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脑死亡家属捐器官 受害人:是被逼迫的

人气 3147

【大纪元2023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中共在全国各地建立器官移植中心,需要大量的器官供体。近年来,中国红十字会将黑手伸向医院,诱导病患家属捐献器官。有受害者家属表示,这是中共活摘系统的套路。

11月14日,河南平顶山,11岁的妞妞(化名)被拔掉呼吸机。视频中,头上扎着两个羊角短辫的女孩被推进手术室,送别的母亲用手抚摸着孩子的额头,哭喊:“我的孩儿啊,别害怕……”当天下午,小女孩的心脏、肝脏、双肾被摘取,送往郑州市七院、郑大一附院等医院。

11月16日,福建泉州,13岁中学生小焜(化名)突发脑出血心跳骤停,8天后被判定为脑死亡。他的父母签署《人体器官捐献亲属确认登记表》,孩子被摘取“一心一肝脏一肺两肾脏一对眼角膜”。

11月5日,广西柳州市人民医院,一场器官获取手术摘取了20岁女孩邓兴燕的心、肝、肺、双肾,她是一个来自山村的女大学生,今年10月27日不幸遭遇车祸。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见诸于陆媒和中国红十字会官网。

伤心欲绝的亲人,突然的脑死亡,年轻的生命……这成了中国大陆器官捐献的常态。连新闻稿都是同样的模式,“天使来过……父母艰难的决定,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对于这类案例,前大陆媒体人赵兰健在X平台上发帖表示,器官移植,必须都是器官还活着,才能被移植。脑死亡是被所谓专家组鉴定的脑死亡。不经意的脑死亡正在中国各地大量的发生和进行着。

他写道,中国各地已建成了器官移植中心。器官移植正在成为中国的经济产业链。有多少人的器官会被流转于商业流程?买卖意味着,穷人器官只能贡献给富人。

赵兰健在接受大纪元采访表达了他的疑虑,“脑死亡的鉴定机构和活摘都是一伙人,医院是要盈利的。所以这里面有没有腐败?有没有违背良心的可能性?”

长期追踪捐献器官真相的新西兰异议人士严克维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作为患者的家属,遇到车祸这些事都非常悲痛,不太可能说主动自愿捐献器官。所以中共的医疗系统就使用这种套路来逼迫,强迫家属捐献。

图为2023年6月,严克维参加六四活动时,在中共驻奥克兰领事馆前举牌,抗议中共活摘器官。(受访者提供)

2021年1月初,严克维的父亲严邦国不幸被三轮载货摩托车撞伤,当场昏迷3分钟,醒后一直意识清楚。广西河池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以病人血氧不够做了气管切开手术,术后病人陷入昏迷,被转到ICU。几天后,医生说病人最好的情况可能是植物人,开始提出捐献器官的事情。

家人不同意,医生就给出一个长期的治疗方案,要在ICU住两三个月,脱呼吸机后,再去高压氧舱。医生承认确有一些患者半年或者一两年后康复了。

二十天过去了,父亲一直没有好转,医生又提示家属考虑一下红十字会的项目。“等于说我也是被击垮了,这样才同意的。”严克维告诉大纪元记者。

但是第二天,可能没有配型成功,医生又改口了,说这两天人就不行了。2021年1月24日深夜,62岁的严邦国去世,死亡医学证明书上写的死因是“多器官功能衰竭”。

严克维表示,事后他复盘了一下这件事情的经过。

“医院很可能从一开始,救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捐献器官。从头到尾的各种设计,包括入院的处理,到高昂的费用,经过一段时间比较长的无效治疗,通过累加医疗费,让家属感到压力。之后他又再抛出捐献器官,让你免除医疗费。是一个‘循循善诱’的过程,是一个很成熟的套路。”

调查追踪:逼迫捐献在医院大量存在

经历了父亲的事情之后,严克维相信活摘器官真的存在。“我就觉得这个事情离我们很近,因为我是基督徒,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我也遇到了这些事。我也会查这些案例,发现类似案例很多。”

他在百度新闻上,用“意外+器官”或者“器官+捐献”之类的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每周全国各地都会有这些案例。

