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暴行与谎言”系列之三

【百年透视】中共暴政的杀人历史

田云

人气 3306

【大纪元2021年06月30日讯】【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6月28、29日,中共党媒刊发了《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大事记》,其中只字不提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丧生的民众死亡数字,更隐去了持续20年之久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共的刻意隐瞒不可能抹煞事实真相,也无法掩盖和消除中共的罪恶。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写道:“从1949年以后,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过中共的迫害,估计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1]

《九评共产党》指出,暴力是共产党夺取和维持政权的手段,“暴力的目的,是制造恐惧。”[2] “与世界上其它共产国家一样,中共不但大肆屠杀民众,对其内部也进行血腥清洗,其手段也极其残酷,目的之一就是清除那些‘人性’战胜了‘党性’的异己分子。它不但需要恐吓人民,也需要恐吓自己人。”[3]下面回顾一下中共几次主要的血腥政治运动。

一、延安整风

1942年2月至1945年4月的延安整风运动,是中共党内第一次大规模整肃,采用了审干、肃反等红色恐怖和流氓手段,建立了毛泽东在党内的绝对权威。整风酿出了大量冤假错案,知识分子遭到的迫害尤其严重。有学者指,运动造成超过一万人死亡。

当时,在马列学院编译室工作的王实味因为质疑中共的等级制度和官僚化趋向,被定性为“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反党五人集团成员”、“暗藏的国民党特务”。王实味于1943年被逮捕,1947年被乱刀砍死,成为第一个在整风中被处死的知识分子。

然而,《中共百年大事记》竟称:“整风运动是一次深刻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收到巨大成效”,“所积累的经验对党的建设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中共为何赞许延安整风?因为自那时起,共产党一直沿用那套引蛇出洞、翻脸赖账、乱扣罪名、严酷清洗、残忍杀人的做法。中共就是通过这一系列手段来制造恐惧,巩固政权,所谓“深远意义”实为不折不扣的邪恶。

二、“土地改革”

中共对“土改”美其名曰“摧毁封建土地所有制”,但它的真正目的和结果是消灭了中国农村精英阶层,摧毁了中国乡村的传统文化艺术及道德,制造阶级对立。中共本来可以和平地分田地,但它却有意采用了血腥、野蛮的极端方式。

据有关专家保守估计,当年的土改杀死了200万“地主分子”。一位美国学者甚至估计有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

前广东省副省长杨立在《带刺的红玫瑰——古大存沉冤录》一书中透露,1953年春季,广东西部地区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杀。当时该省流行的口号是:“村村流血,户户斗争。”

前新华社社长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内部参考》中报导说,河南土改运动中一个多月即发生逼死人命案件40余起。兰封县瓜营区在20天里逼死7个人。

四川学者谭松耗费14年,采访了大量土改亲历者,写下50余万字的口述史书稿《血红的土地》。2013年7月30日,谭松在香港中文大学发表了“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专题演讲。谭松认为,土改设立所谓的“人民法庭”实际上下放杀人权,鼓励杀人。当年土改工作队员戴廷珍说:“批斗之后就是枪毙,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杀人,共产党要这样做才吓得住人。”

在土改中被批斗的地主被强迫下跪。(网络图片)

三、“镇反”

1950年10月10日至1951年底,中共在全国范围发动了“镇压反革命”运动。镇反期间,中共曾经定下杀掉人口千分之一的目标,最后杀人超过了这一比例。

1954年1月,时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在报告中称,镇反运动以来,全国共逮捕了262万余人,其中“共杀反革命分子71万2,000余名,关了1,29万余名,先后管制了1,20万余名。捕后因罪恶不大,教育释放了38万余名。”

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四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称: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分子157.61万多人,其中87.36万余人被判死刑。有人估计,镇反运动中实际处决的人数在100万到200万人之间,甚至更多。

中共定性的“反革命”是指什么?那些被处决的“反革命”到底犯了什么罪?

