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琼:对中共公布的最新党员人数的质疑

人气 2133

【大纪元2022年07月28日讯】据中共官媒今年6月30日报导,截至2021年年底,中共党员人数已达9,671.2万名。笔者对此数据表示强烈质疑。

且看下面中共组织部公布的两组数据:

中共在“百年党庆”前的数据是,“截至2021年6月5日,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9,514.8万名,比2019年底净增323.4万名,增幅为3.5%。”

中共最新统计数据是,“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共共产党党员总数为9,671.2万名,比2020年底净增343.4万名,增幅为3.7%。”

也就是说,仅半年内,2021年6月6日至12月31日,中共党员人数就增加了156.4万名,即每月平均增加25.6万名新党员。

如此看来,即使在2020年、2021年疫情肆虐之下,中共对老百姓还能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让我们来看看事实吧!2020年武汉爆发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共突然在1月23日对一千多万的大都市武汉封城,此前,却严密封锁疫情消息。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还举办了传统的“万家宴”,四万多个家庭欢聚。当局对发出疫情警报的武汉医生李文亮进行打压。封城前超过五百多万人已逃离武汉,流向全世界,致使病毒在全球迅速传播,染疫死亡人数飙升。

有中国疫情专家说,如果提前一个月隔离,能少死三分之二的人。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截至美东时间(2020年11月7日),全球染疫死亡人数超过124万人,确诊病例超过4,964万例。中共向全世界隐瞒疫情,酿成恶果,引起国际社会的愤怒。还有个人及组织向法庭提交诉讼,向中共索赔。

在国内,中共一意孤行地严格实施隔离防疫措施,导致失业者剧增,经济萧条,企业破产倒闭,次生灾难频发,隔离者缺吃缺喝,病人无法及时医治死亡,绝望者寻短见;遍地天灾人祸,社会乱象丛生,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疫情打击下,人们越来越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

实际上,早在2004,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曝光中共在历次运动中迫害死八千万中国人,并淋漓尽致地剖析了中共的的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自此,在全球掀起了势不可挡的三退大潮(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7月31日,大纪元三退网站显示,三退人数超过3.99亿,逼近4亿,而且每日3万至6万人发出声明退出中共组织。

人们不禁要问,在2020年、2021年如此的惨烈岁月中,中共每月平均能发展25.6万名新党员,而且党员总数“比2019年底净增323.4万名”、“比2020年底净增343.4万名”,可能吗?

看看那些“三退”的勇士们在大纪元三退网站上发表了什么样的声明,他们为什么要退出中共组织。

“三退”民众:中共是活生生的邪灵 饮尽国人之血

“我今天突然明白了!共产党不是一个政权组织,不是一个什么专政团体,也不是一个什么独裁党派,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邪灵!它有生命、有血肉、有爪牙,关键是有它的生存目的。”署名杨德福的人士在声明中写道。

“它(中共)的生存目的是什么?是饮尽国人之血,充盈邪灵之体!中国人,不过是其刀俎上的鱼肉而已。”

“《共产党宣言》里的第一句话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游荡”。这不是比喻,是其真实的自述! 真实的自述!真实的自述。’”

声明人杨德福说,他起初读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系列文章时,还把它们视为揭露共产党邪恶的书、“反党的书”, 后来才恍然大悟:“这些书的最重要的意义是点出了共产党是一个邪灵实体,完全意义上的生命体,有着独立意识、自我形象和组织肌理的兽类物种!”

他退出中共组织的目的:“我身体的一部分消失,曾经属于共产邪灵的那一部分,曾经或被动或主动地供其驱使的那部分身体,曾经在宣誓的那一刹那,注入我身体的那一层,自今而后,与我永远地再见了!”

祁林是一名来自中国上海的西班牙归国留学生,在翻墙与西班牙的同学联络时,看到了大纪元网站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已麻木的他一下子被震撼惊醒。

他认识到,一旦加入中共组织,就会受到党文化的影响和洗脑,就像是恶魔的印记植入了大脑而影响人终生。幸运的是,他已经醒悟,“这残酷的真相让我十分痛苦,撕碎了我以往对共产党的种种认知和幻想”。

“三退”民众:隐瞒疫情草菅人命 中共不亡能行吗

湖北人羊羊写道:“这次发生在中国湖北的疫情是天灾加人祸造成的!官员们为了政绩,隐瞒实情、草菅人命!在关键时刻还每天歌舞升平、空喊和谐。中共的行为令人作呕!天灭中共!”

化名为“初夏”的四川人对中共在对待“中共病毒”疫问题上的各种隐瞒欺骗民众的行为,深感失望,“从此对中共不再抱有任何期望”。

三位上海浦东人罗齐、张新同、葛一杰说,对中共媒体如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等只为中共歌功颂德而不顾老百姓疾苦的做法极为不满。“这次上海疫情,我们明明连饭都没得吃,但新闻联播上播的却永远是物资充足、百姓幸福,一片歌舞升平!”在中共邪党的词典中根本就没有“羞耻”二字。“如此恶毒的邪党,不亡能行吗?!”

