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人带心 海豹部队军官这样领导(战事篇)

原文作者: Jocko Willink, Leif Babin 译者: 吴书榆

人气 17

(小编语)战争可怕、无情、深具毁灭性,但战争也是绝佳的好老师,是残酷的教练。海豹三队布鲁瑟任务小组(Task Unit Bruiser)军官乔可.威林克( Jocko Willin)和 莱夫.巴宾( Leif Babin)参与海豹部队史上最艰难、最持久的城市战之一:“拉马迪战役”(Battle of Ramadi)。退伍后,他们创立“前线部队领导顾问公司”(Echelon Front),教导他人培养、训练与领导自家的高绩效胜利团队。

******

2003
伊拉克巴格达
Baghdad, Iraq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点五○口径的M2机枪(我们昵称为老干妈)正把愤怒射进这座城市里,这还不是唯一的火力。我们的悍马车队迎击了敌军的小型武器火力,他们从我们驶过的高速公路附近的一栋建筑物里开火。二○○三年秋天,我们人在巴格达,此时正值伊拉克战争的初期。我们的悍马车没有武装,我们拆掉帆布车门,把座椅改成朝外,这样我们就可以手持武器扫描威胁并与之交战。面朝外也让我们的防弹衣面向可能的敌人炮火,保护我们免受敌人子弹冲击。老干妈架在塔台上、亦即每一辆悍马车上方的圆孔,由一位海豹队员操作,机枪手要站着,胸部和头部都会伸出车顶。每一辆悍马车后方的长椅上都坐着海豹部队攻击手,他们带着中型机枪,架在铰接式摆动臂上,行进间也可精准射击。

射击一开始,无线电里就传出呼叫声。
“右方发现敌人!”

这让大家都知道敌人攻击我们的右方。手上有武器就位的人,随即展开报复式的还击。几十把机枪喷出火焰与曳光弹,M4来福枪也一起发射。我们布下优势火力网,会逼得任何和我们交战的人深深后悔当初的决定。

我们射击,并不表示车队就要停下来,甚至连减速都不会。开火时,无线电也快速传来呼叫声。

“穿过,穿过!”这代表我们事实上要加快速度,越过敌军埋伏的区域,我们也正在这么做。经过几百码的距离,我们离开了埋伏,无线电里也传来停止射击的呼叫声:“停火!”

我们继续走,返回巴格达国际机场外围区的基地。一抵达基地,我们就替悍马车加油,为了下一次任务作准备,然后返回院区做简报。

这场简报并不重要。何必呢?我们又一次成功挺过敌人的埋伏计划,又一次粉碎他们,他们并没有伤到我们任何一位弟兄。在伊拉克战争早期,我们还没有对上组织严密、战斗经验丰富且资金充沛的叛军;要等到三年后,布鲁瑟任务小组才会在拉马迪对上这种等级的敌人。较早的这一次,敌人的组成分子大概都是罪犯、暴徒、前海珊政府成员,他们到处跑来跑去,试着制造问题,但对我们来说不是大问题。我们受过精良的训练,我们积极行事,我们在执行任务时具有远远超越敌军的优势。我们执行的多数行动是所谓的“直接行动”任务,目标是逮捕或杀死计划与执行攻击美军、伊拉克安全部队或伊拉克过渡新政府的可疑分子。

我们会收集情报,把所知的讯息传给其他情报来源,设法确认和可疑恐怖分子相关的最重要资讯:他们的位置。一旦找到位置,我们就开始计划突袭。

突袭行动相当直接。我们会把车辆停在事先指定的地点,徒步巡察走到目标地区。一旦来到目标区,我们会用各种方法突破外墙阻挡进入院落,有时候是绕过墙,有时候是突破门口长驱直入,有时候两种方法一起来。几分钟内,我们就掌握了目标建筑物,消弭了所有潜在威胁。

当然,根据特定目标的差异,每一项行动的规划也有些许不同。我们会改变执行行动的计划和战术、技巧与程序,但在此同时,我们一定会稳守领导战斗的基本法则:掩护与行动、简化任务、判断状况的缓急轻重与执行和释出指挥权。

与行动让我们在前往目标地或返回时可以安全调度,我们每次行动时都会用上这项基本但重要的战术,拟定的每一套计划中也可见其踪迹。我们在做计划时也会简化任务,虽然有时候会很想运用较复杂或更迂回的战术,但我们总是选择最直接的行动方针,让每一位成员都明确知道要如何执行计划。规划阶段我们会判断状况的缓急轻重,确保团队把心力汇聚在目标当中最重要的面向上,也会把资源放在这里。最后,我们做计划时也会释出指挥权,资浅领导干部负责研拟支援部分,然后由我们整合成一套全面性的计划。

