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回忆 拉斐尔你在哪里?(下)——2019罗马之旅与拉斐尔的三张画

文/农生
《圣容变形记》(The Transfiguration)(405cm × 278cm)局部。 (Alvesgaspar/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气: 45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6月30日讯】(承上文疫情下回忆 拉斐尔你在哪里?(上)——2019罗马之旅与拉斐尔的三张画

拉斐尔〈西斯丁的圣母〉,1513年。
拉斐尔《西斯丁的圣母》,1513年。(公有领域)

拉斐尔对调度画中人物的场景构图,几乎在他每一幅祭坛画中,都显露出他的多重时空的思维。例如:《西斯汀圣母》和《圣容变形记》,这两幅画也是流传最广、争论最多的两幅画。

先说《西斯汀圣母》圣母(Madonna)抱着她的孩子,飘浮在一片漩涡状的云层上,旁边是圣西克斯图斯(St Sixtus)和圣芭芭拉(St Barbara)。在这幅画的脚下,有两个天使(cherub,九重天体里的第二高等级天使)凝望着沉思。

《西斯汀圣母》(Sistine Madonna,1512)是拉斐尔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尤其是画作下方的两个小天使(Putti)被复制成各式各样的商品,从明信片到咖啡杯、领带,凡我们能想得到日常生活的小东西。而这幅画的身世坎坷。该作品于1754年,由当时萨克森国王奥古斯都三世购得,并放在有“易北河旁的佛罗伦斯”之称的德勒斯登(Dresden)。二次大战德国战败,德勒斯登遭盟军报复性轰炸了三天三夜。这个建于十八世纪美丽的巴洛克城市几乎全毁,拉斐尔的这幅名作下落不明,后来才发现被红军带到莫斯科去了。二战结束,历经12年,苏联才把这幅画还回当时共产东德的德勒斯登国家画廊。

此画对人物的描绘,一直是艺术与神学争议的焦点。画中的圣母与圣婴的表情带着忧伤与恐慌,像是预示耶稣将被钉十字架的事;左下方的圣西克斯图斯(在公元258年他曾经当了四天教宗,就被罗马君主处死)也是面带惊恐手指前方;唯一表情宁静的是右侧的芭芭拉,下方的两个小天使则若有所思。

拉斐尔在这幅画中做了个人对神学的思考,圣西克斯图斯右手所指的前方是什么?圣婴圣母不似不食人间烟火甜美的圣母圣婴。这幅画不但是描绘了《圣经》人物的心理状态,也呈现画中人物与观众的互动关系(圣西克斯图斯的手势)。甚至假想天界的状况(两个小天使的观望与沉思)。《西斯汀的圣母》完成于《雅典学院》之后一年。

《圣容变形记》的形式与风格

拉斐尔对神学的思考与多维空间,同时出现在一张画上,在《圣容变形记》有了更进一步的呈现,这是拉斐尔生前最后一张画,尚未完成就骤然而逝,画作下层部分患癫痫的男孩与众人,由他两位学生完成。但是构图与画的内容无疑是拉斐尔的。讨论这张画的文章非常多,尤其是从16世纪到20世纪初,有220多篇。曾被誉为全世界最著名的一张画,一直到近代才被达文西的《蒙娜丽莎》超越了。16世纪佛罗伦斯艺术家兼艺术史家乔尔乔‧瓦萨里(Giorgio Vasari)曾说,《圣容变形记》是拉斐尔最美丽最神圣的作品。

《圣容变形记》下半部人物,扭曲的姿势采用矫饰主义(Mannerism)手法。使得这些人物有着戏剧性与张力,以及明暗对比的使用,呈现了从文艺复兴转变到矫饰主义的前奏。这与下半部分是由拉斐尔的两位学生完成有关。启蒙主义的哲学家孟德斯鸠则提出,前面的癫痫男孩抢了基督的身形。

但是十八世纪德意志的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认为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是为互补的。底部是受苦并需要耶稣帮助的人(强调混乱和黑暗的场景),顶部发光是耶稣的力量,在底部的人们需要耶稣的力量。批评这幅画的人都将此画分为二段(二元论),这是传统西方人的宇宙观。歌德也是分为两段来看。他们将画二分法。上半部表现救赎,下半部表现混乱的势力。中国画则是多重视点,不是上下而是阴阳与二元论的观赏,不是一个概念。

邱馨贤以北宋范宽〈谿山行旅图〉构图上的三段景代表三种层次:前景表现凡俗世界,中景表现求道之人,远景表现神界。
邱馨贤以北宋范宽《谿山行旅图》构图上的三段景代表三种层次:前景表现凡俗世界,中景表现求道之人,远景表现神界。(atrium.co提供)

