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FBI挫败天津间谍在美的秘密行动

人气 14751

【大纪元2024年0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2023年5月,在纽约上州的橙县,一场隐秘的角力正在进行,涉及中共政府的阴谋,以及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

陈军和林峰,两位看似普通的中国男子,从洛杉矶远道而来,他们的目的之一,是收买国税局人员做内应,打击法轮功成立的一个非营利实体。另一个目的,是在纽约橙县监视法轮功居民,秘密收集他们的资料,为他们破坏法轮功的另一个项目做准备。这些行动是为了中共政府的利益,而且是长期阴谋的一部分。

去年5月14日这个阴暗的周日,纽约州橙县纽堡的一家餐馆里,三人秘密会面。陈军坐在国税局税务专员F的对面。第三人是林峰,他是陈军的保镖兼司机。

陈靠近F,说:“我们有一个计划。如果你能协助我们处理举报材料,推进国税局对这里的法轮功组织进行审计,取消他们的非营利资格,你将得到5万美元好处费。我会先付给你最初的10%,5千美元,作为启动资金。”

F询问,这个“我们”还有谁。陈说,他是代表中国(中共)政府办事。

陈不知道,F一直在录音他们的谈话。他是联邦调查局(FBI)纽约办事处的卧底探员,负责反情报调查。他收集到的证据将至关重要。

看见F未表示反对,陈示意F跟随他走出餐厅,坐进F的汽车后座。在那里,陈递过去一叠百元大钞——总共1,000美元,作为最初的贿赂。

回到餐厅后,他们讨论如何给尾款。陈军强调,绝不能走美国金融系统进行支付,只能透过人搬运这笔钱,不留痕迹。林峰答应会回洛杉矶取4,000美元再飞一趟纽约,这是5,000美元首付款的尾款。陈军进一步说,如果举报成功,国税局会给予奖励,到时候他和F会再分成,其中60%给F。

陈军(左)和保镖林峰(右)。(大纪元/林峰微博/大纪元合成)

* 01:“永远跟党走”陈军响应中共号召

离开餐馆,林峰开车将陈军送回旅店。第二天,他们将前往国税局纽约New Windsor办公室,和F进行正式会议,完成国税局的必要程序,否则他的举报无法进一步处理。

陈军今年已经71岁,是洛杉矶天津同乡会的创会会长,也是南加州许多亲共组织的创办人,担任了十几个统战职务,如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海外联谊会理事、中国侨联海外委员、天津市侨联顾问、天津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等。他一直渴望成为洛杉矶亲共组织的领军人物。

备份到陈军icloud的照片显示,陈军(左)经常受邀参加中共官方活动,包括中共建政70周年活动。(法庭文件截图)

2021年,他曾应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到北京参加建党100周年庆祝大会。事后,他在天津市委统战部官网上发表署名文章《中国共产党是海外中华儿女心中的骄傲》,描述他脑海中久久萦绕着中共党魁习近平的战斗号召:“全体中国共产党员!党中央号召你们,……”

他向中国共产党表达了党员的忠诚:“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都应该坚决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积极参加新一轮‘赶考’,争取考出好成绩。我虽然已经年近七旬,但斗志依然旺盛……我将永远跟党走,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陈军深知贿赂国税局的风险,而这个计划的真正目的是利用美国的法律程序,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迫害,这正是中共政府的意图。事实上,他清楚知道这是非法的。因此,他近期已经将自己在美国的唯一已知住宅出租,准备事情实现后立即回国躲避。

* 02:为打压法轮功 陈军密谋贿赂行动

陈军是如何找到F的?法庭文件显示,在与F秘密会面前的四个月,陈军曾与Q通电话,商讨贿赂美国国税局(IRS)官员的计划。他提出利用国税局的举报系统,编造一些黑材料,以打击法轮功在美东成立的非营利组织。

陈军并不知道Q是FBI的线人。他询问Q能否联系国税局内部人员协助此事,并承诺若能打通国税局这个关节,中共政府将给予丰厚的奖励,终极目标是帮中共“打倒”法轮功。

Q声称他认识F(其实是FBI卧底)。陈军当即表示,事成后“领导有重赏”。

在2月初,陈军将捏造的举报材料寄至国税局纽约New Windsor办公室的F。2月8日,陈告诉Q,他的上级希望与F直接通话,但要保密身份,不会透露具体部门。他解释说:“我们不想脱离剧本,把事情搞砸。”

