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与德州政府在边境的对峙

人气 1311

【大纪元2024年02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Darlene McCormick Sanchez报导/原泉编译)在德克萨斯州边境城市伊格尔帕斯(EAGLE PASS)靠近墨西哥边境地区有一个不起眼的市政公园,在德州与联邦政府的对峙中成了全国的焦点。

德州国民警卫队于1月10日控制了谢尔比公园(Shelby Park),并在入口处设置了铁丝网,阻止联邦边境巡逻人员进入。

在拜登政府的指示下,占地47英亩的谢尔比公园被用作边境巡逻人员的集结地,处理去年12月穿越格兰德河(Rio Grande)的数千名非法移民。

现在,公园内曾经挤满非法移民的排水区空无一人;在德州南部一个罕见的下雨天,格兰德河静静地流淌着,几乎没有受到非法移民的打扰。

一件蓝色儿童夹克、一双黑色耐克男鞋、一条银色保暖毯,以及夹在刀片刺网中的杂乱衣物都在提醒人们,就在几周前,成群结队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涌入德州。

尽管美国最高法院最近做出了裁决,但德州国民警卫队本周仍在防攀爬栅栏上设置更多的刀片刺网,并很快就会放置在沿河的集装箱上。

对于同样驻扎在该公园的德州公共安全部(DPS)的军官和士兵们来说,非法越境的情况大幅减少,说明威慑措施起了作用,至少目前是如此。

1月23日,DPS上士兼公共信息官雷内‧科尔多瓦(Rene Cordova)说:“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他身后的士兵们正在公园里准备铁丝网路障。

“你认为他们想解决这个问题吗﹖”他说,“这里头的钱太多了。”科尔多瓦告诉《大纪元时报》,墨西哥贩毒集团现在靠非法移民赚的钱比毒品还多。

科尔多瓦说,边境巡逻队的存在吸引了非法移民,他们希望“绿色制服”们能“帮助他们”。

他说,一旦在非法移民中传出边境巡逻队不在的消息,越境的尝试就会变得很少。

1月23日,在公园的4个小时内,只有两名非法移民被发现涉水过河。一名17岁的危地马拉少年在穿过刀片刺网时困在其中。

德州国民警卫队在栅栏处将他拒之门外,指示他前往附近的国际桥,那里是进入美国的合法入口。

2024年1月23日,一名来自危地马拉的非法移民在试图进入德州谢尔比公园(Shelby Park)时困在刀片刺网中。(Darlene McCormick Sanchez/大纪元)

在科尔多瓦的翻译下,这名少年告诉《大纪元时报》,他在亚特兰大有家人,想去那里工作,他否认付钱给任何人带他来到美墨边境。科尔多瓦上士说,这是一种典型的回答。

1月22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投票结果,允许联邦边境巡逻队在诉讼期间剪断格兰德河美国一侧的蛇腹形铁丝网,铁丝网阻挡非法移民入境,也阻止了联邦移民官员处理非法移民事务。

拜登政府向最高法院提出紧急请求,称铁丝网阻碍了联邦执法部门履行职责。

法律文件称,联邦执法人员被阻止通过或拆除德州设置的物理障碍,这些障碍阻碍了他们接近其负责巡逻的边境,并阻碍“他们逮捕和检查非法移民”。

尽管与拜登政府的口水战不断升级,拜登政府再次要求德州在1月26日之前允许(边境巡逻人员)“全面进入谢尔比公园”,但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仍坚持自己的立场。

这位共和党籍州长回应说,联邦政府在过去三年中允许600多万非法移民越过南部边境,“违反了与该州的契约”。他指责总统未能保护德州和其它州免受入侵。

“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和撰写《美国宪法》的其他有识之士预见到,各州不应任由一位无法无天的总统摆布,总统对阻止外部威胁无所作为,比如黑帮组织将数百万非法移民偷渡边境等。”阿博特写道。

2023年6月8日,德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在奥斯汀的德州议会大厦举行新闻发布会。(Brandon Bell/Getty Images)

同为共和党人的德州司法部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发誓要保护德州及其公民,尽管最高法院做出了裁决。

帕克斯顿在1月22日的一份声明中说:“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我期待着捍卫我们州的主权。”

帕克斯顿说:“最高法院的临时裁决允许拜登政府继续非法协助外国人入侵美国。”“拆除德州的边境障碍无助于执法,也无助于保障美国公民的安全。”

有25个州的州长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支持德州的宪法自卫权。

DPS南德克萨斯地区发言人克里斯托弗‧奥利瓦雷斯(Christopher Olivarez)中尉告诉《大纪元时报》,最高法院的裁决并没有改变DPS的使命。

他说:“美国边境巡逻队进入谢尔比公园仍然受到限制,但他们可以通过公园的船坡道进行河上巡逻。”

德州还在继续设置铁丝网。他说,唯一的区别是,最高法院赋予边境巡逻队在必要时切断铁丝网的权力。

2024年1月23日,德州国民警卫队在谢尔比公园内的美墨边境沿线加装铁丝网和障碍物。(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纪元)

他说,目前,根据阿博特在2023年12月续签的边境灾难声明,谢尔比公园由德州的警卫队进驻。

虽然奥利瓦雷斯认为联邦和州政府人员之间不会发生冲突,但他也承认双方的执法部门都处于不同寻常的位置。

“我们目前所处的局面前所未有”,他说,“联邦边境巡逻队、德州公共安全部、德州国民警卫队——我们身在其中,我们理解他们有他们的命令,我们也有我们的命令。”

