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新法規導致市內外賣訂單驟減

人氣 114

【大紀元2024年02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沈寧遠西雅圖編譯報導)托尼·伊勒斯(Tony Illes)曾經是西雅圖一名全職外送員,在過去4年的時間裡送出了近1萬份外賣訂單。但幾個星期前,他發現自己6個小時都沒有接到一單。無奈之下,他被迫開起了自己的外賣平台。

這一切要從一個多月前生效的西雅圖新法規說起。為了保護像伊勒斯這樣打零工的人,西雅圖市議會在2022年通過了外送員最低工資標準。在2024年1月13日生效時,外送員的最低工資標準高達26.4美元,如果再加上小費和其它收入,外送員的最低工資遠高於西雅圖市2024年19.97美元的最低工資標準。

西雅圖勞工標準辦公室主任史蒂文·馬爾凱斯(Steven Marchese)表示,這是向前邁出的重要一步。但是外送平台、商家、還有這項法規想要幫助的外送員們看到的實際情況完全不同。

「已經沒有(點外賣的)需求了」,伊勒斯說。

外賣平台沒有能力獨自消化激增的成本,只能轉嫁給消費者。DoorDash和UberEats在每個訂單中加收5美元的「運營費」。Instacart將默認的小費調降到了零。受影響的不止西雅圖市,這些額外的費用延伸到了遠在40英里外的周邊城市。有顧客抱怨稱,一份3個菜的泰餐外賣,在沒有給小費之前,總金額已經高達122美元;一份12美元的三明治,最後總金額變成了32美元;等等。

費用飆漲導致外賣訂單數量銳減。據DoorDash的統計,在新法規實施的頭兩個星期內,西雅圖的餐館和商家損失了約100萬美元的收入,DoorDash平台上的訂單數量比往常減少了3萬單。外送員平均等待接單的時間是以前的三倍。

有些商家也報告了相似的情況。一家名為Spica Waala的印度餐廳說,外賣訂單占他們收入的30%,而外賣訂單量減少了30%。餐廳的合伙人烏塔姆·慕克吉(Uttam Mukherjee)說,「我對我們現在不得不首當其衝地承受這一切的事實感到沮喪。」

看到來自外賣平台的訂單大量減少,伊勒斯決定開設自己的外賣平台。他做了一個名為「托尼配送(Tony Delivers)」的簡單網站。他在地圖上標識出了自己配送的區域,然後寫上了下單的方法。只要是在他的配送區域內,不論訂單金額,任何一份訂單都統一收5美元配送費。他說,他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很成功。

「零工經濟(gig work)」在千禧一代和Z世代中越來越受歡迎。美國銀行的數據顯示,2023年8月,4.3%的千禧一代在打零工中獲得了收入,這一比例比6年前翻倍。而在西雅圖,依賴應用平台打零工的約有4萬人。

最低工資標準對這些人的影響尤為顯著。一方面,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為他們提供了保障性的收入。西雅圖以及華州在這方面一直走在前列。聯邦的最低工資標準從2009年至今都沒有進行調整,而華州和西雅圖的最低工資標準幾乎每年都在上漲。2024年,華州有全美最高的最低工資標準:16.28美元;而西雅圖的最低工資標準更是高達19.97美元。另外,西雅圖市政府還多次通過立法,要求雇主提供更全面的福利保障,如帶薪休假、病假等等。

但另一方面,提高最低工資標準增加了雇主的用工成本,迫使他們不得不減少招聘,或提高商品和服務的價格,帶動物價和通貨膨脹水平的上漲。Uber公司的發言人對西雅圖的新法規回應說,「這種過度監管的負擔幾乎肯定會影響到西雅圖使用這些服務的每個人,包括依賴這些服務的顧客和小商家,以及失去收入的外送員。」

責任編輯:舜華

相關新聞
西雅圖改造停車位 方便餐館外賣
西雅圖訂餐顧客抱怨外賣費用太貴
西雅圖外賣收額外費波及周邊城市
華州共和黨2024年州代表大會:團結、創新與前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