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千万摄像头下 中国少年失踪疑云

人气 4871

【大纪元2022年11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11月25日)的《新闻大家谈》。关于中国青少年频繁失踪,本期节目,我们请来中国问题专家横河、时事评论员秦鹏,来探讨这个现象、问题的症结,以及在当前情况下,民众如何做能最大程度保护自己。

今日焦点:青少年密集失踪,遗体禁止家人看!千万摄像头、大数据之下,器官盗卖猖獗?武汉“丢人案”持续多年,父母们要注意!

【中国青少年频繁失踪 引人心惶惶】

近一两个月,中国多个省份密集爆出青少年离奇失踪案,一时间引得人心惶惶。

最先受到关注的,是江西上饶市的15岁男生胡鑫宇。他在封闭式管理的致远中学念书,10月14日傍晚离开宿舍楼去教室上晚读课,然而就在这段不到100米的路程里,他失踪了。

有知情人向《大纪元时报》透露,学校称事发当日的监控日志都丢失了,“共有6个监控器,这一天的都不见了。其中有一个,就只有这一天的不见了,其它天都在。还有5个,只有事发之后的数据,事发之前的数据全没了。”

学校解释不了,交给了派出所,而派出所给出的解释,与监控录像厂家的解释相反,不能相互佐证。胡鑫宇到底遭遇了什么?

另一个引起注意的案件,是湖北武汉的14岁男孩刘奥成。他在11月12日晚上8点半左右下楼扔垃圾,随后失踪。

11月21日,网上流传出男孩父亲刘兵的群聊语音,揭露在事发第二天,家属就要求公安出动无人机等工具寻找孩子下落,但警方“就是不动”。直到第八天,有好心人给孩子母亲爆料,说在天兴洲的江中发现孩子尸体。家属通知公安后,公安才找人去打捞上岸。但是捞上来以后,公安不让家属看尸体,刘兵是摸着孩子的鞋子,才确认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因为那双鞋是他给儿子买的。

当地网民传,孩子尸体被找到时,“器官都没了”。而真相,到底是什么?

就在人们揪心这两个男孩命运的同时,有人整理出了更多的、近一两个月发生的失踪案件,当事人多为十几岁的青少年。

有大陆网友说,“想不明白,时空伴随这种魔幻玩意儿都能整出来,失踪青少年的行踪找不到?”“同一时间段走失的这么多,还都是青少年,这难道不可疑吗?”“是孩子压力太大还是真的有器官买卖?”“背后是否有无形的手在控制?”

家长们也在互相提醒:一定要看好自己家的孩子。但是,这样能解决根本问题吗?

扶摇:首先想请问横河先生,您怎么看这一两个月频繁爆出十几岁青少年失踪的事?

横河:我觉得有两个可能性。一个,其实青少年失踪的事情不是现在才出现的,很久就出现了,但是没有引起关注。也可能是在网络上封锁这样的消息,或者是控制这样的消息不要传开。最近一段时间,有可能是因为失踪人数突然增加了,或者是出现了一两个特别重大的、引人关注的案子,所以这个事情就被翻出来。

再一个可能,就是网络上对这方面的消息相对比较宽松一点,允许这样传播,因为你可以看,现在实际上、国内主要的媒体也在报导这件事。

所以几种可能性都有。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很令人关注的事情,而且非常令人担心,因为他都是这种青少年。

扶摇:是,失踪群体的特殊性确实一直被舆论强调。秦鹏先生,您觉得除了这一点,大家关注这件事还出于哪些原因?

秦鹏:我认为,这个事件引起这么大的一个关注,是因为现在是一个特殊时期。它有两个特殊性,第一,现在是接近于全国性的封控状态。那么,这种情况下的这种失踪还是这么大量的,就很奇怪。

第二,经历过上海等地封城之后,很多人实际上也就认识清了,中共这个制度很邪恶的。中共二十大之后也暴露出来,中共这些官员们为了权力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而且,干坏事的那些官员像李强、蔡奇等等,这些人反而能够得到提拔。

所以大家就知道了,也就是说对中共的幻想就破灭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注意到有一个金句被广为流传,叫作“密接群众一个跑不掉,失踪少儿一个找不回”。前半句反映了人们对中共严密的管控体系的一个认识;后半句就反映出来,人们这段时间积压的、对中共当局的不满。

所以我觉得整个来讲,其实是有很多的因素交叉在一起,这个事件就爆发得很大,有无数人在传播这个事。

【青少年失踪 有哪些可能原因?】

扶摇:是。那您分析青少年这个人群不断发生失踪事件,有哪些可能原因?

