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议员何俊仁谈大陆行与港丽事件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7日讯】(大纪元记者郭若报导)一周内亲历了港粤会谈的唇枪舌剑和香港港丽酒店的“漏水”事件,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在接受希望之声“茶余饭后”采访时说香港自由倒退的危机确实存在,告诫人们不要因为中方近期表面政策的变化而天真地认为大陆的政治正在走向开明, 并表示, 将来若再有机会踏足大陆,将会向当局继续提及国内的人权问题,包括法轮功。

录音连接

  破冰之旅 粤官“劳气”民主派议员失望

  今年九月底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率领59名立法会议员历史性访粤,由于访问团中有自“六四”事件后首次被允许踏足大陆的立法会议员,诸多媒体将其称为“破冰之旅”。访问团一行与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等官员进行了座谈,何俊仁认为座谈最精彩的部分是民主派议员的提问和粤方的回应。

  何律师描述,当时有机会发言的四位民主派议员,从李永达开始,杨森、李卓人、梁国雄都相继提出了最尖锐敏感的“平反六四”、香港普选以及大陆自由组织工会的问题。张德江先是以“话不投机半句多”试图打发,架不住同样的问题被一再提出,张的回应也一次比一次态度强硬,甚至几度“黑面”。

  何俊仁说粤官的回应毫无说服力,非常“劳气”,无非是共产党对“六四”的处理绝对没错,没有当时果断的举措就没有今天的经济发展;大陆工人已经受到了很好的照顾,不需要自由组织工会,中国不能乱。至于香港的民主化论题,江则从鸦片战争谈起,告诉大家当年中国多么惨,是共产党给了人民好生活。

  对于是次“破冰之旅”,怀了十六年“回乡梦”终于如愿以偿的李柱铭表示没有特别感觉,“浪费时间”,梁国雄的形容是禁闭式“鸭仔团”,备受照顾;刘慧卿对没有沟通表示“失望”,何俊仁的看法则是“老套”——说辞老套,手法也老套。

  港丽漏水事件再次突显高层压力

  刚刚结束破冰之行,何律师返港后即遭遇“漏水”事件。

  “十一”前夕,香港港丽酒店以会议厅漏水为由,在最后一刻取消了《大纪元时报》为举行“中国的未来——九评共产党国际论坛”预订了一个月的会议厅,迫使会议组织者临时决定将该次国际性的会议改在酒店附近的香港公园露天举行。

  尽管研讨会开得异常成功,但前往出席研讨会的何俊仁对一家五星级的国际级酒店竟然做出这样的小动作表示非常震惊:“这不是第一次了,两年前喜来登酒店就发生过同样事件,并为此做了赔偿。港丽这次如法炮制,无可避免也是要赔偿的。堂堂“怡和”商业集团明知不该为而为之,可见这个压力一定来自很高层,目的是不惜代价对‘九评研讨会’造成破坏。”

  何律师说的“同样事件”发生在2003年2月,当时香港喜来登酒店突然以保安理由取消了与法轮功佛学会早在两个多月前签订的会议厅租约,事后做了金钱赔偿。至于酒店提出的“不能以任何方式向公众提及本次事件”的条件,也被对方认为违背言论自由及社会公平公义的原则予之拒绝。

  曾多次协助被拒入港个案复核的何律师说,虽然现在香港还可以说话、游行,但像法轮功那样一些被当局针对的团体,要想从海外或者台湾来港参加会议或活动,仍然会遭遇诸多禁忌,这对香港的声誉有严重影响。最近“世界经济论坛”再次将香港的评级降低,尽管港府对此忿忿不平,实际上是有原因的。

  只要有机会 仍会提人权问题

  何俊仁以中共对台湾和香港的政策为例,说明中共近年频频推动的一系列的“破冰之旅”都是“统战手法”而已。在台湾方面,中央想藉连宋的大陆之行与国民党和亲民党之间增加一些缓和因素,以此抗衡越来越偏离“回归”方向却日益得势的民进党;在香港方面,大陆不能继续因为某些议员有支联会背景而无视香港立法会的存在,所以不得不“理顺”一下。

  “其实中方的底线一点也没有变,稍加触动,他们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从“反分裂法”、对香港政改的态度以及两次强硬“释法”都很清楚表明:但凡中央的意志,哪怕是动用司法程序也不可以更改。”

  何俊仁说他绝对不会将中方近期一连串的演示当成当局走向政治开明的征象,“将来若再有机会踏足大陆,无论是在北京或是其它任何地方,国内的人权问题,包括法轮功、中国民主党、异议人士、工会组织、互联网等等的问题,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继续提出来。”(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10-07 5: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