关系、中国局势,所以今天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

余茂春:我也感觉很荣幸,能够上你的节目,也非常感谢你的听众的鼓励。

拜登对华政策“川规拜随”中共自身行为让美国人惊醒

主持人:谢谢,余先生我想先请您来谈一谈,拜登政府现在已经是上台100天左右了,因为前一阵子刚刚在国会做了一个首度的演讲。其实拜登政府在上台之后,很多方面是推翻了川普政府的政策和做法。但是在对于中共的态度和策略上,迄今为止,很大程度保留了川普时期的做法。所以外界就说这个做法是“川规拜随”,您怎么看,您认为这是为什么?

余茂春:其实美国的对外政策,是根据全国性的一些非常具体的、非常深入的讨论,然后形成一种外交政策,这个政策有的时候是在两个政党之间,他有不同的表述。但是在过去的几年以来,对中国政策方面的表述方面,两党之间基本上没有重大的分歧。美国上任的共和党的对华政策,民主党在拜登被选上总统之前,早就保持支持的态度。

在两党之间,党争非常剧烈的一些方面,对华政策基本上,像民主党的一些领袖,像参议院的领袖舒迈和众议院的领袖帕洛西,他从来就没有对川普的对华政策提出过真的有异议的批评。所以说在选举之前我们就知道,对华政策我们是做得很对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极有可能获得民主党的赞同,会继续维持下去,其实事实就告诉我们果不其然。所以在这里没有太令人惊奇的地方。

还有一点,我们觉得不仅仅是在美国政界,对中国有一个重新的认识,美国的社会、美国的金融界、经济界、法律界,当然是国防、情报界,对中国都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这个认识基本上都很到位。而他们这种全国性的对中共的重新的认识,都基于一个最根本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政府自己的言行。所以说在这些方面,很难再改变我们在川普时期,所做的对华政策的一些基本的原则和做法。

主持人:所以其实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到了美国社会民意的压力。因为前一阵子有一个民调,不是说美国人70%多,都对中共有负面看法。而这种民调,我觉得是不是也可以说是,川普政府留下来的一个最大的政治遗产,就是对抗中共,以及对中共更清醒的认识呢?

余茂春:我觉得当然有这个因素在里面,但是最根本的就是,不是说美国这个社会一下子变得非常好战,喜欢挑毛病,不是这样的。因为中国政府在最近几年来,它对全世界的一些做法,尤其是在疫情之后,中国政府的一些表现,是非常非常令人不齿的,所以美国人民都看得很清楚。这个不仅是美国,全世界对中共看得很清楚。所以说中国现在它的国际上的地位是非常孤立的,而且空前孤立。

所以说它自己不管给自己脸上怎么贴金,都没有用的,因为它这个政府的一些对内对外方针,实际上是展现了中共这个政权的本质,这些本质都是非常肮脏、非常违反国际准则的。在新疆、在香港,对国内的全天候的监控,还有在疫情方面的一些非常不明智的,甚至非常不诚实的一些表现。

它都有这方面的启发性的作用,尤其是对周边的国家的地缘政治方面的一些做法,更加引起世界的警觉。中国现在它在南中国海,它在东海,它一动作,不仅是美国警觉起来,周边国家都警觉起来,连欧洲,连北约这些国家都警觉起来了。所以说最根本的问题,我们之所以对华政策有相当大的连续性和一致性,是中国政府自己的言行。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另外说到前任的川普政府,我还想再问一下,我刚才说的川普政府留下的最大政治遗产,就是有一种分析认为,对抗中共确实是川普政府留下的最大的政治遗产,包括将中共和中国人区分开。您跟前国务卿蓬佩奥是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核心人物,是不是可以说您二位拟定的中国政策,也是对铺就今天这样的局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余茂春:我当然不可能完全把这个功劳归在我们自己身上,但是我觉得至少是蓬佩奥国务卿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美国政治领袖。他对他的部下提出的一些建议和报告,他非常认真地听取,如果报告真的很到位,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推行,去为美国的老百姓讲清楚。所以说在很多情况下,你刚刚讲的这个问题,中共和中国人民区分开,这个是非常简单明白的道理。

