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拜登策略扑朔迷离 美国商界纠结无语

人气 297

【大纪元2021年09月10日讯】入主白宫执政八个月后,美国拜登政府仍然没有清晰的对华贸易政策,相关的官方言论扑朔迷离,这促使美国商界在纠结之际,不得不加紧游说,敦促拜登当局,希望早日出台清晰的对华贸易政策。不得不说,拜登政府在政治立场上的偏颇和游移,高层官员对中国共产党政权缺乏清晰的认识,执政方针被次要的目标挡住国际战略的视野,以及美国国内政治中对既得利益集团和游说团体的屈从和放任,才导致了美国社会在如此重大的经济战略问题上的短视和纠结。

《纽约时报》近日的报导说,目前,美国商界拜登政府的中国贸易政策越来越感到沮丧,因为川普总统发起并施行的对中共的强硬贸易政策,虽然大部分仍然在延续着,但许多细则已经过期,许多策略需要更新,许多措施需要跟进,才能应付目前更加严峻的美中贸易局势。而拜登在对中国的经济接触和贸易政策上,优柔寡断,扑朔迷离,几乎没有什么清晰度可言。

中国经济网发布的中国海关的统计显示,今年前八个月中国的进出口总值在25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23%。出口、进口和贸易顺差的同比,以及比较2019年的同时期,都出现百分比两位数的增长。其中,中国对美国、东盟和欧盟等主要贸易伙伴的进出口,全都呈现出大幅度的增长。

中国进出口的增长,恐怕连中共政府都会感到“出人意料”,这确实是中共病毒、武汉瘟疫导致的全球疫情及其今年以来的全球经济和市场的复苏,所带给中共的意外之财。西方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进出口的这一惊人成长,实际上反应了中国外部市场、世界各国的强劲需求,而不是中共自己有什么振兴出口的灵丹妙药。美国之音的记者雨舟女士今天早些时候问及,有分析称,美中贸易如此的结果,表明川普发动的贸易战失败了,是否如此?当然不是如此。如果没有川普发动的贸易战和高关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会更加快速的增长,会使得美国的逆差变得更加不堪。实际上,中国对美国的进出口的增加以及贸易的巨额顺差得以持续,正好说明了川普贸易战的及时性、必要性和紧迫性,也展示了川普未能及时开始第二任期、未能继续其对华政策,对美国经济构成了什么样的伤害。

2021年前7个月,美国与中国的货物贸易是出口总额828亿美元,进口总额2700亿美元,逆差是1872亿美元。按着这个速度,美国对华贸易2021年全年的逆差,可能达到3210亿美元。相比之下,2020年的逆差是3100亿,2019年是3443亿,而2018年更是惊人的4182亿!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中国的顺差就一直在3000-3700亿之间徘徊。可以说,川普的贸易战遏制了中国逆差惊人的增长,从4100亿的高点,开始逐步回落。但如今,即使在瘟疫肆虐、经济滑坡的局势下,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的需求仍然强劲,而美国政府对强力要求中共平抑顺差、加大进口美国商品的努力,却远远没有川普时代的力度,从而造成美中贸易的不平衡可能有迅速失控的危险。

拜登只是在形式上略略扩大了川普总统的一些惩罚措施,比如对损害了香港民主和自由的中共官员,今年7月增加制裁。但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还没有阐明会如何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拜登政府的官员说,会“对中国的贸易政策进行广泛的审查”,但审查了半年多了,仍然没有结果,也没有给出一个时间表。拜登的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女士表示:“进口关税为美国提供了杠杆(筹码)。”但是,人们并没有看到拜登政府在有效地、巧妙地利用这一极其重要的杠杆!

不可否认,虽然美国商界近来在大力推动拜登政府将对华贸易的政策明晰化,但商界内部对美国是否应该在对华贸易立场上持强硬态度,观点并不一致。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致函耶伦和戴琪,敦促拜登政府重启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取消对中国的进口关税。美国商会、商业圆桌会议、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美国农业局联合会和美国零售联合会等也在信上签了名。反对取消对华关税的,有美国全国纺织团体协会等组织,他们希望拜登政府继续对中国保持强硬的态度。

美国商界支持取消关税,和反对取消关税,这两派并不是势均力敌的。美国零售联合会为代表的一派,期待能降低关税;美国纺织委员会为代表的另一派,则希望保持对来自中国的成衣和纺织品的关税。美国之音的雨舟问及,商界只能考虑各自的利益,在这两派的博弈中,哪一面的分量会更大呢?