除了作战法则之外,我们在行动时也会运用诡秘、出其不意与暴力,确保我们在面对敌人时尽可能占到上风。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公平对战,我们的任务是遭遇敌人时尽量放大优势,也会穷尽所有能力来达到这个目标。

我们的战术和计划通常会让敌人心惊胆战、困惑迷糊,无法明智地防御。我排里的每个人之前都没有战斗经验,因此,有机会实际演练我们学到的所有规划与执行行动知识,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因为我们担负起重责大任,更因为我们做足了长期的训练和准备。

这很棒,棒在我们在熬过多个未有战事的“枯燥年头”后,终于可以做一点实事,棒在我们发展出极具成效的稳健战术,棒在我们能以更优越的武器、战术和训练压制敌方。我们自觉像摇滚明星。在我们参与的少数几场战斗中,敌方根本毫无胜算。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有一人受伤,而且相对来说是小伤。我们自己攻无不破、战无不胜。

感觉超棒。

我们接下愈多任务,信心就愈高。我们开始提高要求,要更快速完成任务,要超越极限。

我注意到几个人为了让自己的行动更迅速,开始减轻装备。我们之前从没遭遇过持久战,因此带的弹匣少了。敌军的抵抗行动不算顽强,我们没有用到过手榴弹,因此携带的数量也少了。弟兄们开始减少携带的饮用水,因为我们总是快速完成任务,附近也总有车辆待命,里面有多个大型的五加仑水壶,水量充足。我们之所以轻装出动,是因为相信这样的话行动会更快速。我们可以从门窗出入,以更高的效率追踪从目标建筑逃走的坏人。我们希望把工作做得更好更有效,我也认同。

但傲慢也跟着悄悄出现。我们开始认为敌人根本动不了我们一根汗毛。

有一天,在执行任务之前,我和一位弟兄谈话。
“我们来去逮他们!”我对他开着玩笑,并拍拍他的背,然而,我没有拍到我们穿在前胸后背的防弹背心扎实感,只感觉到软质网状防护衣。我抓起网状防护衣,并压一压以做确认,他确实没有将防弹背心后背板装在网状防护衣的夹层内。

“你的后背板呢?”我问他。
“我拿出来了。”他说。
“你拿出来了?”我不可置信地问他。
“对,我拿出来了。”他无所谓地说,“那太重了,不穿的话我的行动更敏捷。”

我很震惊。没错,前后板约重七磅(约三.二公斤),真的很重,但是能阻止子弹射入身体,救你一命!
“对,那如果你被射中怎么办?”
“我不用逃跑,”他有点挑衅地说,“敌人不会射中我的背。很多人都拿起来了。”他一边说,一边耸耸肩,说的好像这是一个很有道理的好主意。
“很多人?”我问他。
“对,我们想要快速行动。”他说。

我的某些弟兄没有穿戴完整的防弹衣;防弹衣是关键的救命装备。

笨蛋,我在心里对着自己说,这真是一群笨蛋!

然后,我恍然大悟,这全是我的错,是我该负责确认我的人每一次上战场时都有正确的装备。我们不再检查装备,所持的理由是他们要自己负起责任。我们的行动节奏太快,我也不一定有时间检查每个人的装备。当然,我、我手下的排长和士官长也没有经常检查彼此装备。我们有时候为在收到任务之后十五到二十分钟内就要出动,不可能每一次都检查每一个人的装备。要让每个人穿戴全副武装,包括可以防范他们遭到背后射杀的防弹衣背板,一定有比要求他们自己负起责任更好的作法。我知道答案,解决这个问题的重点不在于负责任,而是和团队里的每个问题解法相同:重点是领导。我必须领导。

几分钟后,我们都围在磁铁板旁等着点名,为接下来的任务做准备,之后要把装备放上车辆然后出发。一旦士官长点完名,我就会发表出发前的最后讲话。

“请记住我们是要快速肃清目标,”我说,“此地情势险恶,我们不会希望这附近的敌军在我们离开时有时间算计我们。”
“还有,最后一点,”我强调,“如果有谁没有穿上防弹背板,请穿回去。现在就穿,每个人都要穿,懂了吗?五分钟后上车,动作吧。”

大概只有五、六个人匆匆跑回自己的帐篷去拿背板,但就算是五、六个也太多了。几分钟之后,我们要登上悍马车,出发执行任务。事情很顺利,我们打击了目标,然后回到基地。做行动简报时,我处理了背板的问题,我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威胁用持续检查每个人的装备硬要他们负起责任。我知道负责任不是重点,我们也没有时间在每一次行动之前要每个人负起责任;反之,我说明为何穿戴背板如此重要。

