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梦醒 清华高材生一家的跌宕人生(1)

人气 2549

【大纪元2023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采访报导)2011年的深秋,北京安定门地铁站外。

晚上10点多,路上行人稀少,昏暗的路灯下,一家三口在这里互相道别。

俞平五岁的女儿拉着妈妈的手,歪着小脑袋问妈妈:妈妈,爸爸要去哪儿呀?爸爸要去哪儿呀?

俞平当时拉着一个行李箱,正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听到女儿这话,他回了一下头,心里百味杂陈。“真是眼泪往肚子里咽,特别的难受……”他回忆说,但是,他还是一咬牙、一跺脚,继续向前。

俞平要去的是北京的一家地下旅店。他的一位亲戚的亲戚用自己的身份证帮他紧急订了这个旅店。他要暂住在那里,避避风头。妻子则是带着孩子要去河北老家,躲一阵子。

谁能想到,这位不能用自己的身份证订旅馆的男子竟是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呢?谁能想到,几个小时前,他还西装革履地坐在北京的高级写字楼里,担任一家科技管理咨询公司的副总裁呢?

俞平,个头一米六八,身材偏瘦,留着板寸的小平头,目光真诚、质朴。

俞平一家本来租住在北京朝阳区的一栋高楼公寓。那天,他妻子突然接到好友的电话,说刚才她先生在俞平居住的社区附近散步,遇到一辆警车,警察向他打听X号楼在哪儿。她先生回答警察之后,好奇地跟着警车走过去,结果发现警车围着这栋楼转了好几圈。俞平和妻子接到这一消息,非常紧张,决定立即转移。

俞平和妻子在这里的住处,也是他们印刷《九评共产党》书籍、光碟和法轮功真相材料的资料点。他和妻子因为修炼法轮功,在警察局双双挂号,曾被双双判刑和劳教。十多年来,俞平和妻子换了不同的住处,户口所在地的警察并不知道他们住在这里。但是,如果警察在这次行动中,一旦认出他们,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俞平后来在那个地下旅馆待着,不敢出门,足足待了二十多天。后来,俞平的妻子托一位在公安部门有内线的朋友打听,他们才知道那栋大楼已被警察布控,因为住在那里的另一位他们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时被举报了。

这只是俞平和妻子十几年来在中国颠沛流离生活的一个缩影。俞平说,“天天都提心吊胆。危险无处不在,随时可能被抓。”十几年来,他们在大陆艰难的环境下,坚持传播《九评共产党》等真相,帮助大陆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俞平,曾是清华大学同年级中第一批加入共产党的积极分子,他是如何从红朝的谎言和恶梦中醒来?又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从小立大志 山窝里飞出金凤凰

俞平老家江苏通州东余乡。他从小成绩很好,考上了江苏省南通县中学。这所学校是既是省级重点中学,也是全国示范中学。他老家能考上这所学校的可谓凤毛麟角。

读县中学时,俞平寄宿在校,家里发生了一件事情。

东余乡乡长的一个亲戚是个哑巴,半夜到俞平家偷鸡。

俞平的爸爸正好半夜醒来,抓住了小偷。 哑巴小偷因为害怕,就跑了。 家里好久找不着他,他们家族就不干了,给俞平的爸爸的工作单位施压。俞平的爸爸只是乡里砖瓦厂的食堂采购兼会计,没权没势。当时对方闹得很大,家里和父亲的压力都很大,母亲整日以泪洗面。

后来,哑巴找到了,事情才算过去了。

这件事情,对俞平心里刺激挺大。他暗暗发誓:好好学习,将来当大官,至少当个省长或者部长,为家族争一口气,不要再受欺负。

俞平在县中学读的是教学改革试点班。班里的学生都是各地的尖子生选拔进去,经过校长亲自面试通过的。

大家学习都很勤奋,竞争比较激烈。俞平有时候凌晨四点,就翻教室窗户,点蜡烛开始学习。他的成绩几乎总是在班上名列前茅。

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俞平开始看得更高、更远,抱负更大。

俞平爱读书,中国的四大名著,《菜根谭》、《增广贤文》等都读过。北宋的大儒邵雍尤其给他留下深刻印象。邵雍留下千古著名预言《梅花诗》,但是,他生活非常贫苦,没有钱盖房子,朋友们资助他盖了个茅屋,他自己取名为“安乐窝”。

