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像高唐县委书记这样的恶霸官员

冉云飞

标签: ,

【大纪元12月23日讯】一直以来,政府在许多方面频频越界,与民争利,腐败蔓延,专横霸道,使得民怨沸腾。而他们面对民怨的方法,不是好好地解决事情本身,而是以打压各种批评的声音为能势,从重庆彭水诗案到安徽五河短信案,再到陕西志丹县的短信案,以及河南孟洲市的农民因言获罪,并受到游街示众惩罚的恶行,再到目下山东高唐县委书记孙兰雨滥用手中的职权,惩治他辖下稍有不同声音,将董伟、王子峰、扈东臣关进看守所达二十多天,同时还命令该县电视台连续播放五天,说公安局破获一个利用网络攻击县委县政府的特大犯罪团伙,真可谓滑天下之稽。

批评政府是公民的天职,政府不是拿来供着的,是拿来批评的。政府因有许多权力,且该权力不受监督,往往其为恶倾向非常明显,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权力必须得到有效制约的原因。一直以来,最高当局以“伟光正”自居,误导了他下面的地方政府的一把手或者一些有势力的官员,频繁采取为恶的手段,来压制不同的声音,以彰显其恶政,并因此而为政府的恶行又增添一项罪恶的纪录。最高当局把批评政府当作颠覆国家,那么地方政府便会以攻击省市县领导来打压不同的声音。领导是我们纳税人养的,我们老百姓必须拿他当作神来供起吗?领导是什么东西?领导不过就是执行公众利益的一个托管者和打工者而已。即他不合格就应该将其曝光,应该让他下台走人。如此泛滥的动用公权力,来为官员的私利服务,不过是掩盖其无处不充满民怨的恶政。

更可怪的是,“高唐文字狱”只不过像董伟这样的高唐人批评孙兰雨造假的恶政而已。但他居然可以通过发表该文字的百度山东高唐吧,来查询三位发帖者的IP,并对董伟等人实施以惩罚。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滥用公权力,更兼有像百度这样在美国上市的为恶企业的支持,才有可能完成其打压批评声音的恶行。中国不少涉及到言论发表的网络及电信运营商,为官员打压不同声音的恶行,提供快速帮助的能力,可谓天下闻名。12月20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记者刘畅的一篇文章《山东高唐“侮辱”县委书记事件调查》,比较深入地调查出了孙兰雨的为恶行径。报纸发表后,随即各大网站转载,后来像新浪这样见风使舵,毫无社会责任感,只是赚钱的门户网站赓即取消,但好在依旧在许多网站仍然挂着。最可笑的是,百度站方不思悔改其给山东高唐县委书记孙兰雨的“特殊服务”——为他提供整治董伟等人的IP,而且网名在百度山东“高唐吧”贴刘畅这篇文章时,百度网站不给任何解释,只是删帖了事。惹得大批的网民前往山东高唐吧连续发帖,以致刷屏炸版,其“战斗”持续以至如今,可见网民们实在愤怒已极。

要言之,只要当了官员,就是拿来给民众批评的,拿来给民众骂的,要避免骂避民别人指陈,你就别当官员。古言说,苛政猛于虎,官员亦算是笼子里的猛虎,这样的意思不是我发明的。美国布什总统在捷克的一次讲话上说,人类最了不起的进步就是将政府当作笼中之虎来限制来驯养,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与你们讲话。换言之,政府权力及官员权力不受真正监督,是有天然的为恶倾向的。像中国这样发生的文字狱,都是各地官员恶政的结果。做了坏事恶事,却想封住别人的嘴巴。可以这样说,中国政府的公信力已然不多,最高当局当然不珍惜,地方政府也群起效尤,频繁制造诸种“文字狱”,这样只有带来非常糟糕的不测后果。从中央到地方,打压不同言论的做法,可以休矣。政府运营不按文明政治理性出牌,频繁违宪,最受伤害的当然是老百姓,当然政府最终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像孙兰雨这样的恶霸官员,不仅应该撤职,而是受到法律制裁。

2007年12月22日8:51分于成都急就

附:有关“高唐文字狱”的新闻报导

本报济南12月19日电 快要35岁的扈东臣没事总是盯着一张《拘留通知书》发呆,不是因为这张通知书记录了自己一段难忘的经历,而是这张通知书签发的日期——2007年1月1日,是自己34岁的生日。

