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三领域专家探讨疫苗护照的潜在陷阱

“无论走到哪里都必须出示疫苗接种证明 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类型”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种了疫苗,一个难题迫在眉睫:对于那些由于某种原因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该怎么办?(Shutterstock)
人气: 84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1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多伦多报导)随着越来越多的完全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逐渐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正常生活状态,一个难题迫在眉睫:对于那些由于某种原因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该怎么办?

随着经济重新开放,在公共卫生和个人自由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并弄清楚是否必须放弃一个以保护另一个,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疫苗护照持有者可以出示该文件以便获得某些自由。另一方面,那些因为不能或不愿接种疫苗而无法提供此类证明的人可能会被拒绝进入企业、航班和大学宿舍。

上个月,曼尼托巴省宣布将为已完全接种疫苗的居民提供免疫卡,使他们可以在国内旅行,而无需在返回时进行自我隔离。今年5月,安省西安大略大学宣布将要求居住在宿舍的学生出示免疫证明。

同样在5月,卫生部长哈伊杜(Patty Hajdu)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她的政府正在与其G7盟友讨论实施疫苗护照,允许已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恢复国际旅行,而魁北克开始发布可下载的二维码作为疫苗接种的数字证明,尽管现在还不清楚它们将如何使用。

伦理学家、隐私权倡导者和公民自由团体警告说,这些要求可能会创建一个新的两级社会,使接种疫苗的人受益并排斥未接种疫苗的人。

截至6月25日,联邦政府提供的最新信息显示,12岁及以上的加拿大人中75%至少接种了一剂COVID-19疫苗,22%的人已完全接种疫苗。

CBC新闻采访了三个领域的专家,以进一步探讨疫苗护照的潜在陷阱。

公平问题

曼尼托巴大学伦理学研究中心的史卡夫教授(Arthur Schafer)说,疫苗护照或“免疫证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联邦政府“严重失职”,未能提供向各省和公共卫生官员提供有关如何管理这种证明的明确指导。

“政府应该创建一个在线应用程序和塑料卡,应该为各省创建一个模型或指南,解释和证明这样做的原因,因为不能再等六个月才有这些措施。”史卡夫说,他是这个问题的联邦小组的专家顾问。

“如果我们敦促人们接种疫苗,并向他们保证疫苗是安全有效的,那么说‘接种了疫苗的人必须遵守与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相同的规定’,这是不合情理的。”

相反,如果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可以有自己的规定,电影院和酒店等私人实体也可以自行制定疫苗要求,那么“我们正在成为一个大杂烩社会”。他说:“如果我们深思熟虑并制定一项保护基本价值观——隐私、保密、自由和公共卫生——并以公开、透明和合理辩护的方式平衡这些价值观的政策,我们会好得多,而我们没有那么做。”

史卡夫说一个公平的系统将确保为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提供合理的便利,他指出这些人并不都是脸书上推动的反疫苗者。例如,有些人不确定,因为他们正在服用免疫抑制药物,而其他人则对COVID-19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有合理的担忧,或者有理由担心之前在医疗保健系统中的负面经历重现。

他说:“我们应该努力容纳有异议的人,无论是出于良心的、科学的还是宗教的,我们都可以这样做,而不会危及公共安全,也不会给社会带来不成比例的成本。”

隐私问题

今年5月,加拿大联邦、省和地区隐私专员发表联合声明警告说,虽然疫苗护照“可能会提供大量的公共利益,但它是对公民自由的侵犯,只有在仔细考虑后才能采取”。

根据安省前隐私专员、现任全球隐私和安全设计中心执行董事安‧卡沃基安(Ann Cavoukian)的说法,不应让加拿大人为了公共健康而放弃他们的个人隐私。

“你不会因为现在存在与健康相关的问题而放弃隐私。”卡沃基安说,“它永远不可能是二选一。”

她担心在疫苗护照制度下人们的私人健康数据可能会发生什么,她担心一旦交出这些数据,就为时已晚。

“这些数据将与你在世界各地的地理位置相关联。”她说,“如果你正在旅行、去看足球比赛或其它任何事情,这些信息都会被跟踪,而且监视的潜力是巨大的。”

在许多国家/地区,免疫卡长期以来一直是获得某些医疗服务的常见方式,但直到现在才需要在国家之间旅行或进入餐厅等时使用。

和史卡夫一样,卡沃基安也担心这样的系统会疏远少数加拿大人,其中许多人有充分的理由不接种疫苗——他们不应该被要求透露健康数据。

“你打算怎么做?你会为了公共利益而把那些人抛在一边吗?拜托。”她说,“我不是说这很容易,但你不能只是说,‘好吧,这是为了公共利益,所以忘记隐私吧。’”

至少有一个省同意这个观点:上周三,萨斯喀彻温省宣布将不要求希望重返工作岗位或参加活动的居民提供疫苗接种证明,但一位官员却指出,这样做明显违反了该省的《健康信息保护法》。

卡沃基安说,一旦大多数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完全接种疫苗,人们就会放松,那时挑出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就不那么重要了。

“现在有太多的恐惧,恐惧将人们推向,好吧,我想我们必须这样做,而不是仔细检查这样做是否正确。”

自由的问题

加拿大民权自由协会分管基本自由项目的律师茨威贝尔(Cara Zwibel)说,是否接种疫苗取决于选择。

“接种疫苗的选择应该是一个真正的个人选择,如果我们以接种疫苗的人获得某些权利或全面参与社会为前提,那就会成为一种胁迫形式,你接种疫苗并不是因为你选择接种。你接种疫苗是因为你觉得你别无选择。”茨威贝尔说。

“无论走到哪里都必须出示疫苗接种证明的想法,我认为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的社会类型。”

但是在工作、学校或公共汽车上坐在你旁边的人呢?他们难道没有权利在安全的环境中生存吗?

“我认为我们需要摆脱这种想法,即我们需要一个没有COVID病毒的空间。”茨威贝尔说,“真的应该是尽可能地减轻这种风险并避免我们的医院不堪重负的情况,我认为COVID只是我们必须融入日常生活的另一种风险。”

茨威贝尔也非常担心共享私人健康信息,她指出,虽然我们可能会心甘情愿地将我们的免疫记录交给某些机构,但他们对这些信息所能做的事情在法律上是有限的。

“如果我们开始考虑向餐厅的老板、在电影院取票的人以及在杂货店门口检查的人透露您的疫苗接种情况,那真的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对人口的监视,这很重要。”她说,“我认为在我们走上这条路之前,我们必须考虑这样做我们想要得到什么。”

责任编辑:严枫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