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蔡云峰是自杀还是灭口?太多诡异

人气 4627

【大纪元2022年10月15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10月14日(星期五),亚太时间是10月15日(星期六)。

今天焦点:北京出现“新职业”,买布和油漆需实名;天安门广场或封闭?维稳出现新形式;是自杀还是灭口?他死后太多诡异;姚远拥十二套房,买官行贿生活糜烂。

今天我们谈两个话题。首先还是关于四通桥挂横幅事件。这件事深深震惊了中共,现在北京城不仅出现了新职业,而且买布、买油漆都必须实名制了。

另一个说说声明不会自杀的大陆商人蔡云峰突然“跳楼自杀”了。他真的是自杀吗?我找到了蔡云峰的举报信和他录制的视频,大家看过以后,自然会知道蔡云峰是自杀还是他杀。

北京出现“看桥员” 买布和油漆需实名

后天(16日)上午10点,中共二十大就要开幕了。但是昨天北京四通桥挂横幅事件,让中共惊出一身冷汗。在严密控制之下,竟然有人成功破防、实施行动,这可能是北京没想不到的。这件事发生之后,中共立刻在多个层面采取了行动,以防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有人透露,四通桥事件后,微信永久封了一百多万号码,被永久封的微信群“更是数不胜数”。每到这个时候,微信团队还是很有行动力的,配合中共的行动一点都不含糊。

但是中国有句话叫“不破不立”。中共封号、删帖、禁言,让很多老歌都躺枪,但是却意外带火了一首“合而萌”翻唱的歌曲《孤勇者》。

这首歌其实是陈奕迅去年唱给动画剧集《英雄联盟》的主题曲,不过流行的广度并不太大。今年上海疫情期间,“合而萌”翻唱了这首歌,结果一炮走红。原始副标题是“战胜疫情”,后来有人将名字改为《四月英雄》。

现在又被人拿出来,用这首歌来纪念四通桥的挂横幅勇士彭载舟。推荐大家可以听一下,也帮忙转发一下,一起声援彭载舟。

顺便也希望大家在自己能力之内,多多关注彭载舟的情况。我们的每一次关注,都可能减轻他所遭受的痛苦。彭载舟的真名叫彭立发,户籍所在地是黑龙江省泰来县宁姜蒙古族乡勤俭村737组,今年只有48岁。

今天(14日),四通桥地带成了“禁区”,地铁口全是警车;四通桥下和周围地带停泊着8辆警车。《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看到,有一群身穿黑色运动裤的便衣警察在街角站岗。

记者刚拍四通桥的照片,立刻跑过来四名便衣,命令删除照片。便衣声称由于“特殊情况”,在四通桥附近拍照是“被禁止的”。

在一个近500人的“打工兼职信息”微信群中,有人贴出了一则招聘“看桥”的启示。表示要招聘20名“看桥员”,“当天上岗”。24小时320元的报酬,不过要“压两天日结”。启示中要求应聘者必须在18~45岁,身高在168cm以上。管吃住,“最少”干15天。

“看桥员”,这是在北京这个特殊地方出现的“最新职业”。管吃,但并没有说给吃什么;管住,已经说清楚了,是住帐篷。再加上“压两天日结”这个苛刻条款,其实反映着现在中国人挣钱的困难。

也说明当局很清楚百姓的艰难,所以把待遇压得很差。因为他们知道,待遇虽然差,但一定会有人应聘。毕竟还有一点收入,比没有收入好很多。

有许多北京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图片显示,从昨天到今天,北京很多立交桥都出现了“看桥员”。这些人身穿黄绿马夹或者红马夹,上面印着“中国民兵”“志愿者”等字样,在立交桥上站岗放哨,有的甚至还搭建了临时的简易帐篷。

根据百度上的统计资料,北京五环以内大概有259座大大小小的立交桥。不知道是不是中共在每座立交桥上都安置了岗哨,如果全都安置看桥员,那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看当局的这种紧张程度,我很怀疑他们招聘看桥员,会不会对看桥员要进行“政审”呢?先查查这些看桥员祖上三代,不然北京当局会放心吗?