旅居美国的学者胡平讲述了他的家庭悲剧。据“美国之音”报导,胡平的父亲于1949年随其所在的国民党部队“起义”,当时共产党就向他们宣布“既往不咎”,还说“起义光荣”,给每个起义人员发了证书。

1950年镇反开始,胡平的父亲被当成所谓的历史反革命,1952年4月被遣返原籍,两个月之后被执行了死刑。1984年,河南许昌法院跟胡平家人联系,宣布给胡平父亲平反。

胡平说:“原来就说的是既往不咎嘛,你怎么凭白无故地就把人给杀了呢?我母亲每谈到这一点,非常愤怒,永远也忘不了。因为当她得知我父亲遇害的消息的时候,那张起义光荣的证书还在我们家里搁着呢。”

镇反的照片中,被处刑的人,腰杆挺直,一个个气宇轩昂,正气凛然。(公有领域)

四、“三反”、“五反”、“肃反”

1951年到1952年10月,中共开展了“三反”和“五反”运动。“三反”是在国家机关和企业中进行“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五反”是在私营企业中进行“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偷工减料”、“反盗骗国家财产”、“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斗争。

“三反”运动处决了个别腐败的中共干部,但紧接着,中共认为干部变坏是资本家引诱的结果,于是开始“五反”。“五反”的对象是国内资产阶级,实际上就是抢资本家的钱、甚至是谋财害命。仅在上海一地,从1952年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统计,因运动而自杀者就达到了876人。

1955年发动、1957年底结束的“肃反”运动,目标是肃清中共、政府、军队中的反革命分子。依据解密档案,在这次运动中,共有140多万知识分子和干部被迫害,21.4万人被捕,2.2万人被枪决,总共死亡5.3万人。

前《纽约时报》驻北京采访主任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其专著《中国觉醒了》(China Wakes)中说:“据中共前公安部长罗瑞卿提交的报告估算,从1948年到1955年,有400万人被处决。”值得注意的是,400万人不包括自杀、失踪、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数字。

五、“反右”

中共《百年大事记》称:“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到1958年夏季,整风运动和反右派斗争完全结束。对右派分子的进攻进行反击是正确和必要的,但反右派斗争被严重扩大化。”

中共的结论是:反右是“正确和必要的”,但它未说明“严重扩大化”造成了什么后果?

根据中共官方的统计数据,全中国大陆55万2,973人被划为右派,此外,据估计有40万到70万知识分子被下放到农村或工厂中进行劳动改造,总计约140万人遭到批斗和迫害,部分被划为右派的知识分子自杀或被迫害致死,包括死于饥饿、疾病和恶劣的劳改条件。

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中共领导人承认“反右”过程中的“扩大化”错误,对大批右派予以“改正”、“平反”,但96人不予改正。这就是说,整个运动中“个别”右派人士被错误扩大约6000倍左右。即使是最后的96名“右派”,中共也说不出他们为何罪不可恕。

反右打断了中国人的脊梁,人们汲取“祸从口出”的血泪教训,整个社会是非颠倒,黑白混淆,良心被鄙弃,人性遭践踏,是人类历史上一次罕见的精神浩劫。(公有领域)

云南省的李曰垓,13岁参加中共“革命”,16岁莫名其妙地成了“右派”,被关押了21年,从未得到“处理书”。他在《噩梦醒了吗》一文中写道:“在长达21年至22年黑暗岁月的右派集中营中,精神奴役、人格凌辱、超负荷劳役的摧残、累死、饿死、冻死、捆死、吊死、工伤、殴打致死、分化互残、强迫离婚、逼使自杀等手段在全国各地右派集中营成为普遍现象,整死整残的人数和精神伤害程度超过德国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多少倍?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世界历史考证的严峻课题。”

李曰垓曾说:“反右这场人祸是一起国家犯罪,也就是说,犯罪者利用国家机器来作案,大规模诬陷和残害公民,从而把中华民族隔绝于人类主流文明之外……反右的维护者自己不敢正视历史和坦白历史,又最恐惧人民从噩梦中醒来。”“是暴力社会主义这个制度本身注定要采取的外在形式。并不是反右的一次邪风恶浪浸黑了这个政权,而是暴力政治体制所固有的毒液分泌出了反右运动。”

六、文革

中共发动的十年文革是一次浩劫。到底有多少人受到迫害乃至丧生,有多种不同的说法。但无疑,数字是惊人的。

中共官方在《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中称:文革中“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000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000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000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200余个家庭整个被毁。”

