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飛行員丈夫帶走女兒 卑詩華女上法院奪女

上週,卑詩省最高法院裁定,在該省列治文的一名華婦擁有與其夫相等的女兒監護權。(Shutterstock)
人氣: 1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楚方明多倫多報導)卑詩省一對華人夫婦數年前開始鬧離婚。男方是中國一航空公司飛行員,在2019年將當時3歲的女兒帶回并留在成都後,身在卑詩列治文的女方及其在中國的家人一直見不到女兒。女方在卑詩省打官司,要求要回女兒。上週,卑省最高法院裁定,男女雙方共同擁有女兒的臨時監護權。

兩人的離婚案目前在成都審理。而此次的奪女戰充滿苦澀,不僅相隔萬里,而且不愿離婚的女方聲稱,為了維持婚姻,她按男方的意願,違心承認自己有外遇。男方開出不離婚的條件是,讓她在下身紋上他的名字,并要她摘除卵巢。此外,男方還以孩子為籌碼,把女兒留在了成都,并斷絕了女方見女兒的機會。

飛行員丈夫帶走女兒

據CBC報導,根據法院裁定,男方(JD)是一家中國民航的飛行員。2013年,兩人在成都會面,當時男方是川航飛行員,女方(YQ)是空乘。2015年,兩人搬到加拿大,並在卑詩省結婚。2016年6月,女兒(AD)出生。

女法官馬修斯(Sharon Matthews)在裁決中寫道,2019年10月,女孩和外婆一起回成都。當時乘坐的是男方駕駛的航班。「2019年10月AD離開卑詩省時,她拿著的是2019年12月31日回家的返程機票」 。

女兒一回成都,男方就給女方發視頻,稱女兒難以適應,外婆讓男方幫助,於是男方將女兒接到了住在外婆家附近的奶奶家。從此以後,女方和外婆再也沒見過女孩。男方切斷了一切讓女方見女兒的機會。

相隔萬里的離婚和奪女大戰

對於此案,卑詩省法院需要做兩項裁決,一是卑詩省法院是否有管轄權,因為男方和女兒都在中國,二是男女雙方的監護權。

在上週和上個月公布的兩項裁決中,法官發現,男方威脅要讓母女疏離,並將孩子作為談判籌碼。

根據法院判決顯示,兩人婚姻破裂是因為男方指控女方有幾次婚外情,而女方否認。但為了維持婚姻,女方唯心承認了外遇。馬修斯法官寫道:「她作證,自己承認了婚外情,因為如果她不承認,男方不會同意繼續下去,所以她做了一個虛假的坦白,以修復婚姻。」

女方還稱,男方維持婚姻的條件,還包括讓她在身體私處紋上他的名字,並要她摘除卵巢。男方稱,他需要看到女方的誠意。

女方擔心,男方是讓她傷害她自己。她拿出的證據是男方在電話裡對她說的話,她把電話錄了音。在電話裡,男方威脅,如果她不同意他的條件,要利用他免費乘航班的權利追蹤她。

他在電話中對她說:「如果你這樣做了,最壞的情況是,你的整個家庭,無論你藏在哪裡,或者你藏得多遠,很快就會有人知道你為什麼搬到那裡。」 「我的工作很方便,到處都有免費機票。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我都能找到你。」

男方的要求影響了馬修斯法官對監護權的裁決。法官發現男方實施了家庭暴力,男方「威脅疏遠孩子和母親,拒絕討論讓孩子和她的母親進行視頻聊天,直到女方提出解決爭端的計劃」,這些損害了孩子的最大利益。

法官裁定

在馬修斯法官的第一個判決中,她需要裁決,對該華人夫婦奪女案,卑詩省法院是否有管轄權,因為男方和女兒都在中國。

男方聲稱,在女兒出生後,這對夫婦在中領館放棄了女兒的加拿大公民身分。女方說,他們沒有做任何影響女兒加拿大身分的事。

馬修斯法官認為,卑詩省「顯然是最合適的管轄區」,因為女兒的大部分時間都和她母親和外祖母在卑詩省度過的。她說,證據表明,中國的法律在某種程度上明顯不同於卑詩省的法律,此案中,中國的法律有利於男方。

馬修斯寫道:「儘管兩個司法管轄區都考慮孩子的最大利益,但中國也考慮過錯因素,在監護權問題上輕微偏袒沒有過錯的一方。」

「這增加了一種可能性,即女方(YQ)所謂的不忠,可能會被中國法院視為不利於她而做出養育令的一個因素。這樣的情況並不符合女孩(AD)的最大利益。」

馬修斯在第二次判決中,判決男女雙方都臨時擁有孩子的監護權。法官要求男方通知所有參與照顧小女孩的人:女方是一個平等的臨時監護人,將有權更新小女孩的加拿大護照,有權在孩子生日和兒童節時送禮物給孩子。

法官也表示,此案中,賦予中國管轄權也可能會有效地寬恕男方的行為,並不能阻止兒童綁架。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