俞平觉得邵雍虽然生活清苦,但是,他对社会、对人类、对历史做的贡献是巨大的。

俞平从中获得启发,“我当时就觉得做人要有很高的境界和精神追求,要做一个利他的人,就好像一支蜡烛,他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能够给人带来光明。”

“所以,当时我就想一定要创造价值,给这个社会,给人类,为这个天下谋福利。”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儒家思想在俞平心中扎下了根。他一心想着,学成之后一定报效祖国,报效人民。

俞平一开始想要以科技救国。八九十年代,大陆经济比较落后,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包括知识分子也不高。很多教授、科学家住在鸽子笼一样的破旧楼房里。中国从国际上进口机器设备,但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

再后来, 俞平看到中国科学技术的落后,根子在管理和体制。没有先进的管理和制度体系,再高的科学技术,也不可能转化为生产力。俞平觉得还是要当官,引进西方先进的管理科学,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从社会管理、企业管理着手,才能让各种生产力的要素得到最佳的科学配置,让国家富强。所以,他立志从政,要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伟业。

俞平所就读的这所省重点中学包括初中部和高中部。他成绩优异,并且一直是学生干部。

高三上学期,学校开始空军招飞(招收空军飞行员)的报名选拔。俞平作为代表在全校高三学生的动员大会上作演讲。他意气风发,慷慨激昂。

在同学的眼中,俞平也将大有一番作为。一位高中同学在毕业前夕对他说: 苟富贵,莫相忘。

1990年,俞平如愿考上中国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乡亲们对俞平的父亲说:“你们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俞平踌躇滿志,一幅暂新的人生画卷即将展开。

清华梦圆 从政梦断

北京火车站。新生报到那天,刚下火车的俞平,远远地看到了一面飘扬的清华大学的校旗。来接新生的学长,将他带上清华大学的大巴车。

北京街头车水马龙,大巴车在繁华的街道上一路飞奔。大巴车路过天安门广场时,俞平的眼睛发亮。

俞平从小就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的歌曲长大,现在看到真正的天安门了,激动不已。他笃定自己在清华学成后定会大展鸿图。

到了清华校园,俞平看到一个醒目的标语上写着“红色工程师的摇篮”。他觉得有点奇怪:工程师就是工程师,为啥是红色的?

由于受到中共的宣传洗脑,俞平一直认为中共是所谓的先进的党,所谓的为人民服务的党。他很早就是入党积极分子,并成为清华同年级里第一批入党的学生。

然而,也是在清华大学的第一年,俞平了解到了1989年的六四真相。

北京在1990年这一年举办亚运会,街头被中共包装成一派清平的景象,八九六四的鲜血似乎都被遗忘了。

1989年前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因心脏病去世,许多北京大学生与市民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悼念,并得到全国大学生的响应。随后悼念活动转向反贪污腐败,呼吁新闻自由、民主自由等诉求。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中共军警部队的坦克开进北京天安门广场清场,屠杀请愿的大学生。

俞平原以为“六四”就是中共宣传洗脑的“反革命暴乱”,“暴乱”分子如何如何坏,北京平息“暴乱”如何正确。上了清华,跟学长一聊,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清华大学当时很多学生也去天安门广场了。有的学生被打死了,尸体被拉回来,学生家长来认领尸体。并且,中共搞秋后算账。当时毕业是国家分配,凡是参与六四的,毕业分配最后都特别差。而北京大学1989年9月入学的新生要到河北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才能回来读书。

俞平感觉得自己被骗了。“共产党,怎么能欺骗老百姓呢?”“中共迫害这些爱国学生,对我的震动很大。对中共、对中国的这种体制很失望。”

北京,让俞平接触到了更多的人和事。

清华的很多同学来自北京和一些大城市。他们的家人也知道很多的内幕,这让俞平对共产党的腐败有了更深的认识。一位来自哈尔滨的同学的爸妈是医院系统的,告诉他医院系统的腐败,进而了解到政府的腐败如何触目惊心。

同学劝他:你这么善良单纯,要去从政,肯定不行。因为政治太黑、共产党太黑,你要从政的话,你不和他们同流合污,都会被排挤下来,很险恶的。

俞平的从政热情迅速下降。

“因为中国的政治太腐败。像我这种比较正直,真正想要救国,想要为老百姓办点事的人,在中国要想从政简直是太难了。”

