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0年环境治理堪忧 大陆调查记者揭黑幕

人气 3189

【大纪元2022年10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韵、骆亚采访报导)中共生态环境部官员引用多项数据宣称,过去十年,他们治理环境的成效之大前所未有。但大陆调查记者揭露,中共对环境的破坏令人触目惊心,未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可能都找不回来。

中共党媒报导称,10月21日,二十大新闻中心举行记者招待会。生态环境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翟青与记者交流。

翟青宣称,过去十年,在“习近平和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他们坚持绿水青山的治理,生态环境保护发生了全局性变化,成效之大前所未有。

比如全国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到87.5%,成为全球大气品质改善速度最快的国家;全国地表水优良断面比例达到84.9%,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准;三百多种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野外种群数量得到恢复与增长等等。

他还宣称,他们连续4年开展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提升了涉及到7.7亿人的饮用水环境安全保障水平。目前所有的垃圾焚烧发电厂5项大气污染物和炉温达标率稳定在99%以上,有力地促进了垃圾焚烧产业的快速增长等。

官方数据不可信 保护区被掠夺式开发

对于上述的说法,大陆调查记者赵兰健23日向大纪元披露,中国的空气污染、地下水污染、土壤污染等等均令人触目惊心,民众抗污染被镇压,调查记者被打压,只有环境部官员在那里自吹自擂。

赵兰健说,“环保评价的标准,首先应该有一些来自于民间NGO组织评价系统的建立,才可能客观地去评价一些和人们生活有关系的环保的结果。他在吹嘘自己治理环境多好的时候,记者会整个布局,大家都心照不宣,所有的提问都是事先准备好的,所以它的数据不可信。”

另外,中共的环境保护和治理与经济大开发也是矛盾的。

赵兰健举例,“像有一些原来有自然资源景观的环境,其实都变成一种急功近利的掠夺式的开发,比如像张家界或是长白山等,这样的保护区现在都变成了以商业开发为主的经济模式。”

“我曾经4次访问长白山,最早的一次是1994年,2015年又去一次,发现保护区被掠夺式的人工开发,而且中国所有的景区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

他说:“我在美国和智利看到很多国家的生态公园,是不允许修公路进去,也不允许开发,也不允许做商业旅游的开发。但是中国把旅游的经济模式放在首位、旅游经济门票的收入放在首位。”

化工企业用沙子去掩盖污物,挖土机满地压盖留下道道车辙。(赵兰健提供)

赵兰健用10年的时间考察长江、黄河、青海、西藏和内蒙的一些地方的生态环境。

他把中国国内的一些生态环境或旅游环境跟国际的一些国家做比较的时候,“我心里头很悲凉。”

“比如青海西藏很多牧场都是做了铁丝网,这不但影响野生动物的迁徙,还可导致动物没办法捕食。自然的生态链也会打破,就会造成某些区域的生态不平衡。”

“还有高速公路和铁路的建设,一方面可能带来某一个区域所谓的经济发展。但是把内地的一些人员,还有能源、经济模式都引入到了生态脆弱的环节,青海和西藏都是属于生态比较脆弱的环节。”

“一旦大量的人进去建设,就会导致旅游过热或者是开发过热,然后影响到生态。”

三江源的各区域沙漠化

赵兰健2018年到三江源的各区域做野外勘探和考察,发现有那么多的沙漠,和过去历史上的地图对比,“才发现这个沙漠是最近三十多年形成的。30年前,这里还是一些牧场和沼泽。”

“这个沙漠的存在,就证明至少三江源区的的生态环境和30年前相比,发生触目惊心的变化。我也问了一些其他的专家,他们也认为,三江源上游的沙漠化,其实也是上海缺水以及整个长江水系缺水的因素之一。”

在青藏铁路沿线可以看到濒危动物——普氏原羚。(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三江源地处青藏高原的青海省,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素有“中华水塔”之称,对中国的生态状况及国民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2016年8月,习近平在青海考察时强调,当地生态地位重要而特殊,必须担负起保护三江源、保护“中华水塔”的责任。之后习近平又多次强调此事。

