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腦死亡家屬捐器官 受害人:是被逼迫的

人氣 3147

【大紀元2023年1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中共在全國各地建立器官移植中心,需要大量的器官供體。近年來,中國紅十字會將黑手伸向醫院,誘導病患家屬捐獻器官。有受害者家屬表示,這是中共活摘系統的套路。

11月14日,河南平頂山,11歲的妞妞(化名)被拔掉呼吸機。視頻中,頭上扎著兩個羊角短辮的女孩被推進手術室,送別的母親用手撫摸著孩子的額頭,哭喊:「我的孩兒啊,別害怕……」當天下午,小女孩的心臟、肝臟、雙腎被摘取,送往鄭州市七院、鄭大一附院等醫院。

11月16日,福建泉州,13歲中學生小焜(化名)突發腦出血心跳驟停,8天後被判定為腦死亡。他的父母簽署《人體器官捐獻親屬確認登記表》,孩子被摘取「一心一肝臟一肺兩腎臟一對眼角膜」。

11月5日,廣西柳州市人民醫院,一場器官獲取手術摘取了20歲女孩鄧興燕的心、肝、肺、雙腎,她是一個來自山村的女大學生,今年10月27日不幸遭遇車禍。

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見諸於陸媒和中國紅十字會官網。

傷心欲絕的親人,突然的腦死亡,年輕的生命……這成了中國大陸器官捐獻的常態。連新聞稿都是同樣的模式,「天使來過……父母艱難的決定,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延續……」

對於這類案例,前大陸媒體人趙蘭健在X平台上發帖表示,器官移植,必須都是器官還活著,才能被移植。腦死亡是被所謂專家組鑑定的腦死亡。不經意的腦死亡正在中國各地大量的發生和進行著。

他寫道,中國各地已建成了器官移植中心。器官移植正在成為中國的經濟產業鏈。有多少人的器官會被流轉於商業流程?買賣意味著,窮人器官只能貢獻給富人。

趙蘭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表達了他的疑慮,「腦死亡的鑑定機構和活摘都是一夥人,醫院是要盈利的。所以這裡面有沒有腐敗?有沒有違背良心的可能性?」

長期追蹤捐獻器官真相的新西蘭異議人士嚴克維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作為患者的家屬,遇到車禍這些事都非常悲痛,不太可能說主動自願捐獻器官。所以中共的醫療系統就使用這種套路來逼迫,強迫家屬捐獻。

圖為2023年6月,嚴克維參加六四活動時,在中共駐奧克蘭領事館前舉牌,抗議中共活摘器官。(受訪者提供)

2021年1月初,嚴克維的父親嚴邦國不幸被三輪載貨摩托車撞傷,當場昏迷3分鐘,醒後一直意識清楚。廣西河池市人民醫院的醫生以病人血氧不夠做了氣管切開手術,術後病人陷入昏迷,被轉到ICU。幾天後,醫生說病人最好的情況可能是植物人,開始提出捐獻器官的事情。

家人不同意,醫生就給出一個長期的治療方案,要在ICU住兩三個月,脫呼吸機後,再去高壓氧艙。醫生承認確有一些患者半年或者一兩年後康復了。

二十天過去了,父親一直沒有好轉,醫生又提示家屬考慮一下紅十字會的項目。「等於說我也是被擊垮了,這樣才同意的。」嚴克維告訴大紀元記者。

但是第二天,可能沒有配型成功,醫生又改口了,說這兩天人就不行了。2021年1月24日深夜,62歲的嚴邦國去世,死亡醫學證明書上寫的死因是「多器官功能衰竭」。

嚴克維表示,事後他復盤了一下這件事情的經過。

「醫院很可能從一開始,救治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捐獻器官。從頭到尾的各種設計,包括入院的處理,到高昂的費用,經過一段時間比較長的無效治療,通過累加醫療費,讓家屬感到壓力。之後他又再拋出捐獻器官,讓你免除醫療費。是一個『循循善誘』的過程,是一個很成熟的套路。」

調查追蹤:逼迫捐獻在醫院大量存在

經歷了父親的事情之後,嚴克維相信活摘器官真的存在。「我就覺得這個事情離我們很近,因為我是基督徒,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也遇到了這些事。我也會查這些案例,發現類似案例很多。」