他特别叮嘱Q:不能说钱,不能留下任何痕迹,以免日后麻烦。

* 03:回中国汇报 携带贿金入境美国

2023年2月10日,陈动身回中国汇报。2月19日,陈军从中国通过微信语音消息告诉Q,正在搜查关于F的背景资料,因中共高层考虑与F合作,需要更多关于F的资讯。

陈军不仅跟中共政府关系密切,他还有军队的背景。他1969年毕业于天津外国语学校,主修英语专业。该校是根据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的指示于1964年建立,旨在培养外事专才,大多数毕业生都进入外交部,国家外贸、新闻部门。

毕业后,陈军在中共“上山下乡”开始的1969年进了军队系统,在中共航空兵46师服役六年,驻守在国防科委第二十训练基地,即甘肃酒泉导弹实验基地。1975年,他转业进入了当时吃香的外贸公司,曾担任天津市政府驻美国西海岸贸易总代表。1992年移居美国。来美之后据说他拿的是六四绿卡。入籍美国公民后,他持有俗称中国绿卡的“外国人永久居民卡”。根据相关规定,持有此卡的人每年在中国的累计居留时间不得少于三个月。

备份到陈军icloud的照片显示,他经常受邀参加中共官方活动,包括军事阅兵。(法庭文件截图)

多年来,他一直替中共组织他们要办的活动,例如抗议CNN、香港回归,抗议日本加入联合国安理会、西藏人权的事,奥运会火炬接力、“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红歌会等,组织华人给中共站台,因此深得中领馆和大陆官员的欢心。

到了3月7日,陈军在电话中将Q介绍给中共“官员-1”,他称后者为“领导”,说完将电话交给对方。

3月20日,Q接到中共“官员-1”的电话,对方希望陈军与国税局的F面谈解决举报事宜。Q提供了F的电邮,陈军于3月25日发电邮约见,订于5月15日在国税局New Windsor办公室进行正式会议。

5月8日,陈军携带10,400美元现金从中国飞抵洛杉矶,海关人员在检查他的行李时发现这笔现金,看见面值100的美元现金被整齐地捆成一大摞。其保镖林峰在机场等候。

5月9日,陈军与F通话,提议14日先碰个面,由他的司机林峰陪同。陈军向F保证林峰“可信赖”,并讨论提前一天会面的计划,因为F提到举报材料在国税局看来证据不足。

5月12日,陈军和林峰商量行动计划,说中共“官员-1”将在他们的微信群中发号指令,读完要“删掉记录”。陈与F的会面“如遇突发状况”,林峰需向中共“官员-1”“发出警报”。

5月15日,林峰开车送陈军到国税局New Windsor办公室,F作为接待方和陈军正式见面。双方见面后,装模作样地按照国税局的规定程序进行了一番。会议主要使用英语,陈军假装说他是“为了美国纳税人的利益”。但实际上,一天前他已将一叠百元大钞送给F,企图勾结F配合中共打压法轮功的行动。

第二天,陈军与林峰两人步步小心,深恐“发生突发状况”,同时又担心F收了钱不履行承诺。5月16日,陈军给F发了一份邮件,说“我的朋友在犹豫要不要做,是不是先从国税局开始,然后我们再继续(给钱)?请回复。”

稍后,陈军又跟F通话说:中美关系也不太好,我国内的“朋友”担心这个计划“会出问题”,你能不能给我“提供书面文件”,我好向上级交代,不然口说无凭。

为了让F放心向前推进,陈一再强调他和林峰是代表中共政府行事,他与中共政府的同事“就像穿同一条裤子的亲兄弟。我们从二三十年前就开始共同对抗(法轮功创始人)。”他向F保证:只要国税局启动调查程序,他们一定会给他5万元,外加告密奖金的60%。

* 04:为隐藏贿金来源 大费周章

然而,关于如何隐藏这笔5万元贿金的来源和途径,以及在不引起美国政府怀疑的情况下不留痕迹地进行行动,陈军深知风险。

助理检察官洛格拉吉(Shiva H. Logarajah)及其团队在提交给法庭的反对保释信中指出,陈军非常谨慎,他小心翼翼地避免在电话中过多讨论贿赂计划的细节,并反复提醒Q和F在通话中不要谈得太详细。这一点在他如何巧妙规避美国的报告要求上也有清晰的体现,并坚决不通过美国金融系统进行支付。

