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那:我看见了未来——于宙祭日有感

人气 2224

【大纪元2022年08月19日讯】(编者按:北京画家、法轮功学员许那,因拍摄北京疫情期间照片,2022年1月16日被中共非法判刑8年,此前她曾经在北京女子监狱经历过11种酷刑。其丈夫,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的音乐人于宙也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致死。本文是许那为纪念亡夫有感而写。)

除夕,我丈夫于宙仍冻在冰柜里。作为妻子,我深深知道,有些事情比让他入土为安更重要。

2008年也是北京在创建所谓“平安奥运”,我与他在街头被拦截,因车内查出几张“神韵”、“六四”光盘,我俩被抓进通州看守所。八天后于宙被警方宣布“病死”。其家属在二十多个警察包围下,不许接近他的遗体。

在一个超常空间,我看到于宙死前被虐待的情形,于是申请警方提供两个时段的监控录像,并提出控告。之后我被告知:监控已损坏,之后我被判三年。

刑满释放前,某领导带领诸多警察到女监找我,通告我出狱后,必须立即火化他的遗体,严禁对外宣传此事,否则就是“搞政治”。

在那个超常空间,我还看到,将有人因虐待于宙而罹患不治之症。没想到几年后,真就有人来找我,证实我所见不虚。此人姓鲍,自称是于宙所在监所的“牢头”。

2012年我与王导演(我大学的同学)合作,拍摄了电影《缺席的人》。我拍此片的初衷之一是探寻于宙死亡的真相,拍摄过程中,我却看到黑暗背后的黑暗,真相背后的真相,那就是:对法轮功的镇压,其实是对所有中国人的迫害,施暴者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鲍某自述:自于宙死后,睡觉对他如同上刑,一闭眼他就看见于宙,一躺下就感觉自己向深渊下坠,深渊没有尽头,惊恐也没有尽头。白天,他血压升至220,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他跑遍北京各大医院,都无药可医。后来,他求助东北一个“大仙”,大仙点破他不敢向任何人透露的秘密,建议他找于宙家人赎罪,病情或能缓解。“如果不是为了我的身体,我绝不会来找你。”他如此坦然,他告诉我:指使他的是民警董亚生,北京“十佳”警察,他与另外三人给检察院作了伪证,但他不肯说出全部,“我害怕被灭口”。后来他仍旧在痛不欲生中挣扎,一些离奇之事相继发生……

中国古人讲:残害修炼人是“五逆”大罪之一,是不得救赎的。鲍某的经历证实了这一点。让人不信神佛,不辨正邪善恶,泯灭良知残害修行人而永不得救赎,难道不是对人最大的迫害?

一二年拍摄中,王导演还采访了于宙的很多亲朋好友,我看到人性的微弱闪光,我懂得他们,心疼大多数的心悸、躲闪、无奈与沉默,因为他们同都是受害者。这个杯弓蛇影的时代,恐惧攥住了每一个人。四九年以后,中国人不都是在这样活着吗?政治高压下,国人被迫与被镇压者划清界线,哪怕是至爱亲朋,人人自危、人人自保,道义与良知从未起到应该起到的作用,而无神论的洗脑迫害,从未使他们获得超越现实的力量,以战胜那深入骨髓的恐惧。

而我和于宙又是何其幸运!我们获得了这种力量!多年前我和于宙细数我俩认识的被迫害致死的十几位大法弟子时,他一脸严肃地对我说:“将来不管咱俩是谁,如果为维护大法而死,另一个留下来的人一定不要难过,因为我们是为真理而来,朝闻道,夕可死。”于宙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俩在看守所分押处分手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他突然扭转回头,望着我信誓旦旦地说:“这一次,我将以生命为代价,你放心,我行!”

于宙死后不久,朋友为纪念他,到他乐队所在地拍照。意外发现,竟有数不清大大小小的法轮,神奇地显示在照片上!后来我家院里的花草树木玻璃器皿等,竟陆续绽放了上百丛优昙婆罗花。这是佛经中记载,三千年一开的神花。人们不相信的,认为是神话的,真的在人间展现了。

我要讲出所有的真相。世人终究会明白,这真相与每个人的未来息息相关。感恩修炼改变了我,面对于宙的死,没有愤怒、没有仇恨,只有救度。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世人,呼吁尽快结束这场对所有人的迫害。绝不是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世人,因为他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于宙死的那个夜里,透过看守所的窗,我见到了除夕的焰火。见过焰火,焰火散尽后,又归于茫茫的漆黑之夜。

又是一年将尽的除夕之夜,我已脱胎换骨,更大的使命与责任,早已漫过我个人的悲欢与方寸的苦痛。过去我也曾被蒙蔽,如今我看见。即使仰望囚窗,我看见的,也不是浓得化不开的暗夜,我看见了光,他正刺透一切,我看见了未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许那:每一个被扭紧的螺丝钉都是有罪的
许那:是谁祸乱了我的祖国
许那:当恐怖侵入日常生活 讲真相要付多大代价
王友群:赵乐际是不是严重腐败分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