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三十年前得法历程 道不尽师恩浩荡

作者:李婉清

人气 658

【大纪元2024年05月18日讯】5月13日,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个伟大而特殊的日子里,愿与读者朋友们,分享我昔日参加师尊讲法班的那些记忆中永恒的幸福时刻,以表达我对师尊的无限感恩。

我是1994年4月29日得法的弟子,至今已逾30年。每当回忆起昔日得法、修炼的情景,感恩的泪水就会奔涌而出,30年来的修炼中,有沐浴佛光的喜悦;也有心清似玉的超脱;有直面邪恶的无畏;也有迷失方向的悔恨、自责和救人中的奋起直追。每一步无不融入着师尊的点悟、鼓励、呵护、慈悲保护与无限的承受,师恩浩荡。

一切都是为得法做铺垫

我从小是个体弱多病、多愁善感的人,经常感冒发烧,有时严重到感觉病像山一样压到身上。后来又得了风湿性关节炎,靠吃消炎药来缓解疼痛,还喝药酒,后来又有胃病。

那时候每天早上睁开眼,妈妈都会捧着药,端着水送到我嘴边,有时还要喝大碗的中药汤,吃药像吃饭一样成为常态,我是十足的药罐子,感受不到做人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病痛中偶尔也会觉得自己太拖累父母,随着年龄增长,头脑中时常思考人生的真谛,但找不到答案,心中有种苦恼、忧伤与迷茫。

那个年代正是气功盛行的时候,家人也练气功,并且常看《周易》《黄帝内经》《性命圭旨》、中医学之类的书籍,也常谈到相关的话题,因此,我还知道了人原来有第三只眼睛的存在。这些耳濡目染的熏陶,使我很相信气功能祛病健身,很玄妙,但心里总有一念:等到将来遇到让我达到高深境界的功法再炼,现在这些还不行。

1992年,我接触了佛教,知道了人可以修佛,并想依此修行,超脱生死轮回,虽然很虔诚,但那时不知道怎么修,以为吃素、受戒就能提高,买了不少经书,只有《金刚经》里提到的“法轮圣王”,和“法轮圣王他的法轮非常厉害”这方面的内容印象深刻,对经书中的其它解释,我还存有疑问的地方。

参加师父长春第七期讲法班

1994年4月,得法前夕,一种心底的不安与烦乱,使我不想再在这红尘中驻留,出家修行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就在这时,我得到了吉林大学鸣放宫办法轮功讲法班的消息,去买票时得知,只剩最后几张票,妈妈让我买两张票,说我们一同参加。我买票时也请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回家后一气呵成地看完了,感觉整个身心从未有过的畅快与开心!这本书真是讲得太好了!气功原来就是修炼啊!

开班前的几天,我对照书自学功法,出现了师父讲的净化身体的症状,一天当中不断地上厕所,便出的都是黑东西。学炼第二套功法时,感到双臂间有很热的一股旋转力量在转动,接着晚上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梦境中,自己在苏州园林游览,景致美丽,红色院墙(庙宇一样),绿色池水,还有拱桥,这时抬头看到天上有闪着金光的龙和凤在悠然、祥和地飞舞,我仰头指着空中激动地喊:“快看呢,这是吉祥的征兆!”可是,周围的游人却是木木的表情,原来他们看不见。

远处走来一位尼姑,眉宇宽阔,和蔼慈祥,我上前对她说:“师父,带我走吧! ”她微笑着对我说:“咱们有缘再见”,我也随即说了一句“有缘再见”,梦就醒了。在梦里,我真的相信如果有缘我会和“她”再见的。

4月29日,终于开班了,我和妈妈参加的是晚班,每个人发了学员证,我们的座位在礼堂的最后几排,看不清讲台上师父的面容。但师父声音洪亮,听法时,感觉似乎就在师父面前听法,很真切,听得入神时,好像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师父在讲法,师父很大,笼罩了整个会场,空间场里只有自己在听法。

第一天听法时,因为头脑中还有宗教的观念在干扰,思想中隐约反应出排斥和不舒服,但越听越觉得师父讲的句句在理,第二天阻碍的观念全部消失了。

师父的话带着真理的光芒,震撼着我的心,令我折服,不知为什么,当时心里就是对师父不尽的感激,眼泪不停地流,不停地流,心里反复地有句话在说:“我怎么报答老师啊!这么好的老师,我怎么报答老师啊!”一种无以为报的感激萦绕心头。现在悟到,也许是副元神另外空间,看到了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而感激涕零吧。

