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水淹田引争议 加拿大人成功阻激进环保项目

经过耗时9个多月的抗争,加拿大保守派人士终于成功阻止了一个激进环保项目。(Shutterstock)
人气: 5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4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君成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我非常震惊,就开始调查”,杰克・麦克劳德(Jack Mcleod)对《大纪元时报》记者说,“你总是要去寻找,你所听到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到目前为止,在这场耗时9个多月的“反对环保项目淹没农地”的抗争中,麦克劳德成功地阻止了《考伊琴河口恢复项目》。

他发起的土地保护者协会(Land Keepers Society)已从温哥华岛发展到卑诗省内陆,更多普通的加拿大人加入协会,一起用行动捍卫着每个人所珍惜的“民主与自由”。

良田即将变沼泽 民众不知情

麦克劳德个子不高,穿着一件蓝色细格纹衬衫,银色的短发柔顺服贴,走路时不急不缓。他的家位于温哥华岛的考伊琴湾(Cowichan Bay),距卑诗省府维多利亚市五十多公里。

故事还要从2023年6月8日讲起。那天一个朋友打电话来问麦克劳德,“你看了今天的《公民报》吗?”他立即翻开报纸,只见新闻标题写着“考伊琴河口恢复项目宣布启动”。

这是温哥华岛最大的河口恢复项目(Cowichan Estuary Restoration Project)。卑诗省自然信托基金会(The Nature Trust of BC)将淹没Dinsdale农场,拆除沿海堤坝,将此农地变为湿地,以期抵御海平面上升。

“自然信托”是一家非营利自然保护机构,自1971年以来,在卑诗省收购了500多处保护地。

该公司西海岸保护地经理汤姆・里德(Tom Reid)说,这是基于“10年的环境检测”及“许多合作伙伴的共同决定”。

文中列出了另7家支持机构,包括考伊琴部落、加拿大鸭子无限协会(Ducks Unlimited Canada)、水利土地和资源管理部、森林部、加拿大渔业和海洋局(DFO)、加拿大环境和气候变化部,以及栖息地保护信托基金会等。

DFO主管琳达・希金斯(Linda Higgins)说:“通过共同努力,我们相信这个项目不仅能恢复河口的生态平衡,还能为依赖它的社区带来长久的利益。”

“问题是”,麦克劳德说,“他们没有让公众发表意见,这些机构突然就说‘我们要这么做’。”

作为受直接影响最大的社区居民,不知道这个项目要启动,也不知道这个项目的具体利弊,更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担忧,如何相信它会给社区“带来长久的利益”呢?这是他的疑问。

“突然在报纸上读到这一切,大家都很震惊”,麦克劳德说,“这些机构关起门来,在背后做了一切。这不是民主,这真的非常、非常糟糕。”

淹没农场的后果

Dinsdale农场属于受保护农地,有百年历史,占地约70公顷,土地非常肥沃,种植玉米和干草,干草每年能收割三茬,而且不需要灌溉,因为是地下灌溉。去年,这里生产了1,230吨动物饲料,也吸引了约200种鸟类来觅食。改为湿地会对社区居民造成什么影响?

麦克劳德在当地生活了40年,他分析道:首先,岛上有三个奶牛场就得搬去内陆,或者到美国华盛顿州买干草,这就大大地提高了成本,他们能生存吗?

其次,这里的居民区位于山和海之间,Dinsdale农场位于海边。这里会发洪水,但洪水是来自山上的,并不来自海里,当洪水泛滥时,Dinsdale农场就会起缓冲作用,水流到农地里被吸收掉,这会释放压力。

但如果把靠海的旧堤坝拆掉,让海水淹上来,让农场成为湿地,然后在居民区和湿地之间建一个新堤坝,那等于把农场(湿地)排在了外面,那就再也没有农场来吸收洪水了。新堤坝成为了水坝,洪水出不去了。

其三,当海水淹没Dinsdale农场时,有可能还会污染给所有人供水的几口水井,这样我们可能就得喝盐水了。

“这些都是他们未考虑的事情。”他说。

阳光谷农场有限公司(Sunny Vale Farm Ltd.)的所有者兼Dinsdale农场长期使用权持有人杰拉尔德・波尔曼(Gerald Poelman)在接受《Country Life in BC》采访时说:“不幸的是,当地居民没有机会表达他们的担忧。”

河口恢复项目的违规操作 绕过ALC

麦克劳德立即聘请了律师,并在7月3日成立了土地保护者协会(Land Keepers),接着去维多利亚专门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Cox and Taylor,尔后又请了水利专家。

他说:“我们必须追查,他们所做的事到底对不对。”

拆堤坝淹农地,必须向农业用地委员会(ALC)提出申请,将Dinsdale农场的土地属性改为非农状态才行。

然而,“自然信托”没有这样做。他们绕过ALC,与当地的三级政府CVRD(Cowichan Valley Regional District)协商。“你是不能这样做的,有必经的程序在这里摆着呢。”麦克劳德说。

