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论坛西方敲打中共 李强沉默无回应

人气 13661

【大纪元2024年0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在日前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上,西方与中共的分歧表现得淋漓尽致,李强要求继续分享经济全球化的红利、吸引外资来华,对于欧美对中共地缘政治立场上的敲打,李强沉默无回应。

双方立场南辕北辙,专家表示,中共本质和口头上的甜言蜜语,西方分得很清楚,李强试图再次忽悠,但西方已经不吃这一套了。

李强只谈经济 继续忽悠西方

达沃斯论坛是全球化的一个标志性平台,其重要性历来倍受北京关注,在过去的几年中,都是中共党魁习近平亲自视频致辞。

中共这次派往达沃斯论坛的代表团异常庞大,以中共总理李强为首的140人代表团中,包含了10个部长、经济金融方面的主官、专家及企业家等。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讲座教授叶耀元资料照。(大纪元资料图)

“现在中国经济存在内卷的问题”,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讲座教授叶耀元对大纪元表示,“他希望整个国务院团队,能在论坛里推销中国市场优势,尤其是每个议题、每一个官员可以私底下去跟更多国家接触。”

相比之下,美国的代表团规模不大,显示出在世界经济论坛上的对话意愿减弱,并对中共代表团的规模和意图非常担心。

他们分别传递了截然不同的信息,尽管中国经济陷入困境,疫情期间严格的清零政策及其后间谍法的实施,吓跑大量外资、外商,去年第三季度,还出现了首次季度外国投资净流出,预计这一趋势还会持续下去。

但李强仍将中国鼓吹为一个安全的投资目的地,在为全球商界听众精心准备的演讲中,李强提出了内容含糊的五点建议,希望与西方“重建信任,加强中国与西方在经济领域的合作”,包括宏观经济协调、保持和尊重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更多国际技术合作和绿色目标合作。

李强还说,中(共)国重信守诺。但中共在2001年加入WTO时,当时它曾承诺在15年内彻底完成市场化改革,向发达国家对等开放。结果西方的单向开放之后,中共不但没有开放市场,反而利用封闭的市场,利用补贴做大国企。

西方现在正在有序转移供应链,把更多的投资放在印度、越南和墨西哥等民主或友好国家,但中共依然寄望于西方资本能够回流。

1月16日,李强会见了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等华尔街大佬,但戴蒙次日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进军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投资者必须“有点担心”,因为“风险回报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戴蒙17日在达沃斯论坛上还说,川普批中共的一些话是对的。

叶耀元对大纪元表示,中共要大量招募外资,可问题是,中国市场本身存在风险。

“第一个是安全层次上的,第二个是它的制度不透明,并不是一个自由公开的市场,也不是一个讲规矩、讲法治的市场。”

叶耀元说,现阶段中共本身成为一个高风险的投资标的,不管是单边、双边、多边方式接触,都无法说服对中国大量投资。

“你要先解决核心问题,民主化先不要谈,但至少它应该有透明公开的法治程序,但共产党到现在还没有在做,而且越走越回头了。”他说。

“对共产党来讲,它害怕整个市场活络之后,会产生很多不能被控制的私有讯息,如果你去控制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竞争市场,中共害怕这些私有讯息会颠覆中共政权。”

2024年1月16日,中共总理李强(左)和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右)出现在达沃斯举行的第54届世界经济论坛(WEF)年会上。(Laurent Gillieron/POOL/AFP)

西方敲打中共

经济全球化时代政经分离,已经被俄乌战争、以哈战争、台海问题等地缘政治问题打乱,西方多次表示,要与志同道合的民主自由国家建立密切的经济关系,对中(共)国这样敌手进行“去风险化”。中共对俄罗斯、哈马斯的支持一直没有改变,却又希望融入西方经济。

李强这次在达沃斯的讲话,只提经济,根本不敢触及任何地缘政治话题。乌克兰官员曾表示,泽连斯基总统不会拒绝在瑞士与中共官员会面,但李强并未主动与泽连斯基交谈。外界认为,中共此举是选择继续与俄罗斯站在一边的最新迹象。