“希望能够让老百姓过上体面的、有尊严的生活”的渴望,被他埋藏在了心底。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西方资金大量涌入。中国出现了外企热、出国热。俞平也加入了出国热的大潮中,成为新东方英语培训的早期学员之一。俞平记得那时新东方教室比较小,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还亲自授课。

1997年,俞平硕士在读,由于学业优秀,获得提前攻读博士学位的资格,成为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的一名博士生。他一边念博士,一边申请美国和加拿大的大学,获得了21所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他的人生,似乎即将踏入一条新的跑道。

读《转法轮》震撼

去海外留学,俞平还有一个心结。

高二时,俞平得过乙型肝炎,当时住院一个月,好了。出院时,大夫嘱咐他:你们家族有肝癌病史,以后,第一、不能太劳累;第二、四十岁以后每年做体检,一定要小心,注意身体。

俞平大姑妈家的两个儿子都是得肝癌死了,二姑妈家的一个儿子也是得肝癌死了,而且都是三四十岁就死了。俞平担心自己也会像他们一样。

清华大学的学长告诉俞平,很多中国留学生到海外之后压力特别大。学习特别紧张,尤其是在一些世界名校读书,都非常累。有人留学回来后,头发都快掉光了。

听着挺吓人的,俞平当时就想找一个健身功法,强身健体。他之前也炼过其它气功,感觉效果不好,越练越打瞌睡,后来也就了了之。

机缘巧合。1999年1月,俞平到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的一位同学那去串门,在他宿舍的床头发现了《转法轮》这本书。

2010年,台湾部分法轮功学员6000人排出《转法轮》一书封面。(大纪元)

《转法轮》是法轮功的主要书籍,指导修炼者如何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法轮功也包括五套优美的功法动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俞平问:法轮功,管不管用啊?

同学:管用,效果非常好。

俞平当下借了《转法轮》回来,连夜就把书看完了。他说, “真的是拨云见日,给我很大的震撼。”

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俞平一直在苦苦思考。

小时候,农村没电,夏天天热,大家晚上都在屋外乘凉。两张桌子铺上凉席,大人在那边聊天,小孩躺在凉床上睡觉。

村里的老人跟俞平讲,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对应着天上的一颗星。

夏夜里,繁星满天。俞平仰望星空,总感觉自己来自于非常遥远的星体。

在了解法轮功之前,俞平开始也不断地思考人生和宇宙的真相。

他说,“我们人类肉眼所能观察到的空间,甚至我们用仪器设备所能探索到的空间都是极其有限的。我们只是局限在一个很浅的、很狭窄的范围之内去看宇宙。”

看完《转法轮》,他兴奋不已,“事实上,(《转法轮》)系统的回答了我过去苦苦思索而不得解的这些问题,包括: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生的归宿是什么,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为什么要到这来做人。这本书系统地讲了修炼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能够成为神佛。”

《转法轮》里还讲到,宇宙多层空间,层层粒子,不同的粒子从大到小,从极其微观到无限宏观,每一层的粒子都构成一个空间——这都给了俞平一种前所未有的认识宇宙的视角。

俞平发现,科学家对于多维空间的一些探索,包括多维空间理论、十一维空间的理论,四维空间的理论,包括量子力学所揭示的微观世界、测不准原理啊,把这些都结合起来之后发现,原来《转法轮》里说得是对的。

“现在只有高能物理学、量子力学这块已经接触到了另外空间,但是也只是极其肤浅的一个描述,包括测不准原理啊等等。量子力学的理论已经动摇了传统的物质决定精神、物质是第一性的等理论。过去的一些学说都已经被动摇了。”

“量子力学已经证明人的意识、人的精神可以影响到物质。《转法轮》里讲到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

俞平把所学和书中的内容进行对比、贯通着看,觉得《转法轮》里讲的都是真理。所以,得法之初很激动。当时一些法轮功学员计划并已着手写一篇长篇文章从科学角度来证实大法。俞平主动参与到这篇文章的写作中来,和清华大学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共同写下了几万字长文《科学新时代 从远古走来 向未来奔去》(一)(二)(三),在网上发表,从科学角度系统的阐述为什么法轮功是真正的科学。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奥斯卡中国人权奖揭晓 牛腾宇等4人获奖
中企海产品涉强迫劳动 美议员促拜登政府制裁
涉为中共监视维吾尔人 六人在土耳其被捕
南京访民被冤狱 投诉党委书记制造冤假错案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