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郑州惨剧不断 祸起书记一句话?

人气 44552

【大纪元2021年07月24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7月23日(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很多朋友可能都对有一句形容中共这个组织究竟有多邪恶的话很熟悉,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

前天的节目中,我们刚刚才讨论了惨烈的郑州地铁5号线重大伤亡事件,我当时还说了一句这是郑州本次洪灾中最严重的事件,结果昨天就爆出来更为惊人、更为惨烈的京广路隧道事件。

这的确是让几乎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但真真切切发生了,而且的确可以说,这个目前还无法得知准确伤亡数字的事件,基本上又是当局的人祸一手制造出来的。

我们今天就先来讨论这个让几乎所有人看到视频画面时,脑海里都浮现出“惨烈”这个词的重大灾难事件。

然后我们再说说习近平为什么在河南灾害如此严重的时候,不去访问秀亲民,反而转身去了西藏,给自己招来一片痛骂。

京广隧道大量堵车 遭灭顶之灾

打开地图就可以看到,京广路隧道是贯穿整个郑州市区南北的交通大动脉“京广快速路”的一部分,差不多位于郑州市最中心的位置。

这个隧道由南北两段组成,分别叫做京广南路隧道和京广北路隧道,设计为双向6车道,两段隧道加起来总长度大约为4.2公里。

在7月20日下午大约四五点左右,突如其来的洪水以很高的流量和很快的流速涌进了隧道,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淹没了整个隧道,而非常可怕的是,当时整个隧道处于堵车状态,大量的车辆根本就无法动弹,甚至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已经遭遇了灭顶之灾。

这个极短的时间有多短呢?大概只有5分钟。

请朋友们注意,这里提到的两个时间概念和隧道处于堵车状态等3个信息点非常重要,这不是我坐在这里根据什么道听途说的消息就拿出来讲的,这3个信息点都是本次事件的亲历者,在惊险生还后,接受正规媒体采访的时候讲述的。

至于为什么这3个信息点很重要,我们会在稍后详细讨论。

堵在隧道内的人逃生机会极渺茫

我相信朋友们现在可能都看到了不少事后在隧道口附近拍下的视频,大量车辆被冲得横七竖八、彼此堆叠的画面,犹如汽车坟场,其惨景可以说令人震撼。至于隧道内是怎样的一副画面,由于官方早早实施了戒严,普通市民根本进不去,所以无法得知。

而洪水的水位在最高的时候,已经淹没了整个隧道,看不见哪怕一丝涵洞的空间。这意味着在这个长达四千多米的隧道中,除了接近隧道口区域的车辆主人可能有机会弃车逃生,被堵在隧道内的人逃生的机会极其渺茫。

1. 多少车多少人被“埋”

所以这就带来第一个大家都非常关注的疑点:隧道中究竟有多少车多少人被“埋”在了水面下?

有人做了一个大概的推算:4.2公里长的隧道,6条车道,当时又是堵车状态,所以按4公里算,平均每辆占位5米,将有多达4,800辆车被灭顶;如果宽松一点,按平均每辆占位8米,也有至少三千辆车在水下。

总之,不管怎么算,这个车辆的数字都不会很小,而考虑到很多车都不止一个人,人数至少是在4位数左右。

事实上,就连大陆官方媒体比如澎湃新闻,在最开始报导京广路隧道事件的时候,用的标题就是“上千辆车浸没”。

这样的一个数字,这么多的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在世界隧道洪灾史上恐怕都是空前的。当然,由于郑州当局对隧道口附近采取了警戒措施,市民无法靠近,谁都无法知道真实的情况。

不过,从今天京广路隧道传出的最新消息来看,隧道里面的情况丝毫不容乐观。一个是昨天晚上,大批守候在隧道外的民众与警方发生了争执甚至肢体冲突,这其中很多都是与亲人失去联系的家属;另一个是官方证实隧道清淤的任务已经由军队接管,部队番号为第83集团军“杨根思部队”。

与此同时,在京广路隧道口附近的涵唐酒店一带,有市民拍下了很多遮盖严密的军车出现的画面。从这些信息看起来,京广路隧道的真相恐怕将永远成为中共的“国家机密”了。

2. 京广路隧道的封闭之谜

第二个疑点,是京广路隧道的封闭之谜。

我们都知道,在暴雨来临的时候,低洼地带要实施交通管制以策安全,这是基本常识。根据郑州官方媒体的报导,京广路南北两端的隧道口在20日早上9点左右就已经因为积水较多而封闭了。当时,郑州新闻广播电台的记者还在现场做了报导。

然而,我们后来看到的客观事实是,在隧道生还者的采访中显示,最早在当天下午2点钟左右的时候,京广路隧道是完全开放的,没有任何封闭措施。如果不是郑州新闻台的记者在报假新闻,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原本封闭了的隧道在后来某个时候又被解除了。

