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专访王维洛:郑州大水背后秘密(上)

人气 15946

【大纪元2021年08月06日讯】美东时间周五(8月6日)晚上9:30,新唐人《方菲访谈》节目主持人方菲女士专访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新唐人、大纪元将进行首播,敬请收看。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本期节目我们专访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请他来谈一谈郑州洪灾,以及同样发生在河南的另一场特大灾难,1975年的板桥水库溃坝事件。王维洛博士您好,很高兴再次看到您。

王维洛:方菲你好,同样。

“河南洪水手中来”——人造洪水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我们来谈一谈这些天所有人都在关注的焦点,就是河南和郑州的洪灾。节目开始我想先给您读一首我在网上看到,网友的一首仿古词,我觉得他这个词写得满贴切的。他是模仿李白的《将进酒》,他这首词的名字叫《将进水》。我就先读一下前面几句话,他说:“君不见河南之水天上来,攻城掠地势难回;君不见洪水之中行地铁,隧道埋车多少列。谁料溺死大水中,刹那生机明又灭;雨后天晴花又开,人生一去不重来。”

我觉得读这个词满有感慨的,但是我记得当时我把这个词寄给您了以后,您就回了一个。您说应该改一下,叫河南洪水手中来。所以请您谈一谈为什么您要说“河南洪水手中来”?

王维洛:刚才你也说了这首诗或者词的它的来源于李白的《将进酒》,大家都知道李白的《将进酒》气魄很大。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那么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到了1958年,原来的文化部副部长贺敬之,后来的中宣部副部长贺敬之,所谓中国的诗人,他就写了一首诗,其实是一个诗组,很多诗凑在一起的。是歌颂黄河三峡大坝被中共中央批准的一首诗组。

其中第一首诗叫梳妆台,他里面写得很花稍的,他就说了,他说:“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 当时就是规划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以后,他就认为这个黄河的水从今以后都是从黄河的闸门里面来的,就受人为控制的,所以他就说黄河之水手中来。

1999年江泽民带着王沪宁还带着一些人去,还有温家宝,到黄河三门峡去参观的时候,江泽民兴致很高,他就把贺敬之的这首诗拿出来又背了一遍。

其实我认为现在中国有10万座水库,中国的河流除了大概怒江主干上没有大坝以外,其他它的河流上都有水坝。所以河流里的水都是通过水库大坝所控制,河流里的水,包括洪水都是从闸门里出来的,都是受人控制的。所以河南的洪水它就是手中来,是人为控制的。

所以我就说河南的洪水,特别是郑州的洪水,它就是一个人造的洪水,或者说是手中来的洪水。

主持人:所以其实我自己感觉这个一改的话,中共自己就告诉大家说,我们以后的洪灾什么其实都是人祸,因为是我们自己控制的。所以我想紧接着就请您分析一下,我觉得大家一个共识就是这次的人祸是占主要的成分。我想请您具体分析一下,郑州这次的洪灾造成这么惨重的人员伤亡和损失,主要的因素到底有哪些呢?

王维洛:我在接受好几个媒体采访的时候,已经讲过三点,那么我在这里重新讲一下,但今天不把重点放这里,因为讲过的东西,大家兴趣不是太大。第一点就是通过郑州中心的贾鲁河,它主要是奔着美去的,奔着美景去的,奔着水景去的。

它忽略了河流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河流它是要载着水体去奔流到海的。就是李白所说的,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这么一个任务。它是只注重了美,而忘记了它的功能,这是一个最主要的错误。

第二个错误就是常庄水库的无预警泄洪,它是一个直接的原因。当时我讲的呢,因为我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水库在同时泄洪,现在我可以比较确定地讲,是有两个水库在同时泄洪,但是我猜想大概有十几个水库在同时泄洪。我也看到有人报导说是47个水库在同时泄洪,所以就造成了郑州城里的河道,特别是贾鲁河,它是不能够容纳这么多泄洪的流量。