“我知道有些人不穿背板,对吗?”我环顾会议室,有些人点点头。
“坏主意,”我继续说,“这是个坏主意。为什么不穿背板?”我问其中一人。
“想要轻一点,”他说,“负重愈轻,我们行动愈快。”
“我懂了。”我回答,“但你们能比子弹更快吗?”人群里发出一阵笑声。
“是这么说没错,但我又没有要跑赢子弹。”一名年轻、充满自信的海豹队员说,“事实上,我根本不用逃跑,敌人也看不到我的背。”这些话也引起这一群人的共鸣,有些人点点头并露齿微笑。我甚至听到后方有些人说:“就是说嘛!”这是很大胆的说法,很有自信的说法,很勇敢的说法,而且已经越过了大胆、自信和勇敢的界线,变成了趾高气扬、傲慢自大。

我懂这位年轻的海豹队员为何会得出这番结论,排里的其他人又为何和他心有戚戚焉。我们才打完一场仗赢了敌人,还赢得漂亮轻松。我们只有被射到几次,而且都无关紧要。我们主导局面,自觉无人动得了我们。

“好,我很高兴你们不用为了躲敌人而逃跑,我想这个房间里面的人都不需要。”我对这一群人这么说,而我也真心这么认为。我们是很坚实的一排。
“但且让我问大家一个问题,”我继续说,“你们永远都知道敌人在哪里吗?你们永远都认为敌人一定在前方吗?难道你们没想过我们会中埋伏或者被人从后方侧翼攻击,或者很可能被从意外方向飞来的子弹射中?”

房间里安静下来了。这种事当然有可能,而且随时随地会发生。

“听好了,我很高兴看到大家把敌人打个落花流水,”我说,“以后我们也会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但是我们不可傲慢自满。敌人或许从来都不曾赢过我们,但在此同时,下一次任务时他们很可能就占了优势。轻装很好,让我们可以快速行动,但快速行动不能阻止子弹射入你的背、害你丢了命。而且,重点不是你这个人、你有没有危险,如果谁被射中了,这代表必须要有人背伤者。想一想,在激烈的枪战中,我们希望轻盈快速时,这会把大家的速度拖慢多少。”
“而且重点还不只是这样,”我说,“如果我们当中有谁丧生,那就是敌人的胜利。更重要的是,这是美国的损失、海军的损失、海豹部队的损失,以及各位家人的损失。我们需要竭尽所能来防范这种损失,包括穿上所有我们能有的防弹保护,懂了吗?”

屋子里静了下来,我讲完我的重点了。

部署行动继续,我们还是没有时间检查每一个人的装备,但我说明了论点,确认每一个人都明白他们至少要配戴上的装备是什么。他们也理解某些品项并不容你选择要不要,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懂了为什么不容选择。一旦部队理解为何救生装备这么重要、又为何影响的不只是个人还包括整个任务,他们就一定会穿戴正确的装备,不仅如此,更会准备好装备随时可上阵使用。

之前做不到,是因为我“要他们自己负责”;现在做到了,是因为如今他们理解为何这项装备对于他们自身、任务和整个团队来说如此重要。现在,他们自己要求自己负起责任。此外,当部队理解背后的缘由,他们也得到了力量,利用这股力量,他们开始警惕自己与彼此,这样就能重复确认,并整合每个人所做的事。

这也不代表我就不检查装备了。这是一种二元性:领导者希望团队成员出于理解原因而自我警惕,但还是要透过某种程度的查核来让大家负起责任,以确保大家不仅懂了为什么,也真的有据此行动。正因如此,我的排长、士官长和我本人还是会在行有余力时经常检查装备,但是,这并不是我们让大家负起责任的主要机制。我们不需要抓着部队兄弟的手,才能确保他们都有负起责任。他们会要求自己负责,这有效多了。

排上弟兄理解遵循标准执行任务的重要性,以及违反装备规定列表对于整体任务有何影响之后,我们就不需要仅仰赖装备检查了。每一位成员都会对同侪施压,约束其他人的行为。来自团队内部的同侪压力,远比我从指挥链上方施加的压力更有用。

让部队理解理由,并设下外在机制让每个人负起责任,两者达到平衡时,团队就能交出最好的成绩。我亲自见证,在之后的部署期间内,从不曾再抓到任何一个没有穿好防弹衣的人。

<本文摘自《主管就要这样带团队:领导不是非黑即白,找寻最适当的平衡,极大化你的团队战力》,联经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茉莉

相关新闻
海豹突击队奇袭 在西非救出美国人质
美军三角洲特种兵和海豹突击队的五大不同
调查:疫情让这些领导特质更被公众看重
日欧领导人峰会 首次提到维护台海稳定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张陶殴打两院士 后台被曝“通天”
【时事纵横】上海再爆割喉惨案 中共军方异动
【珍言真语】李有甫:在507所见证特异功能
【新闻看点】美狙击间谍出硬招 华生留学难了
【秦鹏直播】五百留学生被拒 中共恼了骂拜登
【财商天下】亚马逊大清剿 10亿级卖家被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