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国医生写新冠死亡需国务院同意

人气 6762

【大纪元2023年0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报导)中共病毒(新冠)席卷全中国,医院和殡仪馆不堪重负,中共官方被质疑严重隐瞒死亡人数。大纪元早前获得中共内部文件,显示当局判定新冠死亡的程序,涉嫌刻意隐瞒死亡病例。近日再有文件显示,医院注明新冠患者死亡,需要最高层的国务院同意。分析认为,隐瞒死亡人数,是中共上层和下层的合谋。

广西文件显示判定新冠死亡要“国家审核”

大纪元获得一份广西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编号:SJSX223577)发于2022年12月25日的“通知”文件(附文后)。

文件称是根据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要求,加强“新冠病毒感染重型及以上病例的会诊、救治以及相关死亡病例报告工作”。

其中,就新冠死亡病例诊断和报告,文件要求,对于新冠患者或因其它疾病合并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在院期间出现死亡,要在24小时内完成院内讨论,“经所在市级专家组讨论同意,报自治区卫生健康委指定电子邮箱,并按程序报送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审核同意后,再由死亡病例所在医疗机构按要求上报传染病疫情直报网。”“未经国家审核”的死亡病例不得作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进行网络直报。

该文件还涉及“重型及以上病例和死亡病例会诊流程”:医疗机构需提交的有关材料:

1. 重型及以上病例诊断需重点围绕重型及以上病例诊断标准提供完整病历资料,市级专家组会诊意见,准确标明导致重型及以上的初步原因;

2. 死亡病例所在医疗机构需提供死亡病历摘要、院级死亡病例讨论意见以及市级专家组讨论意见。

(文件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文件特别强调保密:专家组会诊意见不能擅自公开。感染重型及以上病例、死亡病例数量等,“因涉及信息数据敏感,实行专人负责制,严禁通过微信、QQ等方式报送,需报送至指定电子邮箱”。

(文件截图)

另外一份,来自广西自治区贺州市新冠病毒感染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于2023年1月20日的文件,有关感染死亡病例确认程序和保密工作,内容表述也基本一致。

判定新冠死亡遭人为设限 分析:中共上下合谋隐瞒

大纪元1月26日已披露多份中共内部文件,显示中共判定新冠死亡病例的要求相当严格。(延伸阅读:【独家】中共内部文件泄染疫死亡数据秘密

其黑龙江卫健委2022年12月15日发布所谓“规范做好新冠病毒感染者死亡病例信息填报工作”的通知要求:在患者死亡后24小时内先完成院级死亡病例讨论,报医疗管理部门审核同意后,才能写入病历和死亡证明。

河北省卫健委发于1月6日的文件,也提及新冠染疫死亡判定程序:对初诊为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病例,在患者死亡后24小时内完成院级死亡病例讨论,由本机构医疗管理部门和主管负责人审核后,再逐级报市级、省级医疗救治组审核后,方可注明是新冠死亡病例。

对照发现,黑龙江的文件,是要求在报医疗管理部门审核同意后,就可“写入病历和死亡证明”;河北的文件,是要逐级报到省级医疗救治组审核,方可注明是新冠死亡病例。而最新获得的广西的文件,则要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审核同意。

时事评论员钟原2月1日对大纪元表示,黑龙江的文件因为是针对基层的医生,并不需要他们知道后面的流程,可能只是笼统说医疗管理部门审核,后边上报国务院。河北省级医疗救治组审核的流程是否也会上报国务院,从文件看,不太清楚。但是广西的通知明确说明由国务院审核每一例死亡,这个情况后果就很严重。

“一方面是在中共官僚体制下,下边的医务工作者,可能等多少天也等不到国务院的审核回复。下边各级卫生部门也心知肚明,所以自然都有对策,就是尽量不报了,都不写新冠。另一方面,广西这份文件显示,对于外界批评中共掩盖死亡人数,等于是国务院,或者说中共最高层是要负总责的。”钟原说,“换句话说,隐瞒死亡人数,是中共上层和下层的合谋。”