同样一张通知书,对于47岁的董伟而言,意味着自己的2007年从开端就不同寻常——快一年了,他一直为自己的命运奔走,希望能够早日得到公道一些的“说法”。
  
他们都工作、生活在鲁西北平原的一个县城,名叫高唐。
  
高唐,中国书画艺术之乡,书画大师李苦禅的故乡。这个位于山东省西北部、人口47万的全省改革试点县,近年来提出了建成“全国经济百强县”的口号,一些目标的设定,比如,要在“山东西部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要成为“区域性中心城市”等等,刺激、激励着一些高唐县的决策者,也关系到普通百姓的生活。据称,高唐县名列山东省“县市竞争力十强”第六位,2007年,预计实现生产总值147亿元。新建的多个城市广场,场景浩大,新修的水面壮阔的湖泊,景色宜人。被高唐县有关官员称为“城市规划上水平,城市形象显特色”。然而,出于对民生问题和公共事务的关心,不断有人在网上发表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些看法,这些并非歌功颂德的言论触怒了当地的某些领导。2007年初,随着董伟、王子峰、扈东臣等人因在“百度贴吧——高唐吧”发帖子被刑事拘留。董伟,高唐县民政局地名办主任。王子峰,高唐县医院主治医师。扈东臣,高唐县一中体育教师。他们被拘留的原因是涉嫌“侮辱”、“诽谤”现任高唐县委书记孙兰雨。
  
由于种种原因,这一事件从发生至今,一直没有公开,不为外界所知。为此,本报记者赶往山东省高唐县进行了调查。
  
发帖之后
  
“我没有受过任何处分,也无任何生活污点。”在经历了被拘留、逮捕之后,有着31年机关工作经历的董伟,依然强调着这些事关自己声誉和清白的履历。甚至在反映情况的申诉书和拘留通知书、释放证明书等资料之外,总不忘出示一张“全省地名工作先进个人”荣誉证书。
  
  董伟,男,47岁,1976年参加工作,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高唐县民政局地名办主任,副科级干部。
  
  据他回忆,2006年12月20日左右,他与几位老同学聚餐,喝了点酒,于当天22时30分左右回到家里。接着,他用卧室里的电脑上网看了“百度贴吧 ——高唐吧”里的帖子,有一条内容说“高唐进入全省六强,成为经济领头羊”。此时,董伟想到的是地方财政吃紧,他的“医疗保障卡”里已经3个月没有按时支付医保费了。一时兴起,他跟了两条留言,一条是“孙烂鱼更黑啊”,一条是“居家过日子都要量入为出,没钱了,还搞什么建设”。
  
  高唐县委书记名叫孙兰雨。至今,董伟依然认为,自己发帖子只是表达对地方建设、地方领导的个人观点,并无出格之处。
  
  2006年12月31日16时30分,董伟正在高唐县民政局三楼自己的办公室里,两名警察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警察问他一些诸如“你是董伟吗”、“你家里有没有电话”、“你上网吗”等问题。随后,表示“你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有个事情需要调查落实”。
  
  就这样,董伟上了警车,被拉到高唐县公安局刑侦一中队。在这里,他被继续追问“有没有在网上说过什么不负责任的话”。
  
  此时,董伟早已将自己上网跟帖的事情忘了。经过警察提醒“内容涉及县里的领导”,他才恍然大悟,态度诚恳,主动承认“有这种情况”。
  
  随后,他被县公安局留置,21时左右,一名年轻警察问他:“饿不饿,要不要买东西吃?”董伟心里格登一下,这意味着当天可能不能回家,他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说:“我不饿,就是烟不够,你去给我买盒烟吧。”旁边一名警察听后,从屋里拿了盒烟给他。
  
  2007年新年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刻,他和另外两个年轻人被集中在一起。当时,他们互相并不认识,后来知道,另外两人分别是医生王子峰、教师扈东臣。
  