笔者对此的回答是,美国的零售业当然更强、更大!美国有一百多万家零售店,包括大型的连锁店和小型的贩售店,每年的产值超过5万亿美元,直接雇佣了3000万人并间接地支持了4200万个工作,两者加起来是惊人的7100万个工作机会!当然,不是所有的零售商都贩卖来自中国的产品,许多大店和连锁店这些年来在持续地减少来自中国的商品。但作为一个工业行会的总体,其游说的力量无疑非常的强大。相比之下,美国的纺织业只有每年700亿美元的产值,从业人员和经济规模都与零售业不可同日而语。

但问题的症结也正在此处,考验美国领导人的智慧和远见,也在于此。毕竟,一个国家的长远战略、经济走向、国家安全,甚至世界的和平,和全人类反击共产主义邪恶的努力,都不能简简单单的以游说团体的说服力、金钱和利益,作为最后的依据。在道义和利益面前,在正邪之战的战场之上,在坚持良知和出卖良心之间,究竟何者为上、究竟孰轻孰重?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也致函拜登政府,敦促拜登“尽可能快地完成和公布其中国战略”。美国制造商协会,其实最应该感谢川普政府的努力,使得部分的美国制造业工作回流;他们不应当仅仅要求拜登政府公布和完成其中国战略,而应该敦促拜登继续和强化川普的战略,更强有力地促使制造业向美国的回流。

纽时的报导指出,美国商界感到躁动不安,还因为川普政府批准的大多数关税豁免,都已经到期了。但拜登政府还没有设立新的机制,允许这些公司继续获取豁免。显然,拜登政府在这件事上的优柔寡断、无所作为、姿态扑朔迷离,引起了整个美国业界的不满。连跨党派的两党议员们也看不下去了,纷纷致函拜登政府,敦促他重启批准豁免的程序。

美国之音的雨舟还问及,美国如今是否处于政治与经济的决斗之中?作为在美国的经济学家,笔者认为应该政治利益先行还是经济利益先行,目前对美国才更加有利?

笔者对“美国如今是否处于政治与经济的决斗之中”的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经济是政治的延伸,是政治决策的体现。美国不需要、也不应该在经济和政治之间取舍,但美国需要更清晰、更坚定的政治立场。美国现政府在对中国的经济贸易问题上模棱两可、扑朔迷离,不能给美国商界一个清晰的远景,是因为美国政府在国际政治上的立场不清晰,在明确的反对共产主义的思潮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战争中唯唯诺诺、甚至步步退却,是因为左派的政治观点、社会主义的思潮的泛滥,蒙住了决策人士的双眼。

随着中共在瘟疫和病毒的问题上、在南海和台海问题上等的紧逼,随着中国外贸顺差继续地攀升,美国必须在对华贸易问题上取得进展,必须从实质上寻求两国贸易的平衡。拜登政府需要放弃政治上的偏见,坚决避免美中贸易关系退回到川普之前的状况,而必须维持川普定下的反击共产主义、遏制中共、全面对抗的基调,乃至彻底切断对中共政权的输血,在关键产业与中共彻底脱钩,才能让美国经济和贸易回到稳步发展、持续增长的健康状况,才能让美利坚继续保持她往日的辉煌。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前外交官:遏制中共 制裁不够还得出重拳
【名家专栏】美企业和名人们 该对中共挺直腰
拜登的对华“战略模糊”还能坚持多久?
美三十多个团体吁拜登重启对华贸易谈判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财新被踢出白名单 胡舒立麻烦了?
【拍案惊奇】美准驻华大使听证 一口气踩7条红线
【有冇搞错】中国将重回“黑炮”时代?
【横河观点】回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个历史决议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微视频】无力解决煤炭短缺 中共找替罪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