中国老百姓都知道,但是怎么样把它反映在政治层面上,在对华政策上,我觉得这个当然是蓬佩奥国务卿,和我们下面给他做参谋的这些,都起到了我们应该起到的作用,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对。所以我觉得这方面就像您说的,很多中国人是有这个意识的,但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也许这层窗户纸一点破,让他更能认识到,很多事情其实是,就像您说的是中共政府、中共政权的行为,而不是中国人的行为。

余茂春: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开始一提出这个的时候,中共当局它对这个事情非常地敏感,反应非常的强烈,而且很暴烈。它觉得中共跟中国人民是一体的,不能分开的,但是它也不敢那么公开地那么说,因为它说起来它会使很多人不高兴了。

在中国大陆,中国共产党它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老百姓,所以它的很多政策都是在对老百姓采取严厉的打压,严厉的监控。所以整个这个国家,是把它的老百姓监控起来的。

他的很多的道德行为,他的日常起居,他的经济活动,迁居、升学,或者是生育,共产党都是把他自己的老百姓管得严严实实的。所以说这个它不可能说共产党就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中国人民的利益实际上,他没有机会表达,来公开表述。

你现在老百姓一公开说对共产党不满,那你就是进监狱,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觉得这个现实是很简单的,能够让美国在政策层面上,能够清清楚楚地反映出来,认识到中共这个政权它的本质,我觉得这个是在川普政府里边一个很重大的政治遗产。

对台策略 美战略模糊中有清晰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那我们来看一看一个具体的问题,目前就像您刚才说的,因为中共的这种举动、中共的这种扩张的行为,使得台海局势成为一个持续的热点,也可以说是美中这种直接对抗的一个领域。日前有两件比较突出的事情,一个就是《经济学人》杂志说台湾是现在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另外一个,本周拜登政府亚太的协调人坎贝尔说,美国对于台海的战略模糊的这种政策不宜改变。我想先请您谈一谈,您认为目前台海局势的风险有多大?

余茂春:我觉得台海局势,因为它两边互动的机制,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改变。最大的一个现实,台湾就是一个现状,他没有走向台独,也没有走向跟中共讲统一,他就是维持现状。这是绝大部分老百姓的意愿,这也是最大的一个现实。所以说中共它首先要挑衅,它说台湾有什么台独,台湾没有多少人现在在鼓动台独,他就是要维持现状,现状就不等于是台独。所以它根本上这个挑衅的理由就没有。

那么还有一点就是说,它也必须要做做表示,来显示自己的这个“盛世”的一种盛气。但是这个呢,它也是很不现实的,因为台湾老百姓现在是做得很好。我觉得中共它对台湾它很生气的很大原因,在于台湾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在世界上越来越得人心。

美国跟台湾的关系也在与日俱增,而且主要是在经济、技术方面哪,他都有更深的合作。当然,美国对台湾防务的这个承诺,从1970年代以来,就没有改变的。所以说,美国对台湾的承诺,他这些基本的政策,包括像这个战略模糊这些东西都有的。

战略模糊不是说表示美国对台湾就没有一种清晰的政策。美国对台湾的这个台海局势一个地缘政治、防务方面,他有非常清楚的对付的策略。他只不过是在表达手法上,他不愿意清晰地说出来,那么中国实际上是很清楚的,台湾也很清楚。

所以说,这个很多东西,没有必要打这些文字游戏。我觉得这个,你比如说美国对台湾的武器销售,历年来都有增加。这个增加不是说好像是单方面的,美国对台湾的这个武器出售的一个最根本的因素,就是看中国大陆对台湾威胁的程度,它是成比例的。

