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走马灯》

运送未干的画作到展览场.(作者提供)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8月24日讯】“淋漓梦见自己在英国的地铁睡着,丈夫淋浪陪伴在旁。第二幕淋漓见到自己在地铁醒来,竟身处香港。他俩惊喜欲狂,忘乎其形!淋漓问淋浪怎么可以返回故乡,淋浪说在她睡着时,从她手袋取出护照,然后拖着她像被麻醉的肉体过关……”

我们的确有思乡病!从前在法国读书五年,即使思乡,也可以返港。但今次却截然不同,我们恐怕一生也不得回去,亦不能探望患病的爸爸。

我们是香港画家,以揭示社会真相创作十多年。2021年被亲中媒体多次批评涉嫌违反国安法及一直以来藉艺术之名宣扬港独。曾经有警察及貌似黑社会人士到画室调查和恐吓我们。同年6月我们带着恐惧、伤感、愤怒和内疚流亡英国

我们到英国快一年了,此刻像走马灯回望曾参加过的十个展览

第一个展览是由Atlas举办的Freedom Marathon,地点于The Tabernacle, London。当时我们仍住在Airbnb,淋漓的右眼因严重发炎而需到医院求诊。

第二次是由Artvocate举办的The Art of Standing,这是一个mobile exhibition ,由National Gallery走到Piccadilly Circus。那时我们已找到房子,但香港的冬衣还未寄到英国,我们在街上展览鼻涕如冰柱,之后淋漓还中了COVID。

第三次是由Museum of Hong Kong主办的“香港开埠节181周年展览”,地点于Brent Hub, London。香港节已经举办了九年,而在英国却是第一次。这个月有个好消息,我们家维持了五个月的屋顶漏水问题终于得以解决。

第四个展览,我们第一次离开London到Warrington (Castlefield Gallery New Art Spaces),参加由Mei Yuk Wong和Ian Vines策展的“The Art of Protest-The Story of Hongkongers”。这个展览由Arts Council England资助,Castlefield Gallery及Culture Warrington支持,我们借此更融入英国的艺术圈。英国艺术杂志 “Artists Responding To…” 更刊登了由评论人Cindy Yung为是次展览撰写的赏析,十分荣幸!

第五次,4月,是噩运之月!展览于Lewisham Arthouse, London,主办是Justitia Hong Kong及Umbrella Formation,展题是“Diaspora – Exhibition of Hong Kong Nationhood”。这次展览,我们再次被亲中报纸恶意追击。而在展览的这一个月内,淋浪的个人Facebook丶WhatsApp,以及我们共用多年的Instagram账户同被永久删除,淋漓的银行卡资料被盗,幸好没有损失。我们像被贼人打劫,但投诉无门,相当无助!最后,二人还同时感染了Omicron。

秉承香港人的狮子山精神,跌低再站起!第六次展览是由C&G Artpartment举办的 “24901-mile-wide Red Line”,地点是Saan1, Manchester。我们由London乘火车“人肉运送”三幅油画到Manchester,其中一幅仍未干透,运送难度有十分!

第七次,首次离境,心情紧张!我们乘飞机到爱尔兰Dublin的Trinity College Dublin参展。展题是 “We Persist Therefore We Have Hope – Trauma and Resilience of Hong Kongers through their Art since 2019”。我们在Trinity Guest Room住了数天,感受地灵人杰的校园生活。

“Truth Prevails”展览于Prague,有幸与“国殇之柱”创作者高志活同场展出.(作者提供)

第八次再次出国,飞到捷克Prague。展览是由“我地NGO DEI”主办的“Truth Prevails – Hong Kong Movement after Václav Havel”。我们有幸与艺术大师高志活先生Jens Galschiøt同场展出,亦于6月4日参观了他的作品《国殇之柱》之开幕礼。我们特别感谢策展人Loretta Lau花了不少费用寄运我们九幅作品。画,一定要看真迹!这样观众才可以看清楚油画的凹凸质感,颜色的细微变化,甚至嗅到油彩的气味。

从Prague回来两天后,我们马上参加第九次展览:“Bricks on the Road: From Hong Kong to the World” 612 London Exhibition (Apiary Studios)。主办是揽炒团队、独立艺术抗争者Catherine Li、港援及Asia Democracy Network。永志不忘612!

第十次同样是由C&G Artpartment举办的 “24901-mile-wide Red Line”,不过地点变成Bloc Projects’ meanwhile space, Sheffield。这是“奶茶联盟”展览,除了香港,还有来自缅甸和泰国的艺术家参展。

展览之余,我们也到过不同地方分享艺术和流亡经历,例如Trinity College Dublin, University of Plymouth, Warrington Pop Up Museum等。另外我们亦受访于不同媒体,当中包括BBC Radio 4、Channel 4 News、纪元英国等。

各位,报告完毕,多谢收看。

说真的,能够为香港出一分力,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希望能画更多作品,让下一代记着历史。

然而,路并不易走,我们疲劳、孤独、受打压,承受着画家总是穷的命运!

又然而,若跟在狱中受苦的手足,甚至为运动而牺牲性命的人相比,我们所面对的简直是微不足道。说到这里,心很痛!很挂念他们。直到现在,我们仍不敢重看一些香港旧照片。

再三说然而,对抗极权,世界各地的香港人每天也为争取自由而赶路,不低头,不回头。我们来到英国快一年了,又回到6月,总相信猛烈的阳光能剖开历史的真相。艺术从来也不是空中楼阁,而是血肉淌流。

写于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三日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