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提前大选面临的风险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每个投票地点都将设置有机玻璃屏障,配置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并实施接触者追踪,同时,将对一次可进入投票场所的选民人数设置上限。(加通社)
人气: 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报导)联邦自由党政府有意在秋季提前大选。目前疫情虽有下降,但未完全受控,加上新型变种病毒到底会有多大的杀伤力还是未知之数,若提前举行大选,将带来什么样的挑战?资深媒体人何良懋分享了他的看法。

 提前大选未必对执政党有利

 何良懋认为,从联邦执政自由党特鲁多那方面传出了准备在秋季提前举行联邦大选的消息,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宣布。两个主要反对党:联邦新民主党保守党都是以疫情为由极力反对。现在在社交媒体和很多流动装置都看到联邦自由党针对其他政党的第3方广告。

疫情控制现在仍然是政府的优先政策,但据CTV委托知名的民调机构Nanos Research于7月初进行的民调结果,在加拿大选民中,疫情已经不是他们心目中的头等大事,选民最关心的首先就是经济。超过28%的受访者表示,经济是加拿大最重要的政策问题。随后关注的是环境、赤字和医疗保健,疫情排在了第5位。何良懋表示,有关民调是6月30日到7月5日进行的。一个多月以前,变种病毒的影响还不是很明显,所以这个民调只提供一个参考。

他估计,可能联邦自由党政府因此觉得,疫情到了现阶段,不会对他们有很大的杀伤力,现在大选有利于他们在国会争取更多票数、成为多数政府,所以7月以来,特鲁多陆续在西部、东部的一些省份宣布了一些包括交通、基建等方面的政策。何良懋认为,这很明显就是为大选铺路的派钱行动派糖行动,但自由党的这个算盘是否能够打响还是一个疑问。

 提前大选将面临的新挑战

 一.公共卫生问题

何良懋指出,若提前大选,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是公共卫生的问题。不单是选举专家, 也要公共卫生专家参与去做决策。

 1)戴口罩或成指定动作

无论是美国或世界其他国家,疫情复发得很厉害。候选人既要顾及防疫,又要去拉票,所以戴口罩将会是大选时的指定动作,无论户外或室内。以往他们可以有很多方式,可以上街与民众真正接触,可以召开很多政纲大会;但现在变成了是网上的活动多了。

对于那些不能够灵活掌握网上的工具、不太熟悉网上的生态或者是掌握网上技术有难度的选民来说,因为疫情而衍生出来的一些客观的阻滞或限制,会影响到他们获取资讯,会出现不是那么公平的现象。有些资讯可能是间接又间接的传到选民那里,如果他们不能及时接收到网上的信息,可能人家已经开完会了他才知道,会有一些资讯的落差。

 2)保持社交距离

竞选的候选人和义工在挨门逐户去拜票、做家访的时候, 考虑到卫生安全,除了戴口罩还要保持社交距离。另外,竞选集会的规模到底可以有多大,户内户外有没有人数限制? 因为还没有宣布大选,所以现在还没有明确宣布。户外集会到时是会取消人数限制,还是因为变种病毒还没能完全清干净,到时会不会有新限制还不知道。

 3)养老院和护理院的卫生要求

以前可以是完全无阻隔、无限制地探访护理院和养老院,现在应该有很多对访客限制的措施。以往很多政党都要去那些养老院和长期护理院拜票,由于现在是容易引起病毒感染和引发死亡的高风险区,所以是否开放给候选人去拜票、宣传?如何既开放又能保障长者们的安全?这些也是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

 4)投票场所工作人员要求

很多票站是设在学校的室内篮球场或者是学校的其他设施,又或者是社区中心等场所,投票日如果学生要上课,人来人往,如何去保障这些学生和这些选民的公共卫生安全?

一旦宣布大选,加拿大选举局有没有一些更周祥的安排? 这些是要听取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的。

 二. 时间仓促问题

现在已经8月中旬,如秋季大选,时间仓促。民众似乎还没有准备好进行一次大选。虽然很多人已经打了疫苗,注射疫苗的比率已经提高了,但是因为有变种病毒,大家的心还是没有放下。如果在没有完全控制住疫情的情况下,就要推选举,何良懋认为,无论对候选人或选民来讲,都有潜在的健康方面隐忧。

 三. 费用倍增问题

何良懋相信,这次大选的开支绝对会增加,可能至少会是以往开支的双倍。他认为,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联邦的卫生人员,所以现在是需要选务与公共卫生人员,他们要熟悉两方面知识,要掌握公共场所的疫症控制,这些不是那么容易做好的。

 选举安全引发的忧虑

 一.网络安全问题

何良懋回顾2020年11月3日美国大选的网上保安情况,如果是依赖网上的视像会议、或者网上沟通,甚至在网上统计选票数字,在网上受到黑客干扰的概率是高了很多。

另外,网上政纲的交流、信息的发布都会在网上进行。由于有疫症的关系,实体的交流也会有,但是更多会采取网上的发布资讯的方式。这样会不会便于一些外国机构利用网络发布假消息、或者是发布混淆视听的资讯,影响选民、选情?这个是值得担忧的。

 二.邮寄选票问题 

何良懋指出,以往是大家去学校、社区中心投票,这些全国性的票站估计仍然会有,但是因为今年疫症还没完,邮寄选票的方式可能第一次变成大规模的运作。

邮寄投票风险实在太高,因为造票的机会很大。公平地说,这个造票不一定是执政党会造票,任何党都会造票的。因为,第一,你不知道谁去填票。第二, 你不知道所选的候选人是不是真正的选民自由意志下的选择,还是别人代他选择;或者他说了选A,别人帮他填了B,但他又不知道。特别是一些老人、身体有各种长期病症的人,加上还有语言障碍问题,因为有很多选民是移民。

一些确诊病例高的省或特区,到时会不会只可以邮寄选票?可以预计的是,疫情下邮寄选票一定会比平时选举年要多很多,如果外国控制投票机、计票机,那么中间的网上资讯安全受到外国操控的机会可能大很多。平时就已经是担心那些投票机、计票机,现在多了邮寄选票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忧虑。

变种病毒肆虐还没有一个回落的迹象,现在又有说是出现了更新的变种病毒,打了疫苗也不一定能抵抗得住。何良懋表示,现在还不知道实际状况, 也不知道是否是变种病毒的新形态,也可能是局部地区性的。所以现在有人已经开始提要不要打第3针了。

何良懋认为,特鲁多政府想提前大选的意愿是很清晰的,但是这样做是有点冒险的。如果他这次处理的不好,选举之后疫症增加,他将难辞其咎。

 

责任编辑: 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