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中共公检法迫害法轮功是政治任务

人气 858

【大纪元2024年04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洁思、骆亚采访报导)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法轮功学员刘民2023年11月遭绑架后,被公安局制造假证据构陷,今年4月遭冤判3年。

江西省南昌市67岁的法轮功学员周群慧,2023年12月9日被一审严重违法枉判3年2个月。她上诉后被二审非法维持原判。

南京八旬法轮功学员耿迎凤在冤刑期中被非法加刑,2021年遭4年冤判的耿迎凤,被劫入常州女子监狱,关押至今。

中共公检法以制造伪证等一系列严重违法行为,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对此,两位大陆维权律师及旅居海外的前北京律师赖建平接受大纪元采访。他们从中共的独裁本性及迫害法轮功的目的及手段,揭露它操纵国家机器、任意践踏法律、陷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报导,2023年11月13日,刘民被闯进家中的五六个警察绑架。当地国保大队长刘晓波和公安局警察制造假证据将刘民构陷到检察院,被检察院退侦。刘晓波和公安局副局长兼“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秦中伟继续造假材料,直到刘民被检察院非法批捕。

之后刘民又被构陷到法院,还被指派律师。律师通知刘民家属,2024年4月2日上午开庭。家属去后见法庭里无人,又联系律师。律师说在看守所里有一个小法庭,在那里开庭。家属赶去后却不让进。律师出来后告诉家属,刘民被判3年,罚款1万元,还说,有人告发刘民,说他有打印机等等。家属说这全是谎话,并怀疑刘民是否出庭,不知庭审怎么进行的。

刘民88岁的老母亲在儿子被绑架后,痛苦万分,在亲属陪同下,前去拘留所看儿子,被警察拒绝,说老太太年纪大,不让见。

中共不讲法治 迫害法轮功是政治任务

大陆李律师说(安全考量隐去全名),“在中国完全是中国共产党控制着一切。”“它就是要打击法轮功群体,达到抓捕、判刑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为了完成这个打压的任务,所谓的法律,所谓的证据,它(中共)是根本不讲的。”

大陆陈律师(隐去全名)说,“中共国保,包括那些公检法人员,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这是一场政治迫害。”

“本来中国就没有法治,在(法轮功)这个上面更谈不上按照法律、按照规矩来办了,就是用各种流氓的手段,真的是只能用‘流氓’这个词了,或用‘法匪’,法律的土匪,也是比较准确的。”

旅居加拿大的前北京律师赖建平说,“中共就是要把各种群体管治得服服贴贴的,对那些稍微有点反抗意识的群体就进行严厉打击。”“传统的专制大国,它从来就没有任何法治可言,它利用刑法构陷公民,这是中共这个专制政权的一贯做法。”

刑法的最基本原则是罪刑法定原则。《刑法》第3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量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的,不得定罪处罚。”

在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法轮功是邪教或非法组织,大陆正义律师们认为,对法轮功的迫害证实中共的法律名存实亡。

不仅如此,1999年6月10日,在时任党魁江泽民的命令下,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610”办公室,一个凌驾于中共法律和宪法之上的机构。掌管情报、治安、警卫、劳教、司法、检察等系统的中央政法委指挥“610”。在司法完全不独立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就被幕后操作于政法委、“610”的手中。

法官公开讲: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对法轮功不讲法律云云。

例如,2014年7月9日,河南平顶山市卫东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杨贺梅时,法官李喜峰当庭说:“法院归共产党领导,要听党的”。

2009年9月26日上午,四川西昌市海南乡法轮功学员何正琼,与来找她的法轮功学员高德玉老太太一同被绑架。律师要求会见高德玉,却遭到执法部门层层阻挠。西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刘伟平对律师说:“不要跟我讲法律,我们不讲法律。”2010年9月14日,何正琼被冤判7年,高德玉被冤判12年。

深圳市福田区宏达实业有限公司经理、法轮功学员李健辉因进京上访被绑架,他走脱后再次被绑架。深圳当局把他的名字上报至中央“610”。深圳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告诉李建辉:“你没有罪,但必须判你,是政治需要,是上面需要判你。”2000年3月,李健辉被冤判4年,是广东省第一位遭冤判的法轮功学员。

制造伪证构陷法轮功 成“正常行为”

在刘民被构陷到检察院的过程中,公安局副局长兼“610”主任秦中伟与国保大队长沆瀣一气,制造伪证,以至刘民被非法批捕,再被构陷到法院。

李律师说,为了达到打压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中共公检法人员利用各种手段制造伪证,陷害法轮功学员。“可以说它这种行为是‘正常’的。”

赖建平说,中共对法轮功、对基督徒以及那些上访群体等进行“任意构陷”。“他们公安、检察院可以直接去炮制各种所谓的有罪的证据,他们可以利用各种渠道去威胁、收买一些人作伪证,他们可以利用各种途径去做一些毫无理由的推测。”

他说,中共还利用自己刑法里面的“口袋罪”(界定不清、外延模糊以至于难以界定有罪与否的罪名),去制服各种群体。他举一个例子,2024年的两会期间中共最高检察院的工作报告向全世界透露,2023年他们为维稳在全国抓了二百多万人。

“你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量?一个什么性质的政权才能做到如此的邪恶,对自己的公民用各种方法去构陷去罗织罪名?”赖建平表示,不是公民真正犯了罪,而是“(中共)裸裸地镇压、赤裸裸地构陷。这意味着这个政权从头到尾,是没有任何正当性、合法性可言的。”

据明慧网报导,2021年获知131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1,184人遭非法判刑,其中44人被非法判刑9年以上,227名65岁以上老年学员被非法判刑,年龄最长者88岁;16,413人被中共警察绑架骚扰,关入洗脑班608人,非法抄家1,751人。

2023年获知,20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1,188名被非法判刑,其中,80至90岁42人,年龄最长者89岁;6,514名被绑架骚扰。由于网络封锁,这些数字也只是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在中共对法轮功二十多年的迫害中,警察非法抓捕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并拘捕、关押,在构陷他们的过程中,制造伪证、罗织罪名。

2023年2月17日,河北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史宗喜被河北顺平县法院非法庭审。检方给史宗喜罗织罪名,提交的“证人”竟是2018年已死亡的同村人史连有,而且公诉人在庭上的态度极其恶劣。

2018年12月4日,贵州安顺市法轮功学员封培蓉被闯进家中的8名警察绑架,后被构陷,检察院将案子退回,要求补充侦查。她在家人开办的一所培训学校任教师,西秀区公安警察对她的26名学生进行逼供,让他们“揭发”自己的老师,制成伪证材料,构陷封培蓉办“补习班”的目的是要跟学生灌输对法轮功的信仰。2019年12月,封培蓉被非法重判12年。◇

(待续)

(案例源于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深圳福田警察构陷 法轮功学员史佩苓遭枉判
为枉判法轮功学员 中共造假改年龄改文凭
强加罪名 中共检察官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
中共公检法罗织罪名 制造伪证构陷法轮功学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