根据德州非法入侵法,DPS逮捕进入公园的单身成年男性和女性。据科尔多瓦上士说,家庭被移交给边境巡逻队。

非法移民因非法入侵被捕后,由地方法官处理。他说,那些被判刑的人将在德州专门为他们设立的监狱服刑。

科尔多瓦说,非法移民一旦刑满释放(可能是几个月),就会被移交给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保守派学者认为,这种情况可能会引发本世纪最有影响的宪法之争,其核心是政府的权力和职能。

约书亚‧特雷维尼奥是保守派智库德克萨斯公共政策基金会的情报和研究主管。他说,阿博特和拜登政府之间的对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触及了政府职能的核心。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我不认为这是夸大其词,伊格尔帕斯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边境危机的地方。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即美国的治理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谁。”

特雷维尼奥说,随着紧张局势的加剧,甚至有左派人士,如德州民主党籍众议员华金‧卡斯特罗(Joaquin Castro)呼吁将德州国民警卫队联邦化,从而由联邦接管谢尔比公园。

2023年1月8日,乔‧拜登总统抵达德州埃尔帕索(El Paso)﹐视察美墨边境。(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特雷维尼奥说:“在我看来,这毫无疑问是一个现实问题。”“而且这个问题会变得越来越尖锐。”

特雷维尼奥表示,随着非法移民问题成为即将到来的总统竞选的中心议题,他相信拜登总统需要墨西哥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11月大选之前“控制住危机”。

他说:“墨西哥要求拜登政府做的一件事就是法律制裁德州。”“我们发表了大量相关研究。……墨西哥国家和贩毒集团之间并不是互相对立的。”

特雷维尼奥说,墨西哥官员公开呼吁拜登总统阻止德州干涉非法移民的流动。

他说,在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土安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于2023年12月底与奥夫拉多尔会面后,拜登政府立即采取了这一行动。

他说:“并非巧合的是,就在24小时之后,司法部宣布对德州实施的SB4法律提起诉讼,该法赋予了德州逮捕和驱逐非法移民的权力。”

阿博特于2021年首次宣布德州进入边境灾难,并于1月中旬全面控制谢尔比公园,保护德州免受非法移民的侵扰。

拜登总统的国土安全部于1月14日警告帕克斯顿,如果德州不允许边境巡逻人员进入,国土安全部将采取法律行动。

2022年4月26日,华盛顿DC,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在其它州官员的陪同下﹐在最高法院前举行新闻发布会。(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而这可能正是德州的首席律师想要的。

帕克斯顿发表声明回应称,德州将继续守卫格兰德河上的公园,以防止他所称的拜登总统“开放边界的竞选承诺”。

他指责联邦政府逃避维护《美国宪法》第四条的责任,该条款保证保护人民不受侵略。

阿博特于2023年12月签署的第4号法案(SB4)受到拜登政府的质疑。

这项被称为SB4的法律将于今年3月生效,将非法越境进入德州定为一项州罪,赋予该州执法部门以非法从外国入境的重罪逮捕并起诉非法移民的权力。该罪名最高可判处20年监禁。

法律还允许州法官对违法者签发驱逐令,但目前还不清楚德州将如何执行这一规定。

这场让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对抗的僵局似乎要诉诸美国最高法院。

州权

迈克‧豪威尔(Mike Howell)是设在华盛顿的传统基金会“监督项目”(Oversight Project) 的负责人,该项目开发保守的政府政策模型。

豪威尔告诉《大纪元时报》,与2012年“亚利桑那州诉美国”的判决不同,德州的案件可能会成功,在2012年的判决中,最高法院认为各州不能执行自己的移民法。

他说,有人猜测,如果讨论州权问题,一个更加保守的最高法院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州权。

他说:“德州在边境所做的一切,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解释为干涉联邦政府的工作。”

豪威尔说,德州努力确保边境安全,他认为联邦政府辩称德州干涉边境安全的说法不会成功。

2024年1月12日,德州谢尔比公园,国民警卫队士兵在格兰德河畔站岗。(Brandon Bell/Getty Images)

豪威尔说:“我认为《宪法》的制定者从未考虑过这样一种情况,即政府行政长官通过他的部门将美国的主权拱手相让。”“这可能是我们有生以来最大的宪法危机。”

乔纳森‧胡利汉(Jonathan Hullihan)曾是美国海军的律师,拥有国家安全法的背景。他目前是德州“公民捍卫自由”组织的律师。

他也认为拜登总统粗暴夺权会引发危机,因为阿博特援引了协议条款,条款允许各州捍卫和保护自己。

他说,将州控制的国民警卫队联邦化,从州长手中夺取权力,会造成宪法危机。

阿博特1月24日致拜登总统的信中提到了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在“亚利桑那州诉美国案”中提出的反对意见,指出各州“在保护其边境方面有主权利益”。

胡利汉说,这场法律之争实际上与移民无关,而是关乎一个州保护自己的权利,这一点在法庭上获得成功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他说,左派人士可能会争辩说,将当地国民警卫队联邦化已有先例,比如约翰‧肯尼迪总统在20世纪60年代曾将阿拉巴马州国民警卫队联邦化,迫使阿拉巴马大学取消种族隔离。

但胡利汉说,种族隔离并不是德州争议的理由之一,其依据是对伤害的自卫,包括芬太尼等致命药物的大量涌入。

“这有点怪异,对吧?”他说,“德州援引的是宪法赋予的权力,而总统援引的是作为总司令的权力。”

豪威尔说,他相信德州正在做正确的事情。

“如果拜登政府想通过拆除德州障碍物削弱边境安全,我认为美国人民理应看到这一点。”

原文:Inside the Brewing Fed-State Showdown at the Texas Bord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德州要求选民提供原始签名 联邦上诉法院支持
【菁英论坛】边境铁丝网拆建 德州和联邦打乒乓
德州州长:准备好应对拜登联邦化国民警卫队
总检察长:德州不会让联邦官员接管边境公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