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新法规导致市内外卖订单骤减

人气 114

【大纪元2024年0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沈宁远西雅图编译报导)托尼·伊勒斯(Tony Illes)曾经是西雅图一名全职外送员,在过去4年的时间里送出了近1万份外卖订单。但几个星期前,他发现自己6个小时都没有接到一单。无奈之下,他被迫开起了自己的外卖平台。

这一切要从一个多月前生效的西雅图新法规说起。为了保护像伊勒斯这样打零工的人,西雅图市议会在2022年通过了外送员最低工资标准。在2024年1月13日生效时,外送员的最低工资标准高达26.4美元,如果再加上小费和其它收入,外送员的最低工资远高于西雅图市2024年19.97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

西雅图劳工标准办公室主任史蒂文·马尔凯斯(Steven Marchese)表示,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外送平台、商家、还有这项法规想要帮助的外送员们看到的实际情况完全不同。

“已经没有(点外卖的)需求了”,伊勒斯说。

外卖平台没有能力独自消化激增的成本,只能转嫁给消费者。DoorDash和UberEats在每个订单中加收5美元的“运营费”。Instacart将默认的小费调降到了零。受影响的不止西雅图市,这些额外的费用延伸到了远在40英里外的周边城市。有顾客抱怨称,一份3个菜的泰餐外卖,在没有给小费之前,总金额已经高达122美元;一份12美元的三明治,最后总金额变成了32美元;等等。

费用飙涨导致外卖订单数量锐减。据DoorDash的统计,在新法规实施的头两个星期内,西雅图的餐馆和商家损失了约100万美元的收入,DoorDash平台上的订单数量比往常减少了3万单。外送员平均等待接单的时间是以前的三倍。

有些商家也报告了相似的情况。一家名为Spica Waala的印度餐厅说,外卖订单占他们收入的30%,而外卖订单量减少了30%。餐厅的合伙人乌塔姆·慕克吉(Uttam Mukherjee)说,“我对我们现在不得不首当其冲地承受这一切的事实感到沮丧。”

看到来自外卖平台的订单大量减少,伊勒斯决定开设自己的外卖平台。他做了一个名为“托尼配送(Tony Delivers)”的简单网站。他在地图上标识出了自己配送的区域,然后写上了下单的方法。只要是在他的配送区域内,不论订单金额,任何一份订单都统一收5美元配送费。他说,他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很成功。

“零工经济(gig work)”在千禧一代和Z世代中越来越受欢迎。美国银行的数据显示,2023年8月,4.3%的千禧一代在打零工中获得了收入,这一比例比6年前翻倍。而在西雅图,依赖应用平台打零工的约有4万人。

最低工资标准对这些人的影响尤为显着。一方面,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为他们提供了保障性的收入。西雅图以及华州在这方面一直走在前列。联邦的最低工资标准从2009年至今都没有进行调整,而华州和西雅图的最低工资标准几乎每年都在上涨。2024年,华州有全美最高的最低工资标准:16.28美元;而西雅图的最低工资标准更是高达19.97美元。另外,西雅图市政府还多次通过立法,要求雇主提供更全面的福利保障,如带薪休假、病假等等。

但另一方面,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增加了雇主的用工成本,迫使他们不得不减少招聘,或提高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带动物价和通货膨胀水平的上涨。Uber公司的发言人对西雅图的新法规回应说,“这种过度监管的负担几乎肯定会影响到西雅图使用这些服务的每个人,包括依赖这些服务的顾客和小商家,以及失去收入的外送员。”

责任编辑:舜华

相关新闻
西雅图改造停车位 方便餐馆外卖
西雅图订餐顾客抱怨外卖费用太贵
西雅图外卖收额外费波及周边城市
保险公司停止为SODO企业提供保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