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诗省将2.5克毒品合法化 引发道德忧虑

越来越多人因吸毒或药物过量而死亡。图为毒品示意图。(图片来源Don Emmert/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加拿大联邦政府已宣布,从明年开始,在卑诗省拥有少量海洛因、可卡因等“硬毒品”的人,不算犯罪。该政策将试用3年。

此举将给加拿大毒品政策带来巨大转变。在卑诗省,从2023年1月31日至2026年1月31日,18岁及以上的加拿大人将能够合法拥有多达2.5克的鸦片类药物、可卡因、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和摇头丸(MDMA)。

这是北美首创的毒品控制法律,是由卑诗省新民主党政府先提出,联邦自由党政府同意后出台的。联邦心理健康和成瘾部长卡罗琳·贝内特(Carolyn Bennett)和卑诗省心理健康和成瘾厅长希拉·马尔科姆森(Sheila Malcolmson)5月31日在温哥华共同宣布了该政策。

回应激烈

左派人士对此决定表示欢迎,但认为政府做的还不够,因为不是在全国实施该政策。爱滋病(HIV)法律网络发声明说:“令人失望的是,按5月31日宣布的模式,非刑事化并不能保护所有吸毒者免受刑事定罪的伤害。”

另一方面,卑诗省的邻居、亚伯塔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对此决定表示担忧。

他说,该决定带来的是一个“滑溜的山坡”,对于打击非法毒品,以及帮助那些瘾君子复原的双重问题,将起到相反的作用。

“作为邻省,亚省政府对宣布此非罪化感到震惊,我们将密切关注相关情况。”他说,“我想以最强烈的措辞,向加拿大政府和卑诗省政府声明,如果他们的行为对亚省人造成损害,亚省将尽其所能来应对。”

多伦多时事评论员冯志强表示,政府此举有原则问题。拥有毒品是刑事犯罪行为,因为毒品危害社会。政府没能消灭毒品,就让拥有少量毒品非罪化。

“这些使用毒品的人,他们不爱惜自己。怎么办呢?你是处罚、改造他们,还是把他们的行为变成不算犯罪?”他说,“简单地说,此举就是妥协,政府对使用毒品的社会现象妥协。”

政府解释

卑诗省政府似乎也知道该政策可能带来的风险,目前该政策不适用于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也不适用于机场、小学、中学、有牌照的托儿场所,以及加拿大海岸警卫队的直升机和船只。

该省政府表示,在整个COVID-19大流行期间,温哥华市一直是摄入毒品过量导致死亡人数激增的地方。2021年,卑诗省有2,224例疑似非法毒品摄入过量死亡个案,自2016年以来,此类个案积累超过了9,400例。

卑诗省心理健康和成瘾厅长马尔科姆森说,该项免罪政策是“改变我们对卑诗省成瘾和吸毒看法的重要一步”。

“对被定罪的恐惧,导致许多人隐藏自己的毒瘾并单独使用毒品。独自使用毒品可能意味着独自死亡,尤其是在非法毒品增加的环境中。”马尔科姆森说。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邦妮·亨利(Bonnie Henry)说,该免罪政策可以挽救生命。“通过消除人们因使用毒品产生的恐惧和羞愧感,我们将能打破阻碍人们获得减低伤害服务及治疗的障碍。”

冯志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说,对毒品犯罪现象采取妥协性的绥靖政策,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他说:“长远来说,给社会带来的损害可能是无法估量的,因为这涉及到社会根本价值观念的问题。”

意识形态之争

冯志强认为,该免罪政策是左派向所谓“进步”方向推进的努力之一。

艾滋病法律网络的声明说得很清楚:“我们支持进步,但我们的梦想更大,我们希望所有人都完全合法(拥有毒品)。”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戈德·约翰斯(Gord Johns)为此在国会提出了一个私人法案,要求将卑诗省的毒品免罪政策扩大至全国范围。不过,该提案6月1日在国会被否决了。

新民主党领袖驵勉诚(Jagmeet Singh)当时呼吁总理特鲁多支持该提案。驵勉诚表示,只在卑诗省实施该政策,将造成大多数加拿大人持有少量毒品时面临刑事起诉,但在卑诗省这样做就没问题。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全国性的政策。

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都属于左派政党,实际上,自由党政府已表示,他们支持在全国各地实施持有少量“硬毒品”合法化。特鲁多的解释是,他支持新民主党法案的精神,但实施的方法行不通,因为涉及的健康政策属于省的管辖范围。

联邦心理健康和成瘾部长贝内特6月1日表示,虽然扩大该免罪政策的适用范围是政府的目标,但联邦必须与地方政府合作才能做到这一点。

属于保守一派的保守党表示,他们支持对一些瘾君子采用康复帮助,而不是刑事处罚,但仍需打击贩毒者。

来自卑诗省的保守党国会议员布拉德·维斯(Brad Vis)说,在卑诗省实施拥有少量毒品非罪化,只不过是一种象征性的做法,因为当地执法部门实际上已经是这样做了。

维斯说,他支持从刑事定罪转向基于健康的方法,但前提是,这种改变须带有“必要的治疗和政策,让人们重获他们需要的心理和身体健康”。

冯志强表示,对于毒品政策,自由党政府看起来是采用了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的方法,但实际上是在冲击“传统上认为的红线”。

“自由派的人士都在冲击这些红线,说是为了自由。”他说,从大麻非罪化,到现在的持有少量“硬毒品”非罪化,都是“一脉相承的价值线”。

“他们强调人有选择的自由。但是,选择的自由是有界限的。”冯志强说,按圣经所说,神给了人选择的自由,“你怎么去使用这自由,就是理念的问题。”

可能影响家庭教育

冯志强说,政府通过法律将拥有少量毒品定为不算犯法,但这不是人类道德的规范。而且,它可能会影响到家庭教育。

他说,中国人对家庭教育有“严是爱,松是害”的说法。《三字经》写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加拿大是法治国家,如果法律允许个人拥有少量海洛因、可卡因等“硬毒品”,可能就会给家长教育孩子带来困难。

对于政府采用该法律变更,冯志强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议题。这样的法律,是在调整人类文明的门槛。”

“法律允许的,不一定符合道德。”他说,家庭需要抵御来自社会的不良影响。当家庭成员在法律保护下走入歧途时,你就比较难办。“家庭需要做的更好,不要让这样的事发生。”

冯志强说,政府合法化毒品时,并没有考虑这类做法的正当性和道德性,更多的是考虑眼前如何维持秩序,减少麻烦,节省政府资源,而不是从人类长远的文明、价值观念的稳定方面考虑。但是,“道德是稳定社会,使社会向前发展的基石。”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