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调:疫期众多基层护士身心俱疲 三成想转行

疫情爆发后,护士压力特别大,很多人想转行。(Nathan Denette/加通社)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楚方明多伦多报导)5月9日(周日),两个最新民调显示,在过去一年里,在RPN护士中,超过一半的人表示,工作中感到“糟糕”或“极其糟糕”。

RPN护士,又称注册实习护士,通常需要大专学历,是级别最低的持牌护士。Oraclepoll民调公司针对安省2,600名这类护士的调查还显示,80%的受访者表示,其工作量“增加了很多”,86%表示,在过去12个月里,发生潜在医疗事故的可能性增加了;超过90%担心将COVID-19带回家,70%称,他们面临越来越多来自患者及其家人的暴力。

该民调显示,由于不堪忍受工作压力,30%的受访者考虑离开该行业。

同时,卫生工作者工会(SEIU)对550多名RPN护士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了受访者类似的筋疲力尽程度。

该工会的内部研究发现,94%的RPN护士要做定期短期工作,72%认为人手不足。

普遍感到筋疲力尽

据加通社报导,RPN护士帕克斯(Pam Parks)在奥沙瓦的一家医院工作,从业33年。她的轮班是12个小时,而在上班之前,她都要给自己打气,在开车上班5分钟的路程中,她打开收音机,跟着唱歌,给自己鼓劲。

在第三波COVID-19大流行肆虐之际,帕克斯总想让自己暂时摆脱在急诊室工作的压力、不确定性和巨大工作量。她承认,有时去上班都感到艰难。她只能自我安慰,因为她知道,其他护士跟她一样,都感到来自工作的痛苦。

帕克斯说,疫情对护士的士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她看到每一个班次都有筋疲力尽的护士。她说,在很多情况下,护士的工作量本来就不足,但现在他们要承担额外的工作,帮助那些因COVID-19限制而被医院挡在门外的家庭联系。

帕克斯说:“作为护士,我们现在不仅要照顾病人,还要为他们提供支持服务。我们握着他们的手,看着一些人走到生命尽头,努力确保他们并不孤单。”

麦克雷(Ashley MacRae)是安省雷湾一家医院的RPN。她认为,调查结果是真实的。她说:“当你竭尽所能,却觉得还做得不够时,你会感到筋疲力尽。我只是觉得,当我和同事聊天时,他们都累坏了。”

麦克雷说,RPN护士的收入比有大学学历的注册护士(RN)低,而且在极度负荷下,许多人都在寻找其他工作。她还担心,RPN在瘟疫期间所经历的创伤将持续数年,因为他们正在与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搏斗。她说:“很多护士永远都无法从看见一个又一个 病患过世的痛苦中恢复过来。”

需要支持

安省医院工会会长赫利(Michael Hurley)称,政府必须解决护士日益增长的压力问题,为他们提供进一步的心理健康支持,并提高工资待遇,以留住护士。

他说,RPN工作的地方人手不足,轮班时间延长,需要调动,必须加班,而且自瘟疫爆发以来,大多数人都没有休假。

去年春季,省长福特宣布过一项疫期加薪计划,以表彰35万必要行业工作者在抗击COVID-19过程中所做的牺牲,其中包括在4个月内时薪增加4元,以及如果在1个月内工作超过100小时,每月将获得250元的奖金。PRN在此计划之列。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