那么我看到的就是说,常庄水库它的最大的泄洪流量是525立方米/每秒。它的下泄,就在河流里面呈现出来的是600立方米/每秒。那么我也看到了下游的贾鲁河的通过能力,只有200立方米/每秒。就是说我们放下去是600立方米/每秒,而贾鲁河能够达到的、通过的能力的只有200立方米/每秒。就像我们习近平他能扛200斤的麦子走10里山路,那么你非要让他扛600斤的麦子,他就趴下了对不对。他就不行,所以就超出了他的这个能力,这是第二个原因。

至于这个下泄的流量有多大呢?因为所有关于郑州洪水和河南洪水的信息,是很零星的,很片面的,而且有些数据它是互相打架的。就是说同样一个数据,它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说法。那么我就来说一下这个525立方米的常庄水库的泄洪流量,它到底意味着什么?

有人说这个淹没京广隧道的水量是3万立方米,我没有检查过这个对还是错,我只是说这3万立方米,因为我是借用它来说明这个流量的大小。这是常庄水库一分钟的流量,一分钟它就能有3万立方米的水量。它这就是说你放下去的水,它的流量是很大的,也有人说那不是3万,是30万立方米/每秒。那么你就想,那是十几个水库,或者47个水库,也就是它一分钟的流量。

所以说它是一个瞬间的,是一个量很大的这么一个下泄的流量,我们只是从数字上来说明这个问题。

第三个,中国郑州市的规划里面,在水利规划里面,它是重视蓄水而忽略排水的这么一个功能,下面我们后面会讲到它的海绵城市到底是一个怎么回事,它的概念是从哪里来,它有哪些功能。第四个就是信息的混乱,如果政府不把这个信息公开出来的话,人们是无法做到正确的判断的。

你无法判断你应该怎么样正确做,所以新闻媒体这个新闻自由,是很重要的,它重要到关系到每一个人的生死。很多中国人说,新闻自由它不能当饭吃,对不对,我没有新闻自由,我也活得好好的。你看我买了房,我干什么了?

但是你没有新闻自由,你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就关系到你的生死问题,它就是这么的重要。那么这是我前面和别的媒体讲过的这几点。

导致郑州洪灾的深层原因之一:郑州市的规划

我们今天来讲另外的,前面讲的是四点。那么我现在来讲另外的这三点,就是为什么郑州的洪水是这样的。第一个我们在错误的地方建一个巨大的超过1千万人的城市,这是一个错误,郑州的选址就是一个大错误。我们想它所在的位置,它是在黄河的南岸,郑州还有一小部分城区是在黄河的北岸。如果我们这么说的话,郑州是横跨黄河。

很可惜郑州不属于黄河流域,它属于淮河流域。因为它的水要经过很长的路,才能流到淮河的一条支流里面去,它是属于淮河流域的。我们看郑州的地图,郑州的左边就是东边,那是开封,郑州的右边是洛阳。大家都知道中国有六大古都。

譬如说西安、洛阳、开封、北京、南京、杭州,这是中国人大家都知道的古都,那郑州它非说我八朝古都,我很厉害。那你就看看,我们就看一边是洛阳,一边是开封,为什么当初的皇帝他就不选你郑州作古都?对不对,他为什么不选你郑州作古都?

那我们再想,大家都喜欢看三国,大家特别喜欢看三国,一讲起曹操,有人说好,有的人说坏。曹操挟天子令诸侯,他就当皇帝了,他在什么地方当皇帝啊?他在许昌,他为什么不在郑州,他在许昌。许昌一直到民国的时候,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它都是河南省的省会。河南省的省会只是到了1954年以后,因为苏联援助的项目什么东西,它才把它从许昌搬到郑州来的。所以郑州的选址,它并不是一个很合适的一个选址。

1928年民国政府做过一个郑州的城市总体规划,当时规划的人只是25万。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把郑州作为河南省的省会,它做的规划,不是说它当时有的人,当时的规划是20年的规划期。就是说20年以后,我们规划的人口是50万,这当时已经做得很大了,50万人。到了1992年我们跳过去说,说得快一点,那才100万人。后来就跨一下子跳到1000万人,跳到2010年的时候,这做的就是1000万人的城市。

