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看联邦大选

何良懋:“快闪”式大选充满变数

2021年加拿大联邦大选,选民们可以到加拿大选举局官网登记并投票。(Shutterstock)
人气: 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报导)总理特鲁多8月15日宣布9月20日联邦大选。这次被誉为“快闪”式的大选,因为疫情的反复存在着明显的不确定因素.已经起跑的各政党是否有备而战?选民的注意力集中到大选上了吗?资深媒体人何良懋如何看这次大选。

 三大政党备战大选 各出奇招

 何良懋分析了主要三大党目前的准备情况。

以快打慢 联邦自由党占尽先机

执政联邦自由党虽然是少数政府,但是掌握了几个有利方面。

第一是选举的时间。从宣布到真正大选都不过是一个月左右,是一个快闪式的选举时间安排。联邦自由党应该说是充足准备,他们一样按程序进行,而且是未宣布之前自己就已开始准备第三次宣传。

这个安排对于非执政的联邦保守党和联邦新民主党来说就很不利。虽然两党在宣布大选当天稍后时间已经出了全国政纲,但就只剩下几个星期去挂板、动员宣传、找义工、通知选民。现在无论是家访也好,或者是网上推广政纲,除了自由党之外,大家都是急急忙忙的。这个就叫做执政党以快打慢。

第二就是疫情的因素。特别是8月中旬以后,进入第四波疫情。本来 9月初卑诗省进入第四阶段重启计划,安省学校也准备重新开学,理论上是应该继续放宽的,但因为变种病毒的因素,令包括卑诗、安省的确诊人数出现回升。特别卑诗省,上周五的确诊数字已经升到过去三个月来最高位。这种情况下,那个重启计划到时候会不会又打折扣呢?因为如果那个重启计划不是预期,中间还加了很多预防变种病毒肆虐的公共卫生的条件,选民还有没有这么热心去听、去留意不同政党的政纲也是一个疑问。对于在野党去动员、宣传和推广政纲,会是一个挺大的打击。

第三就是经济因素。自由党期望用疫情之后恢复经济为主打的政纲,顺势拉票。

何良懋指出,自由党的目的是想达成从少数政府变成多数政府,他那个所谓的打经济牌就是派钱。大家看到,7月底,特鲁多匆匆地在几个省,尤其是卑诗省、安省,以及魁省高调宣布联邦投入大型基建;在卑诗投十几亿的基建,在兰里兴建铁路;还有那个托儿费。联邦将会有很多用金钱堆出来的承诺,看上去会很振奋人心的,但全部都属于预先开好空头支票。这种做法可以说是用钞票换选票。

保守党反对挥霍 以维护人权政策吸引选民 

联邦保守党的政纲针对自由党的大花筒(挥霍无度)经济政策,希望有所约束。另外,他们对中国政策的鲜明立场可能是主要吸引选民的亮点之一。过去几年,联邦保守党对中国政策的转变相当明显、着力比较多的是对香港抗争运动的支持,提出了简化庇护程序,帮助抗争者尽快获得加拿大庇护。

反观自由党的中国政策很模糊。对中国、对两个迈克尔,尤其是卑诗居民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被指贩毒被判死刑,好像他们的生死都要等孟晚舟的引渡听证8月底或9月有结果才定夺。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判了11年,驱逐出境。现在也还不清楚是服刑之后驱逐出境,还是即时驱逐出境。

自由党不但对中共软弱,去年甚至还要和中共合作发展疫苗的。今年上半年至今,相对强硬了,但还是限于一些选择。特别对香港局势的变化,自由党还是口水政策较多。当然移民方面,他也有救生艇计,但都是跟随五眼联盟、跟从美国,跟国际形势的,是以吸纳更多对加拿大经济有帮助的移民作为一个着力点。特别是对香港特区的一些官员,涉及国安的一些官员,加拿大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关于裁、或者颁布马格尼茨基法案去对付这些破坏香港一国两制、损害高度自治的香港官员,也看不出有这个倾向。虽然这次联邦自由党的政纲在这方面是趋向强硬。