陈军向F提到,他用现金贿赂支付的方式是“秘密的”,因为“将钱带入美国风险很大,需要使用一些特殊手段。这需要时间。”他提议在中国打钱给F,声称他在中国的资源“远超美国”,“如果能在中国支付,钱不是问题”。

如果不能在中国支付,陈军接着告诉F,他将于6月返回中国,并计划在7月至9月期间分批支付贿赂款项,由林峰于7月底和8月初在洛杉矶两次飞纽约,每次携带2.5万美元现金亲自交给F。

陈军解释说,这样分批支付的原因是他不能一次性带“五万美元”进入美国,因为“数额太大。在美国,超过一万美元就得申报。我真的不想申报。”

5月16日,陈军与林峰在讨论贿赂计划时,陈军指称中共“官员-1”是“一直掌管这些事务的人”。他指示林峰“想办法……如何将钱转给F”。林峰回应说“没问题”,他可以“往返”纽约,“当天”就能把贿金送过去。

16日当晚,F就发了一份文件给陈军,说已经将陈的举报材料交给国税局的审计部门,预计很快将启动审计程序。5月18日,林峰在纽约肯尼迪机场把4千美元现钞交给了F,作为10%预付贿赂款的尾款。

这件事看似一切顺利,直到5月26日清晨6点,陈军和林峰分别在睡梦中被FBI特工敲门,“突发状况”真的发生了。

* 05:FBI抓捕行动如同大戏

根据洛杉矶当地媒体报导,陈军和林峰在各自的住所被逮捕。陈军独自居住,因此他被抓的过程没有目击者。而林峰的被捕过程却成了一场众所周知的大戏:

林峰租住在Hacienda Heights的一个民宅,那里大约有不到10个房客。清晨6点,房客们听到前门传来重重的敲击声,接着外面传来喊声“联邦调查局”,命令所有人双手抱头出来,不许乱动。

当时房客们都从睡梦中惊醒,情况一片混乱,有的人甚至连裤子都没穿就赶紧出来。有些房客描述当时的情景:每个人都感觉胸前被枪口瞄准,稍有反抗可能就会被击毙;不远处停着一辆装甲车,车门敞开,车后面是狙击手;FBI特工手持武器的超过20人,周围还有十几辆黑色SUV;街对面的制高点至少有4名狙击手,手持狙击步枪压制着现场,一旦有乱动就会立即开火;空中还有几架无人机盘旋。

这是非常戏剧性的一幕,所有人都被当场铐起来。林峰是最后一个出来的,据知情者说:他大概知道自己是FBI的目标,所以穿衣服的速度很慢,等到其他人都出来按照命令排列好后,他才最后一个走出门。FBI拿着林峰的照片认出了他,并将他带上车。其他人则被放了。

* 06:林峰不寻常的旅行模式

林峰是前中国国家队自行车队运动员,身高一米八的四川人,今年45岁,身材强壮。自2013年定居美国洛杉矶后,他经常往返于美中,10年回了5趟中国。2015年获得美国绿卡。2019年7月在香港反送中运动高潮期间,在洛杉矶成立“南加州爱国护港青年大联盟”,支持中共对香港的政策。

据报导,林峰移民美国后从事贴身安保服务,常受聘为名人、明星担任近身保镖。例如,影视明星吴彦祖到洛杉矶时就找他做一对一的近身保安。

检察官指出,林峰是陈军的“长期合作伙伴”,他与中共政府也有着长期和深厚的关联。身为前中国国家队运动员,林峰此前在FBI约谈时表示,自他离开中国以来,中共官员一直在追踪他,并严密监控他的动向。林峰仍保留中国国籍。在这起对法轮功的阴谋案件中,他与中共“官员-1”保持联系,听从中共“官员-1”的指示而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林峰在2022年2月神秘地两次步行进入墨西哥。他在贿赂计划中的行为,也凸显了他不寻常的旅行模式。林峰在2023年5月17日,也就是陪同陈军正式会见F后仅过两天,他乘坐横越美国的航班再次在18日凌晨1点见到F。

随后他未离开机场,在数小时后飞回洛杉矶,并在机场逗留几个小时后,又乘坐另一班航班从洛杉矶前往迈阿密。总之,他的旅行模式令人费解,且都是临时订的机票。检方说,“很难有效监控他,而他令人眼花撩乱的旅行模式,也突显了他为实施中共政府所支持的贿赂计划所做的努力。”

