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新冠溯源令中共恐惧 未来发展一文看懂

人气 7912

【大纪元2023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骆亚采访报导)美国能源部和联邦调查局相继认为,COVID-19(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可能是由实验室泄漏引发,再次引发外界对中共三年来隐瞒疫源和疫情的关注。中共对重启病毒溯源十分恐惧,前美国国务院中国政策首席顾问余茂春(Miles Yu)受访表示,重提病毒溯源重要性在于,对中共追责已经形成美国两党共识。

2月26日,《华尔街日报》报导,根据最近提供给白宫和国会主要成员的一份机密情报报告,美国能源部得出结论,新冠病毒大流行有可能是由实验室泄漏引起。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2月28日表示,该机构评估认为,新冠病毒“最有可能”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潜在实验室事件”。

在能源部新报告发出之后,美国媒体、政界纷纷响应,美国联邦参议院3月1日晚间全票通过法案,要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解密有关COVID-19起源的信息。此前的2月13日,众议院共和党人启动COVID-19溯源调查,对拜登行政当局的现任和前任官员发出一系列信函,要求得到文件和证词。

毫无意外,中共再次老调重弹,为病毒溯源贴上搞政治标签。中共外交部表示,有关方面应“停止抹黑中国”,“病毒溯源是科学问题,不应当被政治化”,继续抵赖掩盖。因特斯拉创办人马斯克转发武汉病毒所泄漏言论,中共官媒还拿马斯克开刀。

重提病毒溯源 国际社会希望进一步推进

能源部的报告源于2021年5月份美国总统拜登要求美国情报机构90天内完成新冠病毒起源调查,同年8月份,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发布了病毒溯源报告非机密评估摘要,提到4个情报机构和国家情报委员会的评估认为可能是自然起源,1个情报机构认为很可能是实验室相关事件的结果,还有3个情报机构无法对两种假说达成一致。

当时评估摘要并没有提及各情报机构的名称,这次《华尔街日报》的报导,提到认为实验室泄漏的是联邦调查局,能源部此前是3个没有定论的情报机构之一,但后来转变了看法。

实际上,早在2020年5月,能源部下属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的研究人员发布了一份机密报告,发现冠状病毒有可能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逃出,但当时这种调查被视为禁忌。

能源部的情报和反间谍办公室,是美国情报界的18个机构之一,这些机构隶属于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能源部的结论是新情报的结果,意义重大,因为该机构拥有相当多的科学专业知识,并下辖美国国家实验室网络,其中一些国家实验室进行高级生物学研究。

美国能源部认为,Covid病毒是由一个中国实验室泄漏而传播开来的。图为Covid病毒(新冠病毒)示意图。(shutterstock)

美国病毒学专家林晓旭博士对大纪元表示,“这次能源部的研究虽然没有公布更多的细节,口气上也不是很强硬,但是这件事情再次提出来,说明这个事情对国际社会非常重要,也是中共的一个软肋,因为它一直隐瞒,方方面面都在隐瞒。”

林晓旭认为,关于病毒溯源的问题,实际上反映了国际社会希望病毒溯源能够有进一步的推进,很多美国议员也再次要求美国国会以及行政单位,进一步加强对病毒溯源的调查。如果不知道上次疫情是如何爆发的,那么如何防范?下次疫情会不会再发生呢?在这一点上,中共一直没有办法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将来会不会再次重演?国际社会就怕这个恶果重现。

“如果是自然起源的话,那么动物中间宿主是什么样的动物?目前没有任何结论。如果是实验室泄漏的,那么是怎么样造成实验室的泄漏?是什么样的操作?如果是中共生化武器的研发,或者实地释放病毒测试的话,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武器研发机制?中共生物武器规模到了何种程度?”林晓旭说。

林晓旭表示,“虽然美国的情报机构,没有办法得出一个结论性判定。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社会,对这件事情渴望了解真相的愿望降低,人们越发看到疫情对美国经济社会各方面的冲击,也看到了中共全方位的威胁,看到中共在这种极权政府下,如果它们掌握了生化武器,如果它们把COVID当作一个生化武器,再一次让病毒传播到全球各地的潜在风险。”

民意支持病毒溯源 追责中共呼声高

能源部报告认为病毒可能源自实验室泄漏消息传出后,美国共和党议员呼吁进行验证,并敦促政府对中共采取紧急行动。

“关于中国的实验室泄密事件,被证实是正确的并不重要。”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推特上说,“重要的是追究中共的责任,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科顿一直呼吁对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进行调查。