据大纪元报导,北京多家客运站已经暂停了所有客运车辆。包括北京四惠、赵公口、六里桥、新发地等客运站,从今天开始,无论出京、进京都被喊停。但是官方并没有公开报导。

另外也有网民透露,现在北京市对人们买白布和油漆等开始控制了。网友发帖表示,买布超过一米和买油漆的顾客,都必须实名登记。

天安门广场或封闭?维稳出现新形式

据香港《明报》报导,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的纪念品商店已经收到了通知,从明天开始,要关店9天。现在想进入天安门广场需要提前一天预约,进入广场范围的不同路段都设置了警务站,被查过身份才能进入。

报导引述商店职员表示,受到严格的防疫政策影响,最近一段时间到访的大多是本地或周边顾客,生意大减。目前店内的商品都在打五折促销,自己也减了20%的工资。

报导引述广场上的警卫表示,不确定二十大开幕当天会不会封闭天安门广场,现在没有相关通知。但这位警卫也说,“这个事情说不定”。

天安门广场是否关闭还不清楚,但是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各地防疫都在层层加码,使人们进入北京难上加难。各地为了保二十大召开,除了通过取消航班、列车等方式阻止人们进入北京外,又有了新的措施。

上海居民冯先生今天(14日)告诉自由亚洲,他看到了“招聘防疫人员”的征聘公告。其中上海浦东、黄浦等7个行政区累计招聘940人,合约两年。

冯先生说,“两年时效的合同预示着(疫情)这两年内不会结束”。“现在一旦封小区,都是这些穿着白衣服的人,说是防疫人员,就是维稳。最近上海又封控了不少小区,而且每天都有。”冯先生表示,现在终于明白,“疫情防控是维稳的另一种形式”。

我们知道,以前中共维稳是城管加公安,而且城管的管控范围越来越大,甚至涵盖了公安的大部分职权。所以后来我们也经常看到,公安和城管时不时的上演一出狗咬狗。

但是通过疫情这三年,中共的维稳形式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大白”加公安。这是中共“新时代”下的维稳形式,也是中共创造的一个“新时代”特色。

根据招聘网站广告的信息,全国各地都在大量招聘防疫人员。月薪最低是6,000元左右,最高达1万元。这个薪资水平是高于其它职业的,甚至比内科医生的薪水都高。

在截图中显示,上海虹口区一家科技公司和深圳一家公司对核酸采样员的月薪是8,000到1万;无锡一家实验室给出的薪资是6,000到1万。而西安康仁泽惠民医院招聘内科医生只给4,000到8,000元薪水;云南平安医院给出的薪水是6,000到9,000元;上海瑞慈医疗公司招聘内科医生的薪水是7,000到9,000元。

有人嘲讽,核酸采样行业可以取代房地产成为经济支柱了,抗疫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等等。

其实可以换一种说法,只要能够“稳定”,对中共来说,什么形式都可以用,中共是不惜代价的。

是自杀还是灭口?他死后太多诡异

昨天(13日),大陆财新网报导了一件离奇的事情,甘肃商人蔡云峰在9月21日凌晨已经“自杀”了。而在蔡云峰自杀前,他曾在7月28日发过一份声明表示“如果我突然死亡,不是自杀,不要相信他们的结论”。

我今天去搜索财新网的这篇报导,还能看到网上的相关信息。但是点击进入这篇文章,发现已经“404”了。不知道是财新网自己删除了文章,还是有人替他们删除了文章,反正已经看不到了。但是很多网站根据财新网的那篇文章,进行了报导。

据财新网报导,从多名消息人士那里得知,蔡云峰在甘肃兰州的住所“跳楼身亡”。随后他们联系了甘肃省监察委、公安厅等部门,兰州市公安局在接到采访函后先说明“领导在看”,之后就不予答复并挂断了电话。

