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燃煤之“疾”或酿债务危机

人气 3774

【大纪元2023年06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为打造低碳经济,达到“净零排放”的《巴黎协议》目标,世界各国都在努力。中共政府曾强推禁煤令,如今又盲目增加煤炭发电,有媒体人分析,此举或将导致另一场债务危机。

大卫‧菲克林(David Fickling)是彭博社观点专栏作家,近日,他在彭博社网站发表了分析文章,就中国的煤炭发电问题发表看法。他认为,中国的燃煤发电机制存在巨大隐患,不但不能解决电力危机,反而增加了环境和金融危机的风险。

曾推禁煤令 如今兴建燃煤发电厂

中共环保部门曾经因空气污染而在2017年强推禁煤令,但煤改气工程并未完成,从而造成华北区域至少超过千万人在零下气温的严寒中挨冻。2021年7月开始,中国20个省市又陷入停电供电危机。为了解决此危机,中共又开始投资新的燃煤发电厂。

中共的政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并没有完善的计划。菲克林在文中指出,电力建设要考虑到发电量、财务状况、市场和能源等选择,而中共目前只盲目追求发电量。

根据东亚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 East Asia)四月的​​一项调查,中共在今年前三个月批准了20.45吉瓦的新燃煤发电,比2021年全年都多。再加上2022年批准的90.72吉瓦,在15个月内所批准的燃煤发电量相当于日本、德国和波兰这世界三大燃料发电国家的所有燃煤发电总量。

燃煤发电不利切换 价格高昂

一个完善的供电网络能让各种能源发挥最大效应,并通过储能系统在用电量随时波动的情况下“削峰填谷”应变自如。菲克林表示,一天中的电力需求往往会上升和下降。为了适应这种可变性,电力供应通常由基本负载发电和尖峰负载发电两部分组成,尖峰负载发电只在用电需求提高时才运转。

虽然燃煤发电可以增加电力,但并不合适用于尖峰负载发电。菲克林指出,燃烧煤炭与燃烧天然气不同,燃煤发电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或降低其工作温度。中国的问题是,为了应对电力使用高峰而建造燃煤发电厂,那么会频繁关停的燃煤发电会因升温和降温速度缓慢而得不偿失,发电设备也因频繁关停而缩短使用寿命。

据彭博社新能源财经估计,目前在中国,每千瓦电的建造成本约为505美元,而天然气为290美元/千瓦。然而中国国内天然气供应短缺,煤炭过剩。但是燃煤发电越多,成本越高,甚至具有破坏性。菲克林分析认为,每千瓦505美元的建造成本意味着每吉瓦会为中国摇摇欲坠的23万亿美元巨额债务增加5亿美元。

环境污染 电厂亏损 燃煤发电得不偿失

另一个根本的问题是,如果燃煤发电厂建造后作为基本负载发电,能保证运营率达到60%都是可行的。但菲克林表示,中国的燃煤电厂几乎从未达到过这一水平。发电成本随着利用率的下降而上升,因此在基本负载发电中定价为每千瓦时69美元的技术,作为尖峰负载发电时就要贵好几倍。

但看起来,中国建造燃煤发电厂不是为了解决基本负载问题,也没想要减轻高峰期的用电问题。菲克林指出,事实上,在许多地方,建造燃煤发电厂是为了获得资金以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由绿色发展计划(Green Development Program)的顾问张晓丽(音译:Zhang Xiaoli)5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去年广东开发的25个煤电项目中,有19个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

但是,这样兴建燃煤电厂将得不偿失,因为产能过剩不仅会损害电厂的盈利能力,还会损害整个剩余电网的盈利能力,它们必须向同一个供过于求的市场出售电力。据行业组织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称,2022年上半年,中国一半以上的燃煤电厂出现亏损。根据官方数据,2021年的亏损达1017亿元人民币(145亿美元)。

所以菲克林指出,中共希望增加燃烧过剩的煤炭来帮助解决电力危机问题,但这样做不但无法解决电力危机,反而带来了燃烧煤炭的气候污染问题,以及影响电力市场而最终导致金融危机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减少对华依赖 菲律宾最大煤矿企业转向日本
复苏无力 中国5月出口暴跌7.5%
李强喊守住大规模返贫底线 脱贫造假引关注
中共重提西部大开发 专家纷纷看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