严克维也追踪了很多案例。“比如我在小红书平台,在知乎平台,搜索‘临终’或者‘ICU’这些关键词,会有很多这种案例,我也会去私信他们,至少有一半以上都知道捐献器官这回事。”他认为,“这个系统绝对已经是非常完善。”

“很多病患是被医院‘套路’了。因为中国是没有免费医疗的,经过十几天二十多天的救治,ICU每天1万元的费用,加起来20万,对于中国大多数家庭来说都是一笔天文数字,这种威逼利诱让家属捐献器官。”

严克维调查发现,很多病患家属跟他一样,被医院劝捐家人器官。图为与一车祸患者家属的对话截图。(受访者提供)

值得注意的是,红十字会是器官捐献的主要操盘手,与各地医院密切合作。

据红十字会官网资料,早在2010年1月25日,原卫生部正式委托中国红十字会在全国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从此,所谓公民器官捐献的体系获得了“机构、制度和资金的保障”。

严克维说,“以前我对红十字会的印象只是说郭美美贪污一些救灾物资,但是经历过我父亲这件事以后,我就从医生的口中得知,这件事是由红十字会来完成的。”

“如果选择捐献器官,那么红十字会就会接收这个器官,并且支付患者生前的费用。其实也就是一种变相的强买强卖器官。在中国要换一个肝的话,要花上百万元,这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

严克维表示,在中国大部分人不会自愿去捐献器官的。之前媒体也揭露过,民政局下属的殡仪馆系统偷偷出售死者的尸体去给人配阴婚,说明家属都希望亲人在另一边、阴间也过得好。

“他是通过一些压力强迫你,等于说让你咽下了这个苦果,你是逼不得已。因为你不捐,你就给他二三十万的医疗费,你的家破产了,可能就(房子)断供了。”

中国器官移植背后的罪恶

2002年以后,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井喷,但供体来源一直受到质疑,近年中共又推出公民捐献器官系统。甚至在教育系统内公开鼓动青年学生“举着拳头”发誓自愿捐献器官。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调查认为,中共企图用“爱心捐献”掩盖活摘器官的罪恶,但相关数据却长期不符合自愿捐献的特征。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满足不了它们无限扩大的贪欲需求时,其黑手必然伸向社会。

今年年初,新华网报导,中共全国文联副主席高占祥,因病于2022年12月9日在北京去世,终年87岁。当时有官员发文悼念,提到他生前换了多个器官(“许多零件都不是自己的了”)。

严克维认为,中共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个系统,一是它们体制内有很多老贪官、老干部比较长寿,他们本身就需要调剂,需要使用这些器官。

二是它已经做成产业,向全球的权贵去出售器官。既然它已经形成了一个系统,那么它很可能是有一个很成熟的摘取、运送、交易系统。

“每一个案例背后都是一条人命。”严克维呼吁,首先我们要关心周围的亲友,跟踪这些住院的案例,已经发生(被迫捐器官)了就要保留证据,同时建议海外华人共同追溯、声讨,联合起诉相关的医疗机构,特别是已经在海外证券市场上市的,可以起诉他们赔偿。

赵兰健表示,他很早就接触到活摘真相,很多的渠道,网上和在国外见到纸媒体,但是“这些事情早就超出了我的想像能力”。他在1999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就认识高占祥,但不知道高换器官的事情。高去世之后,他才听摄影圈朋友说高占祥换器官。

据网易新闻,2022年有100万人口失踪。赵兰健曾深入中国边远山区调查“铁链女”等中国被拐卖人口,却发现在中国社会,如同胡鑫宇案,“很多人消失和死亡,一条生命轻如一颗灰尘”。

赵兰健呼吁,应该取消一切器官买卖、移植和活摘。

“商业社会的器官交易,必定是没钱的人付出器官,有钱人花钱获取,中间人牟利。这是任何打着美好光环进行器官活摘和移植的本质,本质是一场商业交易。有交易,有利益,必然存在不公、腐败、甚至是罪恶。”他说。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预告】民运人士举行国是会议 勾画民主中国
进京受阻 访民谈北京政府默许的职业“截访”
中共加强控制海外华人 两面手法既宣传又打压
72岁农妇被打毒针致残 再遭公检法构陷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