秦鹏:年轻人走失其实可能有多种原因了。比如说有的孩子赌气离家出走了;还有就可能存在一些校园霸凌,甚至可能是教师霸凌或者参与了一些什么。

比如说,我们看到的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的致远中学,那个15岁的高一男生胡鑫宇,他失踪一个多月。就很多人怀疑说,他可能就跟他的校长,还有那个光头的化学老师似乎有关的。因为那些人当时是出现在了摄像头的镜头里面,而且学校的这个录像也是莫名其妙失踪了。

而这个,只有类似校长这些人,他才有权力能进去,才能把这些东西删掉的。所以这些事件可能有一部分是这些原因。

当然也有可能有些人是见色起意、见财起意,把这些孩子当作一个打主意的这么一个“东西”,包括人贩子。我们看到就像之前,铁链女事件在今年2月份爆出来之后,中共官方是置之不理的。

对于这些贩卖人口,当时大家就说,你居然敢(对铁链女事件发出的)这五个通告全部撒谎,就代表着说接下去出现这些类似的事情,你就在纵容这些人贩子。

所以我们看到,现在他们可能就会趁着这种封控,中国官方无暇顾及这些案件,反而在忙着清零……这些人可能就出来趁火打劫,然后盯上了这些(受害)人。当然,这里边很可能也就包括了那些用来活摘器官,或者其它犯罪的这些人。

扶摇:嗯,谢谢秦鹏先生。横河先生您的观察呢,为什么中国青少年频繁失踪?

横河: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在几年前曾经出过一个,就是在武汉的大学生有相当一批失踪,好像数起来也有上百人。那么这件事情,当时就有很多人怀疑是不是盗取器官。因为这种年轻力壮的话,他一般情况下绑架这种人是没有什么特定的意义的,除非要他的器官。

因为绑架大学生,或者是这种就是……如果是一些奴工的话,它其实可以(绑)到很多无家可归的,或者是一些低层的人。但是绑架大学生就很难说了,因为他有几个地方跟流浪者、或者是无家可归的人、或者是低层的,有一些区别,就是说他的健康数据比较完整。

所以,当时就有人怀疑可能跟器官有关。那这次,其实在网络上怀疑跟这个盗取器官有关的、活摘器官有关的怀疑的声音,比以前更响了。

扶摇:对,这也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现象,就是越来越多人,包括在中国社交平台上,很多人都把孩子失踪跟活摘器官联系在一起。这已经成了大家推测的一个大方向了。

失踪的人是否真遭遇这种不测,现在还没有被证实。但问题是,您觉得为什么大家会越来越担忧这个问题呢?

横河:这个问题,人们怀疑是有道理的。因为作为一般的失踪的话,家长去找这个警方的话,警方应该立案,很快就立案,然后就去追踪。但是这件事情,似乎警方非常懒惰,就是一点也不积极地去寻找这种失踪的人。那么就让人怀疑,是不是警方故意不去找。

所以,我现在担心的问题是,警方想尽办法不要破案。因为他担心破了案以后,他更不好交代,他不好对上面交代。所以这种情况,就使人怀疑。那么在各种可能的因素当中,活摘器官可能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那么这个事情,在中国大陆之所以现在越来越被关注,其实跟这个活摘器官发展历史是有关系的。

因为在过去,中共其实一直就不承认自己是用了这个什么器官,它说所有的器官都是捐献的。后来一直到了2005年的时候,中共才宣布所有的器官、几乎所有的器官都来自死囚犯。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就是为什么中共在没有外界压力之下的情况下,突然承认了中国是用死囚犯这个长期被西方指控而中国不承认的?

