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皮尔区教育局一边谈多元化 一边偷偷清书

作者:彼得·A. 斯科奇莫(Peter A. Scotchmer)/翻译:李平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3年10月26日】安省皮尔区公校教育局有学生注意到,校图书馆书架上,许多被视为不符教育局文化多元宣传政策的图书被校方偷偷清除一空。

教育局此前说法是,只清除一些破旧或过时的图书。教育局还说,只清除2008年前出版的图书,清除这些图书是为通过“平等角度”进行评估。所有这些说辞,明摆着是撒谎。

看来,在取消文化运动下,皮尔区公校教育局也沦为“觉醒主义”受害者,真是讽刺!

皮尔区公校教育局偷偷清书

此前皮尔区公校教育局总监驳斥一些媒体报导,问题是,到底哪些图书被清除?谁指挥的?大规模图书清除运动背后原因是什么?负责这场清除运动的人是否为自己行为感到羞耻?

当年德国纳粹也曾大规模烧书,以种族不纯之名将2.5万多册图书付诸一炬。当时德国作家海恩(Heinrich Heine)警告,一旦烧书,接下来就要烧人了。后来这句话果真被历史应验。

战后法国人想烧掉纳粹书籍,以此抹去纳粹犯罪痕迹。据报最近安省南部有人举办烧书会,烧毁据说有贬损黑人嫌疑的图书。问题是,错误应该被曝光,被公开质疑,而不是毁尸灭迹。绝不能隐藏或忘记过去和伤痛。

安省公校系统,一直是反对威权和极权主义的堡垒,主张批判性思维、独立思想和尊重法治,鼓励学生在图书的海洋里自由翱翔。皮尔区最近发生的事,是自打耳光。

言论集会自由、负责任的民主政府、公开辩论和讨论,是加拿大人与生俱来的权利。我当年就读的高中有许多犹太学生,但校图书馆有2本希特勒《我的奋斗》自传,虽有些令人意外,但显示出大度和宽容。

英文和历史书籍鼓励思考

安省英文和历史课程学生推荐书籍都鼓励学生深入探索和研究,如乔治.奥威尔的的《1984》和《动物农庄》,一直是英文教材。其中,《1984》描绘了共产极权统治实质:歪曲历史,扭曲文字,监控人民一言一行。《动物庄园》,以寓言形式揭示一些政客打着“进步思想”口号,欺骗愚弄民众,掌权后比之前政权更坏。

我当年英文课上有越南学生,讲述共产政权带给所有人恐惧的伤害,有伊朗学生讲述,非常感恩有机会逃离霍梅尼原教旨主义独裁统治,来到自由的加拿大。他们的发言,都是受到奥威尔对压迫政权深刻揭示的启发。

还有雷.布拉德伯里(Ray Bradbury )的科幻小说《华氏451》,讲述了一个禁止人民读书的未来可怕社会,书中的独裁政权,害怕人们读书开智,派“消防员”上门烧书。

威廉.戈尔丁(William Golding)的小说《蝇王》,以寓言形式提醒人们,仅有良好愿望仍不足以建立一个正常健全社会,书中主人翁拉尔夫(Ralph)为人正派善良,是漂流到小岛的居民合法推举出的领导人,但最终还是痛苦地发现,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有可能做出邪恶的事。

加拿大高中历史课本,也是强调加拿大如何从一个殖民体制,逐步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自治民主体制,一个尊重他人尊严、抵制恐怖扩张主义的负责任政府。大宪章、议会制度、普通法、“法国事实”对国民生活的贡献,以及两次世界大战中加拿大反击侵略者的历史遗产的形成影响,学生都要仔细学习和批判性研究。

历史上,充分的辩论、协商和谨慎妥协后,才成就了如今守法、温和和宽容的加拿大社会,一个欢迎难民、避免内战、避免革命情绪和极端主义行为的社会。美国历史歌颂“生命、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而加拿大在维护“和平、秩序和良好的政府”方面相对而言更理性节制,希望她能持之以恒。

清书令人反感

皮尔区公校教育局审查书籍的做法,不仅明显与这些背道而驰,而且做法如纳粹,必须停止,将清除的书籍全部归还。怎么能一边清书,偷偷下架图书,一边宣讲“多元”?

我是移民,33年的教育和领导生涯使我深信学生都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完全有能力选择课外书籍,可随时询问家长或老师建议,不需什么“大哥哥”指手画脚。

规定人们哪些书能读,做法和纳粹、前苏联、伊斯兰独裁国家和共产中国无异,令人反感。觉醒分子宣传的DEI三大目标:多元、平均和包容,实质是分裂、排它和恐吓。

觉醒分子,最终目的是将开放、平衡、节制、理性和传承宝贵遗产文化等加拿大传统美德置于死地,因此更准确的缩写应该是DIE(死亡),而非DEI。 连拼写都不会!◇

作者简介:

彼得·A. 斯科奇莫(Peter A. Scotchmer)是渥太华退休高中教师,有33年教龄,曾担任英语部主任。他著有《舒适的话语》一书,这部书对经典文学作品作简短研究。斯科奇莫还为线上杂志《故事被子》撰稿。他是批判性阅读和知情辩论的倡导者。

原文You Do Not ‘Diversify’ by Removing School Library Books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