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飞行员丈夫带走女儿 卑诗华女上法院夺女

上周,卑诗省最高法院裁定,在该省列治文的一名华妇拥有与其夫相等的女儿监护权。(Shutterstock)
人气: 1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楚方明多伦多报导)卑诗省一对华人夫妇数年前开始闹离婚。男方是中国一航空公司飞行员,在2019年将当时3岁的女儿带回并留在成都后,身在卑诗列治文的女方及其在中国的家人一直见不到女儿。女方在卑诗省打官司,要求要回女儿。上周,卑省最高法院裁定,男女双方共同拥有女儿的临时监护权。

两人的离婚案目前在成都审理。而此次的夺女战充满苦涩,不仅相隔万里,而且不愿离婚的女方声称,为了维持婚姻,她按男方的意愿,违心承认自己有外遇。男方开出不离婚的条件是,让她在下身纹上他的名字,并要她摘除卵巢。此外,男方还以孩子为筹码,把女儿留在了成都,并断绝了女方见女儿的机会。

飞行员丈夫带走女儿

据CBC报导,根据法院裁定,男方(JD)是一家中国民航的飞行员。2013年,两人在成都会面,当时男方是川航飞行员,女方(YQ)是空乘。2015年,两人搬到加拿大,并在卑诗省结婚。2016年6月,女儿(AD)出生。

女法官马修斯(Sharon Matthews)在裁决中写道,2019年10月,女孩和外婆一起回成都。当时乘坐的是男方驾驶的航班。“2019年10月AD离开卑诗省时,她拿着的是2019年12月31日回家的返程机票” 。

女儿一回成都,男方就给女方发视频,称女儿难以适应,外婆让男方帮助,于是男方将女儿接到了住在外婆家附近的奶奶家。从此以后,女方和外婆再也没见过女孩。男方切断了一切让女方见女儿的机会。

相隔万里的离婚和夺女大战

对于此案,卑诗省法院需要做两项裁决,一是卑诗省法院是否有管辖权,因为男方和女儿都在中国,二是男女双方的监护权。

在上周和上个月公布的两项裁决中,法官发现,男方威胁要让母女疏离,并将孩子作为谈判筹码。

根据法院判决显示,两人婚姻破裂是因为男方指控女方有几次婚外情,而女方否认。但为了维持婚姻,女方唯心承认了外遇。马修斯法官写道:“她作证,自己承认了婚外情,因为如果她不承认,男方不会同意继续下去,所以她做了一个虚假的坦白,以修复婚姻。”

女方还称,男方维持婚姻的条件,还包括让她在身体私处纹上他的名字,并要她摘除卵巢。男方称,他需要看到女方的诚意。

女方担心,男方是让她伤害她自己。她拿出的证据是男方在电话里对她说的话,她把电话录了音。在电话里,男方威胁,如果她不同意他的条件,要利用他免费乘航班的权利追踪她。

他在电话中对她说:“如果你这样做了,最坏的情况是,你的整个家庭,无论你藏在哪里,或者你藏得多远,很快就会有人知道你为什么搬到那里。” “我的工作很方便,到处都有免费机票。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我都能找到你。”

男方的要求影响了马修斯法官对监护权的裁决。法官发现男方实施了家庭暴力,男方“威胁疏远孩子和母亲,拒绝讨论让孩子和她的母亲进行视频聊天,直到女方提出解决争端的计划”,这些损害了孩子的最大利益。

法官裁定

在马修斯法官的第一个判决中,她需要裁决,对该华人夫妇夺女案,卑诗省法院是否有管辖权,因为男方和女儿都在中国。

男方声称,在女儿出生后,这对夫妇在中领馆放弃了女儿的加拿大公民身份。女方说,他们没有做任何影响女儿加拿大身份的事。

马修斯法官认为,卑诗省“显然是最合适的管辖区”,因为女儿的大部分时间都和她母亲和外祖母在卑诗省度过的。她说,证据表明,中国的法律在某种程度上明显不同于卑诗省的法律,此案中,中国的法律有利于男方。

马修斯写道:“尽管两个司法管辖区都考虑孩子的最大利益,但中国也考虑过错因素,在监护权问题上轻微偏袒没有过错的一方。”

“这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即女方(YQ)所谓的不忠,可能会被中国法院视为不利于她而做出养育令的一个因素。这样的情况并不符合女孩(AD)的最大利益。”

马修斯在第二次判决中,判决男女双方都临时拥有孩子的监护权。法官要求男方通知所有参与照顾小女孩的人:女方是一个平等的临时监护人,将有权更新小女孩的加拿大护照,有权在孩子生日和儿童节时送礼物给孩子。

法官也表示,此案中,赋予中国管辖权也可能会有效地宽恕男方的行为,并不能阻止儿童绑架。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