关键问题,很可能是在于,有比这个死囚犯的来源更可怕的器官来源。所以,他们要抢先以这一个被人看上去不那么重的罪刑,来掩盖一个更严重的罪行。

他2005年11月份在马尼拉宣布的,就是他们用的全都是死囚犯,要改变。到了2006年就有了两个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一个Peter,一个安妮,他们就提出来:在中国有大量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这个事情曝光以后,其实国际上持怀疑态度的人为主,大家都不相信。因为相当一部分人认为,人类怎么可能到这种程度?人怎么可以坏到这种程度?就不敢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后来经过很多国际社会的努力,特别是像加拿大的(资深政治家)大卫‧乔高、(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他们在当年7月份就出了一个调查报告,后来又更新过好几次。还有(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他到世界各地的难民营去调查,最后还写了一本书叫《大屠杀》。

还有就是像以色列一个医疗中心的心脏科主任拉维教授(Jacob Lavee),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在跟踪和调查这件事情。一直到最近,他还出了不少文章,就在国际杂志上。

所以在很多国际正义人士努力下,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最后在英国成立了一个人民法庭,它不是一个国际正式的法庭,其实是一个道义法庭。那么它成立以后,因为参加这个法庭的法官,都是德高望重的、在国际上有声誉的,其中有一个是曾经审查过前南斯拉夫战犯的一个检察官(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 Sir Geoffrey Nice QC)。

所以,他们经过了详细的调查,到世界各地去听证,就找了很多证人听证。最后得出了个结论,就是中共活摘良心犯的器官是发生了的,而且是大量地存在。主要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也有藏传佛教的藏人,也有维吾尔人。

那么再加上,就是维吾尔也有一个医生(安华托帝‧博格达),他也揭露出来,就是在1999年迫害法轮功之前,他已经在新疆地区参与过摘维吾尔人的器官、活摘器官的这种罪行了。

所以,越来越多的证据,特别是当国际法庭的证据出来以后,国际上已经开始报导。那么这些消息,我想当然会传到国内去。那么人们也是从怀疑、不相信,渐渐地就开始相信,最后到很多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都出现了,有很多是匪夷所思的。就是中国的这种器官移植的发展速度,确实是令人震惊,中共是把它当成一个成果来吹的。

但是国际上,就可以把这个作为一个疑点来对待。其实中国民众自己也会以疑点来对待,因为中国人是不捐器官的,它讲一个死后全尸嘛,所以没有那个文化。

你要是说一个政策改变,你可以一天就改变,但是要改变一个文化的话,那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怎么可能你在今天定了一个政策说取消死囚器官,全部用这个捐献器官,然后第二天全国人民都开始捐献器官了?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事情嘛。所以说,这就是一个谎言。

所以从2015年,他说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然后说是全部用捐献,但是这个捐献系统又不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慢慢地人们就会怀疑,特别是当身边失踪的年轻人开始多起来的话,那么自然而然地就指向这条路,因为其它的路都不好解释。

一般来说,按照这个破案的规矩,或者是按照医学诊断的规矩来说的话,一个能够解释所有现象的这个事情,那可能就真的。

所以开始的时候,大学生失踪开始出来的时候,有人说,这可能是跟活摘器官有关,相信的人还没有多少。但这一次,这些年轻人,我看大陆和海外的华人的圈子里面,普遍认为,我相信大概百分之八九十的人相信,这些人的失踪跟要他们的器官有关系。所以这个(认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但是,经过海外很多正义人士的努力,当然国内也有很多证人出来作证,包括参加过活摘的人,包括这些在活摘器官的时候,执勤的武警这类,就是很多人作证。所以这方面的事实,越来越被大家认识。这才是为什么大家这次就普遍有这个指向。

【分析:四个动机驱使 中共成器官买卖最大推手】

扶摇:嗯,所以从中国大陆曝光出活摘器官,到出现各种独立调查,再到人们逐渐正视这个问题,回头看看用了十几年的时间,真的很漫长。那您觉得中共在这个活摘器官的罪恶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横河:其实中共是1984年的时候,七个部委联合发布的一个通知,就是一个规定、一个行政命令,就是说可以使用死囚器官。所以可以用死囚器官是政府、是当局公开支持的。

那么2007年以后,它把这个捐献器官就规范化了,而中国的这个器官移植从来都是合法的,从来就没有违法,就是没有法律规范不能做。所以这个是一直可以做的。

那么,为什么我认为中共在这里面起了一个主要作用,不是说它待着不去管,而是说是它推波助澜、推动这个器官移植的?