为什么做1000万人的城市呢?习近平有句话有名言有金句,他有金句,说有多少汤就泡多少馍,羊肉泡馍嘛。他说你有多少汤,你就泡多少馍。你有多少资源,你就做多大的城市人口。

郑州因为不在黄河流域,它在淮河流域,所以它所用的水都是从外流域来的。它靠什么呢?靠黄河的水,引黄河的水,然后引南水北调的水。它从这两个地方取水,取了将近8亿立方米的水来支撑它的1000万人的城市,所以说它的资源全部都是来自于外区域的。

大家都知道有一个理论叫做可持续发展理论,可持续发展理论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你要使用本地区的资源,而不是使用另外地区的资源。

中国要发展,你不能到非洲去掠夺别人的资源,对不对,这就是可持续性发展。但你郑州的发展,它靠什么呢?它就靠两个外来的水来支援它。那么常庄水库它就是作为郑州市的水源的水库,它既要存放来自南水北调工程的水,还要存放来自于黄河北调给他们的水,这样它肩负着很沉重的任务,它也很能挣钱,卖水嘛。

我就前一两个月就看到有一篇报导,河南的老百姓就问政府,他说天上下雨,你为什么要收我们的钱?

天上下雨,他说你为什么要收我们水费?政府说了,那都是来自于我们水库的,都我们水库给你供的水。现在水库给你供洪水,你付不付钱呢?对不对,你得讲道理。

这个常庄水库它负有这么大的重要任务,它把水如果都白白放的话,对它的今后,就是今年下半年郑州的供水就要出问题。所以它就不能放,但是什么时候必须放呢?它要到了不得不放的时候,就是说这个大坝出现险情的时候,大坝出现险情的时候,它就得放。它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决定的事情,那么有报导说,说它是10点半放的水。

主持人:上午10点半。

王维洛:中央的记者。又有说是下午3点放的水,那么从我的推断,如果是从上午10点钟放的水,它放的就是3立方米的,那就是像玩似的,那很小的水量在慢慢地往下泄。如果说正确的话,应该它是从下午15点钟开始放525立方米的水,这是对的。

那么下午3点钟放的水,下午4点钟下的大雨,两个东西正好碰在一起去了。所以这些水从贾鲁河里面满出来,都进入了我们的隧道里,进入我们地铁里头去了,这就是灾难的一个主要原因。

那么这是第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在一个错误的地方,选择了一个错误的、巨大的1000万人的城市来建设,这就是一个错误。

深层原因之二:南水北调工程

那么第二个南水北调干线工程,它也是造成洪水的一个主要原因。如果你看一下这个郑州的水系图。告诉大家很不好意思,我找了这个郑州的水系图,我不是在官方的什么网站上找到的,我是在房地产公司的宣传版上找到的。我们先看一下它左下方斜岔上去的一个南水北调干线工程。

这个南水北调干线工程,它是左边下面有几个黄字写着的:南水北调的工程。它是从南边然后向西北角这么岔进来的一条水渠。那么这条水渠是人工的水渠,其它的这些河流,那个贾鲁河基本上就是西流湖上面的,围着它的这条河呢,都是叫贾鲁河。

它上面的南边、西南面的上面的一个小小的水库,那是常庄水库。那么我们就看到所有的河流,它大多数、大多数都是从南水北调的干线供渠上面,上面过去的,上面过去的。这有一条河是从下面钻过去的。

南水北调工程是从丹江口到北京,向北京输水的这么一条工程。那么它就是为了保证向北京供每年差不多10亿到11亿立方米的水,那么大概郑州可以拿到5亿立方米的水,它的一半,和北京差不多一半。

大家都知道像李白说的,我们回到李白说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那么怎么奔流呢?从西边向东流,为什么呢?西边高东边低,对不对?从西边下来,从高原上下来一直流到东边的海里面去。那么南水北调呢?它是从南边进来的,往北流,往北流,那你给它流一下看,你随便,你怎么流,流一下。对不对。