美国夏威夷大学拉梅尔(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中国血色百年》(China’s Bloody Century,1991年)中估算,大约有773万人在文革中丧生。

中共元老叶剑英曾讲话说:文革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

文革的第一波杀人潮开始于1966年。当年6月,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宗旨下,抄家之风由北京的红卫兵掀起,迅速波及全国。随后,开始了拷打和杀戮“牛鬼蛇神”。1966年8月,北京的红卫兵在一个月内就打死了1,772人。

研究文革受难者历史的学者王友琴在《恐怖的“红八月”》中写道:“1966年8月下旬,大批被打死的人不标姓名堆在一起被运往火葬场。北京师范大学附属第二中学的校长高云和北京第31中的书记杜光,都是在被红卫兵打昏过去以后就送去了火葬场。火葬场的老工人发现他们还没有死,没有烧他们。他们又回了家。当时大量尸体积压,火葬场来不及焚烧,只好在尸体堆上放了冰块,血水横流。”

图:1967年文革期间,江青等人打着毛泽东的旗号,残酷迫害彭德怀。(公有领域)

1967年1月26日,新疆“石河子事件”打响了全国武斗的第一枪,也揭开了第二波杀人高峰的序幕。从1967年8月开始,上海、南京、郑州、长春、沈阳、重庆和长沙等地相继发生了大规模武斗,至1968年底方渐平息。估计死于武斗的总人数约为30万至50万。

1968至1969年的“清理阶级队伍”是毛泽东“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高潮,也是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时期。资料显示,全国两千多个县,每一个县平均约有一百人死于“清队”。

文革初期,大约有10万至20万人因为不堪迫害而自杀。如此大范围的自杀潮,在世界历史上都属罕见。

此外,大批有胆有识的各界人士因言获罪、惨遭枪杀或死于冤狱。例如林昭和张志新,两人都因所谓的“反革命”罪被捕入狱,受尽折磨,最后被枪决。之后,中共宣布她们无罪。

正是这个为张志新“平反昭雪”的党,当年下达了处决令,并且在行刑前割断了她的喉管。2019年,中共官方将张志新列为“最美奋斗者”之一。这一“荣誉”是对死者极其残忍、无情的践踏。

七、六四屠杀

1989年6月4日,中共血腥镇压了长达五十多天的学生民主运动,震惊世界。究竟有多少人死于“六四”屠杀,中共没有公布,各界说法不一。

天安门大屠杀的血腥场景。(六四档案)

“天安门母亲”运动确认的死者清单分别于1999年提出155人,2005年提出187人,2010年提出195人,后来在2011年8月,共有202人获得确认。

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丁子霖向“中国人权”提供了“六四”遇难者家属证词,以下节选一位母亲的证词片断。

吴向东的母亲徐玨回忆1989年6月4日寻找儿子的情况说,“接着我们去了人民医院、儿童医院、阜外医院,每个医院门口都贴着死伤者名单,都是密密麻麻一片,各约400多人,大家都簇拥着寻找自己亲人的名字。我们翻了许久,未见儿子向东的名字,又进到医院人从无名死(尸)体中一个个去辨认。可怜哪!都是一具具血肉模糊,睁着大大眼睛的年青人。”(注:吴向东生前为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四车间工人、北京仪器仪表职工大学企业管理专业三年级学生,1989年6月3日晚11时左右于木樨地桥头附近颈部中弹,4日晨死于复兴医院,年仅21岁。)

学运组织者王有才说:“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当时北高联派学生、实际上是学生自发去的,去各个医院调查,当时的数字有两千多吧。当然我也没有能力证明这个,因为我后来也被关起来了。”

旅美评论作家曹长青在《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一文中写道:“纪思道和伍洁芳在《中国觉醒了》谈到‘六四’死亡人数时说,根据北京一些医生提供的信息,估算遇难者在400到800之间,几千人受伤。纪思道对此感叹说,即使按保守的400人估算,也超过整个19世纪中国政府所杀的抗议学生总数。纪思道书中引述美国国务院的数字是,约3,000人在六四事件中丧生。”