首先就是说,当年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这个事情,它是通过政府、当局、中共的这个司法系统运作来完成的。

这个其实黄洁夫在采访的时候,自己说过这么一句话,黄洁夫是原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就是器官移植的所谓改革就是他一直在推动的。当时他在采访的时候,人家问过一句话就是说,你们这个器官……他说是得到了司法系统的大力配合。然后后来就说,这个现在有很大的争议。那他就把责任推给了(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他就说,这个事情你看这个器官……大概意思就是器官是从监狱,或者是司法系统来的,那司法系统的负责人是谁呢?是周永康。那时周永康已经倒了。

横河:虽然他没有很明确地说,但是他非常明确地指向了,在器官移植的这个方面,是由政法系统统筹安排的。也就是说,没有中国共产党的这个整个国家机器的运作的话,这种事情是完不成的。

那么至于说现在发展到这个程度,就是说中共是大力鼓励发展,因为这里有几个因素,它为什么鼓励?一个,中共不是有一个高级领导人、首长的什么“健康工程”嘛,这个“健康工程”其实就包括了用年轻人的器官移植来续命。因为很多年纪大的人去世,就是因为器官衰竭,所以他就换年轻人的器官,这是一个,就是他们自己共产党高官的需要。

再有一个,就是统战的需要。它可以给别人钱,但是更多地,它可以给别人健康。所以说,你看那个San Francisco(旧金山)的一个亲共侨领白兰,那年就是到中国大陆去进行器官移植的。就是说,它甚至可以把中国人的器官,当作一种“礼物”送给海外亲共的人,或者是什么人。就是这种,所以说这是它的一个动机。

另外一个动机,当然就是说在政治上可以消灭它的对手,在肉体上消灭它认为的敌人。

另外一个,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因为它得到器官是不花钱的。它在中国规定,器官是不能买卖的,有这个法律。不能买卖器官怎么办呢?但它收费非常高,它说收费是什么呢?是在器官获取运输、移植过程当中的费用。这个费用非常高,它是明码标价的。这就是一个一本万利的生意,一个绝对的暴利的生意。对中共这个系统来说的话,它是大力地鼓励它(器官买卖)存在的。

另外,它建立了一个所谓的器官捐献和分配系统。那么大家都知道这个系统不工作,医院的医生当然也知道。所以,医院的医生他要做移植的话,就要从其它的途径去得到器官,而且这个数量非常大。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每次当海外有人指责的时候,中共当局就说,这是一个新建立的器官捐献系统,器官都从这里来的。那么做的人自己是知道的,所以中国所有的移植医生都非常明白,这种非法获取器官是得到当局支持的,是得到政府鼓励的。

因为政府(就是中共)在替这些医院告诉全世界,向全世界撒谎。别人可以被骗,但是你骗不了这些医生,他知道这些器官是哪来的,肯定不是从合法途径来的,至少大部分不是从合法途径来的。这就是这个系统是受中共鼓励的。

而且,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在2015年,中共说是完全取消死囚器官了,连医生都觉得奇怪说,本来以为2015年取消死囚器官以后,供体量会大量下降,没想到不降反升。也就是说,这个器官的供应量反而多起来了。那么这个多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自然不是从捐献系统来的。

如果捐献系统能够在一年的转换过程当中超出需求的话,超出原来死囚器官的话,那就说明大量的供体早就存在了,只能这么说。不可能是新建立起来这个系统,就能够得到完全补充原来每年上万例的移植量。更何况,中共掩盖了真正的移植量。

它现在有180个中央批准的移植的医院。那么按照中央的这个要求,这个医院是必须要有多少床位的。每个医院这个器官移植的床位的周转率,都在80%、90%,甚至100%,周转率非常高。

那么,按照要求的病床数和它的周转率算起来的话,它实际上每年的器官移植量,是现在他自己公布的至少是5到10倍。就是说,这个量太大了,它不可能有源源不断的器官,能够养肥这个靠迫害人权所形成起来的这么一套器官移植系统。

