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种族平等立法提案惹人惊 或扩大种族分裂

批判种族理论是更广泛的批评理论之一,这些理论谴责白人、基督徒和男性,指他们是压迫者。(Fotolia)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Lee Harding报导/周行编译)安省《教育系统法》中的种族平等(Racial Equity)立法提案(Bill 67)已通过二读。一些专家对此表示吃惊,他们认为,该立法将在学校中强化批判种族理论(CRT),并可能导致加拿大其它地区仿效。

67号法案将“反种族主义”定义为“反对种族主义的政策,包括反原住民种族主义、反黑人种族主义、反亚裔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仇视伊斯兰教”。但是,它没有提及白人。

该法案要求每个教育局为其所有的学校制定“种族平等计划”,并制定“反种族主义和种族平等要求,适用于每所应用艺术和技术学院,以及每所接受政府高等教育运营资金的大学”。

前线公共政策中心(FCPP)高级研究员、退休法官布莱恩·吉斯布雷希特(Brian Giesbrecht)说,该法案是“加拿大版本的批判种族理论教条,该教条已被强加给美国的父母”。

他说,批判种族理论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的希望相矛盾,马丁·路德·金在他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讲中说,应该“根据人们性格的内容,而不是肤色”来评判他们。

女王大学法学教授布鲁斯·帕迪(Bruce Pardy)认同此观点,他说,批判种族理论的用词使人们感到困惑,马丁·路德·金所倡导的是“非种族主义”,与“反种族主义”正好相反。

帕迪对《大纪元时报》说,反种族主义“意味着基于种族的歧视”。“非种族主义的信念是种族无关紧要——无论种族如何,人人都应该在法律上获得像人一样的平等对待。”

安省议员里克·尼科尔斯(Rick Nicholls)给67号法案投了支持票。之后他说,他犯了一个“重大的、非有意的错误”。

尼科尔斯在3月9日发表的一篇评论中写道:“我发现,因种族、性别或信仰引起的歧视令人作呕。当我投票支持该法案时,我认为该法案反对我和我的安省同胞都认为是邪恶的事。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它(法案)促进了它们(邪恶的事)。”

种族平等计划

该法案要求每所学校实施其教育局制定的种族平等计划;要求建立一个报告种族主义的系统,这里的种族主义被定义为“使用社会建构的种族观念来证明或支持(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一个种族优于另一个种族的观念”。那些使用种族主义语言或从事种族主义活动的人,可能被罚款200元。

该立法还将为作为种族主义受害者、证人或肇事者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提供计划、干预或其它支持”。

该法案由新民主党省议员劳拉·梅·林多(Laura Mae Lindo)于2021年12月2日提出,并于今年3月2日在省议会进行辩论。在获得几乎一致的支持后,该法案于3月3日通过二读,并被送往社会政策委员会进行进一步讨论。

林多3月2日在省议会说:“必须真正改变立法,因为立法和政策使种族主义长期存在。”

省议员贝琳达·卡拉哈利奥斯(Belinda Karahalios)是唯一对该法案投反对票的议员。

“我是一名混血女性,并得到黑人工会联盟(CBTU)的认可,是省议会为数不多的这类议员之一。与种族主义作斗争是我们应该努力去做的事。”她对《大纪元时报》说,“但是,67号法案的细节基于批判种族理论中危险的‘觉醒’政治意识形态,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打击教育系统中的种族主义。”

她将该法案称为“一项代价高昂的‘大政府’法案,旨在将我们的教育体系和我们的历史抹黑为系统性的种族主义者”。

“通过将学校系统内使用某些语言定为不可接受,它攻击、恐吓并试图通过赋予官僚机构‘警察一样’的权力,来惩罚普通安省人,包括我们的孩子。”卡拉哈利奥斯说。

专家担心67号法案

Wilfred Laurier大学的宗教和文化教授大卫·哈斯凯尔(David Haskell)说,批判种族理论是更广泛的批评理论之一,这些理论谴责白人、基督徒和男性,指他们是压迫者,其社会学影响是加剧了种族紧张局势,使人们减少同情贫穷的白人。

“67号法案会扩大我们学校的种族分裂,因为它要求教师,如果想获得晋升,甚至被聘用,都必须宣传这些歧视性的观念。”他说。

哈斯凯尔说,该法案将创造情感胜过事实的教学环境。比如,一名教师会因在教室展示哈佛黑人学者罗兰·弗莱尔(Roland Fryer)的研究而受到纪律处分,该研究从统计学上反驳了警察更可能对黑人(而不是对白人)使用致命武力的观点。

哈斯凯尔将批判种族理论的社会影响比作左翼宗教。例如,有学生在被要求探讨问题的另一面并根据经验证据撰写演讲稿后,放弃了他的公开演讲课程,而那个另一面是“所谓的非主流文化立场,它往往是保守的立场”。

“他们拒绝这样做,即使这只是一项学术活动而已。”他说。

哈斯凯尔说,滑铁卢地区教育局的公平和包容官员特牛尔·沃伦(Teneile Warren)在2月份贴出的一条推文,说明了批判种族理论如何对白人进行负面描述。

该帖文说:“白人现在很害怕。历史几乎总是以‘自由’的名义,铺满了白人领导的暴力。白人建立了一个基于这些暴力行为是善意和必要的叙述系统。该系统永远不会停下来,因为这是它为自己加油的方式。”

心理学家、多伦多大学名誉教授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最近在YouTube上发布了2段批评67号法案的视频。

在题为:“警告:67号法案”的视频中,彼得森称该法案是“任何加拿大政府试图提出的最有害和最危险的立法”。他说:“如果它获通过,加拿大其它省份将效仿。”

“它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我们所有现存的机构都是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歧视性的。”他说。

“67号法案将要求在每个教育机构中建立宗教裁判所,任何人的观点或行动如果被认为违反了批判种族理论原则,其人将受到惩罚。”彼得森说。

强化意识形态与改善教育

帕迪说,美国教授伊布拉姆·肯迪(Ibram Kendi)是反种族主义支持者中的领头人物,“他(肯迪)说,要使社会‘公平’,就必须惩罚白人。他们必须被剥夺平等待遇,为过去的历史错误付出代价。”

他说,虽然批判种族理论“攻击白人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但该理论对其声称支持的人来说,“更具侮辱性和伤害性”。

“这是基于有色人种无法靠自己获得成功的轻蔑和傲慢的想法。它建议降低期望,去补偿,去为他们做他们无法为自己做的事。”帕迪说。

温哥华岛大学自由和政治研究教授大卫·利文斯通(David Livingstone)说,该立法的引入揭示了肯迪和作家罗宾·迪安杰洛(Robin DiAngelo)的思想已变得很具影响力。他相信,该法案将起到强化一种意识形态,而不是改善教育的作用。

利文斯通对《大纪元时报》说:“部分问题在于省级教育学院垄断了加拿大教师的培训。因此,当教育学院被某些意识形态趋势控制时,他们便将它传递给未来的教师。这些教师最终成为校长,成为课程顾问,然后,该循环继续运转下去。”

他说,“反种族主义”看起来就是你必须跟从肯迪的做法。“对于旨在培养独立思想和批判性思维的教育系统来说,情况恰恰相反。这(反种族主义)只是纯粹的一致性,与批判性思维无关。”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