新民主党劫富济贫 争取团聚移民支持

联邦新民主党因为走工会路线,其社会主义色彩、劫富济贫的政纲令选民印象深刻,其对于收入高的国民征重税的做法,也令其处境相对尴尬。

新民主党当然也有一个特色的移民政策,就是主张大幅度放宽家庭团聚移民,还提到终身移民政策。它很反对现在自由党用数量限制的措施,令家庭团聚进程缓慢。与之相反,新民主党认为应该增大家庭移民的数额,而且要从快从宽。

 史上最少人参与的最昂贵大选

 最贵的大选由我们买单  

何良懋表示,这个快闪式的大选(Snap Election),可能要消耗公帑6亿加元,可以说是加拿大史上最贵的一个大选。正如上周所说,因为现在在疫情尚未解除,那些参与选举的党工人员、以至到义工,都需要接受公共卫生的特别指示和行动的培训,还要跟进各种防疫措施,各方面的花费是个庞大的数字。

其实过去一年半的疫情,已经令加拿大的国债飙升,联邦赤字居高不下,不知何年才可以恢复平衡,预估在特鲁多在任期间是没什么可能恢复平衡预算的了,更不要奢想什么扭亏为盈。所以特鲁多现在反正已经多花了钱、先用未来钱,索性就继续花,继续用宏伟的建设蓝图、联邦投入巨额资金去打动选民,让选民觉得前途还是光明的,虽然大家看到前面的道路是相当崎岖的,还债都要两代、三代人来还。

加拿大虽然是个资源大国,但因为全球的疫情,其他加拿大的贸易伙伴也好,资源主要的出口国也好,他们都是受经济打击的,包括美国。他们对这些资源的要求,很多都是有心无力,因为他们都自顾不暇。未来一两年经济都应该会处在在一个低迷的状态。

经济上,我们说零售业的报复性消费,大家也看到不是想像中那么报复性,消费力度没那么大,因为大家都遇见到那个疫情后的环境,是有一段时间不稳定,而且疫情会复发,以至于要不要打第三针都成为议题之下,你叫民众如何放心去消费?

 疫情下的大选将影响选民参与率

疫情的危险性是存在的,可能影响合资格选民参与的意欲或行动。何良懋认为,因为相当多长者、特别在护理机构的长者都很难亲自去投票站投票,可能就要通过邮寄选票。所以,关于邮寄选票,以往的数量没有那么多,这次估计会是史上最多的邮寄票。他觉得选民无法亲自投票,也会影响到大选投票的参与率。就看目前仅有的资料可以看出,选民对这次选举的热情,跟过去两年前比,特别是2019年那次特鲁多大选,已经没有那么高了。

 影响选民投票的主要因素

各党派正争分夺秒地投入竞选活动,选民们对各党派的认同程度又会如何影响大选的结果呢?据何良懋观察,影响选民投票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几个方面:党的政纲,党领的言行以及参选人以往的表现。

党派政纲 

何良懋认为,在加拿大这种选举制度里,党的政纲比较重要。因为选民往往是选党不选人的,整个政党的号召力往往大于单个候选人。

党领

其次是党领的言行。如果党领的形像没什么大差错,会令这个党的其他参选人受惠。即党领的利好因素,会惠及党内其他不见经传的候选人。

过往表现

另外,何良懋觉得参选人以往的表现也可作参考。今年的这个临时的、快闪大选,与过去的大选很不一样,是否仍然选党不选人呢?网上现在有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选民表示,应该看清楚那个参选人,他有没有支持香港抗争,对中共政策是不是强硬。也有人认为可以以国会关于认定中国在新疆实行种族灭绝议案的投票纪录作为一个坐标,凡是支持这个议案的就值得支持,因为这些议员会对香港有个正面的态度。何良懋认为,选人不选党是选民没有办法中的一个办法,值得参考。

这段时间,关于大选的民调数字不断更新。何良懋认为,现在还要看国际局势会不会在未来四个星期有突发的因素,具体情况现在也是未知。◇

 

责任编辑: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