八、迫害法轮功与活摘器官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镇压,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对大陆数千万法轮功学员实施“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

中共迫害集团通过暴力、高压宣传和“洗脑转化”等手段,迫使被“转化”者在精神死亡(即放弃信仰)或肉体死亡之间做出选择。中共在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精神病院和洗脑班等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超过100种酷刑,并广泛使用有毒药物,邪恶手段集古今中外之大全,大批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迫害二十多年,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判刑、监禁、拘留、关押和酷刑折磨。

陈湘睿是湖南省衡阳市的法轮功学员。2003年3月11日晚,时任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队长雷振中带领警察将陈湘睿绑架到市公安局,一伙警察用电棒、铁锤、橡胶棍暴打陈,致其颅骨骨折,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被打坏。陈湘睿于3月12日早上离世,年仅29岁。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就法轮功受迫害案三次公开上书中共领导人,呼吁当局停止迫害。高律师在2005年12月12日的上书中写道:“我们看到的真相表明,所有被非法剥夺自由期间的同胞,都遭到了令文明社会难以置信的对肉体的摧残过程和对精神的野蛮杀戮煎熬。这场完全丧失人的理性的迫害过程,还使得一亿多的法轮功信仰者、一亿多个家庭的数亿人遭受了传讯和恐吓,剥夺就业资格、工作机会、收入,被抢劫财产的不同程度的、不同性质的迫害和打压,这是多么的愚蠢、危险和不道德的恶举。这是在持续地与全体中国人民、与人性文明及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为敌啊!”

2006年3月,证人在海外首次曝光,中共在劳教所秘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追查国际”和海外独立调查人员随即展开调查,确认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2016年5月19日,“追查国际”发表了一份21万多字的综合报告,在大量的电话调查录音等资料证据的基础上,得出结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2019年6月17日,“独立人民法庭”在英国伦敦终审宣判,判定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作案时间很长,所涉受害者众多,犯有反人类罪,其中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欧洲、北美、亚洲和澳洲的三十多家主流媒体都报导了这一消息。

据明慧网统计,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通过民间途径传出消息、有名有姓的,已知有4,66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由于中共严密封锁消息,这一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就在中共大张旗鼓地搞百年党庆,宣称党“为人民谋幸福”的时候,人权迫害仍在发生着。

2021年6月9日晚,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法轮功学员郭振芳在当地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就在6月8日,郭振芳出现在法院的非法庭审现场时,身体还非常好,不到一天就离奇死亡。据家属披露,她的遗体鼻孔有血迹,后背腰部以下呈紫红色,一条腿的膝盖内侧有伤口。

结语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政权像中共那般残忍,对自己的国民一次次挥舞屠刀。今日,中共高调“庆”百年,试图用谎言掩盖它的深重罪恶。中共称其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事实上,红色暴政不仅消灭了数千万中国人的肉体,而且还毒害了几代国人的灵魂。这是中共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

中共不敢否定过往和现时的暴力镇压,因为它一旦否定了整风、土改、镇反、文革,一旦它承认错杀、滥杀,就等于否定了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它就必须面对审判和追责。《九评共产党》论述道:“杀人是中共维系统治最必要的手段之一。在血债越欠越多的情况下,放下屠刀就等于把自己交给民众清算。”[4]

今日,中共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的旗号,在继续欺骗和迫害民众,继续实施国家恐怖主义。中共所称的“辉煌”和“奇迹”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侮辱,是对中华民族文明的亵渎。

(作者田云是大纪元专栏作家,文学硕士,从事教育管理和文化研究。)

附注:

[1]、[3]、[4]【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2]【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点阅中共百年透视系列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汪志远:世界不能再听任中共活摘器官杀人
科学家之子的沉痛告白:中共杀人不用刀 (上)
揭中共土改杀人史 陕西警察被判刑引关注
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简述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想多干几年 这么难 习麻烦不断
【秦鹏直播】10万人大会稳经济 缺一人难成戏
【远见快评】新疆集中营文件曝光 5大核心信息
【新闻看点】严控天安门广场 北京恐六四重演?
【财商天下】印太经济框架启动 中美或有一战?
【直播】布林肯概述美国对华战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