就中共内部发布程序繁琐的新冠死亡判定方法,美国前沃尔特‧⾥德(Walter Reed)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研究员林晓旭博士也表示严重质疑。

林晓旭1月25日对大纪元表示,认为中共搞出这套非常严格的做法,实际上是要限制报送属于新冠死亡的病例。因为在医疗资源挤兑的情况下,医院根本不可能24小时内讨论病人死亡的具体原因。

过去近两个月,中国各大医院医疗资源被严重挤兑,病患排长队等待,因院内感染,医护人员严重不足,甚至在也染疫的情况下超负荷工作。

林晓旭说,“重症ICU这些人救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去进一步讨论已经死去的人?而且很多人很快就拉走了。你想去核实都来不及。所以这个通知也就是告诉地方政府,你们别随便报上来这些病例。这个事限制非常严格,实际上仍然是要(地方)政府通过不同渠道把真相进一步掩盖下去,把谎言编得更巧一点,逼着医院系统跟卫建委系统去统一口径,对外以后有一个说辞。”

中共给疫情“降温” 但消息指农村老人死亡激增

中共官方去年12月突然全面放开防疫,官方自2022年12月7日到今年1月8日的染疫死亡数据,加起来也不足40例。全球关注中共严重少报了染疫死亡人数。

在国际压力下,今年1月14日,中共卫健委突然通报,2022年12月8日至2023年1月12日,全国在院感染相关死亡病例59,938例。1月21日,中共再发布,1月13日至19日在院感染相关死亡病例为12,658例。但外界则高度质疑中共深度隐瞒死亡数据。

中共卫健委1月30日声称,全国整体疫情已进入低流行水平,各地疫情保持稳步下降态势。

但同一天,世界卫生组织表示,COVID-19(新冠病毒)仍然是全球卫生紧急事件,这是最高级别的警报形式。世卫总干事谭德塞表示,中国死亡病例“绝对还要高出许多”。

2月1日,中共疾控中心报告声称,在院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病例数于1月4日达到每日峰值4273例,随后持续下降,1月30日下降至434例,较峰值下降89.8%。报告没有再公布死亡病例数。

时事评论员钟原对大纪元分析说,最近几次中共通报在院染疫死亡人数,像挤牙膏一样,表明确实需要内部的多重审核才能发布。比如:中共称12月31日才建立了医院上报死亡人数的系统,之前应该根本不许上报,因此乱编了12月31日之前的死亡数据。1月份的数据本可以每天按上报的数据公布,但不敢每天及时公布,都是隔三差五地通报一下,应该是经过了层层加工。

“疾控中心2月1日通报的数据不再报累计死亡数字,仅称死亡人数下降至434例,又大篇幅在造势疫情高峰已过,掩盖真相的操作太明显了。”钟原说。

除了中共内部文件被指涉及幕后的隐瞒操作,大纪元和多家外媒报导都多有报导指出:中共秘密下令殡仪馆和医院,“尽量不要”以“新冠”作为染疫死者的死因。这往往只是靠一纸非正式的纸条,甚至是口头通知。

钟原表示,中共官方一直只通报了可疑的“院内死亡”人数,中国各地的院外死亡数字,究竟又有多么巨大,更值得关注,但在中共重重掩盖下,外界难以了解。

中共疾控中心1月30日称,过年期间疫情未明显反弹,本轮疫情“已近尾声”。不过,美国之音1月31日报导,许多中国偏远地区严重缺医少药、村干部渎职缺位,导致农村老人死亡激增。以往喜气洋洋过大年,如今却是“街头大喇叭哀乐,从早到晚响个不停”。多名受访者披露了死亡阴影下“白联比红联还多”的惨况。(详见报导:中国农村疫情惨况:村村添新坟 哀乐不绝于耳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独家】死亡是去年6倍 南京统筹遗体处置
【独家】中共内部文件泄染疫死亡数据秘密
吴人晓:胡鑫宇案为何令人联想到谷开来?
凤鸣:北京老干部大量疫死 是往年的288倍!高百姓88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