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人上当受骗 专家鼓励说出来、求助

人气: 33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3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台湾台北报导)老年人遭诈骗层出不穷,是你我身边正在发生的日常。希望藉由真实案例分享,了解常见诈骗类型,减少被骗风险。咨商心理师则提醒,多鼓励长辈把被骗当成一般困难说出来,情绪如果被处理了,才能走向正常。

“我妈妈今年74岁了,诈骗集团骗走她所有积蓄,那是她一点一点存下来的,就这样没了……”诈骗被害人的女儿小静(化名)又难过又气愤的说。

诈团恐吓老人家:“他们要告你,叫你还钱!”

今年初,一人独居的郭妈妈,不慎摔倒后,健康状况每况愈下,记忆力与反应都变差。小静说,“8月左右,自称地检署检察官的男子打市话到家中(来电显示+886开头) 告知我妈,她的身份证、印章被盗用作为医疗诈欺,已经造成两百多人受害,被骗金额高达2亿元。被害人要告我妈,要她还出全部的钱!”

郭妈妈一辈子奉公守法,听到“检警、被告”简直吓坏了,对方看准老人家慌张了,于是语气转为安抚说,“不要紧张,我们知道你是无辜的,只要跟警方配合,你就能洗清罪嫌”。

随后,诈团同伙一起演戏,有人扮检警、受害人、医院,还提供“真的警局电话”,企图让郭妈妈卸下心防。

“对方还恐吓,这件事牵扯太大,必须秘密进行,不能跟其他人讲,否则可能会造成自己或家人的不利。”

往后两个礼拜,诈团每天在不同时段打给郭妈妈,“抛出假的法院资料、回报假调查进度,同时嘘寒问暖,让我妈觉得他们是好人,真的在帮她。”小静说,实际上,他们在打探老人家的生活起居与周遭人际情况。

20天后,诈团挑选了郭妈妈落单的日子,约她出来交付个人金融卡与密码,说是要替她监管账户。

“诈团应该有我妈详细个资,推测早来观察过我家地形,刻意挑了附近一块没有监视器的空地约我妈见面,而不是约在人潮密集的超商。”赴约的是一名自称警局替代役男的20岁出头年轻人,出示法院拘票、起诉书等伪造文件,并说“等我们查清楚金流,调查完毕10天后把卡片还给你。”

但10天后诈团人间蒸发,对方手机号码与母亲户头的数字全部归零了。

“钱追不回来了!”监视器没拍到、用海外国际号码作跳板。警察也表示,这种诈骗太多了,没办法破案。“没办法,老人家没有警觉性,不晓得+886号码是诈骗。”小静无奈的说。

小静怀疑是替妈妈处理财务的银行员泄漏妈妈资料。“曾经看过我妈在Line对话框,传自己的身份证正反面给行员,然后这诈骗集团很清楚我家、我妈一个人住。”

她指出,老人家、乡下人对人没戒心,问什么全部一五一十说,在传统社会治安好,人心还很善良状况下无妨,但现在社会不能这样。

“我妈很难过,因为这一笔钱,对她一个家庭主妇来讲,是慢慢存来的。”看老人家泄气又自责,女儿不忍苛责,只好安慰妈妈有失有得,人没事就好。

被骗心理反应三部曲

老年人遭诈骗,比起年轻人更容易挫折不振。中华民国咨商心理师公会全国联合会理事、咨商心理师罗惠群对《大纪元时报》表示,受骗老年人自身有无身心状况?如罹患老年忧郁症或失智,诈骗案的发生可能跟病况有关,被诈骗后可能让病况更严重,甚至本来没有这种诊断,也可能因诈骗后,被诊断出有失智现象,互为因果。