像小孩子一样,到沙坑里去,挖两条水系,你把里边灌满水,那么水就要平交的,对不对。就是打个十字,就是互相交了。南水北调它说它的水质很好,要保证进京的水质,我们不能让在京城的这些官员们和老百姓喝脏水。所以呢,它是不能相交的,它必须立交。

就像郑州的交通,它要立着交,对不对。要不就用水道要不就用高架这么过。那么它高架,这里我们看到的贾鲁河,它这条线如果能盖住这个的,它都是高架过去的。就说如果我做个比方,这是干渠啊,这是干渠。那么它的这条河是从上面过去的。

主持人:就是抬高了再往下走。

王维洛:对,抬高了再往下走。抬高了往下走,那么你河流的通过能力你按多少算呢?你要是算它大一点的话,它工程量就大,对不对。它平时也用不上,只有到洪水来的时候,它才能用上。

所以呢,我们就做小一点,省点钱,对不对。省下的钱都进了这个贪官的腰包里头去了,否则的话贪官哪里能贪出这么多钱来呢?对不对。那他就把工程做小一点的嘛。就像贾鲁河一样,它的历史上最大洪水流量是3,590立方米/每秒,它现在做200立方米/每秒,这个差很多的。

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出现过400立方米/每秒的这个流量。你设计的是200立方米/每秒流量,那你就是错误的,就完全是个错误。再加上南水北调,它在地面上走,你在上面飞过去,对不对。你在上面飞过去,你的流量就更小了,所以都飞过去了。这是南水北调的。

我以前没有特别关注郑州的南水北调和郑州的关系,我就以为它是沿着京广线这么直的走的。后来我今天、这两天看不对,它这个南水北调干渠,它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它是直的,就是从丹江口一直往北京送,这么直的沿着京广线的西侧这么往前去的。

它是一个,就说我们怎么唱呢?这个歌里怎么唱的,“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九十九道弯。”这个南水北调的干渠它也转弯,而且是转的很奇怪的弯,这就说到了河南这几天的洪水,就是新乡、鹤壁这里的洪水了。

我们就发现北边的这个洪水,都是沿着南水北调干渠的周围发生的。新乡、什么辉县、什么县都是。那么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南水北调干渠在郑州的时候,它的走向是怎么样的走向呢?我们就可以看到,它在郑州这里画个圆圈,它画了个圈,画个圆,不是直的。

它本来是可以直接从郑州往安阳去的,但是它画了个圈,它往西北走,走到了焦作,它把焦作作为它供水的区域,认为焦作是煤矿城市,中国的一个重要的工业城市,所以把焦作也作为供水的地区了。

然后从焦作过来呢,它就转了个弯,开始往东走,到了新乡,到了新乡以后呢,然后它又回过头来往南走。往南走以后呢,然后它又转过来往东走,然后再往北走,然后就走到鹤壁市去。这是河南省南水北调的时候,你去看它,它在河南就开始左一步、右一步,这么就跳舞了。往左左两下,往右跳两下,开始这么条干渠了,你说到底是输水呢,你还是干什么呢?是为了造景,还是干什么,我就搞不懂他们干什么。

因为你要是拿着谷歌地图,你沿着那个图上去看去,简直是就惨不忍睹的现象。你看它一会儿那个河……自然河流是从它上面飞过去的,一会儿自然河流是从它下面飞过去。

那你新乡的那些河流,新乡我是没去过,郑州我是去过的。新乡我没去过,焦作我没去过,但新乡上面的那个长治那个地区,我是去过的,我在那里干了很长时间。我们站在长治往下面看,那是个悬崖峭壁呀。长治高,下面低,黄河这里低,对不对。

