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到底害死了多少人

——一个妇女主任的痛苦回忆

人气 12
标签:

【大纪元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文龙报道] 金女士曾经当了两年的妇女主任,在这两年期间,为了执行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她到底逼着多少人做了节育、绝育手术,逼着多少人做了流产手术,她自己也记不清了。后来,她一次次在恶梦中看见那些孤魂野鬼、那些未经出世就被残酷虐杀的小生命处在一种难以想象的痛苦、可怜的境地时,她再也不敢干那个妇女主任的角色了,因为她相信人做了什么事都是要偿还的。

特别是当她看了《九评》并果断地发表了退党声明后,又勾起了那两年担任妇女主任工作的痛苦回忆。

“该引的引出来,该流的流出来,坚决不准生出来!”,这就是中共血淋淋的计划生育政策。当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出台后,肆意杀人就被合法化了。特别是被中共驯服了的中国百姓,谁会把逼迫流产与故意杀人联系在一起呢?

结婚要领结婚证、婚后怀孕要有准孕证、怀孕以后要有准生证、生了孩子后要办独生子女证、、、、,等等等等,这是在中国的每一对新婚夫妇必须要拿到的比身份证还重要的“身份证”。哪一个证没有及时地拿到手,中共的计划生育铁拳和妇女主任的特权就会对你进行无情的“专政”,轻则罚款,甚至叫你连外出打工、暂住的权力都被剥夺,因为走到哪查到哪;再者叫你墙倒屋塌,扫地出门,这在中国也是司空见惯的,因为中共的计划生育宣传口号是说到做到的——“该刮不刮,墙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更不幸的是,被抓住后强行流产、结扎,一片刀光血影。

金女士回忆道:在领着她们去做流产的时候,心里真不是滋味,因为流下来的那也是一个个生命呵,特别是那些怀孕七、八个月的,眼看着一个个活生生的孩子被打掉了,由于孩子大了,不能顺利流下来,孕妇痛得直叫唤,医生可不管那一套,要是孩子先露出脑袋,拽着脑袋就往外撕,遇到倒生的孩子先露出小脚,拽着小脚就往外拉,拉出一节剪掉一节,不一会工夫,就把一个完整的孩子剪成一团团烂肉。再看那个孕妇,有的痛得都晕过去了,就算这样,他们也不敢明着哭出来,不然的话如果被人发现了你在哭,马上就会被扣上不支持党的计划生育的帽子,那就遭了。

再说那些被强制结扎的,大部分人留下了后遗证,有的甚至失去了劳动能力,共产党是不会在乎这些的,谁管你死活,只要你别超生了就行了。

金女士讲:当了两年的妇女主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左邻右舍对她指指划划,妇女同胞们远远的躲着她走,可还是能感觉到她们眼睛里射过来的一道道冷冷的光。更严重的是经常做恶梦,梦见那些被打掉的胎儿在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痛苦的挣扎,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张着嘴想哭,可是已经饿得哭不出声来了,有的饿得在弯着腰艰难前行,有的倦屈在地无力的挣扎、、、、,其状惨不忍睹。

金女士相信善恶都是有报应的,所以她决定尽早退出来,不当妇女主任这个角色了。可是不行,这就象上了贼船一样,不干也得干,同时,村里又逼着她入党,她坚决不入,但是申请书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就这样,她又被逼着成了一名中共党员。她又表示坚决不参加组织生活,不交党费,没想到村里早就把她的党费从她的收入中扣出来了。

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主任两年的痛苦经历,试想在偌大的中国,有多少个农村?有多少个妇女主任?在中共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中,到底杀死了多少胎儿?还有城市呢?杀死胎儿的总数能比中共历次运动中迫害致死的人数少吗?一笔笔血债,一个个冤魂全部出自中共之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辛灏年﹕对九评的“两个看法、四点感想”
【九评征文】为民主自由
荒诞岁月 (5)暴力年代
退党如潮 中共临死抱佛脚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啸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新闻看点】习讲话两版本 中共大使巴国惊魂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视界】海外餐馆爆窃密 习自曝7致命弱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