他申请了FOI(信息自由法案申请Freedom of Information Requests),获得大量电子邮件,证明“自然信托”经理托马斯・里德(即前文的汤姆・里德),一直在和CVRD来来回回“磋商合作”。

独立媒体Westward Independent在第二份调查报导中,披露了里德写给杰夫・摩尔(Jeff Moore,CVRD高级环境分析师)、凯特・米勒(Kate Miller,CVRD战略服务部环境服务经理)和布莱恩・法夸尔(Brian Farquhar,公园与小径部高级经理)的邮件。

2022年托马斯・里德给凯特・米勒的信:

“现在,我们的项目已进入第4年,我们开始将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在转型修复项目(如Dinsdale农场、Koksilah沼泽)的实施上,我想与您讨论一下与CVRD合作的步骤。随函附上一份小册子,简要介绍了南考伊琴河口正在考虑的项目。如能在此时对该附件保密,我将不胜感激。”

2022年5月25日托马斯・里德给杰夫・摩尔的信:

“继我下面给凯特的说明之后,请对我最初发给凯特的附件保密(见下面突出显示的部分)。在我们计划的项目公开之前,我们需要解决一些项目敏感问题;因此,我想知道谁会参加你们的会议。顺便提一下,在你们即将召开的会议上,也许你们可以询问与会者是否有时间通过Zoom、团队、Wehex等方式就我们的拟议工程召开一次针对具体项目的会议?谢谢,汤姆。”

2022年托马斯・里德给布莱恩・法夸尔的信:

“考伊琴修复项目手册.pdf。仅供参考。最好也能与您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因为这将对枫树林公园产生潜在影响。正如下文所述,如果您能将此讨论/附件暂时保密,我将不胜感激。谢谢,汤姆。”

里德多次要求保密。此外,他的电子邮件来自两个不同的地址,一个是“@naturetrust”,另一个是“@bc.gov.ca”,目前他未对自己是否身兼两职做出回应。

在另一份文件中,卑诗省政府下属的堤坝检查局写了一封信给当地居民布莱恩・塞尔斯(Brian Sales),信中说塞尔斯了解工程学、赞成拆除堤坝,让他签字后寄回给他们。但塞尔斯未同意这样做,他也没有那块地的签字权。

没有公众征询,居民们不仅得不到信息,表达不了意见,无法共同讨论,而且个别居民还被单独诱导签字,这让麦克劳德震惊。

他声音有些激动地说:“他们作弊到这种程度绝对令人难以置信。”

“这怎么行得通?这不是民主”,他说,“民主,你是开放的,你把它(这个事件)交给人民。它在那里,有人可能喜欢,有人可能不喜欢,但你可以进行谈判,然后我们都很高兴。”

“不是完全高兴”,因为事情可能不会完全按照某一方的意愿去走,“但是又很高兴”,因为有这个民主的过程,他认为,“事情就应该是这样运作的”。

地产所有人改造地产需否“公众征询”

1990年,“自然信托”和“鸭子无限”公司从Dinsdale农场的原主人安.丁斯代尔(Ann Dinsdale)那里收购了该地产。

拥有了该地产,两家公司是否就能自行决定如何使用、改造该地产了?是否就不需要公众征询了?

当年销售合同的一份关键附录中写道:“规定购买方保证自1990年开始的50年内(即到2040年),现有的堤坝系统完整无缺,并承诺不允许任何对相邻物业造成损害的不受控制的洪水。”

“我们可以打破这个协议的合法性吗?我感到震惊!”原农场主的儿子奈杰尔.丁斯代尔(Nigel Dinsdale)在后来的一次公听会上说,如果他去世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这块1871年自联邦成立之前就开始耕种的土地将被淹没,他们怎得安息。

“我相信如果这事真的发生了,‘自然信托’和‘鸭子无限’道德信用就已经破产了。”他说。

第二个问题是,到底需不需要“公众征询”。CVRD官网将公众征询分为两类:公众听证会(公听会)和公众开放日(公众信息会议)。

对于“官方社区规划或分区附则修改”,在审议通过时,必须举行公听会,这是《地方政府法》的法律规定。这种正式会议不允许双向讨论,民选官员的主要义务只是“听取”向其提交的信息。

河口恢复项目属于“大型或复杂项目”,对这一类别,CVRD说,提议者通常会举办一次或多次的公众信息会议,“以评估社区的支持度,并在开发申请之前与社区一起解决已发现的问题。”

“地方政府通常的做法是要求申请人举办公众信息会议”,“虽然这类会议不是有关开发申请的法定要求”,但“它可以成为发布信息和双向讨论问题的有用工具。”

CVRD说:“无论地方政府是否参与,拟议项目的支持者都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召开公众信息会议。”

