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专访】钦本立遭江泽民迫害 抱恨而终

张伟国谈经济导报创办人钦本立坎坷遭遇

人气 107
标签:

【大纪元6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鹿青霜﹑谢宛均报道/1989年六四事件中﹐《世界经济导报》因为坚持独立立场,遭到当时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的镇压查封﹐编辑记者遭政治迫害﹐一代报人钦本立郁郁以终。江泽民则靠整肃《世界经济导报》起家登上总书记的宝座。

1989年六四前,张伟国是世界经济导报编委并担任导报驻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六四后,张入狱20个月,是导报记者中被关押时间最长的一个。来美后﹐张在美国继续从事新闻工作,为多家媒体作专栏。六四14周年之际﹐张伟国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谈经济导报创办人钦本立的坎坷遭遇﹐指出江泽民对钦本立的迫害相当厉害﹐江泽民的同党陈至立在钦本立临终前还到钦病床前去宣布对他的“党纪处分”﹐羞辱一代报人。

以下是访谈纪要。

*江泽民对钦本立的身心打击

六四前后钦本立精神压力一直很大,他也感到自己非常委屈,因为他是帮着共产党。他并不是一个共产党的异议人士或者共产党的叛逆者。应该讲他还是一个补胎的人。

他是希望共产党能够顺利转型、改革成功﹑政权能够继续维持下去。所以很多动作,他是用心良苦。表面上是在批评或者是针贬时弊﹑针贬共产党的一些弊端,客观上也在帮助共产党比较清醒地做一些检讨,能够改变、健全一些制度。

受到江泽民这样对待以后,也有很多上海的老同志包括像夏其言﹑夏征农等,也出来为他打抱不平,认为江泽民不能够这样对待一个老同志。江泽民有几次是当着钦本立的面,对钦本立的训斥相当高调,相当的没有人性。江泽民对钦本立人身上的压制我想还是次要的,主要是封杀导报以后,对他精神上的打压相当厉害。

*老资格的共产党员

钦本立是49年以前参加共产党的,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在朝阳大学读法律的时候,他就是搞学生运动被开除的。后来作为香港<<文汇报>>驻上海办事处的主任,为共产党立了很多功劳。49年以后他被调到北京,在人民日报作工会主席,然后50年代毛泽东要恢复文汇报。

因为49年解放的时候,文汇报一度被解散。为恢复文汇报,找到了文汇报的创办人徐铸成。徐铸成当时就提出一个条件,要把钦本立要来。因为徐铸成是一个党外人士,他也知道在这个情况下,你办报纸没有共产党是不行的。他知道钦本立是一个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所以就请了钦本立。钦本立因为跟徐铸成是老关系,这样的话比较容易思想沟通,所以他就请钦本立当党组书记兼文汇报的常务副总编,等于是文汇报的第一把手。徐铸成等于是一个元老,挂个名。

*被迫害到不会说话﹐太太被害死

到了反右的时候,徐铸成是带了中国新闻代表团去莫斯科访问,钦本立在家里面主持鸣放,报纸上鸣放的火候相当厉害,这是徐铸成亲自告诉我的,他在莫斯科看到这个报纸自己都吓得不得了。他说要出事情了,看了报纸说要出事情了,果然回到中国没多久,他就被打成全国最大的几个右派之一。

钦本立因为是共产党员,反右当时是针对党外人士,民主党派。再加上不知道什么样的因缘机会,柯庆施好像对钦本立还是蛮欣赏的,所以柯庆施在那个时候是保了一下钦本立,所以钦本立是没被打成右派,实际上是漏网右派,但是职务是都削掉了,到华东去编一本内部刊物。

那么文革的时候他也受到冲击,到干校,一度关了他一段时间之后,出来讲话都不会讲了。因为长时间没有人跟他说话,他一个人关着,说话都不会了。而且自己的太太顾晓岚,是当时解放日报的一个资深编辑﹐也是在文革中被迫害死的。

* 创建导报﹐导报就象他的孩子

到了文革结束平反,他就到社科院做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那时候招募了一些人才,而且有很多就是49年以后历次政治运动被整肃的报人,流散到新疆、甘肃、四川的,就是到外地去的那些人,陆陆续续回来了。回来了以后他们都过了可以正常工作的年龄,所以钦本立就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再加上在社会上面招考了像朱杏清、何凌、韩耀根等一批自学成材的青年,办了这样一份世界经济导报。

开始的时候报纸的钱等于是钦本立以个人的名义跟文汇报借了2万块钱,因为他当过文汇报的头,跟文汇报的关系比较不错,另外一个,文汇报印刷厂帮导报印,提供纸张提供印刷,在导报没有赚钱之前,他不收你钱。钦本立有自己很广的人脉,他也利用了这些资源。

刚刚办起来的时候钦本立还自己拿了报纸上街卖,所以这个创刊报纸就等于他的孩子一样,他是非常心疼的。

*六四后软禁中去世

导报事件和六四半年多以后,钦本立就查出来有胃癌,然后就去住医院。等到我出狱去华东医院去看他,在91年的黄历新年,他已经是晚期,扩散到肝癌都有了。到了91年的4月15日,说来也巧,正是胡耀邦去世两周年的时候,他去世了。

钦本立在家里的时候,他等于是处于一种被软禁状态。后来在医院里面的时候,也保持了这样一种被监控的状态。楼下这些门房都是很特别的,都有安全人员的。我们进去都要用各种各样的手法伪装,或者是从后门,或者是趁他们换班的时候偷偷溜进去。所以他也相当痛苦。就是在那段时间里面,不但在精神上,也在人身自由方面他也被剥夺、被压制很严重。

*特殊的告别仪式

他去世以后,在遗体告别仪式是从简,不让大家聚会。但是导报这些人还是从四面八方来到了华东医院的停尸房。当时大概有几十个人,我是大概最后到的。上海当时是整个处于一种戒备状态,医院里里外外武警都出来了。不但是便衣,就是穿了军装的也出来了。像很有名的作家白桦和戴厚英,当时他们两个骑摩托车准备去,在华东医院绕了几圈,看到这么多军警,他们也就不进去了,知难而退。

像这样的情况,使得钦本立的告别仪式也变得非常特殊。除了他三两个家属,其他的几个就是导报的同事。时间也很短,没有什么人讲话,也没有人献花,也没有花圈,我们也就是在他面前鞠三个躬。

*临终 病床前宣布“党纪处分”

所以他的一生,作为共产党的一个高级干部,共产党对他也非常无情。钦本立到生命最后期的时候,在4月10日前后,他已经是神智都开始恍惚了,当时上海市委宣传部长陈至立,到他的病床前去宣布对他的党纪处分。宣布后弄得钦本立受到的打击相当大。所以我也感觉到很可悲,作为一个共产党的老干部、老同志,最后共产党用这种方式来给他送终﹐实在是令人发指。




钦本立和《世界经济导报》的历史图片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专访】方觉谈六四及中国民主和诉江泽民
【专访】张伟国谈江泽民镇压经济导报内幕
【专栏】郑贻春:江泽民做军委主席的三个有利于
【专访】司徒华:江泽民镇压异见也是犯罪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