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机构改革三大怪 党国附体现原形

人气 16187

【大纪元2023年03月09日讯】上世纪初被苏俄秘密输入中国的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是对伟大中华文明的侵袭。由中共建立的政权,史称红朝。中共红朝特有的政权架构是“党国附体”模式。

近数十年,中共党国打着改革的旗号,不断调整架构。上月的中共二十届二中全会通过了“党国机构改革”方案。近日在全国两会上,官方已公布国务院部分的机构改革。目前只涉及金融、科技、大数据等少数领域,传闻公安部、国安部、港澳办等移出国务院未见成真。但由于此次提交人大审议的是党国机构改革的“部分内容”,参照过往惯例,两会后宣布的“中央机构改革”,可能有“伸出党的巨爪”的大动作。

即便从已公布的局部情况观察,这轮机构改革已显现“三大怪”。

一大怪:同一机构来回调 匪夷所思的“朝令夕改”

这轮中共国务院机构的变动,首先令人感到奇怪之处,是将原来调走的部门又再调回来。

其中,新的方案宣布国家知识产权局提级为国务院直属机构。但该机构原本就是国务院直属机构,5年前才划入市场监管总局,现在又重新变回国务院直属。

国家外国专家局,此次放在人社保加挂牌子。但国家外国专家局,原来就是属人社部管理的国家局,5年前才划归科技部,今次又回到人社部。

中国老龄协会,原来就由民政部代管,5年前改由国家卫健委代管,如今又转回民政部代管。

在习近平前年宣布中共创造所谓脱贫“人间奇迹”之际,在国务院扶贫办基础上重组、单设的国家乡村振兴局,独立仅两年,就在这次“改革”中被并入农业农村部,只是在农业农村部加挂一块牌子。

这种反复动作不可思议,引人猜测是否中共高层内斗的结果,还是纯属败政的表现。

二大怪:精简成幌子 官僚体系庞大 “官民比”惊人

中共官媒《中国青年报》3月9日发文解读这轮机构改革,称是“精兵简政,不养闲人”。但事实是这样吗?

据中共宣布的机构改革方案称,中央国家机关各部门人员统一精减5%。不过又说,收回的编制主要用于加强重点领域和重要工作。方案并提到,安排中国人民银行、金监局、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及其分支机构、派出机构全部使用行政编制,工作人员纳入国家公务员管理。

从字面意思可知,这轮机构改革根本没有精简编制,只是将人员清洗一遍,可能是将前朝旧人清理掉罢了。至于要加强的重点领域和重要工作是什么,并没有说明。这里的弹性很大,因为“重要”,就可以找理由增加编制和人员。而光是将金融系统分支机构、派出机构纳入公务员,就是很大的规模。

据陆媒疏理,中共所谓改革开放以来,国务院“机构改革”已进行了八次,此次改革是41年来第九次。习近平上台后每五年就搞一次。每一次官方都声称减机构、减人员,但整来整去,似乎机构越来越臃肿,人员越来越多。

从国务院组成部门(含办公厅)机构看,2003年改为28个,2008年27个,2013年25个,2018年改成26个。而仅2018年,党的机构就新组建了一大堆,如:国家监察委(员会)、中央依法治国委、中央审计委、中央教育工作领导小组、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还有升格的中央深改委、中央网信委、中央财经委、中央外事委,此外还有中央国安委等。

关于中国到底有多少“吃皇粮”者,因为中共的数据本身造假,我们无法得到准确的资料。但从官方不同各种渠道释放的信息,可见公职人员的数量巨大,且多年来不减反增。

2005年,中共国务院参事任玉岭统计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官民比已达到1:26(即每26个纳税人供养1名公务员),比西汉时高出了306倍;比清末高出了35倍。即使是同改革开放初期的1:67和10年前的1:40相比,吃皇粮者所占总人口的比重也是史无前例的。”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同年则说,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

再往后看,2020年6月11日,《辽宁日报》报导辽宁省精简事业单位时的内容显示,2016年辽宁省的官民比约是1:19.7。算出的数据跟2005年中央党校周天勇的数据1:18较为接近。

到2021年两会,中共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提案中,就财政供养人员造成的开支庞大举例说:某县2019年常住人口3.02万人,地方财政收入3,661万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65亿元,行政事业和社会组织120余个,财政供养人员6,000余人,财政供养人员比为1:5。由此可见,机构改革改到2019年的数据,一个小县的官民比就高达1:5,就是5人供养一名公职人员。

近三年的疫情中,中国天量人员死亡,只是被掩盖,然而公职人员的编制却是不变的。现在究竟是多少人供养一名公职人员,是一个天大的谜。

三大怪:新一轮机构改革“伸出党的巨爪”

虽然有关这轮中央机构改革的内容尚未披露,但官方已透露,在组建科技部的同时,将组建中央科技委员会以加强中央的所谓集中统一领导,科技委的办事机构职责由科技部承担。这说明本是国务院部门的科技部已沦为中央科技委的附属,只是外挂一个国务院的牌子而已。

参照中央科技委的设立,接下来相信还有一系列党的委员会将建立,控制国务院的部门。比如,传闻要组建的中共中央金融委员会如果成真,新成立的国务院金监总局,也只是它的前台。还有引起极大关注的超级权力机构“中央内务委员会”,如果设立,可能会控制公安部、国安部。

党向政府加进一只手,这样的操作在2018年已有参照。当时的党政“机构改革”,最明显的导向也是强化党控。许多以中央为旗号的委员会,办公室设在政府部门,如所谓中央依法治国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司法部,中央审计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审计署。

还有直接兼并的,如将国务院属下的国家行政学院并入中央党校,把公务员培训并入中央党校统管;将国家公务员局并入中央组织部;将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国家宗教局并入中央统战部。此外,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归口中央统战部领导”,但“仍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

中宣部加挂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新办)、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国家电影局等多个牌子,实际上后几个国务院机构也是名存实亡,只是需要加盖公章时使用。

中共这种以党凌驾和驱策政府的架构,是一种党国附体模式。世间万物皆有生命,中共这个党也是一个生命,其宣称无神,所以是一个与神对立的邪恶的生命。共产党在世间的表现,就是附体社会,尤如吸血鬼般不劳而获,在政治上就是党附于正常社会需要的政府机构上进行操控。

再往深一层回溯,中共赖以存在的党国机构附体,有着历史发展过程。

中共起家靠共产国际输血;未得势时转入地下时期靠烧杀抢掠,搞走私、做鸦片生意,啥都干;抗战时附体国民政府生存。中共建政后,党附体也与时俱进,开始堂而皇之享受万民纳税养活,并且变着法子抢夺民间财富。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人民都不会养活政党和社团。而中共党国一体,中国百姓不但要承担举世无双的中共党、政、军、人大、政协五套系统巨量官员,还有待遇惊人的历年退休官员。

数十年来,人们从来没有看到中共的支出预算。在2016年3月11日,中共人大发言人在回应有关党务部门预算何时公开时称,“这个问题有点难”,他并首度承认中央预算包括党务部门预算,也就是承认党花的也是老百姓的钱。此事不了了之……

如今中共党国机构和官僚规模,在精简的幌子下实质上强力膨胀扩张,党国附体的真相将有最大化的显现。然而中共政权貌似强大,其实是回光返照,到了行将倾覆之期。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中共机构改革 外界看统战部扩权
【有冇搞错】习近平版克格勃 机构改革前因后果
周晓辉:传将设内委会 中南海机构改革或掀波涛
【菁英论坛】机构改革重洗牌 习更深恐惧在墙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