这个是在1979年《台湾关系法》说得非常清楚的,中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说呢,没有什么太多的改变。我觉得没有必要去故意夸大台海局势的一些风险,因为台海局势的一些最基本的防务方面的一些几步棋,大家都在走,所以走了几十年了,没什么太大的改变。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有些分析,确实认为习近平上台以后,就像您说的,就是他在挑衅。其实这个现状,对于现状来讲,是中共在想要改变现状,而且习近平上台以后提出的,比如说十九大提出的这个所谓的民族复兴,要把这个统一台湾跟民族复兴绑在一起。

包括之前,他用这种一国两制的这种内涵,去代替、偷换这种九二共识。很多方面都让大家认为说,是中共在想要改变现状,是中共想要去把这个战略模糊变成战略清晰。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政府依旧保持这种战略模糊的态度的话,是否足以遏制中共的这种扩张和它的野心呢?

余茂春:我觉得,我们个人来讲,战略模糊不是特别明智的一个手法,在适当的时候,应该让挑衅者知道,我们清醒的回应应该是什么?那么在历史上有很多这个教训、令人不安的教训,就是说由于战略模糊,它导致侵略者不顾一切发动战争,像朝鲜战争、像这个伊拉克战争,都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我并不觉得在台湾的问题上,我们是完全模糊的。

我们没有说具体你哪天打,我们几个小时后,我们就要到台湾去增援,没有的。但是我觉得美国要参与在其中,如果这方面的事情发生的话,这个东西不是模糊的,这是很清楚的。不一定是美国,现在很多美国的盟友,他都有这方面的交道。

北约也说,在这个和平与安全,在亚太地区,也是他的一种义务。所以说我觉得在很多情况下,清楚的意愿可以用一些比较模糊的词汇表达出来,但这种意愿本身是非常清楚的。

主持人:上次我采访另外一位时政的分析人士。他说呢,他认为习近平本人是否会误判局势,是造成台海局势最大的不定因素。您的看法呢?

余茂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都比较喜欢误断局势啦。你看这个,稍微清醒一点的就是邓小平啦,他说这个要韬光养晦啊,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啊。习近平是没有这方面的这种气度。他总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到了,他把美国说成就是一个衰败的一个国家,民主制度是不如它自己的制度好。这些东西都是没有这个特别的现实的眼光的。

我觉得中共表面上看起来它好像是很有气势,但是实际上它内部呢,很多东西它也是比较虚的。你这个真正要动起武来,实际上它有很多因素要考虑。中共现在它最需要的是所谓的战略机遇,它说现在是发展的时候,它实际上现在还没有发展到底,所以说它实际上它要真正挑起战争的话,它这个战略地位就失去了,它自己也很清楚这方面的事情。

而且中共现在在亚太地区,它跟任何周边的一些国家,它发动军事冲突,其它国家都会合在一起来对付中共。中共它不是(跟)一个人、孤家寡人,在那儿跟一个国家怼,它是跟所有,很多国家怼。你现在可以看日本,然后当然这个台湾,越南、印度,还有好几个这个南中国海地区的国家。

主持人:菲律宾。

余茂春:菲律宾,对。韩国也有,再加上美国,像这个德国、英国、加拿大,这都表示他们对这个所谓的global commons,像南中国海这些国际水域,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利益在里边。所以说我觉得呢,真正有清醒头脑的中国战略家,他对这些事情,他是看得很清楚的。

所以我觉得有虚张声势的成分在里边,但是它确实有它想改变现实的意愿。这种意愿,跟它的能力,跟它的机遇和时机,我觉得不是一回事。

习近平为何抛弃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对外策略?

主持人:您认为,为什么习近平抛弃了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对外策略呢?是更多的是他个人的原因,还是中共整个党的因素呢?

