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中文媒体主编:中共为何倾力迫害法轮功

2019年7月20日,墨尔本《天安门时报》社长阮杰在7‧20反迫害集会上发言。(陈明/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芷清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法轮功‘真、善、忍’的理论是解体共产党话语体系一个很有利的武器。普世价值、人类文明都与‘真、善、忍’是一致的,而共产党是反人类的。”澳洲《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说。

从1999年至今,中共迫害法轮功团体长达22年之久,但也是从1999年至今,法轮功走过了反抗中共迫害的第22个年头。

在这22年里,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中共为何要倾尽国力迫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群体?现居澳洲墨尔本的《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回答说:“因为共产党跟法轮功的‘真、善、忍’是背道而驰的。”

阮杰祖籍广东,在广西出生长大,1998年来到澳洲。23年来,阮杰一直投身于民主运动,并且非常支持法轮功。他创办的《天安门时报》和“中国民主学校”坚持至今。由于被中共列入黑名单,阮杰二十多年来也没能回到他日思夜念的故乡。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中共为什么残酷迫害法轮功

通过对中共本质的透析,阮杰从两方面分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原因:“第一方面是因为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

他说:“共产党的本质是谎言起家的,包括在以前抗战的时候,为了蒙蔽国民政府、逃避对它的镇压,它可以喊‘蒋介石万岁’;为了能博得美国的好感,它可以说我要变成美国式的社会制度、政治制度、民主制度。”

“到了执政之后,它就把历史翻转过来,说抗战是由它进行的,还把1949年以前的社会描述成黑暗的旧社会。所以它是以谎言起家的,而法轮功里边的‘真’刚好就能破了它的‘假’。”

阮杰感慨,在当今的中国上行下效党文化的作风中,人们离“真”越来越远。

“我以前在中共政府工作过,写年终总结的时候,主任会来告诉你,要这样写、要从原来的事实上加多少多少。他不会告诉你我们要讲真话,讲假话不好;他不觉得弄虚作假是一种不好的事情, 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的。那么这种环境之下,就会形成一股作假的社会风气,不断地人传人,从上传到下、从左传到右,慢慢整个社会都是在作假。”

“并且,法轮功讲‘善’,共产党哪里讲什么善。共产党讲阶级斗争,由当政者、由共产党来定义谁是敌人、谁是人民。如果共产党认为你是敌人,就会对你残酷无情,把你打死、消灭。这就不是善了。”

“‘忍’就是一种宽容。共产党哪有什么宽容,它认为共产主义是最正确的、是真理,所以它不能包容任何其它想法,它就不可能有忍。”

“谎言、暴力、不容忍、不宽容,这就是共产党的特点。那么法轮功的‘真、善、忍’刚好解构了共产党最大的、邪恶的特点。”

阮杰认为,第二个方面是,共产党最怕这个国家的人民形成一个团体,尤其是形成一个正义的社会力量。

“共产党的特点之一是想把社会上的任何行业、团体都进行切割、孤立,那麽14亿人就变成孤立的、一个个的孤岛。民众之间不能和任何人联合、不能有任何的联系,否则就对共产党造成了威胁。如果这种联合或联系不在它的管控范围之内,那它就认为这对它更有害了。”

“所以法轮功作为一个修炼团体,某一种信念、某一种理想凝聚了一批人,那么这个理想、这个信念不是共产党能控制的,它就觉得对它的威胁很大,那麽它就必须打散你。”

“以‘真、善、忍’理念聚起的这批人,共产党不但插不进去,也消灭不了。所以共产党就想通过武力来控制法轮功,通过武力来消灭法轮功。任何一种精神、一种形式都会让共产党感到害怕。”

毫无人性的血腥活摘

说到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那就一定要提到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活摘器官

2006年,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前职工安妮,在国际上曝光了中共军队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移植贩卖的恶行。15年过去了,由于活摘的行为已超出人类道德的底线,有些人至今仍不敢相信。但国际上大量证据显示,活摘不仅真实存在,而且每天都在发生。或许有人会问:他们为什么下得了手呢?

阮杰分析说:“共产党活摘器官,其实我讲,独立媒体也好、调查组织也好,曝光出来的事件,我相信只是冰山一角,其实还更多。当然具体数字我们现在很难去统计,因为共产党做了很多黑暗的事情,隐瞒了很多东西。但是活摘器官可以说是共产党道德沦落的最顶峰,登峰造极的一个罪恶!”

“在文革的时候,只要是上边的领导或者党的一个命令就可以把你打死,它哪会珍惜你的生命啊? 共产党为了自己,连自己的同伙都可以杀死。所以它不会说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珍贵的,它没有这种概念。讲得更深一点,就是因为共产党信仰达尔文的进化论。”

阮杰认为,生命是神圣的,生命是神赋予的,是神创造了人。“虽然从科学角度未必能证实,但我们知道人的生命是神创造的。那么生命是神创造的,生命就很神圣了,就不能随便去破坏他、消灭他。”

“但是如果你说这个生命是动物进化来的,那么这个动物只是一块肉而已。所以共产党是全方位对全社会人为地摧毁着,不仅仅是它提倡的暴力而已,它有它一整套理论。”阮杰说,“这一整套理论对整个社会、整个人类的文明都起到了摧毁性的作用,而且是彻底的摧毁。”

“所以共产党的这种无神论,既不怕神的惩罚,又是达尔文主义,把人的生命当作动物进化来的,这种联合之下就产生了无论对待法轮功还是在文革期间也好,都可以随便把人弄死。”

