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布碌崙锤杀案凶嫌 被判先关精神病院半年

每半年复查精神状况 凶手精神病“痊愈”就可回家?社区愤怒

受害者家属潘太太(右二)发言说,她自己受过的罪她自己最清楚,所以要示范给其他人看,华人不能沉默,必须出来。左一为市议员李凯健。(蔡溶/大纪元)
人气: 2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2019年1月震惊华人社区的羊头湾“海港城铁锤杀人案”凶嫌昨天(1月27日)视频出庭,法官裁决凶嫌对社区构成威胁,安排送他进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6个月,每6个月复查精神状况,法官再根据复查结果,确定他对公众是否造成危害,裁决他的去向、或者在何种程度上继续治精神病。

该案从三年前检方指控凶嫌马汤诺域治(Arthur Martunovich)一级谋杀罪,到去年8月检方、辩方一致认定凶嫌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法官根据心理专家给的结果,判凶嫌免于刑事责任。再到昨天法官5分钟判案,凶嫌进精神病院6个月。

“精神病患如果复查‘痊愈’,家人就可以接他回家?”对社区提出的这个问题,助理检察官难以把话说死,检方不能保证被告终身拘禁在精神病院中。

1月27日上百华人冒着摄氏零下8度的低温,分别在法庭外和布碌崙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前集会抗议,要求公正公平的审判。
1月27日上百华人冒着摄氏零下8度的低温,分别在法庭外和布碌崙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前集会抗议,要求公正公平的审判。(蔡溶/大纪元)

一面是“连杀三人”的滔天罪行,一面是因“神经病”而免于刑罚,这个结果社区从来不接受,一场场抗议走下来,抗议人士也因此对这个司法系统发出更大声的质疑,昨天上百华人冒着摄氏零下8度的低温在法庭外和布碌崙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前集会抗议,要求公正公平的审判。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精神问题的压力,我也有,现在我也真的有精神问题了。他杀了三条人命却判他无刑事责任,这样的精神报告出来,我们能接受吗?”一名受害者家属潘太太说,此前她多次要求看精神报告,了解精神病的程度,检控官都说案件结束前不能给她。

她指责检方没有尽全责。检方罕见与辩方达成一致协议前,没有与家属沟通,去年8月4日与家属面谈,“第二天8月5日上庭就有结果了。作为检控官是代表人民的,不能这样对待受害者家属。”

潘太太说,下一步她考虑联邦上诉,说如果半年之后,凶嫌“病好”就可以轻易出来的话,谁能负责。尤其现在司法系统被政客操纵,“不管纽约还是其它州,都把有犯罪前科的精神病放出来。我自己受过的罪我自己最清楚,所以要示范给其他人看。”

如果司法精神有一部分崩坏,就唯有早做自救。她说,回顾启动抗争的时间点“还是太迟了”,“案件发生的时候,求助社区也好,请律师也好,应该早早就弄一场示威抗议,一开始就应该给政府压力。现在知道不能沉默,必须出来。”

准备竞选州议员的林煜说,华人因为对美国政治和法律程序不熟悉,遇事往往沉默,现在沉默的华人社区不再沉默,“每一个程序都要懂,才不会被卡脖子”。

市议员李凯健力撑社区

康尼岛市议员李凯健(Ari Kagan)说,现今纽约司法体系对犯罪过于宽大、心慈手软,对受害者不公,凶嫌“因三起谋杀和仇恨犯罪应受到最大程度的起诉。但现在就像任何犯罪都不受惩罚一样。我们不相信借口,我们要求公正,所以才出来,为正义而呼。”

许多民众抱怨,惯犯(职业犯罪者)屡次被抓又屡次被释放,以及有精神病史的游民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公共空间威胁市民安全。

李凯健说,保释改革法是症结之一,他与州长霍楚也谈过此事,保释改革的最初想法是低级别犯罪的人被捕后,无钱交保释金,无辜在监狱里等六个月才上庭,对这部分人网开一面,这是保释改革的前提。“但最终发生的事情却完全相反,这与低级犯罪无关。”

他认为应该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法官不仅要考虑嫌犯是否肯定会出庭受审,还要考虑这个人的危险性。他批评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的新政将导致罪犯逍遥法外,改变法律变成时髦,这是不行的,纽约市需要“法律和秩序”。

布碌崙地检声明

布碌崙地区检察官蒋沙乐(Eric Gonzalez)办公室昨日发表声明说,辩护方、起诉方的医学专家都一致认为,马汤诺域治(凶嫌)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他在犯下这一可怕罪行时经历了精神病发作,无法认知他的行为非法性。

声明说,马汤诺域治过去曾多次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专家们也一致认为他没有捏造精神残疾来逃罪。在这种情况下,根据法律,被告以精神疾病或缺陷为由免责。

检方说,“马汤诺域治将被送进一个上锁的、高度安全的精神病院,犯下如此令人发指的仇恨犯罪、谋杀案的人不太可能在几年内被释放,以前没有过。即使他的诊断变了,我们的办公室也有机会在法官面前质疑这一决定。我们相信,他将永远不会再在我们的社区实施暴力,我们向受害者的朋友和亲人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并祈祷他们能够找到安宁。”

责任编辑:李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