余茂春:习近平是一个理论中毒非常深的一位中共领袖,他很少有这种现实的眼光。你比如说,习近平他觉得他是马列信徒。列宁主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说,社会主义制度很优越的,这共产党是战无不胜的。所以习近平你看上台之后,他最强调的就是所谓的制度的优越性。

他觉得这个叫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国这种专制、集权的制度,比西方的民主、自由的制度都要好。所以说呢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很多大事情,他觉得这个制度性有优越,所以这个就给他造成非常狂妄的想法。这个是马列主义思想在作怪,这是意识形态的理论中毒。这是一点。

第二点呢,他非常强调的是什么,就是这个有自欺欺人的成分在里面。由于他觉得资本主义社会,美国这个国家是一天天烂下去,就像列宁说的一样,是腐朽的、是堕落的一种政治制度,所以他才提出所谓的“东升西降”这些判断,这些判断实际上在很多情况下是不切实际的。

尽管中国最近几年,它在国防、在经济、在科技有长足的进步,但是总的比起来,中国跟全世界一些先进的国家,在刚才我提到的这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差距的。

所以说呢,我觉得它们主要有这个大跃进的这种脑袋发热的东西在里边,中国人民已经吃了很多亏在这里边。习近平这个领袖呢,他是一个意识形态非常浓重的一个领袖,他看问题就是从它们这种马列理论的角度去看问题的,这个呢实际上不仅是害了他自己,而且更多的是害了全国人民,在某种程度上也害了全世界。

主持人:是。您刚才提到这个体制优越性,但对于很多身在中国的这个中国人来说呢,当然他们看的基本都是中共的宣传,所以他们可能也认同说,比如说这次抗疫,因为这种举国体制,所谓的举国体制,才取得了所谓的抗疫成功。

包括我认识的一些我们这边的评论员,他们在跟国内的亲戚通话的时候,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个疫情之后,反而扭转了这种思路,觉得中共这种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这种体制,好像还有点作用。针对这样的思想、想法,您会怎么说呢?

余茂春:我觉得中国是这样,就是在一个比较专制独裁的政府里面,它这个对老百姓的思想的影响,对信息的控制,它对人们的这个价值判断的能力有很大的影响。你比如说在毛泽东的时候,中国人你要去问他你幸不幸福,绝大部分人都觉得很幸福。

毛泽东死了之后全国上下一片痛哭,他觉得这个是对他们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这个打击。所以说呢,我觉得在一个专制的制度下,他说这个当专制者的这个好话的人的百分比都不那么高,这并不能说明问题的。你到朝鲜去,说这个金正恩好话的百分之百的。

我前天看到一个报导说,百分之九十五的老百姓说这个共产党好。那么那百分之五的说共产党不好的人都在监狱里面。所以说这个里面有很多问题,也就在一个专制政府里边,你做了这些民调,你的这个信息的这个理解的程度,我觉得对他们的价值判断有很大的影响。

你比如说,在中国国内生活的人,你天天看中国的电视,看中国的内宣,看中国的这个报导,看领导人的讲话。可能大部分人他就会觉得像维吾尔人都是一些恐怖主义分子,因为天天看到的都是这些负面的宣传。当然就会形成社会上,全社会的认识。

在一个比较自由、有各种信息流通的环境里边,那么看法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说了这个对真相的掩盖,这是中共能够维持政权的一个非常有效的一个手法,他们做的是炉火纯青。所以说呢,这方面呢我觉得不能轻信的。

主持人:其实呢您说到对真相的掩盖呀,一直以来很多中国的这个有识之士都在呼吁,说西方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应该试着突破中共的防火墙。这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能够让很多中国人看到真相,那么就是说相当于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样一种做法,在这方面似乎美国政府每年也在投钱,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什么实际效果呢?