那个有个黄河大合唱:在密密的森林里,都有我们的好兄弟。在那密密的森林里,中国没有密密的森林了,这个太行山上没森林了,对不对。太行山的森林在大炼钢铁的时候,都砍了,去炼钢了。炼钢炼到什么水平呢,就是把树木都砍下来,堆在山沟里头,然后把这个山沟,把它改造成大高炉,然后一点火,把砍下的木头都烧了。一烧烧得两边的土壤里什么东西也不长,寸草不长的这么一个东西。

我到了长治的时候,到上面去看,到晋城到阳城那去看,人家说那里是中国文化的发源地。最早的发源,我一看那我们的祖先也太苦了。在一个没有树木的地方,没有水的地方,如果一下雨的话,水哗一下都下来了。

主持人:什么都挡不住。

王维洛:挡不住的,那么我们到了这里看的话,新乡这个地方,它的地势是什么呢?北边是太行山,上面就是山西的长治地区,它的北边是高山是悬崖,那么都是一条条山界,从北向南流对不对,我们刚才说了这个南水北调是从南向北,但是到了焦作这里它是从西向东流,它从西向东流。

它又和从太行山上流下的这个水又是成直角,又是成了个直角。那么它下来这个洪水,你又不能让它淹了这个南水北调的这个干渠,不能影响了进京的这个水。它要么就是在干渠的北边,把水挡住,要不就必须在干渠的南边,就是现在泄洪的地方,大规模地泄洪。就是把河堤全部炸了,把水位降下去,这样的话才不会使洪水来淹没南水北调的干渠。

南水北调破坏整个中国生态环境:途径800条河流只剩下200条

主持人:就因为这个南水北调的工程,它要确保这个工程的这样一个水的流向,它改动了。所以它在流经之处做了许许多多的,可以说是对大自然的改造,是吗?

王维洛:它把它全部都破坏了,全部破坏了。南水北调干渠我看到一个资料就是说,南水北调干渠从丹江口到北京的这条路上,他要横截八百多条自然河流,我想它这个八百多条只是统计了一些大一点的河流,那么现在剩下多少呢?现在剩下就是做了工程,从上面飞的,从下面钻的河流,只剩下二百条。二百条河流它是有上面飞的,有下面钻的。

还有六百条河流,没有了。不存在了,不存在了,他不是把工程费都省了吗?对不对?它平时没有水源,它没有水就把它消灭了。但是下雨,雨下大的时候,这个地方是最低洼的,它又出水了,它又是河流了,它又成了河流了。

人和水争地方,争地盘已经争了这么几千年了。河流水也没有失败过,水就一直跟你争,到时候我就来,我就报复你,所以呢,你就去看,现在所有的什么卫辉县,什么辉县,你看看现在新报的,从25号以后,报的有洪水的地方,正好是沿着这个渭河流域的这个地方,正好是南水北调干渠在黄河北的,从西向东流的这个地方。

到了新乡,过了新乡以后它向南,倒过来一下,然后它又倒回去了,到鹤壁去,所以呢,我们能看到很多县市里面的农民就说我们那里淹得很厉害。对,你们淹得很厉害。为什么淹?就是为了这个南水北调这个干渠。

美国最著名的一个生态学家戴蒙在《大崩溃》这本书他就写了,他就批判了中国的两个大的工程。一个是三峡工程,一个是南水北调工程,他就说南水北调工程破坏了整个中国的生态。那么南水北调工程和三峡工程,它们的区别在于什么呢?三峡工程我们还可以看到有李锐、有黄万里、有陆钦侃这样的老先生反对。南水北调工程没有反对声音,没有。

为什么呢?人家不反对了,对不对,人家不反对了,以前呢我就说陆钦侃先生,陆钦侃先生是中国的水利界里面资格最老,水平最高的一位先生。如果他不反对三峡工程的话,那他肯定是工程院的院士。这是没跑的,但是只要他是反对的,他就当不了工程院的院士。

那还有中国科学院的这个地理所的郭来喜研究员,他要是不反对三峡工程的话,他也是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你只要是反对三峡工程的,我就不让你当院士。那么现在知识分子说那我不说谎,我不说你去干吧,对不对。

