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葆璋:怎生是践踏人权了得

-在法国多尔市研讨会上的发言

吴葆璋

人气 8
标签:

【大纪元12月12日讯】

女士们,先生们,

多年来我不断思索的一个问题就是,在共产中国,被经济增长所掩盖的最为负面的问题,是否就是当局践踏人权的问题。两个礼拜前,我在巴黎与中国的民主斗士潘晴先生讨论过这个问题;他比我年轻30岁,我们得出一致的结论:中共的罪恶远不只是践踏人权,它所犯下的乃是名副其实的群体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

首先,什么是群体灭绝?这正如各位所知道的那样,它是指对一个少数族群,民族,宗教或种族群体的全部或一部分,有意地有步骤有计划地实行肉体消灭。

联合国1948年12月9日通过一项公约,其名称就是《预防和惩罚群体灭绝罪公约》。这个公约的第2条规定:为了全部或部分毁灭一个少数族群,一个民族,宗教或种族群体,犯有以下任何一种行为均被视为群体灭绝罪:

- 杀害这个群体的成员
- 严重摧残这个人群的身心健康
- 把导致这一群体全部或部分毁灭的生存条件强加于这
一群体
- 禁止这一群体生育
- 强制把这一群体的儿童转给另一群体

联合国的这一群体灭绝罪的定义,于1998年被收进国际刑事法院《罗马法规》之中,成为《罗马法规》的第6条。于2002年生效的这个国际刑事法院奠基文件,还在第7条规定了以下行为为危害人类罪:

- 杀戮
- 灭绝
- 奴役
- 流放或强迫转移居民
- 监禁或违反国际法其它形式的严重剥夺人身自由
- 刑讯
- 强奸,性奴役,强迫卖淫,强迫绝育或其它形式的类似的严重的性侵犯
- 出于政治,种族,民族,文化,宗教,性别等动机对任何群体或集体进行的迫害
- 强迫流放
- 种族隔离
- 其它故意造成巨大痛苦,严重伤害身心健康的性质相似的非人道行为

根据《罗马法规》这第7条,涉及危害人类罪的国际法三原则应是:危害人类罪可能发生在战争期间,也可能发生在和平时期;它不受时效约束,从国家元首到普通的执行者均不能逃脱惩罚;某一政权宣布为合法的行为可以成为国际司法认定的非法行为。

关于共产中国,国际社会已经注意到应被视为群体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的多起事件,其中有:

- 1952年中共军队进军西藏,造成120万人死亡
- 1959-1962年间的大跃进,3 000万人死于毛泽东的政策
-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起码有上百万人死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对于少许了解中共历史的人来说,中共罪恶的清单还很长很长。而且,那些罪行都是以一个执行意识形态霸权政策的国家名义犯下的。中共在用枪杆子夺得政权后,从1950年代起就发动了如下恐怖运动:

- 镇压“反革命”。据当年的内部指示,杀人可依居民千分之一的比例进行;官方的统计是240万人被处决。
- 以“改变农村生产关系”为宗旨的土地改革:10万地主作为阶级敌人被处死。
- 以“改变城市生产关系”为宗旨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上海市长当年每天早晨的问题就是,又有多少人跳楼。
- 整肃据认为窝藏“反革命”的会道门:1万多名信众死于非命。
- 反右斗争。这是在消灭私有制后第一次大规模的洗脑运动。50万批评过共产党的知识份子被打入贱民行列。
- 大跃进和文化革命,这两个外界相对知道较多的运动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重大举措。死人也更多,状况也更血腥。

不同渠道的资料来源一致估计,至1970年代止,6000万到8000万中国人死于继续革命的疯狂之中;差不多相当于法国人口总数的中国人,就这样在和平时期被消灭了。

以计划生育名义进行的强迫绝育是一个一直在进行的运动,不断地制造着母子双亡家庭破裂的惨剧;没有统计数字表明有多少人死于那些惨剧,而一位揭露这些惨事的盲人律师陈光诚则一直被囚禁在狱中。

鉴于文革中相当多的党的干部也死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祭台之上,中共于1981年召开了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承认在文革期间及其以前犯了“左倾错误”,宣称要平凡冤假错案,表示有能力有决心不重犯过去的错误。