余茂春:这个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什么呢?就是中共他们的政府,它掌控了全中国的这个人力和物力的资源,它有很多的这个事情上可以集中力量在把这个防火墙断得很成功。

那么美国的制度呢,像西方的这些国家呢,他是一个这个民主的政府,政府他并不是拥有非常强大的这个宣传舆论的工具,而且宣传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在西方,在中国它就是一个名正言顺的一种行为和理论。所以说这个东西,现在各个国家也在讲这些事情,在想怎么样打破中共的这个对信息的完全的垄断。

那么当然这个中共的防火墙,它也不是说这个就是固若金汤,它有很多漏洞的。实际上很多有有识之士在国内的想翻墙的他可以翻墙。关键是中国没有一个自由信息流通的环境。很多人发现他在外面翻墙过来看了之后,他在国内是没办法表达的。

但是这种信息呢慢慢、慢慢,就像百川汇海一样,他可以形成一种非常巨大的力量,实际上现在中国社会里面,对中共统治这种谎言的这种抵抗,虽然是这个看不见的,但是非常巨大而且非常深沉的。所以我觉得呢这个它表面上看起来这个政权,很稳固、还是盛世,实际上下面的这个社会矛盾是非常尖锐的。

美中必有一战?修昔底德陷阱的误区

主持人:说到美中关系,就是有一个想问您一下,就是有不少专家,他其实认为说是美中必有一战,当然原因不同。其中有一种思路,是基于哈佛大学教授Graham Allison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政治理论,那我很快给观众朋友解释一下,就是说这个理论是说,当现有大国的霸主地位受到新兴强国的威胁时候呢,两个国家之间就很有可能爆发战争。那余先生您认为这样一个理论是否适用于美中关系呢?

余茂春:这个理论非常有迷惑性,我觉得它是一个非常过时的理论,没有现实感,而且它的一些基本的这个前提就是错误的。第一个,它说是两个国家之间的这个争斗,一个是现存的老牌的一个老大,被这个新兴的这个逐渐上升的一种咄咄逼人的老二来抢老大的地位,这样子以后就是这个必有一战,这是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论一个最根本的出发点。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美国这个社会他是有巨大的生命力的,他的政治理念,他的经济,他的军事,他的这个文化、体育在世界上人生中间很多非常重要的指标上面,他都是头号大国。在很多方面尽管他遇到了一些问题,但他的这种战胜能力,他的更新能力,他的自强的能力,是中国这个社会没法比拟的,所以说并不见得中国这个社会就是对美国这个世界强国造成了最根本的这个挑战。

有挑战,但是我觉得美国这个社会,他的这个生命力比中国要强得多。所以说这时候美国没有在衰落,他实际上他在上升,他在不同程度的上升。在很多层面上在转型,转型之后的这个美国社会会更加强大。你比如说,技术上的转型,经济上的转型。这方面的美国这个社会不断在转型,不断在进步的一个社会。所以说了这个修昔底德陷阱的这个根本的问题就是错了。

中国政府在经济、在军事上面,在技术上面,确实是有长足的进步,但是这种长足的进步是建立一个在一些非常薄弱的这个理论基础之上的和实践上的,它就高压,对人民的这个控制。所以说老百姓对这个中共政权的这个他的信心,这个中共维持政权的核心的官僚体制他都没有牢不可破的。

很多在中国有个机会就出国了。我拿什么都要走,所以说我觉得这个在中国赚钱的一些人,他都想把钱拿到美国这边。所以我觉得中国这个修昔底德陷阱这个基本的理论就是有问题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说这修昔底德陷阱的这个理论,他只是局限在两个国家之间,他说美国和中国,这个是不对的。中国的这些崛起,他对美国形成了挑战,但是最根本的一点,中国的这些政治理论,它的统治方式是对全世界的一种挑战,不仅仅是对美国。所以说了这个这就不是说这个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纷争,而是中国和全世界的这个现存的政治体制和国际系统,它在进行挑战。

所以说呢,这个你要把他定位到美国和中国这个问题上,这个正好中了中国的圈套,中国人他把什么事情都归到,他把中国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归根到底就都放在这个美国身上。澳大利亚向中国提出这个,好心提出要认真研究研究、调查调查这个疫情的根源,他就说是澳大利亚是美国的走狗;然后欧洲国家对中国的新疆问题,这个提出这个批评,它觉得这个又是跟美国唱调子。