这件事传出后,自由亚洲公布了在蔡云峰坠楼身亡前几个小时的采访通话内容。报导中表示,还有多名大陆知名媒体调查记者与蔡云峰通话,他们当时都不觉得蔡云峰有自杀意图。相反,他们都认为蔡云峰在“有意求援”。

在蔡云峰坠楼前大约11个小时,他留给记者们最后的话是“有警察以调查房屋的名义找上门来了”,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一位可能是与蔡云峰最后通话的记者证实,当初他就判断蔡云峰的处境很危险。尤其是最后一次通话后,蔡云峰一直处于失联状态,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蔡云峰会死亡。

这名记者怀疑,“是涉事官员杀人灭口”。他说“联系不上他,自杀了?这家伙,到底是自杀的,还是被搞死的?我彻底不懂了,我彻底不懂了。吓人吧?哎呀,杀个人有什么啊?他们杀了多少人啊!哎呀,就这样。”

另一位在蔡云峰生命最后几小时通话的人,一直保持着沉默。自由亚洲表示,“未知是否受到压力或威胁。”

根据蔡云峰坠楼前一天发出的帖子,自由亚洲记者拨通了被蔡云峰举报的其中一名官员兰州高新分局局长王文辉的电话。但是接通后被马上挂断了。

被蔡云峰一同举报的另外几名官员,包括现任甘肃省政法委副书记徐永胜、已经升任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局长的朱守科,以及调任消防总队负责人的柳国柱,都没有接听记者的电话。

被指是见证人之一的范保中,曾担任蔡云峰主要举报人姚远的司机。但是范保中一听是采访蔡云峰去世一事,迅速挂断了电话。

而姚远的妻子林明宇和女儿姚宇航,都已经弃用或停用了原来的手机。甚至姚宇航在北京单位的办公电话也无法拨打了。

已经声明不会自杀,却在一个多月后“跳楼身亡”,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财新网发文后删除,又加重了人们的疑虑。而被蔡云峰举报的各位官员都在尽力回避,官方又沉默不语等等,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

今天网络上突然有人晒出一张截图。时间显示对话是在9月17日的晚上,也就是蔡云峰去世的三天前,和蔡云峰聊天的是一位“廖局长”。

截图中显示,蔡云峰很明确地说,“我的生命只有这两天了,公安内部已经有人给我传风了。可能针对我的计划已经做好了,希望我死后您能把这个事情继续下去。”

对蔡云峰的说法,“廖局长”表示了怀疑,似乎不相信蔡云峰会死。这个人问到,“也不可能这么恐怖吧,怎么生命就只有两天了呢?他们能杀人灭口吗?”

蔡云峰随后回答,“像我这样的人,一般他们是不会动的。只要动我,就不会让我活着出来。对他们来说应该也不愿意这么做,但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别的选择。”

从蔡云峰的说法,似乎他已经知道了有人要对他动手了。而且他深知对方的底细,只要动手,就不会让他活着。特别是他说的时间很准确,“只有这两天了”。就在他说出这句话后,只过了三天,蔡云峰就“跳楼”了。

但是看蔡云峰的说法,他似乎并不想死。难道真像那位记者猜测,蔡云峰是遭人灭口吗?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了解蔡云峰举报信中都说了什么、涉及到了谁。

姚远拥十二套房 买官行贿生活糜烂

有网民转发了蔡云峰9月18日发布的举报信,也看到了蔡云峰自己录制的视频。他在视频中手拿身份证,对着镜头公布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码,以证明自己举报的内容“全权真实”。

这是一封长长的举报信,全文2万字左右。从中可以得知,蔡云峰原来是甘肃省嘉峪关从事酒店业的商人,他实名举报的是甘肃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姚远及其妻子林明宇和其他几十名高官的腐败问题。