19世纪英国风景画家透纳(Turner)1811年在英国王家学院教透视学时,曾经用金三角分析过《圣容变形记》的构图。但我认为他就技巧分析这张画的构图,忽略了拉斐尔精神层次与内涵。

19世纪英国风景画家透纳(Turner)1811年在英国皇家学院教透视学时,用金三角分析过〈圣容变形记〉的构图。
19世纪英国风景画家透纳(Turner)1811年在英国王家学院教透视学时,用金三角分析过《圣容变形记》的构图。(公有领域)

如果我们用中国画多重视点的论述来看《圣容变形记》,会有不同的领会。这里特别要引用国立故宫博物院前工作人员邱馨贤对《谿山行旅图》一篇深刻的论述来解读。她以《谿山行旅图》构图上的三段景代表三种层次,前景:凡俗世界(劳苦众生,汲汲营营);中景:好道求道,修道的层次(求道之人);远景:宇宙最高意志主宰(神,自然界)。

用中国画多重视点的论述来解读〈圣容变形记〉,三角形的顶端是至高神格,上层是基督,中层是使徒,底层表现俗世。
用中国画多重视点的论述来解读《圣容变形记》,三角形的顶端是至高神格,上层是基督,中层是使徒,底层表现俗世。(农生提供)

同样的,《圣容变形记》用中国画多重视点的论述来解读,三角形的顶端是至高神格,上层是基督,中层是使徒,底层表现俗世。借用邱女士解构《谿山行旅图》来看《圣容变形记》对于西方学者争论不休了几世纪的构图似乎不成问题。反而是这幅画的耐人寻味之处。

〈圣容变形记〉(The Transfiguration)(405 cm × 278 cm)。 (Alvesgaspar/Wikimedia Commons)

从《雅典学院》到《圣容变形记》,拉斐尔在构图上超越了文艺复兴艺术家刚发现不久的透视学,他呈现的是多重空间与视点的构图。超越了艺术与文化的界限。

这一场疫情还没了,今后人类将走往何方?当我愉悦又感动地回忆着,亲睹拉斐尔在天主教王宫里,绘制了超越各种学说派别、宗教信仰的《雅典学院》原作,真实感受到人类在这一期文明中,曾有过和谐、包容、文明、优雅的视野与宏观。然而,500年后的今天,面对的却是全世界前所未有的纷扰,极权大国无底线的迫害宗教信仰、种族,甚至活摘器官。与恶为伍的人流,教育体系的错乱,时刻一触即发的对立与威胁……不禁问:拉斐尔你在哪里?(全文完)◇

解读《谿山行旅图》请阅读 https://artium.co/zh-hant/node/23

责任编辑: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孔子学院已渗透到德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如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艺术、意识形态、宗教等等,而且它是处心积虑、精心布局的,极具欺骗性、毁坏性地干着这一切。因此,揭示其真实面目尤为重要,这正是撰写本文的目的所在。
  • 美国大选激战的节奏被按下了“快进键”。川普法律团队透露,本周他们将在被称为“腐败窝”的乔治亚州提起诉讼,并将之形容为“挑战魔鬼”,外界评论,川普团队最激烈的法律大战本周正式拉开帷幕。
  • 意大利佛罗伦萨著名的乌菲兹美术馆(Uffizi Galleries),以收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杰作而闻名世界,因中共病毒大流行而被迫关闭数月后,于 2021年1月21日在严格的安全保护下重新对公众开放。
  • 拉菲尔《雅典学院》。(公有领域)
    记得有位十九世纪英国诗人造访威尼斯时,对着波光潋艳美丽的威尼斯感叹道:“噢!提香你在哪里?我思念他的色彩,蓝,红的,金色的⋯⋯”
  • 构成一幅画面就像自己去组织一部交响乐队,演奏出谐和又带有变化的曲目。 如何把画面构成的基本原则——秩序、平衡、完整——带进画里,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师带路了。
  • 我常边画画边听西洋古典音乐,听久了,颇有一些感概:如莫札特、孟德尔颂、贝多芬、韩德尔这些音乐巨匠,五岁能作曲,六岁就发表什么“梅吕哀舞曲”,九岁完成第一首交响乐曲等等,真是令人拜服。说他们是音乐界的“神童”绝不为过。
  • 大篆在我们当今社会中,已经不再是一种实用的字体,但是它的艺术价值和存在意义依然经久不衰,它的精神内涵、神性特点和传统艺术价值,通过许多归属大篆的甲骨文、金文、籀文、石鼓文等留传下来的古人佳作,发挥其影响力。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贾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年)是新古典主义的奠基人与发扬者,也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可以说贯穿他一生的作品就是整个法国大革命过程的作品。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