所以,它必然地就会扩展到社会上去寻找新的器官源。而他们又知道中共是会替他们挡着的,所以他们用什么方法都是可以的。

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够破案。问题就在于你破案破不到自己。你只能破外面的人,只能破接头的犯罪分子,你不可能破到自己,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案子都破不了。

这些案子都破不了的原因,不在于没有这个破案的技术、没有破案的这个能力,而是说没有破案的动机。

【巨大的走失人群 与极小的找回比例】

扶摇:是。您刚才提到,最开始活摘器官是大规模地发生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然后是在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其他良心犯身上。随着这个黑色产业的不断扩大,这些来源满足不了“需求”了,所以受害群体继续扩大,那些离奇失踪的年轻人也可能惨遭黑手。

那么我想再回到中国人口失踪的问题。横河先生,中国近年来人口失踪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

横河:中国其实官方没有这个数据,这是一个半官方的组织宣布的一个数据。它在2021年的时候发布了一个中国走失人口的白皮书,但这个白皮书不是官方的,它是一个民政部讲是一个社会团体(发布的)。然后“今日头条”有一个叫“头条寻人”联合出的一个白皮书。

严格说,他们不能说白皮书的,就是说它不是官方组织,但是它跟官方有联系。这就造成了他们这个数据是很成问题的,因为它既不是官方的,就缺了权威性;第二,它又沾了官方的边,所以就有造假性。

只有独立的、第三方的、有权威的,特别是国际组织调查的结果,才有一点可信度。因为你在中国的话,你要得到中国官方的配合才能够得到数据。所以又差了一层。所以说,对于这个白皮书本身所提出来的这个数据,我是非常怀疑的。

那不管怎么说,它说到了一个问题,就是2020年的时候,这个人口走失率、好像走失的人次是100万。比它自己所说的前几年,比如说2016年的时候是300多万,将近400万。所以,它自己说一年比一年减少,那这个数据我是有点怀疑。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看疫情。2020年的时候走失100万人,这时候中国的疫情已经是监控非常严格了。在疫情监控非常严格的时候,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在行动当中,每个人的行动都是被限制的。这时候能够走失100万人的话,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数据。

也就是说,中共的这个什么不管“天网工程”啊,人脸识别啊,似乎在走失人群当中它都没有作用,都不起作用。但是它对这个异见人士,或者是维权人士,它可以做到100%的监控。

扶摇:是。我想再问一下秦鹏先生,中国走失人口这么多,那找回来的比例有多大?

秦鹏:找回来比例非常小。之前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一个数据统计说100万的这样的一个失踪人口,找回来比例不到0.1%,也就是说是一年一共才千把人。然后这里面还大部分是一些老年人,或者是精神病人。而对于这些孩子,基本上是除非自己走丢,或者其他人帮着送回来,几乎是没有找到的,这个是非常难找的。

所以,这里面我们就可能看到说,它涉及到对小孩的一些犯罪,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地下的一个黑市场。

扶摇:您比较过中国和其它某个国家失踪人口,以及找回人口的数据吗?

秦鹏:我们就注意到,在中国找回失踪人口的比例是非常非常低得可怜的,但在其它国家,其实大部分人走丢之后是能找回来的。

比如说,美国还有其它国家,它是有官方的一些数据的。那么2020年的时候,美国失踪人口是54.3万人次。到年底的时候,最终撤销了48万人次的历史记录,当然可能也包括往年的。年底还失踪的人大概是8.9万人,这可能包括一些找回但没有注销记录的。

所以基本上来说,已经看出来,找回比例还是很高的。而其中对于某一类人,就是小孩的这个比例,它更高。在美国基本上是到2015年,有98%的儿童少年的失踪人口,是能够找回来的。

这里面就有一个很特殊的系统,叫做安珀警报(Amber Alert),全称叫America’s Missing。有这样一个系统的话,它就可以通过商业电台、卫星电视台还有广播等等的,向全国发布,或者还有电子邮件、电子交通标志、短信等等这些。