他在百度新聞上,用「意外+器官」或者「器官+捐獻」之類的關鍵詞進行搜索,發現每週全國各地都會有這些案例。

嚴克維也追蹤了很多案例。「比如我在小紅書平台,在知乎平台,搜索『臨終』或者『ICU』這些關鍵詞,會有很多這種案例,我也會去私信他們,至少有一半以上都知道捐獻器官這回事。」他認為,「這個系統絕對已經是非常完善。」

「很多病患是被醫院『套路』了。因為中國是沒有免費醫療的,經過十幾天二十多天的救治,ICU每天1萬元的費用,加起來20萬,對於中國大多數家庭來說都是一筆天文數字,這種威逼利誘讓家屬捐獻器官。」

嚴克維調查發現,很多病患家屬跟他一樣,被醫院勸捐家人器官。圖為與一車禍患者家屬的對話截圖。(受訪者提供)

值得注意的是,紅十字會是器官捐獻的主要操盤手,與各地醫院密切合作。

據紅十字會官網資料,早在2010年1月25日,原衛生部正式委託中國紅十字會在全國開展人體器官捐獻工作。從此,所謂公民器官捐獻的體系獲得了「機構、制度和資金的保障」。

嚴克維說,「以前我對紅十字會的印象只是說郭美美貪污一些救災物資,但是經歷過我父親這件事以後,我就從醫生的口中得知,這件事是由紅十字會來完成的。」

「如果選擇捐獻器官,那麼紅十字會就會接收這個器官,並且支付患者生前的費用。其實也就是一種變相的強買強賣器官。在中國要換一個肝的話,要花上百萬元,這是一個很划算的買賣。」

嚴克維表示,在中國大部分人不會自願去捐獻器官的。之前媒體也揭露過,民政局下屬的殯儀館系統偷偷出售死者的屍體去給人配陰婚,說明家屬都希望親人在另一邊、陰間也過得好。

「他是通過一些壓力強迫你,等於說讓你嚥下了這個苦果,你是逼不得已。因為你不捐,你就給他二三十萬的醫療費,你的家破產了,可能就(房子)斷供了。」

中國器官移植背後的罪惡

2002年以後,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井噴,但供體來源一直受到質疑,近年中共又推出公民捐獻器官系統。甚至在教育系統內公開鼓動青年學生「舉著拳頭」發誓自願捐獻器官。

「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調查認為,中共企圖用「愛心捐獻」掩蓋活摘器官的罪惡,但相關數據卻長期不符合自願捐獻的特徵。當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滿足不了它們無限擴大的貪慾需求時,其黑手必然伸向社會。

今年年初,新華網報導,中共全國文聯副主席高占祥,因病於2022年12月9日在北京去世,終年87歲。當時有官員發文悼念,提到他生前換了多個器官(「許多零件都不是自己的了」)。

嚴克維認為,中共已經形成了這樣的一個系統,一是它們體制內有很多老貪官、老幹部比較長壽,他們本身就需要調劑,需要使用這些器官。

二是它已經做成產業,向全球的權貴去出售器官。既然它已經形成了一個系統,那麼它很可能是有一個很成熟的摘取、運送、交易系統。

「每一個案例背後都是一條人命。」嚴克維呼籲,首先我們要關心周圍的親友,跟蹤這些住院的案例,已經發生(被迫捐器官)了就要保留證據,同時建議海外華人共同追溯、聲討,聯合起訴相關的醫療機構,特別是已經在海外證券市場上市的,可以起訴他們賠償。

趙蘭健表示,他很早就接觸到活摘真相,很多的渠道,網上和在國外見到紙媒體,但是「這些事情早就超出了我的想像能力」。他在1999年加入中國攝影家協會,就認識高占祥,但不知道高換器官的事情。高去世之後,他才聽攝影圈朋友說高占祥換器官。

據網易新聞,2022年有100萬人口失蹤。趙蘭健曾深入中國邊遠山區調查「鐵鏈女」等中國被拐賣人口,卻發現在中國社會,如同胡鑫宇案,「很多人消失和死亡,一條生命輕如一顆灰塵」。

趙蘭健呼籲,應該取消一切器官買賣、移植和活摘。

「商業社會的器官交易,必定是沒錢的人付出器官,有錢人花錢獲取,中間人牟利。這是任何打著美好光環進行器官活摘和移植的本質,本質是一場商業交易。有交易,有利益,必然存在不公、腐敗、甚至是罪惡。」他說。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蒙難中原 兩對姐妹的悲慘故事
在德國尋求庇護 中國人講述幾代家人遭中共迫害
唐吉田女兒日本去世 律師關注組籲讓唐出境
24年間 大慶近三百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