2022年4月4日,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商务会议上发表讲话。(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发推表示,“一直有巨大的证据表明,冠状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我很高兴能源部认识到这个现实,现在是让中共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蓬佩奥卸任后,与他的首席中国顾问余茂春2021年2月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中共热衷于病毒研究,但却忽视实验室生物安全规范,全世界为中共鲁莽行事付出惨重代价。

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在一条推特上呼吁,“过去两年来,左派一直试图审查真相并为共产党中国掩盖,但事实是不可否认的。中共是邪恶的,它的病毒杀死了数百万人,习近平不惜一切代价在摧毁美国,现在是追究这个邪恶政权责任的时候了。”

新冠病毒溯源,在美国往往被媒体渲染成共和党的政治事件,但越来越多的民主党议员也支持病毒溯源。

民主党众议员塞斯·穆尔顿(Seth Molten)表示,“我并不完全惊讶。” 穆尔顿2月26日告诉CNN,“中国人(中共)在每一步都对COVID处理不当,试图掩盖真相,试图清零病毒,但完全失败。由于中国共产党对这一病毒大流行的管理不善,数万、数十万中国人死亡。”

前美国国务院中国政策首席顾问余茂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在于,对中共的追责已经形成两党之间的共识,美国是不会放弃的。”

“但是追求真相的目的是什么?共和党说我们追求真相,是要中共对已经发生的疫情负责。民主党人说,我们追求真相是为了防止以后类似事情发生。这是一个微小区别,但是我想重要的是要(中共)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负责。” 余茂春说。

图为2021年2月11日,余茂春在马里兰州的安纳波利斯(Annapolis)。(Tal Atzmon/大纪元)

2月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举行新冠溯源首场听证会,主持听证会的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摩根·格里菲斯(Morgan Griffith)说,“我相信大量的间接证据支持Covid-19是因与研究相关事件而出现的。”

林晓旭说,“现在看到议员的声音,以及马斯克(Elon Musk)的声音等等,都是反映民意,如果没有民意的话,美国国会不会有这样的动作,如果没有民意的话,包括能源部或者其它情报机构,也并不需要老调重弹,包括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刚刚接受媒体采访,也谈到了这个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其实不管是实验室泄漏也好,还是实验室制造也好,都是要求对中共追责的一个很明确的信号。”

中共恐惧 将病毒溯源政治化

中共当局十分害怕病毒溯源,一方面无根据地甩锅给国外, 同时又极力阻挠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指责病毒实验室起源是阴谋论。

2020年4月,澳大利亚率先呼吁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时,中共立即启动对澳全方位的报复,两国之间燃起了长达一年的贸易烽火。

2021年8月,就在美国发布溯源报告前夕,中共大力度鼓吹病毒起源于美国军方的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实验室泄露,并说这是“一份栽赃报告、政治报告”、“报告是美由情报部门主导杜撰的”。

澳洲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主席、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说,“(关于病毒起源)我们今天本应该知道的更多,而我们没有做到,很大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的阻挠。”

余茂春表示,“中共对真理的理解就是说,我的抗议声音、我的愤怒表现越激烈越高昂,好像我就越有正义感,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中共有时候把宣传和真相分不清楚,这是中共一贯治国方针的根本原则,这也是中共的悲剧。”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认为,“这是中共体制决定的,而体制是由其反人类的本质决定的。中共在病毒疫情上不是隐瞒了什么,而是透露了什么。因为隐瞒是全面的、彻底的,所有对外的消息都是选择性释放,都是有目的的,和事实真相没有任何关系。对中共官方放出来的消息,都当作谎言就对了。”

对于美国能源部关于新冠病毒可能源于实验室泄漏的评估,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2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老调重弹,说新冠病毒溯源是科学问题,不应当被政治化。

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Ned Price)同日回应说,调查病毒起源与政治无关,这是国家安全的问题,公共卫生和国家安全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毛宁说,2021年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进行实地考察后,得出了“权威和科学”的结论,他们确定实验室泄漏的假设是“非常不可能的”。

2022中共外交部新任发言人、现任新闻司副司长毛宁现身。(央视视频截图)

世卫组织调查团在前往中国进行病毒起源调查后,于2021年3月30日发布了报告。报告将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可能定义为“极不可能”。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在报告发表时澄清说,调查团在中国获取数据受阻,病毒起源需进一步调查。他还在讲话中公开承认不排除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