关于被骗反应有三部曲,罗惠群指出,通常遇到重大事件,大脑会产生保护机制,产生震惊与否认,例如:我记不起来、不相信自己被骗。

第二阶段,进入崩溃情绪,分成有动能与没动能两种:退缩、忧郁、生活没动力、情绪低落,另一种是反向高涨,包括抱怨、生气、责怪别人。

第三阶段,依周边支持系统而定,如果亲友能支持或司法介入,长辈心理状况会较稳定。

不要帮倒忙 变成猪队友

如何帮助老年人走出阴霾?罗惠群表示,要鼓励“对话”,唯有开始敢跟别人说这件事,事情才会走向正常化。

东方文化对于较不堪、不光彩或难以启齿的事,不会想揭露或不知如何寻求安慰,所以干脆不谈,这样很危险,当这些受骗老年人没有情绪出口,容易胡思乱想,甚至轻生。

咨商心理师罗惠群提醒读者,安慰遭骗者有些“地雷”言词不要用。(受访者提供)

身为亲友要鼓励受骗老年人把被诈骗这件事当成一般的困难,把它说出来。

罗惠群提醒,旁人安慰遭诈高龄者,有几点需要注意,其中“地雷”言词千万不要用。

1. 收起责备心情

亲友要保持平常心,不要责备,责备只会让长辈更不敢说、更退缩,要从“同理角度”出发。

如果一劈头就说“你怎么那么笨啊、我以为你很精明啊,没想到也会被骗。”这些话只会让老人家更封闭,要特别小心。

对话的亲友角色也要经过挑选,如果被骗走的包括亲友的钱,受牵连的当事人要稍微回避,例如:被诈骗的是爸爸,但连儿子的房契也没了,这时就不建议让儿子去跟爸爸聊,可找一些外围、能掌握长辈情绪的人去。

2. 这些话千万别说!

有些人会劝,“看开一点,钱身外之物,一点小钱没那么严重、花钱消灾”,说这些没用,旁观者跟受害者的内在不会有连结。有些人会用宗教信仰观念来说,但每个人看法不同,“不见得你讲的是他想的”,可能起不了效果。

千万不要提到“要坚强”,也忌讳说,“好了,都一个礼拜了,你应该要好起来了吧?”这语气是暗示“你不赶快好起来,我很烦”,对受害者是二次、三次伤害。当事件刚发生还在急性期,对方情绪混乱,上述这些话,基本上周遭的人不讲为妙。

3. 你的存在就够了

如果不确定说什么能帮到受骗者,保险一点,什么都别说,就陪他、拍拍他、握着他的手或只是静静坐着就好。有时对他来讲,你的存在就够了。

4. 让他说 比你说更好

罗惠群指出,一旁亲友要鼓励长辈去倾吐,“你再多告诉我一点吧、我想听、说出来、哭出来会舒服一点,鼓励他去说,比你自己说来得更好。”

5. 情绪被处理 才是完美的

事实上,情绪跟事情解决的完不完美无关,但却更重要。就算最后钱没拿回,情绪如果被处理,事情仍是完美的,对这个人的健康来说,只是财损,不会连身心状况都赔进去。

喊出我需要别人帮忙

针对被骗者自救方法,罗惠群表示,须先建立自我肯定,允许自己接受别人的帮忙。长辈或许会觉得没面子,或认为可自己解决。但很多情况是当事人已惊慌失措,没办法自救,所以长辈要先对自己喊话,“我需要别人帮忙”。

其次,直接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情绪。这不容易,因为我国文化中,尤其是男性情感不善表达,一定要去面对,接受自己可以难过,也可以生气。

至于受骗后多久才能复原,罗惠群表示,“因人而异”,一般来说遇到重大事故,需要3~6个月调适期,可慢慢回到日常生活,但也要看周遭支持系统跟个人心理状态。

何时需要医疗专业介入?首先观察吃、睡等生活作息是否遭到困难。如发现老人家已经好几天没睡,或闭起眼睛30分钟又张开,有严重睡眠障碍状况绝对要尽速就医,因为有很高自杀风险。

其次,观察有无低落情绪、人际退缩。以前会出门聚会却开始不出门,或跟亲友相处显得退缩。专业资源使用方面,可寻求医院老年精神科协助,药物暂时性调节身心症状,但如果长辈在家里很难去叙说被诈骗的事,就需要心理师协助。

此外,如果诈骗并非单纯只在长辈身上,可能整个家庭或小孩也被卷入,或引发家人关系冲突,就需要寻求有家族治疗经验的心理师来协助。

*自杀不能解决问题,勇敢求助一定会有人伸出援手;若需咨商或协助可拨生命线专线“1995”。◇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