  扈东臣回忆,自己根本没有在网上发帖,是警方根据电话网址查到了他所在的中学,由于是公家的电脑,究竟是谁发的帖?说不清。而警方认定是他发的,随即把他带到县公安局刑侦一中队。但他坚持说自己没有发帖子,“态度不老实”,被用手铐铐在了椅子上。3个人默默无语,被关了一夜,他们谁也没有料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第二天是2007年元旦。上午,董伟问一名警察:“我们这事很简单,没什么事,就让我们回去吧。”得到的答复是:“等着,领导要听汇报,等领导定完再说。”
  
  王子峰也对“等着,领导要听汇报”的答复记忆深刻。
  
  此时,董伟的妻子方文菊闻讯赶来,给他送来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和衣服。由于身患糖尿病,董伟离不开药物。面对妻子困惑、痛苦的表情,董伟说:“我没什么事,就在网上写了‘孙烂鱼更黑啊’6个字,放心吧。”

  事件升级
  
  2007年1月1日16时,他们3人被送进了高唐县看守所。当时,董伟感到“脑子有点蒙”,“转不过弯来”。在刑事拘留手续上签字的时候,他感到旁边还有人扛着摄像机在摄像。
  
  一份交给家属和单位的《拘留通知书》显示,高唐县公安局“于2007年1月1日16时将涉嫌侮辱罪的董伟刑事拘留,羁押在高唐县看守所。”
  
  几天后,在高唐县看守所里,董伟、王子峰、扈东臣被安排收看电视,在高唐电视台“警方在线”节目中,他们看到了自己戴着手铐走进看守所、在拘留手续上签字、被审讯的画面。为此,县公安局副局长还发表了讲话。在电视解说词里,他们的名字变成了董某、王某、扈某,并说破获了“攻击县委、县政府”的“重大网络刑事犯罪团伙”。由于没有任何遮盖处理,他们3人“出事”的消息在整个高唐县广为流传。

  此后,高唐新闻、警方在线等节目连续5天在高唐电视台播出这些内容。
  
  在看守所里,他们还看到了高唐县公安局以“案情复杂”为由作出的“延长拘留”的决定。形势变得越来越微妙。1月14日,高唐县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案卷退回公安机关,不准逮捕。1月15日,案卷又被重新送到检察院,检察院作出了对3人批准逮捕的决定。
  
  此时,方文菊从聊城请来了律师,但律师到当地后,没有被准许会见正在羁押中的董伟。
  
  此时,家属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方文菊交纳了1.5万元律师费。
  
  出乎意料的是,1月21日,高唐县人民检察院作出决定,撤销对董伟的逮捕。同一天,高唐县看守所发出《释放证明书》,对董伟予以释放。
  
  走出看守所之后,家人把董伟领到了浴池,让他洗个澡。面对痛哭流涕的妻子,董伟说:“哭什么,就当我(进看守所)体验生活去了。”
  
  1月31日,高唐县公安局以“情节轻微,不认为是犯罪”和“发现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为由,分别宣布对董伟、王子峰、扈东臣的案子予以撤销。
  
  3月5日,董伟向高唐县公安局提出申请,要求该局赔偿自己拘留期间聘请律师而损失的5000元钱(被释放后,原来交纳的1.5万元律师费被当事律师退回 1万元)。并希望高唐县公安局以“相同方式”在县电视台对自己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高唐县公安局接到了申请,但一直没有回音。
  
  2007年6月19日,高唐县人民检察院发出《刑事赔偿决定书》,以该院“违法侵犯人身权”为由,决定赔偿董伟人民币1756.86元。王子峰、扈东臣也得到了数目大致相同的赔偿。

  沉默,还是发声?
  
  2007年12月18日,记者在高唐县人民医院找到王子峰时,他正在病房进行查房。王子峰,37岁,毕业于济宁医学院,从医14年,现为高唐县医院血栓中心主治医师。
  
  2006年12月23日左右,王子峰中午喝了点酒,回到家里,想到在医院听到有病人抱怨,说工资、医保费用都没有按时发放,就发帖子说:“高唐这么好,怎么搞得工资都发不出来?”还不指名地骂了县委书记一句脏话。“就是借着酒劲儿发句牢骚。”王子峰事后这样认为。
  