我说了不让你当院士,那时候是不让当院士,现在是不让吃饭了,不让你有退休金,不让你有工作,不让你吃饭。以前侯宝林演过了一个《关公战秦琼》,这山东人和这个山西人打仗,两个朝代他非要打,对不对,他这个戏不能唱,不能唱怎么办呢?这个唱戏的说没有这个戏啊。但是他说了,你要不唱的话,他不给吃饭的,他不给饭吃怎么办呢?他不给饭吃就得唱啊。

现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他敢反吗?他不敢反了。反了不给饭吃,你像蔡霞,蔡霞反了,反了怎么样?退休金没了。

孙大午反了,孙大午反了进监狱了。它不讲道理的,不讲道理的话我就不和你玩了。那我就看你犯错误。现在大家如果觉得这个不在理的话,你就去看看现在的水利部部长,他在什么地方,他在哪里抗洪?他就在河北的南水北调干渠上抗洪了,对不对。水利部部长他去了,他上了就是我们这个干渠再往北走,进入河北进入邯郸,这个邢台、保定这一带,他在那里指挥抗洪的,那里也是一个暴雨区。

中国这个南水北调经过二大暴雨区,一个是豫西暴雨区,一个是这个太行山东麓的暴雨区,它正好都从那边经过。它暴雨下来,被你这个南水北调干渠给挡住了,现在的所有的措施,就是保南水北调干渠的,我就是不能让它淹,对不对,我就是要炸堤,我就是要泄洪,只有这个办法,没有其它办法。

你让我做我也是炸这里炸那里,都炸了它,对不对,老百姓,苦了天下的老百姓。

第三个深层原因:政府机关处处造假;数据就是骗

主持人:老百姓真的是不知道这其中的这个原因。您刚才说了两个原因,一个是郑州这个地方就不该有这个千万人的城市,另外一个是南水北调,还有第三个您想说什么?

王维洛:第三个原因,就说我们所有的这个政府机关,它都造假,它造假以后呢,别的单位就把它造的假资料当作真的来做。它也不揭露它的是假的,那么我们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就是说举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我们生活在美国,美国的绿化是不错的,对不对。美国的绿化森林覆盖率大概是39%还是37%,大概就在这个水平上。那么德国呢30%。

我们在上生态环境课的时候,我们老师就给我们讲,说一个区域如果它的森林覆盖率达到30%的话, 一般不大容易发生这种巨大的自然灾害的,因为森林它有很大的抵御能力,譬如说如果雨下太大了,它能够把大量的水存蓄在树根的根系里面,因为有土壤有大树,和没有大树,是两样的,而且这个森林它是一个有乔木有灌木,下面有草这么一个组成的一个体系,这个森林体系是群落,它有很大的这个抵抗自然灾害的能力。

那么我们郑州是多少呢?郑州说了,它是33%。郑州33%的森林覆盖率,那很厉害了,我们从地图上,就是谷歌上,你怎么也看不出它33%,对不对。它实际上有多少呢?它实际上只有9%。9%的资料是来自于郑州市的自然资源部的下属的,应该是自然资源厅还是自然资源局,随便他怎么叫了,是属于他们那块的数据。

他就说我们的林地只占9%,但是郑州市的其它的规划,市政府的所有规划,就说我们有33%,到了2025年我们应该有35%的这个,我们还要投多少钱呢?三百多亿,我们这要建立打造我们的绿化系统。

那么所有的单位,都拿这个33%去做规划,想像当中就好得不得了了。这个森林就是所谓的绿色海绵这东西,你的存储水。但是它只有9%,它真的只有9%。你要讲深了,这里就讲多了,我就告诉你,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它的定义和世界上是两样的。所以呢中国的价值观就和世界上是两样的。它定义的森林覆盖率也是两样的。

我给你讲怎么两样,它的行人道上的树都算是森林。真的,它就是这么算。所以它算出来就多出来了。所以你要把郑州市的33%的森林加上百分之多少城市建设的,加上多少的交通用地,它多出100%来。所有的规划都是在大家骗的基础上,大家骗。它的那个数据就骗。