“自然信托”并未召开这样的公众信息会议。

目前,“自然信托”已从政府获得300万拨款,项目完工后,他们将无需支付旧堤坝维护费。

这笔旧堤坝维护费的金额,据“自然信托”在一次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大约为900万元,但未指明是多长时间。

民意可阻良田被淹

“我们暂时阻止了这一切”,麦克劳德说。目前,ALC决定Dinsdale农场的农地属性不变,堤坝不能拆除。

“你必须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就像我们一样,不断壮大”,他说,“协会有很多非常好的人,我们都是义务工作,没有金钱。我们不为金钱工作。”

一位邓肯市的退休律师,因为对发生的事非常难过,提出免费为协会工作;另一位“鸭子无限”公司的退休员工,希望事情朝好的方向发展,开始担任协会董事。

他们聘请自己的律师和水利专家,了解真相,力求在一个正确的基础上说话;他们还尽可能自己收集信息呈给律师,提高了效率,降低了律师费。

人们来求助时,土地保护者协会可以提供有经验的律师,“否则你可能得花四倍的钱,重新寻找和教育一位律师,但最终可能一事无成。”麦克劳德说。

“这就是协会成功的方法,所有人都必须共同努力”, 他说,“我们做得越多,成功得越多,他们就越愿意倾听我们。”

去年8月,土地保护者协会组织召开的市民大会,有250到300人参加,邀请了地区主任和当地政界人士。今年2月,他们组织农民的拖拉机游行,在CVRD市政厅前和平请愿。今年3月,他们倡导民众参加公听会,成功地让地方税涨幅从19.33%下降了3个百分点。

麦克劳德说:“我们这里有各行各业的人。我们不采取任何暴力行动,不破坏任何东西,不做任何(不好的)事情。我们对我们的主题非常了解,我们知道一切,我们已经研究得很透彻,然后当我们进去时,我们知道要说什么。然后我们就推动,然后我们就加压。”

土地保护者协会成立不到1年来,已有接近400位会员,并已扩展到内陆地区。虽然筹集资金困难,麦克劳德自己已付出至少30,000元,但他认为一切都值得。

“他们会想方设法绕过我们,淹没这个领域,因为这和钱有关”,他说,“但是,你只需要继续保持关注,他们永远不会成功。”

民主体制下 民意需表达才会有改变

麦克劳德认为,普通民众的声音被忽视,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有责任。

人人都很忙。生活,工作,打理院子,还有理想。比如他自己,忙于项目管理,在世界各地工作,还计划着在加拿大建一个利用废弃塑料来制造柴油燃料的工厂。

可是,人们忽视了正在发生的身边事。“你需要关注,你需要参与其中,你需要了解发生了什么”,他说,“这是你必须要做的,否则当你发现时,为时已晚。”

当该事件突发后,他毅然暂时放下自己的小日子和大理想,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到建立和推动土地保护者协会上,目前已有其他的农民在寻求他们的帮助。

“人们需要醒悟,人们正在觉醒,否则将失去自由。失去言论自由,失去这一切”,他说,“所以你需要关注你周围发生的一切。

“这样的事件给人们敲响了警钟,给卑诗省敲响了警钟,也给加拿大敲响了警钟。”

从风车叶片的处理重新审视环保主义

麦克劳德因抗议这个“环保项目”而被一些人质疑为反环保主义者。“我是环保主义者,但我不傻,也不是激进的环保主义者。”他说。

爱护家园,确保流经家里的小溪没有任何垃圾,看到保护区有垃圾就主动捡起来清理干净,他认为环保应该是每个人从身边事做起。

在他的心里,农民可能是世界上最环保的人,他们保护土地、照顾土地、不破坏土地,否则就没有饭吃。但农民也不是激进的环保主义者。

有的人为了不产生碳,让奶农不要养奶牛,因为牛放屁时会产生碳。“你可以很激进,但你做的一些事情却毫无意义。”他说。

麦克劳德在商业领域工作了很多年,一直从事能源方面的工作。对绿色能源非常熟悉。他同时提醒人们,太阳能、风力发电都是好事,但使用时要有常识。

“有谁知道,风车的叶片是怎么处理的?”他说,“当它们磨损时、脱落时、被鸟撞击时,平衡被打破时,风车叶片怎么处理?”他停顿了一下后说,犹他州有一个大的垃圾填埋场,这些叶片就被直接埋在土里,是很不环保的。

人人都应该是环保主义者,他强调,要保护环境,但不能过激,要有常识。风车带动不了500人工作的纸浆厂,绿色能源不可能为整个世界提供服务。

也正是这样的常识,让他意识到《考伊琴河口恢复项目》的种种疑窦,促使他成立了土地保护者协会——“一场保护产权和粮食安全的草根运动”。

“人们害怕说话。他们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他们不想激起波澜。”他说,“但你必须说话。要有礼貌,不要激烈,但要说出来。”

麦克劳德真心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协会,“非常欢迎华人社区”,他说,“让我们集思广益,把事情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叶柏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