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彦臣:改革中的“范仲淹病”– 颜跃明事件的历史文化透视

綦彦臣

人气 3

【大纪元12月11日讯】从中国浩如烟海的史籍中抽取比例并不算高的改革事例,完全可以组成一部煌煌巨著《改革的历史》,但是,当“改革”一词被绝对正义化及纳入宏大叙事范畴时,我们不难发现:知识分子精英群体也得了一种“改革病”,这种“改革病”在历史文本对照上应该叫“范仲淹病”。

为了论述这个问题,那就得先了解一下北宋庆历新政(改革)中的“泡小姐事件”。

北宋庆历五年(公元1405年)春正月,进奏院举行祭神活动,苏舜钦等人把祭神活动剩下的废纸变卖了,收入的钱用于吃喝。这种吃喝包括在酒席上招乐妓——相当于现在的泡小姐。卖废纸凑酒钱已经是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卖得钱多时可以吃喝好几天,苏舜钦这次就如此。范仲淹的政治对手御史中丞王拱宸抓住这个细节开始对他进行反攻,向皇帝报告苏舜钦等人用公款大吃大喝的行为。案子的结果自然不利于范仲淹一派,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小的事件竟导致了内阁被废呢?——杜衍、范仲淹、富弼三人被罢免职务。其中的人脉关系是:杜范二人为政治同盟,而苏是杜的女婿且由是范仲淹推荐的。

在苏舜钦等人狂吃滥喝的宴会上前宰相王曙的儿子王益柔年少才高,趁酒劲作了一首名为《傲歌》的诗。诗中寓意狂放,被诬指为有诽谤之意。王拱宸想以此要王益柔的命,多亏韩琦向皇帝进言,王益柔才免于一死。王益柔的父亲王曙曾经推荐过欧阳修等人升官,而欧阳修与范仲淹无论政治观点还是私人关系都至密。后来,欧阳修为范仲淹的被罢鸣不平,结果被降级外放。王益柔仍同苏舜钦一样是经范仲淹举荐才得到重要职务的。

一场无关紧要的官风问题演化成了一场政治风波。王拱宸在处理完此案后,竟然高兴地说:“这回算一网打尽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范仲淹所主持的庆历新政的改革措施之一就是裁态冗员,而冗员形成的重要原因就是恩荫政策。所谓恩荫就是官僚的子孙可以因父、祖的地位不经科举途径入仕,乃至亲属、门客、学生都可受恩荫。这是宋朝政治败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宋真宗时代,有一名叫王旦的宰相,素有清德之名,一次荫补的子、弟、侄、外孙、门客、常从达十数人。给范仲淹惹了大祸的苏舜钦就是荫补的受益人之一,史称他“少以父荫补官”。范仲淹的第三子范纯礼也以父荫入仕,而且一入仕的起点就比较高,作秘书省正字、签书河南府判官等职务。当然,无论苏舜钦还是范纯礼在蒙荫入仕后,还是很有作为的。

问题是:当一个既得利益用一项政策如范仲淹的“抑侥幸”来反对其他或更低级的既得利益集团时,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了!——这就是“范仲淹病”的典型症结。

“范仲淹病”在当代中国改革中也屡有发生。虽然它没有庆历新政之败那样具有宏大叙事的意义,但作为个案的“改革细节”则更具社会学年鉴学派的分析意义。不久前沸沸扬扬的黄金高案与近日并没再掀波澜的颜跃明案,当是“范仲淹病”的最好佐证。

之于黄金高案,与其说被指控勿宁说是被宣传的重点是他有若干情妇。养情妇,不言而喻地说明有巨额非法收入。归结为一点:你也不是好东西,凭什么抓我们这一派的把柄?

黄案今天已经尘埃落定,自不必去细议。那么,看一下14年前光芒照人而今少有人关心的湖南娄底颜跃明,其被捕与控罪无疑是在重复“昨天的故事”,无疑也是在拷贝历史上的“范仲淹病”。

且不论颜被指控的罪名成立与否,看其处于既得利益与改革道德性冲突的悖论漩涡,就足够了:其一,在平常百姓不惜花钱“撬门”的热门就业上,颜跃明超乎了公众。2006年11月16日的《南风窗》报道说:“2000年,(颜的女儿)从娄底农机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市公安局做户籍民警,那是一个小城里让人羡慕的职位,每年,一大批正规大学毕业的学生排在门外进不去。”;其二,对于“他中专文化的妻子在娄底市广播电台做副台长,原本做理发师的哥哥在他下属一商场做党委书记”诸如此类的“朝中有人好做官”现象,其外甥可以说:“对家族的照顾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在娄底,副处级的干部享受这些好处,太正常了。”(同上引);其三,利益之争几与所代表群体无关,用一位旁观者的话说,“他不是在以人民的名义,而是在以自己的名义,以他个人对官员好坏的判断”来作为。(同上引)

这三点最突出的综合性反映是颜跃明的女儿被从公安局机关“发配”到基层派出所所酿成的“人身攻击事件”。颜跃明认为是身为公安局一把手的胡某在报复他,并声言“看我怎么搞他”,于是二人结下私怨。

历史文本有助于我们判断的简洁化,剔除“不是既非”的道德观,那么胡某毫无疑问就是王拱宸,而他颜跃明就是范仲淹。

在中国的政争史上存在着一个不愿为人所认可的“铁律”,那就是:对手的人品,就是你的一面镜子。从黄金高到颜跃明,给我们留下的道德思考是什么?很难一言以蔽之,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我们这个历史积淀甚厚的文化往往以历史的厚重为傲,而事实上,我们又很少从历史中汲取教训。

————————

关于颜跃明事件的报道请参见《南风窗》2006年11月16日,P62—65
————————–
原载《议报》第28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綦彦臣:中国监狱-用犯罪改造罪犯
历史故事:富弼君子之交淡如水
历史故事:忧乐天下的范仲淹
陕西农民在苹果写上岳阳楼记
最热视频
【微视频】习防蚂蚁爆雷?传杨雄忘带红卡死亡
【重播】美参院听证:情报巨头谈世界威胁
【时事纵横】拜登引战狼咆哮 习为何连隐11天
【远见快评】中共军方疫苗泄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秦鹏直播】拜登罕见派密友访台 中共气炸军演
【新闻大家谈】美信息反击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