这个系统,它就是在美国后来推广到加拿大、墨西哥、欧盟17个国家、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等这些,都是实施了这样的一个系统,而且欧洲那些国家还实施了这种跨国协同。

这样一来就导致说,你只要一出这个事情,马上安珀警报周围的这些人,手机各方面的这些信息就全部打开了。你在开车,高速路上这些指示牌都出现警报;你逛街,那么商业大厦上就出现这些警报;地铁也是;或者在家看电视,那么电视台在轮番去播放这些警报。

所以最终的话,就带来说,20%的这些案件,这些案犯、绑架犯他接到这个安珀警报之后害怕,就赶快去释放了这些被绑架的孩子。而50%的,就是说是周边的民众或者警方,就识别出了这绑架者的车辆或者是个人信息,快速地找回了失踪儿童。

你就能看出来,它是有一个很庞大的官方系统的,而且这个是进入了一个立法,政府再去运作的。

而在中国,你能够看出来,政府在这方面基本上是没有这种作为的。

【监控“选择性失灵” 民众如何自保?】

扶摇:是,这个差距真的非常大。但是我们知道,中国安装了世界上最多的摄像头,中共有庞大的监控网络。我记得2017年的时候,BBC驻中国记者沙磊在贵阳尝试挑战这个监控系统,结果震惊了很多人。我们再来看一下。

这个实验证明,中共的监控系统效率高得惊人,7分钟就抓到目标。但是为什么在寻找失踪人员的时候,这个系统却效率低得惊人?横河先生,请您谈谈。

横河:这里只有两个可能性。第一个可能性,就是它所有的监控重点都是在维护共产党的稳定,所以对于人民的生命安危的话,他们是完全不顾的。这是一种可能性。

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些失踪人口可能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跟官方的罪行有关,就跟中共的罪行有关,所以这些是不能去查的,而且监控也绝对帮不了忙。

这就是为什么凡是要抓人的时候,监控录像一个比一个灵;凡是要找失踪人口的时候,监控录像也坏了,什么街灯也不亮了,反正所有的问题都出来了。

所以,我觉得这两种可能性都有。

如果你和中国的整个社会管控的情况相比的话,那么这个走失比例就太高了。因为,中国是一个被中共管控得非常严格的社会,这种社会里面又有非常严格的户籍制度,你没有户口你根本就寸步难行。

就是后来改革开放了,农民工可以到城里打工了,你还是不能在城里落户。所以说在这种监控下,每年走失100万的话,我个人觉得这个比例还是非常高的。而且它这里,也没有提出走失的100万人都是什么人。

但是它也说了一点,就是老年人和小孩是少数。也就是说,还是成年人、健康的成年人为主,并不是说什么老弱病残容易走失,或者是精神出了问题,或者是这个脑子不灵了,他主要不是的。

虽然这个白皮书没有人看见过,这个白皮书只有中共媒体的报导说,这个机构出了一个走失人口白皮书。我想里面肯定有很多敏感数据,所以,这个白皮书其实从来没有公布过。

扶摇:是。我看2021年11月有人给中共民政部咨询网页留言,询问白皮书的获取方式,还附上官媒“中新网”之前的报导,报导说中民社会救助研究院联合今日头条“在民政部发布了”这份白皮书。但民政部就说这不是我们编写的,要的话去联系编写机构,就给推了。所以大家看到的都是媒体报导的信息片段。

横河先生,我们看到现在民间要求当局有所作为、找回失踪的人,这个声浪越来越高了。那您预计当局会不会有一些这方面的动作?

横河:这个民众的呼声是没有用的。对于中共来说的话,它可以利用民间的这种呼声来加强管控。它就说,我们的监视还有很多漏洞的地方,所以我们还要把这个加强。关键的问题并不在于它这个有没有这个能力,它肯定有这个能力。

你像BBC这个记者,他其实在中国是没有户籍的。没有户籍,所以(对)他的管控仅仅是靠着一个人脸识别。也就是说,利用人脸识别系统、单纯利用人脸识别系统,他走到火车站的时候花了7分钟,这时候公安的人已经在那个地方等着他了。就是对他的每一步都监控得非常非常严密了。