另一方面,林峰的生活不稳定。就在2023年4月,林峰购入了一把枪,登记的住址是洛杉矶某地。然而,他住的地方并不仅一处,执法人员发现他又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最终在另一个地方抓到他。

林峰被捕后,声称他的银行账户中只有100至200美元,这个说法难以令人相信。检方鉴于他在机场频繁的穿梭飞行,相信他很可能还有其它不为人知的外国银行账户。

* 07:陈军炫耀:习大大十年内见我三次

检察官在法庭文件中陈述,陈军“看似以代表中共政府从事镇压工作而闻名。在一条备份到陈军iCloud账户的信息中,陈的一位朋友称陈是‘五反人士’,也就是他反对中共眼里要镇压的五个团体,包括台独、疆独、藏独、民主运动和法轮功。”

检察官并援引了《洛杉矶时报》2008年4月26日的一篇报导,该报导提到了陈军组织抗议CNN和奥运会火炬接力的事件。检察官写道:陈军与中共的官方联系不仅由起诉书中的录音和证据所证实,还有从陈军iCloud账户中查获的证据。

检察官说,陈军iCloud账户中的讯息显示,他与洛杉矶中领馆的官员以及大陆的官员均保持着密切的沟通。他的云端照片显示,他经常受邀参加中共政府的官方活动,包括军事阅兵和中共建政70周年庆典。

“事实上,陈军已经能够接触到中共政府的最高层。他在一次录音通话中自豪地表示,他已经‘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习大大十年内见我三次’。此外,陈军的iCloud中还有一张他与习近平的合影。”检察官说。

检察官认为,陈军作为一名庭院家具制造商“只是表面上的职业”。自2007年起,他往返中国逾40次,平均每年两三次。2022年11月入境美国时,陈军被发现携带5万2千元美金,他告诉海关人员说,他在天津有另一处住所和业务——他曾在那里当过官。这与他向Q透露的情况吻合,当时他声称自己在中国的资源远超美国。

* 08:从洛杉矶到纽约橙县:两人监视法轮功

两人去年5月在洛杉矶被捕后,该案随即转至纽约南区联邦法庭进行审理。检察官指控他们四项罪名:(1)作为外国政府代理人而未告知美国司法部长;(2)贿赂公职人员;(3)串谋外国代理人和贿赂罪;(4)串谋进行国际洗钱。这些罪名合共最高可判处40年监禁。

检察官表示,陈军和林峰所参与的贿赂计划,是在中共政府的指挥下进行的,其内容在起诉书中被描述为“既大胆又无耻”。

然而,贿赂计划并非陈军和林峰执行的唯一任务,两人还在纽约橙县对法轮功成员进行了实地监视。

检察官表示,林峰在与陈军合谋进行贿赂计划之前,曾被FBI探员约谈,不是一次,而是三次。在接受问话时,林峰承认他和陈军“一起前往纽约监视橙县的法轮功居民,并收集信息,作为一宗可能发起的环境诉讼的依据,旨在阻碍法轮功在纽约橙县社区的发展”。检察官指出,林峰“明知陈军想要消灭法轮功,但还是选择参与了这些活动”。

检察官又说,陈军与林峰屡次表现出对其不法行为的清楚认知,但试图寻找方法逃避调查。例如,林峰在接受FBI关于他与陈军的关系及反法轮功活动的调查后,明知FBI对此类活动普遍感兴趣,仍然没有刹车。他给了调查员一个未被他和陈军使用过的号码(欺骗探员),并在通话中使用暗语,例如将贿赂款项称作“文件”。

检察官进一步指出,陈军在一次录音通话中,曾转述他在中国的幕后指挥者对可能被揭露的担忧。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决定采取行动,显示出他们对所从事行为的坚决性和胆大妄为。

大纪元此前曾多次报导,中共海外打击行动的首要目标,就是神韵艺术团。中共将纽约上州的神韵艺术团列为重点攻击目标的原因,从神韵在今年的广告词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展现共产主义之前的中国。”

《大纪元时报》获得的一份中共内部指示文件中写道:“要系统地、战略性地攻击海外法轮功的总部和基地。”