赵兰健说,“现在中国生态环境的恶化,已经人人都可以看见了,比如长江黄河和很多水系的断流。 某一些因素上可能是环境的改变,也有可能是水坝的过多的建设,水流的分配不均匀,利益分配不均匀,有一些地方水源地需求的部门做了节流,那么有一些水源地分配不平衡,导致了各个水系的水缺失。

“这种水系的缺失,还会影响河流沿岸的农牧渔业的发展。 所以说,这些环境问题不管政府喊出一个多么好的口号, 但是现实是人人能看得见的,我们看见了鄱阳湖的干旱,看见了长江的断流、各水系的断流。”

环境污染严重 调查记者被打压

10月16日,习近平在二十大报告中两次重点提出“深入推进环境污染防治,深入推动重要江河湖库生态保护治理等”。

赵兰健说,“环保和生态的问题迫在眉睫,不得不去谈了。当我们发现环境发生改变的时候,其实环境已恶劣到一定程度了。整个社会的发展模式已处在危机的边缘了。”

污水池毁坏、渗漏,化工原料进入沙漠地下。(摄影:赵兰健)

赵兰健2014年报导腾格里沙漠的污染令人触目惊心。当地牧民指,沙漠腹地出现排污池,当地企业将未经处理的废水排入排污池。

2018年他采访腾格里沙漠的污染后, 网上大规模地删除他2014年的文章和照片。

赵兰健说,“中国的媒体在2014年以后收紧了,调查记者遭残酷打压。一些地方性的报纸也停刊了,甚至一些地方市委的报纸都处于资不抵债或停刊的状态。”

不仅调查记者被打压,大规模抗污染的群体事件近年也被打压得几乎是销声匿迹。

2017年,陆媒曾报导,中国各地为了政绩,引进了一些被民众称作“断子绝孙”的高污染项目,这些项目产生废料、污水,不仅污染了水源和土地,还危及到人体。

因企业往深层地下排污等原因,造成中国90%城市的地下水存在污染,有公益人士制作了“中国癌症村地图”,因污染,全国癌症村高达几千个。

河北廊坊市、天津静海区等地相继被揭存在超级工业污水渗坑,渗坑周边村民癌症多发,坑水浇种植物即死。空气中的异味始终不散,夏天最严重。

同时成千上万人抗污染的大规模游行在中国各地此起彼伏,均遭中共出动军警血腥镇压。

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中,一整条的河都被污染,化工废水干涸了之后,岸边出现大量化工物的结晶。(赵兰健提供)

2022年9月,​《法治日报》称,腾格里沙漠环境污染案已累计投入修复资金人民币8.2436亿元,地下水污染范围得到有效控制。

各地政府制作假青山

赵兰健质疑:“中国现在的环境如何,最后的评价的系统在政府的手里面。它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你怎么去衡量它的真实性到底有多少?

“腾格里沙漠的污染源最近的地方离黄河才8公里,是不是已经污染了黄河水?包括三江源区沙漠化,保护区里面的老鼠咬坏大面积的草坪,还有江河断流,这都是能看得到的。”

赵兰健指出:“习近平倡导青山绿水之后,各地政府无法复原绿的青山。于是,类似塑料的绿色植物一层一层地从山顶往下铺,光秃秃的山变成了一座青山,还有许多地方用绿色的油墨、油漆喷出一座青山。这也都是能看得到的。

“还有一些城市要求每户拿出六七千块钱,花几个亿,把整条街都做成假树假花。 这都是各地官员的粉饰造成的一些客观的恶果!

“整个中国环境的破坏,旅游资源的破坏、生态资源的破坏,可能是未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可能都找不回来的。”◇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视频:广东洪灾 低楼层被淹、车被冲走
北京副市长高朋深夜落马 曾分管天安门管委会
万科动作频频 能否“脱险”仍存疑
异见人士徐光狱中持续绝食 被转入监管医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