阮杰认为,当下中国的大部分人,特别是很多官员,根本不会觉得别人的命也是生命。“我们必须要敬畏神、害怕神的惩罚,而他们是没有这种观念的。”

“他们也没有生命价值的概念,这个时候你想想,如果一个厅级、省级、中央委员个人或者他的家属要死了,要换一个器官才能活的时候,他哪里会管别人,哪里会心疼别人?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活下去,别人就等于狗、等于猫。 这时候他就会想办法找到和他匹配的器官,延长他的寿命。”

“如果说你心里面觉得别人的生命也是珍贵的,虽然希望有器官换,但你也不会忍心把别人杀死、拿别人的器官来换;但是如果你心里面没有对神的敬畏、没有对别人生命的珍爱,那你就会宁可错杀一千也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所以这就是共产党活摘器官的理论基础和它的社会环境基础。”

“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中共的公检法都控制在一帮人手里,他看到你很健康,人长得很壮、又年轻,就会把你抓来拿你的器官。某个中央领导要的器官,下边所谓的公检法那些人,就可以配合去做。对外他可以什么理由都没有,他可以说你消失了,或者你‘躲猫猫’死了,他可以编造各种理由。”

阮杰表示,在中共器官移植行业中,新鲜器官尤为丰富,其来源就是法轮功学员。究其原因,则是因为他们身体非常健康。

“中共活摘为什么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特别感兴趣?因为炼功可以净化身体,所以他们的器官比较干净,特别是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器官更值钱。有很多人就专门去找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来移植。”

“另外一点,江泽民说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死是不用负任何责任、也不用承担任何罪名的。那这样的话,那些邪恶的人,优先想要摘取的对象就是法轮功学员。”

很多人还在怀疑共产党是否真的会活摘器官,阮杰说:“我说你不用怀疑,共产党这种思想体系就决定了他们肯定能做得出来这种事。现在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道德最缺失的一个时期,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活活的把人的器官摘下来卖给别人挣钱的事,只有中共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如果中共现在需要器官,他知道你的血型、知道你的DNA符合,他就可以找某种罪名把你抓起来,把你弄死。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要搞DNA检验,建数据库。”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道德的问题,如果他心中有道德,他做事情会有所节制的。即使他是共产党的警察,即使他是共产党的官员,即使他是共产党监狱里的管理人员,如果他心里有一定的道德底线,他也不可能去做活摘人家器官的事情。”

善恶有报是天理 三退才能保平安

孔子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在这个无神论横行的社会中,阮杰正告那些迫害拥有正信的法轮功学员的人,也许他们不相信善恶有报,但现实中作恶遭报的事例却比比皆是,触目惊心。

“对于这些人,你现在给他们讲道理听,他们可能不会理解你,但我还是想告诉他们:请为你们的后代着想,你们做这样的事情会受到上天的惩罚。”

2021年5月8日,《天安门时报》社长阮杰在“5‧13世界法轮大法日”集会上发言。(陈明/大纪元)

“我举个例子,以前我们隔壁村有个人,人家给他钱,他就去杀人,然后提着人头来领钱。最后他的儿子,一个掉到河里死了、一个被雷劈死了、一个终身残废、像猪那样在猪栏里。人家就说这是报应,不能说因为给钱你就去做这种事情。”

阮杰想对迫害法轮功的人说:“我相信因果报应,所以我希望你们顾及子孙后代,不要做这些事情。而且还有一点,你们现在活摘别人的器官,可能某一天也能轮到别人活摘你的器官。今天你把别人投到监狱里面,某一天你们也会被投到监狱里的。所以你们自己要想想,在这个体制下,参与作恶始终都不会得到好下场。”

“可能就因为你知道的事情太多,最后他就会把你干掉,因为太罪恶了、太不光彩了。所以你参与这个事情,你最后也会遭到报应,可能被同伙灭掉。”

阮杰认为,由于共产党过于邪恶,人们应该尽可能地跟共产党切断关系,退出它的党、团、队。

“每个人因为种种原因加入了共产党,那这是以前的事情。但是现在人们对共产党的罪恶越来越了解了,整个世界也越来越多地揭露出共产党的邪恶,如果你还不离开它,总有一天你会为它陪葬。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共产党,跟共产党切断一切关系。”

“所以法轮功还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就是‘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做得非常好。”

当今世界对共产党的围剿已拉开了帷幕。美国移民局于2020年10月2日发布重磅政策公吿,禁止共产党员和曾经加入共产党的人申请美国移民身份(如绿卡等),阮杰也借此劝告大家赶快“三退”。

“美国现在已对所有的中共党员进行惩罚。有些人就说,不是个个中共党员都是坏的。我说你说的可能也对,但是作为一个党员,你没有对共产党的恶行站出来阻止,哪怕你保持沉默你就是同犯。”

“再进一步来讲,在法律下,如果把共产党定为邪恶组织,那麽这个邪恶犯罪组织的任何一个成员都是罪犯。但我认为,美国也好、澳洲也好,应该制定这样的法律,如果到最后有一些党员反叛共产党了、脱离共产党了、甚至为民主自由做了一些事情,那我们可以以个案的情况,给予相应的宽免。”

阮杰认为,十几年来,法轮功帮助人们“三退”,做得非常对、非常正确。“如果现在世界各国都像美国那样推出法律规定,凡是共产党员都不能移民,那么这对法轮功帮人们退党来说,会是一个很关键的推动。所以我也希望世界各国都能通过这样的法律,能够解体共产党。”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