2023年5月25日,就在陈军和林峰被捕前一天,纽约上州62岁的男子肯尼斯·波拉达(Kenneth Porada)因涉嫌多次骚扰神韵龙泉寺校区的工作人员而被捕。他被指控在神韵校园和员工住家车道上故意扔铁钉——刺破车辆轮胎——被鹿苑镇(Deerpark)警察局逮捕。

神韵艺术团所在的纽约上州橙县,是中共特务搞破坏的一个目标地点。图为有人故意扔到车道上的铁钉已经嵌入轮胎。(由受害人提供)
神韵艺术团所在的纽约上州橙县,是中共特务搞破坏的一个目标地点。图为安全摄像机镜头的屏幕截图显示有人正在从卡车窗户处扔铁钉出去。(由龙泉寺提供)
神韵艺术团所在的纽约上州橙县,是中共特务搞破坏的一个目标地点。图为有人故意扔到车道上的铁钉。 (由受害人提供)

* 09:天津610系统对海外的渗透

该案中,天津同乡会会长陈军专程回中国领经费、听取指导。起诉书写道:“多年来,610办公室的主要据点在中国天津市”,“如前所知,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政府官员集中在天津。”

值得注意的是,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是从天津发生的构陷法轮功事件开始的;25年后,天津人陈军的案件又把人们的视线引回到了天津这个原点。

原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官员、一级警司郝凤军曾披露,中共曾在天津市开会,安排在境外部署秘密力量。北美、澳洲属于郝凤军当时所属的天津610系统负责渗透。

他说,“610”是一个靠迫害法轮功吃饭的庞大体系,每年从财政部就直接申领上亿元人民币。一条有关法轮功的海外情报可以从3,000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公安部会按情报等级来发钱。陈军显然也是靠这个吃饭的。

与陈军正面打过交道的美西南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李有甫表示,1999年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陈军在海外为中共充当了“打手”的角色。每当洛杉矶的法轮功学员举行活动时,陈军就领一帮人去捣乱。李有甫认为,陈军就是一名海外的“610”成员。

陈军的天津老乡李华红(外号“石头”)也在法拉盛专职从事反法轮功的活动,其活动资金来自天津政法委(610系统),大纪元在2019年的报导《内幕:李华红在美活动经费 天津政法委提供》中,对此有详述。她还因积极卖命而被中共授予过“敢斗奖”。《纽约邮报》曾报导,2012年1月21日,中共政法委系统的官员特地到纽约颁奖给她。

* 10:检察官:中共害怕此案件曝光

根据保释听证会上的记录,检方指出,陈军与林峰的言行是本案的核心,“所收集的证据全方位揭露了中共指导下的贿赂计划。证据无可辩驳。”“这正是中共所担心的,即美国政府将会发现中共政府正在进行的这项影响力行动。中共政府以及被告本人都不希望这项外国影响力行动进一步曝光,并在这里接受审判,让这项影响力行动的细节在公开法庭上被听取。在这里接受审判存在一定的阻力(there is a real sort of weight against standing trial here)。”

检察官陈述反对保释立场时表示:两名被告所从事的任务,是在中共政府的指挥下,将其打压行动带至美国。本质上,是为了破坏美国法轮功修炼者的基本自由,这显然是对美国社会的威胁。这不仅破坏了基本价值观,也显示出被告对美国法律的主权和权威毫不尊重。

其实,陈、林二人代表中共政府在美国进行的秘密活动不仅对法轮功群体构成威胁,检察官指出,在美国领土上,这些被告试图扭曲美国政府的正当职能,以迎合中共政府的利益。换个角度看,他们进行了一场外国影响力行动,显示出他们对美国法律的无视,并通过延续中共政府在美国领土上针对异见人士的迫害,破坏了所有人的安全。

检察官总结指出,这些被告对于在美国寻求庇护的社群以及美国政府的正常运作构成了严重威胁。因此,法院应该将他们继续羁押,不得保释。法官同意检方的观点,认为他们存在逃亡风险,因此拒绝了他们的保释申请。

大陪审团正式起诉后,该案的法庭文件号为7:23-cr-00286,下一次的状态会议定于4月3日下午举行。◇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华人纽约时代广场“每周一呼”:打倒中共
《侨报》听命于中共 却未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预防是应对灾难的最好办法 慈济将举办“家庭安全博览会”
发表暴力反犹言论 前康奈尔华生认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