山东烟台的初俊文说,自己本还算是一个拥护共产党的人,但是疫情改变了他。

“我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病毒),被共产党进行了强制隔离封闭管理。这期间我受到了惨无人道的对待,家门被焊死,无论是买菜还是工作都无法正常进行,共产党的防疫人员也一直干扰我的正常出行,阻碍我的正常生活。我即使给他们下跪诉求也无法得到满足。一周前我因为这件事旷工甚至失去了我的工作。”由此,他才意识到原先被他认为的“卖国造谣者”说的都是实话。

来自黑龙江的尹凡说,“看看上海,外省援助的蔬菜被有资源的官员高价卖给百姓,养肥了一票人。有的人为了多赚钱,甚至说出了疫情千万不要结束这样的话。”

他说,哈尔滨的一名男子因长期封城导致负债累累,他把桌椅板凳全扔到街上点上火,并企图自焚,被群众救下。但是中共的新闻只敢说他“纵火”,不敢提他要“自焚”。

“三退”民众:从六四屠杀中惊醒 共党不亡民无安日

署名“王天福”的“三退”人士说自己是中共38军的一个团级干部、老党员,曾亲身经历了1989年中共在天安门对学生的大屠杀,“一场轰轰烈烈的反腐败、反官倒的民主运动被镇压下去了”。

他当时随着老军长拒绝进京屠杀人民而受到中共的严厉“处分”,因拒不认错被贬低到地方的一个炮兵旅,降级处分。转业后他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后来靠学习周易八卦,学着给人算卦、看风水,以此维生。

他说:“共党一天不亡,国将无宁日、民无安日,百姓永是欺压宰割的对象。”

来自辽宁的胡舒悦说,他在1989年“ 6.4”期间,在北京部队工作,目睹了中共军队屠杀学生的冰山一角:“军队用坦克碾压了不肯离开天安门广场的示威学生后,广场地面上到处是学生的尸体和学生的遗物。军人用帆布把那些遗物兜走,用直升机把学生遗体运走;然后几十辆消防车过来冲洗天安门广场,掩盖血腥;不准任何人讲出实情,否则受军法严惩(让你消音、消失,什么都干得出来)。”

他现在退休、退伍已几十年,才敢跟一位法轮功学员讲出一点点真话。他表示,他相信她(法轮功学员)的话,听她的劝告,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党、团、队组织,废除他曾经宣过的毒誓。“愿上天保佑我们生命平安,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大陆人“晓迪”说,1989年4月至6月,他当时是一位追求民主法制的年轻人,也到街上去游行抗争,还在呼吁邓小平退休的倡议书上签名。他到天安门广场去声援绝食抗议的学生,后来目睹了中共对学生们的血腥镇压。

“六四”后,他和一群年轻人有一个极其强烈的愿望,那就是“退党”,“绝不与这样的政党同流合污”。可是还没容他提出退党,中共就开始了党内的清洗,人人过关、个个检查,杀气腾腾。当时他得到了党内一些有正义感的老同志们的保护,总算躲过了清洗这一劫,但“退党”的想法一直深埋在他心底。

“三退”民众:中共的暴行已曝光于天下

大连市傅明策说,看了纪录片《伪火》和《活摘器官的真相》和读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后更加觉得“共产党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伪火》是由海外独立媒体新唐人所制作的获奖纪录片,揭示2001年1月23日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案”是中共一手导演的,其目的是嫁祸法轮功,煽动人们的仇恨。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开始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并欲以此从肉体上消灭这群信仰者。这个向人类社会道德和良知挑战的罪恶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至今欧洲议会两度通过决议案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来自辽宁的韩保平等6人在声明中说,现在看穿了“邪教共匪”的画皮,香港同胞英勇抗暴,点燃了“天灭中共的第一把大火”。他们只是和平请愿,却被抓、被打、被杀,而“共匪”舆论造假,丑化他们。中共的暴行已曝光于天下。

甘肃兰州85岁的黎人亘郑重宣布退党。他说,过去虽然知道中共做了许多坏事,也在迷茫和思考中,但是从感情上一直不愿意怀疑它的邪恶,还违心地维护着它。

“今天,‘徐州八孩妈的事件’,让我彻底明白了,这个所谓的党,根本不是为老百姓的福祉着想,它的法律也不是保护老百姓的,是保护那些贪官的。说得多好听,可是做的都是相反的事,悔恨自己一直生活在谎言中,到现在才认清这个共产党的邪恶!”

程浩是一位狱警, 他在“三退”声明中写道,近年来越来越多地了解了真相后,才发现中国共产党根本不是它所宣传的那样,自己被其蒙骗了近三十年。作为一个体制内的人员,时常目睹体制内的丑恶行径,对人性的腐蚀、对人权的践踏,罄竹难书……

“三退”声明人吴涛是2003年大学期间加入共产党的,后来在现实工作中慢慢发现,“中共对自身宣传的一切美好和对人民应允的一切期待,不过就是一个泡泡”。

“它们手段残忍,做事隐蔽,对异议人士打压,不允许任何批评。它们一方面宣传法制,一方面破坏法治,朝令夕改,全凭一己私利而罔顾生命与人性。我相信这个泡泡最终一定会破灭,让更多善良友爱的人认清其虚伪残暴的本性。”

以上所列举的只是大量“三退”声明中的几例而已,但足见中国民众在觉醒,在彻底抛弃中共。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说,实际上,要“三退”的大陆民众很多,由于中共严厉控制网络,打压异己人士,他们无法上网三退。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成立于2005年,总部设在纽约,主旨是帮助大陆民众“三退”。

综上所述,中共公布的最新党员人数已欺骗不了觉醒的民众。三退大潮早已让它胆战心惊、丧心病狂。它只不过是借九千多万的党员人数掩盖其对末日的恐慌、绝望。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组图:法轮功华府声援近4亿中国人退出中共
三退人数破4亿在即 华府大游行传递喜讯
认清中共本质 近4亿中国民众“三退”
王友群:四亿中国人“三退”意义重大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外交部被“踢馆” 王毅被打脸
【微视频】三亚封城 上海游客自救带动本地人
【新闻大家谈】三亚8万人被锁 海南省长喊备战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闻看点】借军演谋连任?习冒险舞双刃剑
【财商天下】保增长保交楼 地方财政自身难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