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卡尔加里牛仔节一日游记

文/林采枫

经历了16个月的疫情封锁,卡尔加里牛仔节回归。(林采枫/大纪元)
人气: 1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16日讯】被迫归隐一年,如今重新出山的亚省年度盛事──卡尔加里牛仔节,会展现出怎样的面貌?尽复旧观,显然不可能;如果不同,与以往又会有怎样大的差异?带着这样的疑问与好奇,走访了位于市中心的牛仔公园。

专车

牛仔公园有专用公车,我从北部终点站上车,车上包括我仅有两名乘客。这和2019年不可同日而语,那时车上永远都是满满的。不过也可能因为当天是工作日,大部分卡城人还在上班。

路上停靠了几站,30多分钟后到达牛仔公园,下车的仍然只有最初的两人。

门口没有大排长龙的景象,兵不血刃地就进去了,不需要如前些年般上阵厮杀。但不少游客还是被截下来,像机场过安检一样,除了被查包,还要高举双手过安全门。

牛仔公园门口少了昔日大排长龙的景象。(林采枫/大纪元)

变化

园内人流肉眼可见地减少,直到下午4点以后才渐渐增多,但跟往年仍无法相比。所有的道路都有所拓宽,美食街尤其明显,两侧摊位距离很大,虽然不必摩肩接踵、气息相闻,但也少了挥汗如雨、挡袖成云的红尘喧嚣之乐。

道路拓宽。(林采枫/大纪元)

或许疫苗的接种给了民众极大的信心,也或许人们经过一年半的封锁急于解放,绝大多数游人未戴口罩,全面朝天,享受日光。我这个规规矩矩戴口罩的反倒成了另类,几分钟后也毅然决然地“泯然众人矣”。

按照牛仔节的官方网站所言,手消毒站随处可见。但我走来走去,偌大的园区,只在农业馆附近看见几个,不时有游客使用。

手消毒站。(林采枫/大纪元)

往年牛仔节都会推出富有特色的表演,如人肉炮弹、高空走索、冰上舞蹈、牛仔特技、杂技柔术等等,今年悄然不见。

农业馆

没有了特色表演可看,我遛遛哒哒去了往日不大光顾的农业馆。牛仔节最初即是从农业展览起家,别说,还真是有点意思,也增长了见识,对于那些从未在农村生活过,十指不沾黄泥土的孩子甚至成人来讲,别有一番趣味。

褐身雪面的牛只或站或卧,或假寐,或发呆,任岁月悠悠而过;白白胖胖的母猪侧身躺倒,腹下一打粉粉的猪崽争先恐后抢饭吃,饱了就顺势一倒,睡得不省猪事;马匹、羊驼、骆驼、山羊、火鸡、迷你驴……在各自的圈里自在踱步,高兴了让人摸一把,烦了就懒懒走开;魁梧的铁匠在3000华氏度的炉火高温下挥锤锻铁,红色火苗如花盛放,马掌于敲打中渐渐成形。

牛只或坐或卧。(林采枫/大纪元)
母猪与猪崽。(林采枫/大纪元)
高大的马匹。(林采枫/大纪元)
羊驼。(林采枫/大纪元)
铁匠锤锻马掌。(林采枫/大纪元)

画展

露天待得久了,很难消受7月艳阳的热情,到西部艺术展览厅沉静一下身体与精神,是不错的选择,正如它的名字一般贴切──西部绿洲。

每位艺术家都有一间小室,作品呈现于内,青峦、翠湖、夏花、冬雪、飞鹰、奔马、牧人、帐篷……道不尽的落基山脉风情,说不完的西部牛仔文化。

厅内安祥如水,不时有游人与画家轻声细语。在这样的氛围里,站在画作前,静静感受这一方土地诉说的历史,淳朴而美丽。

西部风情画。(林采枫/大纪元)
画家现场创作。(林采枫/大纪元)

美食

最热闹的是美食街,最令人开心的当然也是美食街。一个个五颜六色的摊位,妆点出节日的喜庆,炸肉串、糖苹果、醺火鸡、玉米热狗、迷你甜圈、漏斗蛋糕、彩虹冰激淋、开花大洋葱……看着愉悦你的眼,吃着满足你的胃。

不过,有的美食涨价了,还好,尚在腰包和心理承受范围内。

美食街,两侧摊位距离很大。(林采枫/大纪元)
开花大洋葱。(林采枫/大纪元)
水果饮料。(林采枫/大纪元)
漏斗蛋糕。(林采枫/大纪元)
迷你甜圈。(林采枫/大纪元)
玉米热狗。(林采枫/大纪元)

我最宠爱的三剑客:主食──普丁,甜点──炸奥利奥饼干,饮料──柠檬水。

今年点了牛仔普丁,爽脆松软的薯条、咸香拉丝的奶酪、墩得烂熟的猪肉,淋上热乎乎的肉汁,再撒上酥香的洋葱碎。地道的加拿大特色。

牛仔普丁。(林采枫/大纪元)

炸奥利奥饼干是以前的西人同事推荐的,尝过一次之后,便再难放下,每年牛仔节必不可少。

炸奥利奥饼干。(林采枫/大纪元)

手里永远拿着一杯的“红宝石柠檬水”,除了柠檬片和薄荷叶,还加了果肉胭红的葡萄柚,酸酸甜甜,清凉提神。

红宝石柠檬水。(林采枫/大纪元)

吃饱喝足,打道回府。坐在车上,看着牛仔公园的大门渐渐远去。今年的牛仔节虽然不复昔日盛况,但也并不令人失望。作为疫情尚未完全结束时加拿大首个大型群体活动,牛仔节毕竟给解禁的世人带来了欢乐与希望。

责任编辑:齐守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