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0年環境治理堪憂 大陸調查記者揭黑幕

人氣 3187

【大紀元2022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駱亞採訪報導)中共生態環境部官員引用多項數據宣稱,過去十年,他們治理環境的成效之大前所未有。但大陸調查記者揭露,中共對環境的破壞令人觸目驚心,未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可能都找不回來。

中共黨媒報導稱,10月21日,二十大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招待會。生態環境部黨組成員、副部長翟青與記者交流。

翟青宣稱,過去十年,在「習近平和生態文明思想指引下」,他們堅持綠水青山的治理,生態環境保護發生了全局性變化,成效之大前所未有。

比如全國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率達到87.5%,成為全球大氣品質改善速度最快的國家;全國地表水優良斷面比例達到84.9%,已接近發達國家水準;三百多種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野外種群數量得到恢復與增長等等。

他還宣稱,他們連續4年開展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提升了涉及到7.7億人的飲用水環境安全保障水平。目前所有的垃圾焚燒發電廠5項大氣污染物和爐溫達標率穩定在99%以上,有力地促進了垃圾焚燒產業的快速增長等。

官方數據不可信 保護區被掠奪式開發

對於上述的說法,大陸調查記者趙蘭健23日向大紀元披露,中國的空氣污染、地下水污染、土壤污染等等均令人觸目驚心,民眾抗污染被鎮壓,調查記者被打壓,只有環境部官員在那裡自吹自擂。

趙蘭健說,「環保評價的標準,首先應該有一些來自於民間NGO組織評價系統的建立,才可能客觀地去評價一些和人們生活有關係的環保的結果。他在吹噓自己治理環境多好的時候,記者會整個布局,大家都心照不宣,所有的提問都是事先準備好的,所以它的數據不可信。」

另外,中共的環境保護和治理與經濟大開發也是矛盾的。

趙蘭健舉例,「像有一些原來有自然資源景觀的環境,其實都變成一種急功近利的掠奪式的開發,比如像張家界或是長白山等,這樣的保護區現在都變成了以商業開發為主的經濟模式。」

「我曾經4次訪問長白山,最早的一次是1994年,2015年又去一次,發現保護區被掠奪式的人工開發,而且中國所有的景區都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

他說:「我在美國和智利看到很多國家的生態公園,是不允許修公路進去,也不允許開發,也不允許做商業旅遊的開發。但是中國把旅遊的經濟模式放在首位、旅遊經濟門票的收入放在首位。」

化工企業用沙子去掩蓋污物,挖土機滿地壓蓋留下道道車轍。(趙蘭健提供)

趙蘭健用10年的時間考察長江、黃河、青海、西藏和內蒙的一些地方的生態環境。

他把中國國內的一些生態環境或旅遊環境跟國際的一些國家做比較的時候,「我心裡頭很悲涼。」

「比如青海西藏很多牧場都是做了鐵絲網,這不但影響野生動物的遷徙,還可導致動物沒辦法捕食。自然的生態鏈也會打破,就會造成某些區域的生態不平衡。」

「還有高速公路和鐵路的建設,一方面可能帶來某一個區域所謂的經濟發展。但是把內地的一些人員,還有能源、經濟模式都引入到了生態脆弱的環節,青海和西藏都是屬於生態比較脆弱的環節。」

「一旦大量的人進去建設,就會導致旅遊過熱或者是開發過熱,然後影響到生態。」

三江源的各區域沙漠化

趙蘭健2018年到三江源的各區域做野外勘探和考察,發現有那麼多的沙漠,和過去歷史上的地圖對比,「才發現這個沙漠是最近三十多年形成的。30年前,這裡還是一些牧場和沼澤。」

「這個沙漠的存在,就證明至少三江源區的的生態環境和30年前相比,發生觸目驚心的變化。我也問了一些其他的專家,他們也認為,三江源上游的沙漠化,其實也是上海缺水以及整個長江水系缺水的因素之一。」

在青藏鐵路沿線可以看到瀕危動物——普氏原羚。(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三江源地處青藏高原的青海省,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的發源地,素有「中華水塔」之稱,對中國的生態狀況及國民經濟發展起著重要作用。