林晓旭表示,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可以说是失败的,他们在中国没有办法直接接触到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以及当地的民众等等,没有办法进行独立调查和采访,使得这些专家根本就没有办法拿到独立的信息。

“所有的信息、所有的数据,都是官方分析过后提供给国外专家,实际上等于说是没有任何独立调查。在这些方面,中共可以说是换了一个花样,表面配合,实际上根本没有配合。有多少数据、有多少样本已经被中共销毁了,国际社会也不知道。所以总体来说,这件事情,仍然对国际社会来说是一个大的谜团。”

横河表示,“中共重复世卫组织的所谓结论,不仅是为国内宣传,也是试图阻止国际社会的溯源努力。毕竟,一旦国际社会认真溯源,追查出来的可能就不仅仅是这次疫情的爆发和隐瞒,也许有更多的肮脏内幕被曝光,这是中共害怕的。中共当然相信自己的谎言是有效的,在国内信息封锁的情况下对国内民众是有一定作用的,在国际上,虽然没有那么多人信它,但给那些愿意为中共站台的利益集团一个为它辩护的借口。”

林晓旭认为,“如果是很明确有实验室泄漏,中共隐瞒了,国际社会说是无法接受的,要对中共要求进行追责,如果它要赔偿的话,对经济各方面中共都无法承受,习近平政府也面临整个信用进一步破产。所以当然对中共来说,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撒谎、去圆谎,一定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去掩盖它,让国际社会感到混淆,进一步地炒作这些概念。”

中共不仅继续抵赖,对于马斯克不久前转发武汉病毒所泄漏言论,也被中共官媒恫吓。中共官媒《环球时报》28日发表一篇题为“马斯克,你这是在砸中国的锅吗?”的评论文章,点名特斯拉老板、“推特”平台老板马斯克,说他转发了污蔑中国的阴谋论,他和右翼势力混在一起,似乎也很享受被美国右翼势力追捧和“抬轿子”的感觉。

余茂春对大纪元表示,“它们(中共)是担心像马斯克这样世界公认的领袖人物参与对中共政策是非的讨论,这些人的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它们对像马斯克这样的人也非常恐惧。所以它们的政策就是采取一种霸凌、谩骂、不讲道理,这样反而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所以说中共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多。”

横河表示,“中共单挑马斯克,是因为马斯克有特斯拉工厂在中国大陆,对中共来说,从来不存在互惠商业关系,只要你有求于它,它就会用来武器化,成为实现它自己目标的工具。对中共来说,任何来往都是政治,敲打马斯克,也是对西方商人的警告,要想和中国做生意,就必须按照中共的条件,为中共利益效命。”

林晓旭表示,中共终究要遭到报应的,做了这样邪恶的事情,终究要承担这个责任。(明慧网)

病毒溯源是否可以突破?

实验室病毒溯源面临两重困难,一方面是中共的阻碍,一方面三年过去了,原始数据可能已经被销毁。

但著有《病毒:新冠肺炎溯源》(Viral: 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ovid-19 )一书的美国亚裔科学家曾昱嘉(Alina Chan)表示很乐观,她在2021年告诉美国之音:我很乐观,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答案,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几乎所有事情都被记录下来的世界里。我实际上非常有信心有人知道这种病毒是从哪里来的,也许他们今天觉得告诉我们不安全,但也许再过5年、10年,或50年,最终会有人告诉我们。这是本世纪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它不可能被遗忘,不可能永远只是个谜。

对于大纪元记者提问,病毒溯源会有突破这个问题,余茂春回答道,“当然会有突破,但我们会一步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林晓旭表示,中共终究要遭到报应的,做了这样邪恶的事情,终究要承担这个责任。国际社会在这些方面,仍然会持续给中共压力,对习近平政府来说,也是架在头上的一把刀。

“所以当然我觉得他们(国际社会)会在对于COVID溯源方面再次着力,再次去要求中共对病毒到底是如何爆发的,给出进一步交代,以及对中共把病毒传播到全球要进行追责,我觉得这方面的声音,还会进一步放大。” 林晓旭说。◇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分析:三重对抗 美中关系每天在恶化
FBI局长: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源自武汉实验室
美参院一致要求拜登解密COVID起源情报
座谈中俄朝轴心等议题 台湾学者有何看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