在师父讲课时,我没有开天目,但看到师父的左肩上有金光,师父还让我们伸出两掌,让我们体验手掌上法轮的存在,清晰地旋转,沉,有重量感;师父帮助学员们清理身体时,让大家站起来,准备跺左右脚,有的学员心急,师父口令没开始先跺了脚,打乱了师父的准备,我看到师父没有一点的不快与埋怨,又微笑耐心地重来,大家也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在宽容慈爱的家长面前,顽皮地哄笑起来,继续重来,心里没有一点压力。

随着师父在讲台上面,对大家从上至下地挥手,我感觉到身体有一股力量,伴随着凉、麻从头到脚在往下走,听着师父的口令,相继跺了两脚,之后师父让我们随便活动放松一下,我又蹦又跳,大家也都放松著身体。那一刻的我终于体会到了,生而为人没有病的自在和美妙,真是太舒服了!

在10天的听法中,我渐渐悟到,师父就是经书中讲到的“法轮圣王”。师父讲的大法,就是我心灵深处一直等待的能达到高深境界中的法,但是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幸运,如同当年释迦佛的弟子亲耳聆听世尊讲法一样,我在亲耳聆听转轮圣王讲法?这是作为现代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也不敢相信的。

学习班的几天当中,在家炼功,感到天目像被汽车灯光晃得很厉害,感觉刺眼,还看到了副元神(和我长得一样的我,从身体里出来)炼功,梦中还有讨债的人来追杀,还梦到巨佛的脸,天地间一般大,自己只是一小点,打着坐飞到巨佛的脸前,人心尽灭。

长春讲法班中,留下了一个我永生难忘的记忆。那天师父讲完法,在教功前的休息时间,我走到礼堂前后两块观众席之间的过道上,那个过道比较宽,准备学功。

没想到师父从讲台下来,走到学员中,边走边问后面学员们是否能听得清,我正在低头系鞋带,当起身抬头时,我惊呆了,师父竟缓缓地顺着过道走过来,这是第一次看清师父,震惊!震撼!我被震惊得目瞪口呆,师父是那么的伟大!我的天目看不见,但是我能感受到一种巨大得不可思议的境界画面,映衬着师父,师父是那么的伟大,超然、慈悲,在人类中永远也不会再看到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句话在反复说:这不就是佛嘛!这不就是佛嘛!我木木地看着师父从我面前走过,师父慈悲地望着礼堂后方所有人缓缓地走过去,不知怎么的,从我嘴里出来一句话“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啊!”

当时我已经听了很多节课,但从来都没看清过师父的面容,因为座位太远,是师父体谅学员、弟子的心,来到后面,为的是让后面的我们看清楚师父。

师父在任何时候都体谅众生,尽量满足弟子的心愿,讲法班结束后的一天,我突然想起,梦中见到的那位尼姑,那不是师父吗?宽阔的眉宇、和蔼慈祥,讲的“有缘再见”不就是接大法的缘吗?看来,我们来在世上的每一时刻,都是师父苦心安排好的,师父为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

不久,一个偶然机会,在长春第一次辅导员会议上,又一次有幸见到了师父,就是《法轮大法义解》那部讲法。那是在吉林大学的理化楼七楼会议室,我和其他学员列队站在会议室门口,师父笑容满面,缓缓地走过来,亲切地轻声说:“来了这么多人呢。”我离师父很近,看到师父的脸散放着光芒,我能看到那构成光芒的能量颗粒。

走进会议室,正对着师父面前很近的坐位坐下,我使劲地向师父笑着,真是心花怒放,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笑,那个幸福啊!心想:师父,这回您看到我了,终于您知道有我这个弟子了!师父也同样开心地、慈祥地笑着,看着我们每个人,幸福与喜悦充满了会场。

1994年8月5日,我又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的传法班。这些幸福时刻,弟子永远铭刻在心,师恩浩荡,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回首走过的30年,在人类的时间中并不算短暂,也曾觉得度日如年,但如今真的感觉好像一瞬间,期间的心酸与悲伤,都像片片的云和薄薄的纱很飘渺,并已渐淡忘。而师尊耗尽一切的给予和对弟子再造的洪恩,却像钻石一样在弟子的记忆中闪耀生辉,永不磨灭!师恩难报,唯有精进!◇

责任编辑:宋佳怡

相关新闻
明真相世人恭贺世界法轮大法日暨李洪志大师华诞(27条)
澳洲珀斯法轮功学员欢庆世界法轮大法日
美国宗教自由大使发推文 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