2016年8月,習近平在青海考察時強調,當地生態地位重要而特殊,必須擔負起保護三江源、保護「中華水塔」的責任。之後習近平又多次強調此事。

趙蘭健說,「現在中國生態環境的惡化,已經人人都可以看見了,比如長江黃河和很多水系的斷流。 某一些因素上可能是環境的改變,也有可能是水壩的過多的建設,水流的分配不均勻,利益分配不均勻,有一些地方水源地需求的部門做了節流,那麼有一些水源地分配不平衡,導致了各個水系的水缺失。

「這種水系的缺失,還會影響河流沿岸的農牧漁業的發展。 所以說,這些環境問題不管政府喊出一個多麼好的口號, 但是現實是人人能看得見的,我們看見了鄱陽湖的乾旱,看見了長江的斷流、各水系的斷流。」

環境污染嚴重 調查記者被打壓

10月16日,習近平在二十大報告中兩次重點提出「深入推進環境污染防治,深入推動重要江河湖庫生態保護治理等」。

趙蘭健說,「環保和生態的問題迫在眉睫,不得不去談了。當我們發現環境發生改變的時候,其實環境已惡劣到一定程度了。整個社會的發展模式已處在危機的邊緣了。」

污水池毀壞、滲漏,化工原料進入沙漠地下。(攝影:趙蘭健)

趙蘭健2014年報導騰格里沙漠的污染令人觸目驚心。當地牧民指,沙漠腹地出現排污池,當地企業將未經處理的廢水排入排污池。

2018年他採訪騰格里沙漠的污染後, 網上大規模地刪除他2014年的文章和照片。

趙蘭健說,「中國的媒體在2014年以後收緊了,調查記者遭殘酷打壓。一些地方性的報紙也停刊了,甚至一些地方市委的報紙都處於資不抵債或停刊的狀態。」

不僅調查記者被打壓,大規模抗污染的群體事件近年也被打壓得幾乎是銷聲匿跡。

2017年,陸媒曾報導,中國各地為了政績,引進了一些被民眾稱作「斷子絕孫」的高污染項目,這些項目產生廢料、污水,不僅污染了水源和土地,還危及到人體。

因企業往深層地下排污等原因,造成中國90%城市的地下水存在污染,有公益人士製作了「中國癌症村地圖」,因污染,全國癌症村高達幾千個。

河北廊坊市、天津靜海區等地相繼被揭存在超級工業污水滲坑,滲坑周邊村民癌症多發,坑水澆種植物即死。空氣中的異味始終不散,夏天最嚴重。

同時成千上萬人抗污染的大規模遊行在中國各地此起彼伏,均遭中共出動軍警血腥鎮壓。

騰格里沙漠污染事件中,一整條的河都被污染,化工廢水乾涸了之後,岸邊出現大量化工物的結晶。(趙蘭健提供)

2022年9月,​《法治日報》稱,騰格里沙漠環境污染案已累計投入修復資金人民幣8.2436億元,地下水污染範圍得到有效控制。

各地政府製作假青山

趙蘭健質疑:「中國現在的環境如何,最後的評價的系統在政府的手裡面。它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你怎麼去衡量它的真實性到底有多少?

「騰格里沙漠的污染源最近的地方離黃河才8公里,是不是已經污染了黃河水?包括三江源區沙漠化,保護區裡面的老鼠咬壞大面積的草坪,還有江河斷流,這都是能看得到的。」

趙蘭健指出:「習近平倡導青山綠水之後,各地政府無法復原綠的青山。於是,類似塑料的綠色植物一層一層地從山頂往下鋪,光禿禿的山變成了一座青山,還有許多地方用綠色的油墨、油漆噴出一座青山。這也都是能看得到的。

「還有一些城市要求每戶拿出六七千塊錢,花幾個億,把整條街都做成假樹假花。 這都是各地官員的粉飾造成的一些客觀的惡果!

「整個中國環境的破壞,旅遊資源的破壞、生態資源的破壞,可能是未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可能都找不回來的。」◇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道路結冰 蘇州高架橋百餘輛車追尾 至少9傷
陸船員翻供 金檢:原筆錄自承沒感覺船被推撞
【翻牆必看】江蘇辦喪事的數量翻倍
中共民政部稱江西2.2億福彩獎合規 遭質疑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