我们看到一个最新的生还者在受访中表示,他在20日下午3:45被堵在了京广北路隧道口附近,当时隧道几乎没什么水,地面是干的。这个证词说明,公路部门对隧道的积水情况是完全掌握的,早上因为有积水的封闭措施,后来可能因为积水减轻或判定情况不严重,就解除了。

从水流下来到所有车辆没顶 就5分钟

根据官媒《中青报》对化名江勇的生还者采访显示,差不多就在同一时间,京广南路隧道口附近200米左右已经有了比较深的积水,大批车辆堵在原地。

按照这位江勇的说法,下午5点左右水流猛然暴涨,有的车很快就漂起来了。当时他果断弃车往外逃,仅二三分钟时间,车就被淹没看不见了。

很显然,这是一波异常凶猛的洪峰。根据大陆一个叫“猛犸新闻”的微博视频号采访一位女性生还者的讲述,从水流下来到所有车辆没顶,也就是5分钟左右。

关于这个5分钟灌满整个隧道的说法,也是争议多多,很多人觉得不太可信。我们从各方信息综合来看,从明显的水流灌入隧道,到最后填满整个隧道直到与地表平齐,是有至少几个小时的过程的。

但多位生还者的讲述都共同提到了一个关键点,就是在下午5点前后出现了特别猛、特别快的洪流,几分钟就把人车没顶了,只有隧道口附近及隧道外面的车主有机会成功弃车逃生。所以,这可能是当事人表述上具体所指不一造成的。

地铁也是突然洪水暴涨 哪里在泄洪?

如果朋友们还有印象,应该会记得,我们在上一期节目中讨论的地铁5号线事件,有生还的幸存者回忆,也是说大概在四五点钟的时候突然出现洪水暴涨,以至于地铁从海滩寺站强行开出去,下一站沙口路站还没走到,就被迅猛的洪流困在中间。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和京广路隧道是基本吻合的。

这就回到了我们讨论过的泄洪问题。事实上,20日当天在郑州周边泄洪的水库并非只有常庄水库一处,而是很多处。我们现在从官方自己的公开报导中都可以统计到,至少有常庄水库、尖岗水库、索河退水闸,以及紧挨着郑州的下辖新密、荥阳等地水库都在开闸泄洪。

而且,新密、荥阳泄洪的流量还特别大,超过常庄水库泄洪流量7倍之多。

根据河南水利厅的官员接受大陆媒体采访的说法,从20日开始,河南境内至少有47座大大小小的水库在泄洪。

所以,地铁5号线和京广路隧道两大惨剧发生的直接原因,都是遭遇了洪峰过境式的袭击造成的,这与官方无预警大量泄洪有密切关系。

3. 暴雨及泄洪 为何继续运营?

对比这两大惨剧,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点,就是郑州的交通干线在暴雨持续而且有大量泄洪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继续运营,没有采取停运或真正得到贯彻的道路管制措施。

这也是郑州惨剧的第三大疑点,为什么会这样?这种违反基本常识的事情一再出现,而且涉及不同部门,其背后一定有其内在的行政逻辑。

这个逻辑是什么?就我个人目前查证的情况来看,我觉得最主要的根源恐怕就在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的身上。

郑州市委书记:重要交通不中断等“五不”

根据郑州市政府官方网站的记录,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在7月19日,曾前往北闸口等地现场检查督导防汛工作。他专门在北闸口实地察看了河道泄洪情况,然后又到了航海路去“深入了解地铁施工、管网改迁积水情况”。

最后,徐立毅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要把防汛工作作为当前头等大事,必须确保实现“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因地质灾害、小流域洪灾等引发的人员伤亡不发生,重要交通不中断,城区居民家中不进水,城市局部地区不出现长时间积水”的“五不”目标。

大家看到了吗?至少从目前我们看到郑州在应对暴雨袭击的过程中,的确是按照这个“五不”目标在执行的。

“确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

比如说第一个“确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这等于就是几十座水库在超警戒水位后一概泄洪减压的尚方宝剑。当然,水库有溃坝危险需要泄洪,这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泄洪之前没有对下游以及郑州市民发布预警,这才是造成大量民众在猝不及防的洪峰袭击下死伤惨重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泄洪不预警?这个问题我也一度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上次的节目后,有不少朋友留言指点了其中的门道才明白,原来中共的逻辑是这样的:如果通知政府要泄洪,那么民众可能就因此造成的财产损失向政府索赔。

为了不出这笔钱,就采取无预警泄洪,无论人死了还是房屋毁了都算做天灾,百姓都没有理由索赔。然后政府再出面装好人,发点方便面矿泉水什么的,还可以赚得民众感恩戴德把党视为再生父母。

虽然我们没法找到确凿证据证明这样的潜规则,但凭我们对中共秉性一向的了解,我觉得这个说法是非常符合中共行为方式的。中共就是这样的组织,它们连自己内部人都是这样相互算计相互整人的,何况面对自己权力碾压之下的草民百姓?