与李强完全只提经济话题不同,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20分钟的演讲中,九次提到民主,六次提到自由。

冯德莱恩警告说,世界正面临“战后时代全球秩序面临的最大风险”,且风险“相互重叠和复合”。

“商业自由依赖于我们政治制度的自由”,冯德莱恩说,“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加强我们的民主并保护它免受其面临的风险和干扰,是我们共同而持久的责任。”

一年前的达拉斯论坛上,冯德莱恩首次提出了“去风险而非脱钩”的概念,用以界定欧盟对华的新的产业经济战略,之后美国等G7都沿用了这个说法。

1月17日,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达沃斯论坛20分钟的演讲中,九次提到民主,六次提到自由。 (Fabrice Coffrini/AFP)

1月1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达沃斯论坛上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表示,拜登政府已经能够减少对中国进口产品的依赖,并与盟友实现“更大程度的融合”,在美国与印度的关系中,“我们将这些对民主和人权的基本关切纳入我们的外交政策”。

布林肯还祝贺台湾人民多年来“始终如一”发展充满活力的民主社会,并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他说,“我们与世界各国的根本利益是确保台海保持和平与稳定,北京与台湾之间的任何分歧,都能得到和平解决。”

对于布林肯说到了台海问题、冯德莱恩说的民主和自由,李强就像没听见一样,不作任何回应。

“他如果把这些议题拉到台面上去,重申俄乌战争、以巴冲突,或台海议题,反而会把中共跟其它民主国家的差异性大幅度拉出来,这对李强现在想做的事情,就完全相反。”叶耀元说。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宋国诚(宋国诚提供)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宋国诚对大纪元表示,李强这次出席达沃斯论坛,发表言论都是求救的SOS,可是偏偏中共没有停止与西方的对抗。

李强想要回避全球的地缘政治冲突,但在这些冲突里面,中共都脱不了干系,甚至是暗中点火。“中共至今不认定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也一直坚持要武统台湾,以哈战争中又在讲一种虚假的和平。”他说。

“这么多年来,中共真实的本质和嘴巴上的甜言蜜语,西方世界现在分得很清楚,李强试图要忽悠西方世界,但是西方世界已经不吃中共这一套了。”

比如,在本次论坛上,李强呼吁在人工智能(AI)治理上进行国际合作,反对世界分裂成不同科技阵营。但美国白宫官员随后表示,在国家安全和军事应用问题上,不会允许对手国家获取美国技术。欧盟官员则说,中欧在AI治理问题上“没有共同语言”。

川普若当选 中共厄运将再度降临

中共外交政策与西方尖锐对立,是中国经济下行的重要原因之一,在2024年,中共当局会改弦易辙吗?今年美国将举行总统大选,如果川普当选,美中关系走向如何?

叶耀元表示,中国经济可能跟大多数经济学家的预估一样,经济成长率会一直往下走,现在是5%左右,以后可能是4%,最后降到3%。过去那种大规模外资投资、经济起飞的状况应该不会再重现了。

“不管是谁当总统,美中关系都不会变好,差别顶多是说,拜登相对来说比较可以预期,川普上台就存在比较多的不可预期性,比如现在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是25%,他觉得中共不听话,可能会调到50%。”

“川普的政策基本上都是单边性的,中共可能会觉得比较能够与川普沟通,但事实上,他对中共的制裁可能会比拜登来得更强烈。” 叶耀元说。

2024年1月6日,爱荷华州克林顿(Clinton),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前总统唐纳德‧川普在克林顿中学集会上向来宾发表讲话。(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宋国诚表示,川普如果一旦回归白宫的话,就是中共厄运的再度来临,因为中美之间的对抗就是始于川普对中共打贸易战。

“川普一旦回归白宫的话,他对于中共的强硬政策要加倍奉还,中共只能在发抖中等待挨打,我觉得川普对中共有一种类似于血仇的敌对意识。”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TikTok在美国将被禁 未来动向一次看
【思想领袖】勿让制药业控制公共卫生体系
叶晓:怕当炮灰 中共军队文职离职率高企
今年首季35万中共官员被查 为去年同期3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