那么我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我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也许能够给大家一点启示,这是1989年的4月份的时候,在我们这个城市多德蒙特市,德国多德蒙特市打世界乒乓球比赛,那么很多人就问我,你生活的这个城市是个什么城市呢?我就告诉你,这是中国运动员容国团,第一次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世界比赛上拿到第一块世界冠军的地方。大家记住了。容国团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自杀死了,这是后话我们不说。

那么那一年打比赛的时候,中国来了很多记者,大概有八十多个记者来报导这个比赛。到了比赛那天应该是星期六,那天应该是半决赛,团体的半决赛。应该是中国队对德国队的,应该来说这些记者都在那里看比赛,那时候大家都看了,靠新闻稿发稿的,打完了马上就去发稿。

第二天马上就见报了,或者听到播音了,对不对。那一天。中国的记者都在我们那里的跳蚤市场上,那一天礼拜六我们城市一个很大的跳蚤市场,跳蚤市场是星期六早晨八点多到下午一点钟开门。所以那些记者都到那边去,去跳蚤市场想买点什么东西,那个时候1989年,那时候大家没有这么多钱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他们从跳蚤市场回来的时候,我们这个城里有一个中国老板,他对中国特别友好,只要是中国代表团的,这些人来,他都给免费的饭菜吃,所以他们都在那个地方吃饭,那一年呢,我是给台湾的乒乓球代表队做陪同做翻译的。那一天我也陪着台湾队的两个领队,去那个饭店去吃饭,就看到他们拎着大大小小东西进来,买了相当多的东西吧。第二天我就看到他们在写报导,写报导这个球怎么打的,几比几,好像真的一样,写了谁弧圈左弧圈右弧圈,反手弧圈怎么怎么。

我从那一刻开始,我就不看这样的报导。我发现我以前真的是上当受骗,那个恶心,那是我真正看到我们的这些记者,他们是怎么样用笔来欺骗我们的。在跳蚤市场上写的这个世界乒乓球比赛的赛程、赛事,这球怎么打的,告诉你,他这全编的,全是编的。他没看,他最后去看的是那个比赛的记录啊,最后谁赢了,中国队赢了。谁和谁,几比几,赢了。

主持人:他是不是后来有看现场录像,或者什么的?

王维洛:那个时候没有录像啊。那个时候要不就是放电影,为什么?这场比赛后面第二场比赛,是那么引大家瞩目呢?因为那一年中国男子乒乓球队输给了这个瑞典队,输去了男子团体冠军。输去了男子团体冠军,那么江嘉良当时一个广东的小将,江嘉良一个小帅哥,就气得说裁判没判好,就气得把球拍给扔了,就受到了这个记者的批评,说输了比赛还输了人格。但是德国观众很喜欢他,觉得他有性格,输了他不高兴,裁判判得不公,他就摔球拍。那你摔拍子就摔拍子吧。

第二天大使馆来人了,开会了。大使馆官员来给中国乒乓球队开会。这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自己亲身经历讲给大家听。就说为什么很多的报导它全是编出来的。它是假的消息、假的讯息,最后害谁呢?害了中共自己。

它做出的决策就是都在这个假讯息上,假讯息的基础上做出来的决策。所以它不会是正确的。西方有一句话叫你吃进去的是垃圾出来的也是垃圾,不管你是怎么样的智慧城市。

主持人:观众朋友刚才王维洛博士为我们解释了许多这次造成郑州洪灾背后的因素,那他还会有更多的有关对于海绵城市以及对于历史上河南的灾难的解读。这一期节目我们就先到这里。在下一期节目中我们继续来请他为我们解读,好的,那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方菲访谈频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专访】王维洛:长江流域灾害的由来(2)
【专访】王维洛:长江流域灾害的由来(3)
王维洛:无预警泄洪和城建偏失导致郑州水灾
水利专家王维洛:河南洪灾主因是“南水北调”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