“重要交通要道不中断”

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在徐立毅的“五不”指标中,明确要求“重要交通要道不中断”。这一点,和地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表现,以及京广路隧道明明已经封闭,但随后又解除封闭,是完全契合的。无论地铁还是贯穿郑州南北的京广路,毫无疑问都是“交通要道”的范畴,都必须保障不能中断。

从表面上看,徐立毅的“五不”指标似乎没有问题,是要求做好防汛工作,确保民众生活秩序不受大的影响。但我们都知道,在应对自然灾害的过程中,任何政令都必须保持灵活权变,因为天灾没有真正降临之前,谁都不知道究竟会是什么样。

郑州书记的5条高压线

但中共体制的一大特色,就是坚信“人定胜天”,所谓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种极端体制被中共吹嘘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独家优势,但实际上当权力都极端掌握在一个人手中的时候,徐立毅的“五不”指标,在这个体制中事实上就变成了5条高压线,让下级各部门谁都不敢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做决策,只能无条件执行。

结果就是地铁车长在明知洪水漫灌的时候,依然麻木地继续往前开;而当号称五千年一遇的暴雨来临时,长达4公里的隧道口居然没管制,甚至可能都没有放一个警示牌。

网络上不是已经有地铁工作人员匿名发帖了吗?说其实洪水情况大家都了解,但谁都不愿拍板停运地铁,原因就是不想担责也不想得罪人,尤其不想得罪领导,层层都是这么想的。

这与各处水库开闸泄洪极其相似,大家都在想保住我这水库不出事,放点水问题不大,结果汇集累加起来就变成一个人为制造的大型洪峰,横扫整个郑州城。这样的人祸,既是官员的愚蠢僵化造成的,更是整个体制“死人不要紧,只要权力真”的本性造成的。这才是我们看到相似的灾难,不断在中国大地各处轮流上演、周而复始的根本原因所在。

习近平视察西藏 百姓骂声震天

好的,最后我们来简要说说习近平视察西藏的事情,这件事让整个河南的百姓骂声震天。

就在今天,中共官方证实习近平于7月21日与22日两天在西藏访问。因为此前官方没有一个字透露相关情况,所以这算是一次秘密访问。

为什么习近平在河南受灾哀鸿遍野、举国震惊的时候,不去灾区访问做一下亲民秀,反而跑到遥远的西藏去视察?这个原因说法多样。

有的说习近平是为了庆祝西藏“和平解放”七十周年。但实际上中共与西藏地方政府在1951年签订标志性的《十七条协议》日期是5月23日,早就过去了。

还有说法是习近平自认根红苗正,不屑于搞亲民秀,或者说习近平不去灾区是为了保安全等等,可以说都各有理据。

不想为河南大灾背书?

不过在我看来,习近平不去灾区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为河南大灾背书,因为这关系到他正在国际上拚命渲染的中共体制优势问题。

欧洲洪灾爆发、尤其德国洪灾之后,中共是开足了马力大打舆论战,以德国为典型猛攻民主体制的治理水平如何失败,如何低效等等。这一点,相信朋友们对央视“直把欧洲作郑州”的报导以及胡锡进“德国洪灾是治理问题,郑州洪灾是天气问题”这种双标都印象深刻。

在这种时候,习近平去河南视察,等于承认灾难严重,以至于不得不惊动他大驾光临才能稳定局面,这等于是自己承认中共的治理水平不行,等于当众自我打脸。

他不去,在中共的官方叙事中,河南事情再大也不过就是局部地区灾害,无足轻重。有中共这么优秀的治理模式,降雨量超德国3倍都轻松应付比德国死人少,当然不值得让最高领导人在百忙之中分心,最多简单发个指示就搞定了。

河南洪灾伤亡数字及经济损失 将被掩盖

我们完全可以想像,在这样的背景下,河南洪灾的伤亡数字及经济损失,极有可能被控制在一个能体现“中共体制治理优势”的水平。习近平故示闲暇,目的就是不想给境外势力递刀。

这是中共争夺国际话语权必须的资本和筹码,也是五毛粉红津津乐道的所谓“正能量”。这些筹码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假象,每个假象的背后,都有无数的冤魂在垫背,而这些生命代价在中共眼中,只不过是为了“办大事”的需要而集中起来的“力量”的一部分。

从这个角度看,中共所谓的制度优势实际上只有一个,就是可以随意草菅人命而无须担责的优势,这的确是任何正常的国家、正常的政府所无法具备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日防卫白皮书破三纪录 一图惊天下
【远见快评】拒与美高层接触 习近平因何反转?
【远见快评】外籍网红窜起 中共满世界找“斯诺”
【远见快评】郑州洪灾惨剧 两处人祸制造?
最热视频
【杰森视角】中共出资救恒大?从恒大看懂中国
【探索时分】歼20数量之谜 竟然只有30余架?
【新闻看点】江西惊现“复阳”恒大带地产股重挫
谢田:中共没钱救恒大 政治能阻骨牌倒下吗?
【直播】拜登联大首场演说:美中非新冷战
【十字路口】月球上有外星人?掀开明月千古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