蔡云峰自述,他和姚远夫妻认识二三十年了,“过从较密”,所以对姚远夫妻的腐败情况有一些了解。他表示,举报姚远的问题不到事实的三分之一。

举报信分为五个部分,分别为姚远家的房产和财产、蔡云峰和姚远夫妻的一些事情、姚远的买官行贿问题、姚远的私生活以及姚远夫妻敛财的一些手段等。

举报信中表示,姚远家有十二套房产,分别在北京朝阳区、上海、海南各有一套,在嘉峪关和黄山各有两套,在兰州有五套。但蔡云峰表示,这只是他知道的“一部分”。

关于姚远买官行贿问题,蔡云峰表示知道有“三件事”。第一件事是2000年,姚远打算升副厅长,分3次从蔡云峰那里拿走了20万人民币。“他(姚远)说十万块钱给了时任厅长蔚振忠,另外十万怎么打点的他没细说”。还有十万,在姚远升任副厅长后陆续还给了蔡云峰。

第二件事是姚远升任正厅长的时候。姚远说,“送给时任省委书记陆浩现金三十万和一件古董。这件事秘书武文刚、司机范保中都知道。”后来武文刚还跟蔡云峰又说过这件事,省厅一个叫“林伟”的人“也在场”。

第三件事是姚远帮女婿程华“安排工作”,去找时任北京市公安局长的傅政华。程华“当时是北京二炮的一个连职干部”,“没什么能力,在部队对晋升无望”。于是找傅政华,把程华安排在北京市公交分局。

姚远给了傅政华多少钱不清楚,但是姚远的妻子林明宇说了一件事。为了程华的事情“请傅政华吃饭”,席间傅政华的老婆夸林明宇的镯子好看。然后林明宇就去洗手间,把镯子撸下来送给了傅政华的老婆,而且额外又搭了三个镯子。

举报信中说,“林明宇常戴三个镯子,一个大纯金的,一个高级和田玉的,一个高级翡翠的”。“这三个镯子就价值不菲”。

此外,蔡云峰还举报了姚远夫妻混乱的“私生活”。姚远和林明宇婚后一直不孕,就在姚远因此闹离婚的阶段,林明宇突然怀孕了。蔡云峰表示,姚远的女儿姚宇航的血型可以证明真相。

另外姚远趁职权之便,睡过不少女警察。“林明宇说在嘉峪关时,公安局稍有姿色的女民警都和姚远有关系”。有的女警怀孕后,被姚远用钱打发了。

蔡云峰还揭露姚远夫妻敛财、卖官的手段,其中有24名官员涉案。姚远夫妇卖官主要集中在姚远分管的公安消防和全省的公安局。举报信中公开了那24名官员的姓名、职位、手机号码和身份证号码,有的甚至还包括具体时间、地点、人物、过程及细节。

从蔡云峰这封举报信看,所涉及的每一个官员都是实权在握。这些内容如果被高层盯上,那么这些高官的职位就可能不保,一切都会失去,甚至可能因此到监狱里住上一段时间。

如果要保住官位,不让费力得来的一切失去,就得让蔡云峰把嘴闭上不能让他继续举报。怎么才能让蔡云峰闭嘴呢?只有死人才可能永远闭嘴。于是蔡云峰在声明不会自杀后“跳楼”了。
*********************
请移步干净世界

以上就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内容了。顺便提醒大家,我们的节目目前也在干净世界这个平台完整上传。链接就在视频节目下方,大家下拉一下就可以看到,只要点击就可以进入。

希望不论是新老朋友,请大家订阅一下干净世界的《新闻看点》频道,这样就可以随时得到我们的最新节目了,同时也是对沐阳的一份有力支持。

另外,沐阳的会员频道“沐阳看点”最近也推出了不少新内容,比如五代人演绎天命系列,这是我们绝对独家的内容。最近还会根据当前时事,推出两期关于台湾研发核武器的节目,也是独家内容。

我们是独立的自媒体,不依赖任何政治势力,我们只需要每一位观众朋友的支持。大家订阅“沐阳看点”,不仅能获得一些独家信息,而且也是对我们莫大的支持和帮助。

好了,更多的不说了,观众朋友,明天再会。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刻赤大桥大爆炸 20种模式没保住?
【新闻看点】习遭中共“劫持”?普京有心病
【新闻看点】七中确立两核心 新常委四老三新?
【新闻看点】中共有十大威胁 美发讨共“檄文”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