它对一些国家的一些这个自己的独立性,它没有尊重的,它都觉得他中国跟美国在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所以说呢,这个修昔底德陷阱呢这是一个非常带有迷惑性的,而且一个非常不真实的一种这种政治理论。

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第二点很有意思,您说这不是中美之间的问题,而是中国和全世界,中共和全世界的问题。早些时候我记得您在这个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举办的这个听证会上也说,说中共现在正在寻求实现全球主导权以控制世界经济,如果不抗共的话,自由世界将被中共改变。中国大陆的人,还有从大陆来的中国人,都很熟悉中共历来说的一句话,叫做“解放全人类”,所以在您看来,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是不是中共要称霸世界,他已经不只是一种野心,而是正在付诸实践呢?

余茂春:这样子啊就是说共产主义它有两个最基本的系统,第一个系统就是它的政治理论,它的意识形态。那么这个在冷战时候呢,这个二战之后结束五六十年代它是这种意识形态,它是非常厉害的,所以它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一种战争。

那么苏联倒台之后,冷战结束之后,这种共产主义理论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相信了,中国大陆老百姓相信共产主义理论的很少,但是呢中国共产党是马列主义的这个最真实的这个信徒。所以说在1954年代的时候,毛泽东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到现在为止还是这个东西。

如果说有人在中国、在现在2021年,对这两个根本的论题提出挑战,那你就是有危险的,你是要受到法律的惩治的。所以说中共对这套政治理论,老百姓不相信了,但是中共这个核心统治集团,它实际上是信这个的。所以习近平上台之后他就要说我勿忘初心。初心是什么东西?就是他们共产党的信念。就是要讲他的历史使命,他没有说解放全人类,他用自己的经济力量和军事的力量和技术方面的力量去统治全人类。

比如说他的华为,他的5G方面的东西,他对全世界通信平台都可以起到垄断的作用。比如还有他的一带一路,这些方面都有他的一手,他是有全球眼光的。他觉得他不那么做,国际反华势力就会把中国(共)的社会主义事业埋葬下去。所以他完全是基于一种列宁主义的思维,来指导自己的国内、国际方针。

主持人:那您说如果不抗共的话,自由世界将被他改变。怎么个改变法呢?

余茂春:比如说中国政府虽然现在是利用了自由资本主义世界的一些规则,来获取自己的利益,但是如果中共控制了世界的经济命脉,那么共产党对国内的这些企业的垄断的方式,党委书记制度、统一战线制度,然后政治学习制度,他都会在这些有国际性的金融或者是经济机构里面会展现出来。

总的一句话就是讲,中国共产党在国内实行这些无产阶级专政的这些路数,它的基本的治国方针都会由国内转向全世界。所以说这样子的话,他就会影响很多国际上一些现成的体制。

比如说孔子学院,孔子学院不仅仅是教中文,不仅仅是学中国文化。孔子学院的DNA里面就是要讲政治正确,意识形态方面不要出问题。你一定不能讲西藏、不能讲新疆、不能讲达赖喇嘛、更不能讲法轮功、更不能讲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东西。所以这就是一种对学术自由的一种侵犯。

那么如果中共要把孔子学院这套东西向全世界推广的话,那么全世界的学术自由都会有问题的。我刚刚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一个说法,所以说中共对全世界的威胁,它是一种政治理念,就是一种统治模式的威胁,所谓的model of governance,这个里面是非常重要的。而不仅仅是某一个公司对某一个企业,它形成了什么一种垄断性的挑战,有比这个更大的、更深层面上的政治、经济方面的东西。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很多人已经认识到了这种威胁,但是也有很多西方的公司并没有意识到,或者他们也许不在意这种威胁。因为我们看到很多美国公司,包括华尔街什么的仍然积极投入中国市场。

他也不考虑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甚至并不考虑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那我们看到也有不少美国媒体,他甚至有意无意地传播了中共的大外宣。所以在您看来美国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内在的危机呢?