在粉碎四人帮引发的亢奋之中,中国人相信了中共的悔过表示,切望和谐社会降临人间。然而,不到十年之后就发生了各位都知道的天安门事件,当局毫不犹豫地出动坦克镇压反对贪腐要求民主的学生和市民:数千人被击毙,数万人被捕,有的至今仍被关押在狱中。再过十年,修炼团体法轮功则成了空前残酷镇压的对象。

什么是法轮功?就我一个记者从世俗的角度观察,它就是三个充满哲理的字眼和一套强身却病的锻练身体的方法。在柏林墙倒塌后的中国,中国人早已厌倦了阶级斗争的说教,诚信“真善忍”才是做人处世的基本原则,而在缺少健康保险的情况下,无须花钱也能健身治病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使中共惊慌失措但又不肯往前走,它自然对法轮功要另眼看待。中共从来不能接受任何平行的组织存在,更何况法轮功带动的人群比共产党员的人数还要多得多。1999年,局部的镇压之后发生在北京中心的静坐请愿成为在全国展开镇压的借口。在妖魔化宣传鼓噪之下便开始了大搜捕;监禁洗脑,酷刑,流放,处决接踵而来。在一切都可以买卖的市场经济年代,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从事对于民主国家来说不堪设想的非法器官移植交易,已成为中共当局欲盖弥彰的话题。在一个名为610的跨部委的办公室指使下,对不接受洗脑的学员施行“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措施。女士们,先生们,这不就是纳粹当年对待犹太人的“最终解决办法”,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法轮功在台湾,香港和世界上80多个国家都可以自由存在,而在共产中国,至今持续了八年的迫害已造成有案可查得 3 000 多人死亡,上万计的人被监禁和数目不详的人失踪。

鉴于法轮功是中共的言论禁区,迄今没有一位往访的西方政要敢于提及;唯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曾亲临现场调查并会晤过法轮功学员,而对于联合国调查员诺瓦克来说,酷刑在中国不过是家常便饭。也许国际司法界走在了前头。11月底,西班牙宪法法院宣布受理法轮功控告江泽民和罗干的诉状,尽管被告人不是西班牙公民。中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610办公室头目罗干和其他迫害法轮功的负责人已被告上五十多个国家的法庭。在西班牙宪法法院之前,澳洲司法当局也已正面回应了控告前商业部长薄熙来的投诉。

我在这里无法向您介绍几十年来所有的中国共产主义受害者的全部情况。在这些人中,眼下还应包括拥护达赖喇嘛的西藏僧人和民众,忠于罗马的天主教徒,被剥夺了土地的农民以及被贪官污吏弄得家破人亡的其他民众。

一个世界上少有的现象是迫害和监禁律师。高智晟律师就是这些弱者的辩护人中最杰出的人物。他已经两次入狱,他本人与他的妻女受尽了折磨。

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中共政权的真相,而下一届奥运就委托给了它来办。我知道,奥运意味大笔金钱,而运动员的竞赛生命也是短暂的。但是,我相信明年奥运的体育场所会有冤魂厉鬼游荡,你们的心不会安宁;你们也是否听到香港一家中共电视台的狂叫乱喊:“给你奥运,其他免谈”?你们只能是一出大戏的龙套,这出大戏不过是要使北京政权得以重整他的合法面具并借机捞取横财:1936年柏林奥运的再版。

有迫害就有反迫害。历史的车轮正在加速旋转。中国几代的共产主义受害者们不久前在纽约宣布筹组民主中国过渡政府。我们正处在一个划时代事件的前夜。我诚恳地希望热爱中国的法国朋友们能够区分国家和政权,不要再次落入文化革命那样的圈套,尤其不要有朝一日在中共政权合作者的席位上面对历史。

2007年12月11日于法国汝拉山城多尔(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吴葆璋:中共最怕被希望之声击中要害
吴葆璋:法国左派何去何从?
吴葆璋:萨尔科奇如何对待共产中国?
吴葆璋:为了同样的普世价值准则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港共暴政下相约 照片中只剩她
【时事军事】嚣张的轰-6 实战中将沦为笑柄
【有冇搞错】为香港默哀
一周军情速递:台产教练机试飞 美伊冲突不断
【横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论审查 波兰也受够了
【财商天下】外星经济产物?比特币身世之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