就是说他这是临时的,不是说像这个华为的5G一样的,是准备了很久,然后来进行一个实验,他这个不是,他就是临时做一个实验。

也就是说,这条监控系统至少在贵阳从公安局到火车站这一段,是布置得很好的。并没有说是临时给你安一套系统,然后来监控你。不是这样的,就是说现有的系统已经非常严格了。

所以说,找不到完全是人为的,就是官方故意设置的。

但是,它会利用民间的呼声去加强这种管控,加强对民间的管控。但是这种加强对民间的管控,并不是对犯罪的管控,并不是对可能的犯罪。当然,这个犯罪有可能是政府,有可能是当局,也有可能是普通的犯罪集团。

但是即使是犯罪集团的话,比如说在这个器官问题上,即使是有很多犯罪集团在设法盗取民间的器官的话、普通老百姓的器官的话,其实官方还是有责任的。因为器官的最终走向并不是市场、并不是哪个地方你就可以卖掉的,你必须最终要到这个大医院里面去做移植手术。

也就是说,如果你要查根源的话,其实是在一个起源,一个在终点。就是器官的起源你防不住,因为人太多了,你不知道他能够抓到谁。所以说,在器官的终点,就是在这个移植的地方去抓,应该是有一个抓一个。

问题是,为什么从来就没破过案?问题就在于这是官方鼓励的,至少也是默许的,就是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不然的话,不可能只抓中间商嘛。你抓来抓去,应该抓最后用器官的人嘛,为什么从来就没抓过这个用器官的人?为什么就从来没有抓过这个用器官的?

所以说,民间的呼声当然对中共会有一定的压力。但是,这种压力中共不会在乎的,因为毕竟就是像现在有人列出来十几个、几十个,当然可能冰山一角,可能还有更多。

但是,要对中共施加足够的压力,这些个体是不够的,要所有的人都要认识到,就是说没有人可能成为例外。当这个系统庞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的运作本身就会吞噬很多无辜的生命。它就不仅仅是这个系统设计的时候,针对的法轮功学员,或者是其它的宗教信仰,或者是其他少数族裔,或者是一些异议人士,它就不仅仅是这样的。

当它自己要运作的时候,它也像一个活的生命一样,它就会吞噬掉很多很多无辜的人,所以没有人是可以幸免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大家都要认识到这一点,大家都要起来抗争。

扶摇:说到这,中共一直在宣传“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但越来越多中国人已经认识到,自己身处的环境并不安全。这样的时候民众可以采取什么方法可以保护自己吗?

横河:这个事情是这样的,你关键问题是这样的,就是所有的没有防范,或者是上当,或者是像这个失踪,他很多情况下是没有采取防范的措施,就是很多人确实相信中共的宣传“ 在中国是最安全的 ”。所以说相对来说的话,中国虽然有最好的家庭的防范系统,但是社会防范系统是非常薄弱的。当然民间可以组织起来,但是最终我觉得,就是当你要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最关键的问题是,你要认清这件事情的本质是什么。

就是这是中共的邪恶的本质的一个体现,如果你相信中共说的每一句话,相信中共给你灌输的所有的东西,那么就最没有防范。这就跟这个中共建政的时候欺骗全世界,然后把很多科学家就骗回去了。那么科学家骗回去以后,然后就一个接一个的运动不停地被整,那么那些没有被骗回去的人,他就安全了。

所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对中共的认识决定了你会走什么样的路,会遭受什么样的后果。所以,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首先要认清中共,然后认清中共没有一句真话,全是谎言。在这个基础上,我想个人防范措施就可以提高很多,就光是认清中共这一点,就可以对自身安全就提高了很多。

网络收看方式: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gb/nf1334917.htm
新闻大家谈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为真相护航 为沉默发声,就在今天,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美揭中共火箭军 北京惧怕的是啥
【新闻大家谈】全民赋码将升级 2025还要清零?
【新闻大家谈】装甲车进小区 株洲民众推倒围栏
【新闻大家谈】川普宣布再战2024总统大选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新闻看点】胡鑫宇案疑点重重 官方强压舆论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十字路口】摆平大案 中共精致维稳反露马脚
【菁英论坛】瘟神有眼塑造历史 翻天覆地冲击社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