  当他从家里被带到高唐县公安局刑侦一中队后,他也被追问“在网上发过什么言论”这样的问题,不同的是,他不断被追问“为什么攻击领导,谁指使你干的”等问题。
  
  被释放时,是单位一把手签字担保,王子峰表现出犹豫、矛盾的神情。为了不给单位带来麻烦,他选择了沉默,没有主动向外界反映自己被羁押21天的情况。面对记者,他小声说,还是希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名誉”。
  
  在高唐县一中,记者找到扈东臣时,他还坚持说网上的帖子不是自己发的。对电视台播出他戴上手铐走进看守所等镜头,他至今感到难以面对自己7岁多的孩子,觉得“难以解释”。“我需要平静地生活,校长也对我很好,我认了。”他淡淡地说。
  
  3人中,只有董伟还在为此事奔走。被释放后,在家里休息了一周,他就开始向聊城市纪检委、检察院和山东省纪检委、检察院反映问题,至今没有结果。甚至,向上级寄送材料,他和家人都心有余悸,不敢在高唐县寄出,而是选择到附近的县市寄出,大多石沉大海。
  
  董伟、王子峰表示,即使他们真的“侮辱”了县委书记,也应该是民事纠纷、自诉案件,就是县委书记可以自己到法院起诉他们,而不应该动用刑事警察、网络警察,甚至由检察官出面,进而由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以拘留、逮捕等方式来追究刑事责任。
  
  方文菊的理解比较简单,看到丈夫被拘留、逮捕,她曾大哭一场,悲伤中,她曾想,也许领导“在气头上”,自己代表丈夫“赔礼道歉”,“磕头还不行吗?”
  
  被释放后,董伟还是经常上“百度高唐吧”,在一个批评高唐现状的帖子背后,他看到了这样的留言:“已阅,转公安局长,批捕楼主(指发帖人),速!!”随后的跟帖有“楼上真逗”,“你没胆量,就该让别人说实话啊”,“发帖要慎重啊,朋友,很担心你!”
  
  董伟眼睛一热,署名“佚名”发出了《加强对县委书记的监管刻不容缓》的帖子。在帖子里,他写道,县委书记作为党的基层机构的首脑、地方百姓父母官,官职不算大,权力可不小。诚然,多数县级领导都能洁身自爱、廉洁从政,但也不能否认,县里个别领导大搞一言堂,只顾及个人官位,不考虑造福一方,遇事只允许讲政绩,隐瞒自己从政方面的各类失误,为自己升迁铺路。这样的干部,损害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败坏了党在基层的形象和威信,已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一大障碍。为此,他建议上级有关部门加强对县委书记的监管;中央和省级纪检、组织部门应尽快完善相应的监督机制,对县委书记的从政业绩每年定期查访、考核,遇到突发事件要及时查处,并将查处结果予以公开,以安抚地方百姓。他希望以此“为构建和谐社会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
  
  董伟说,在网上发表这个帖子,他不是针对某个人的。
  
  至今,他还希望县公安局、电视台能够对他作出经济赔偿,至少,应该弥补家里聘请律师的花费,减少自己的经济损失。为此,他曾草拟了一个协议,只要公安机关给予一定经济补偿,自己就不再提任何要求。但这一协议拟出后,就没有了下文。
  
  记者来到高唐县公安局,曾负责并参与侦办该案的高唐县公安局网监大队队长刘清广表示,这一案件,公安机关是依照程序办案,逐级汇报,公事公办。至于最后办得怎么样,不是公安局哪一个人能决定的。
  
  在高唐县电视台,副台长陈洪春表示,当初播出刑事拘留董伟等人的画面和新闻,是县里定的,有领导审片,当时领导指示连续在《高唐新闻》节目中播出10天,高唐电视台连续播出5天后,就自行决定停止了。事后,还曾担心领导追问此事。(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冉云飞:要宽容但决不纵容
冉云飞:关于“宋彬彬事件”的通信
冉云飞:国共内战时的人肉炸弹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暗剑无人机吓坏美军?吹15年无影
【时事纵横】疫情逼京深停航 亲共世卫专家凉了
【拍案惊奇】比特币成中共死敌 谁放料董外逃?
【唐浩视界】美250万疫苗援台 破中共统战三阴谋
【有冇搞错】文革2.0 大陆再批爱因斯坦
【秦鹏直播】崔天凯离职 石正丽伙伴被柳叶刀除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