余茂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自由社会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资讯自由流通,他的体制谁都可以参与,这样子就给中共一种钻空子的机会。所以它钻了很多空子。那现在我们在川普总统的任期之内,我们对这些事情的做了很多的功夫。我们制订了很多策略,我们也对中共对世界、对美国公司一些打压的行为有很强烈的反应。比如在贸易谈判的阶段里面,也跟中共立了规矩,就是也跟它下了很多红线。

对美国的一些最有关键性的经济命脉的一些部门,我们也有很多设防。所以说在自由贸易体制下,来反对一个极权政府这不是很容易的。不像冷战时候,苏联这个集团是完全被孤立起来的,跟自由资本主义世界基本上是水火不相容的。现在中共已经钻到了自由世界里面,所以这样做起来非常困难。那么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上届政府也做了很多事情。

那么现任政府我觉得他们在一些根本的做法上,他还是没有改变我们当初所想做的一些事情,还是继续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事情,但是我们给他立下了很多标志性的方向,所以他们还在继续这方面。

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一些战略性的考虑,慢慢、慢慢就对美国的一些科技公司,尤其是资讯公司在华投资,还有华尔街在华投资。有很多非常具体的措施,那么这样子的话就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形成一个比较实在的一个保护。

感谢华人鼓励 希望大家多参与形成影响

主持人:是,希望美国政府能有更多的像您这样对中共本质比较有洞察力的分析人士。那最后我想问您一个问题,余先生。就是您现在在华人的新闻圈里,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因为毕竟能够介入和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中国人寥寥无几。很多中国人其实很以为豪的,尽管中共不在此列。您有什么话想跟大家说吗?

余茂春:我觉得中国人民是非常勤劳而且也非常智慧,我非常荣幸能够让我家喻户晓的那么一个机会,而且我也得到很多很多听众或者朋友给我的一些鼓励,他们也说了很多计策。

我由于实在太忙,所以不能具体的回复,这个我是总之感觉到很内疚。但是我想希望大家多多参与这个,尤其是移民到美国来的一些亚裔朋友,他们可以多多参与美国的政治层面上的一些运作。

我非常幸运的是我在政府里面做事情的时候,我觉得尤其是华裔美国人对美国政府的政治的参与,真是非常积极、非常热情的。由于他们在中国经历的一些非常重要的人生资源,所以说他们对很多问题看得很清楚。那么希望大家可以多多交流。

事实上美国跟中国政府对抗,它不是说两个国家之间,而就是专制和自由的对抗。所以大家在美国生活过的人都有真切的体会,尤其是刚才像方菲您主持的一些节目,都非常好。

主持人:谢谢。

余茂春:慢慢、慢慢大家就可以像形成一种比较有规模、比较有方向性的一种政治势力。对美国的对华政策、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就像当年东欧和苏联,移民美国的一些知识精英和一般老百姓一样,对美国的冷战政策起到非常重要的影响。

主持人:好,谢谢余先生。听了今天您的一些解读,觉得非常受鼓舞。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够再邀请您回来,跟我们继续解读最新的局势。

余茂春:好,不客气,谢谢。

主持人:谢谢。好,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特别节目。我们很高兴能邀请到余茂春先生,来为我们解读当前的中美关系。那节目就到这里了,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热点互动》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Drj0cP9ZQ7R9Qq_kZPpjKA
《热点互动》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热点互动》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重播】余茂春博明国会作证:中共经济野心
余茂春重磅讲话 支招如何有效抗共
夏林:余茂春和博明两人 让中共真正胆寒
专访余茂春:各国不谋而合反共 原因在中共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购美国最强巡洋舰?对台有何好处
【秦鹏直播】三记重锤砸下 石正丽“洗白”无力
【时事纵横】习政令失灵?中共大动作挑衅G7
【未解之谜】亚特兰大石头山神秘的龙珠
【有冇搞错】级别很高的中共外逃官员是谁?
【唐浩视界】G7北约八招点穴中共 十堰爆炸诡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