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刘进案 莫少平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标签:

【大纪元11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古云印采访报导)上海奉贤区法轮功学员刘进案,当局超期羁押九个月后,于今天下午一点半在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开庭,北京著名人权律师莫少平替该案做了无罪辩护,只有刘进的丈夫、女儿及刘进的一位同事获准旁听。庭审在下午四点半结束,法官当庭宣判对刘进非法判刑三年半,刘进也当庭表示,“我信仰无罪,我要上诉。”

莫少平:应该无罪释放

上海陈姓民众告诉记者,她说:“今天有数十位上海民众去要求旁听,不让我们进去,都是他们的人进去,外面有便衣和公安的车辆,还有几辆车子在树底下,还不停对我们拍照。”

对于法院的非法判决,莫少平表示,“作为她的辩护律师我是不认可的。第一个是事实层面,公诉方指控刘进六次散发资料,但前五次事实都不清楚,证据不充份。第二个层面是辩护议点,从法律适用的角度对刘进提出了辩护。”

“第一,指控她利用邪教组织,然后破坏法律、法规的实施。这种指控是笼统、不明确的。她破坏法律的实施,那具体破坏了全国人大或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哪一部法律?哪一部法律的实施?或者是破坏了国务院颁布的哪一部法规?你应该明确指出刘进破坏了哪一部法律或法规的实施?所以我们叫“侵犯的客体”不明确。”

“第二,刘进本身的行为,她看到网上认为好的文章,把它下载下来,然后拿给别人看,这个行为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我说她那个行为是自己的一个信仰或者言论表达自由的一个表现,所以没有社会危害性。”

“比如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迫坏法律实施罪,以及全国人大的解释和两高的司法解释,都没有明确说法轮功是X教。认定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是否对它进行刑法,根据立法的规定必需经过全国人大或者人大常委会来进行规定,而不能以两高的一个司法解释的通知的形式来确定,这本身就不符合立法规定。”

“第三,刘进的行为是符合中国宪法关于言论、信仰自由的规定,也符合中国签署的关于公民这种权利国际公约的规定,以及世界人权宣言的规定,人人都有信仰的自由和言论表达的自由,可以通过任何形式来进行这个资讯交流,只要她没有危害到其他人和社会。法律只能规范人的行为,是不能规范人的思想或信仰的,这是一个公认的原则。”

“所以,综上三个方面,我们当然认为,不能认定刘进的行为是构成犯罪,应该无罪释放,应该依法审判她无罪。”

高精度图片
刘景案在奉贤区法院开庭审理,610人员一直监视在法院门外。(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便衣。(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610人员。(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610人员。(大纪元)

非法超期羁押九个月

莫少平还认为,该案的审理程式存在瑕疵,今年3月24日公诉机关已对刘进提起公诉,起诉到法院了,那按照法律的规定,法院应该在一个半月之内开庭,并做出一审判决,如果案情复杂,你可以延期一个月,最迟应该两个月之内开庭审判,等了九个月才开庭,已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时间。

“你超过审件没有审案,按照最高法院和相关的法律规定,它应该变更强制措施,就应该放人。如果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你没有审件完,你又不变更强制措施,也不给她拘保或者变成居住,你就属于超期羁押。”

刘进遭到刑讯逼供

刘进的丈夫张占杰表示,莫少平和尚宝军律师替妻子做了无罪的辩护,整个辩护非常精彩,非常铿锵有力、清晰,从三个层面辩护,说明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决是不符合法律规定,也没有任何一个法律认定法轮功是邪教,而只有一个通知,而通知它本身不是法条,这条罪名强加给法轮功学员,是非常荒唐的。

刘进在庭审过程中替自己做了辩护,她认为自己无罪。她说:“我第一次被判四年半是莫须有的罪名,是冤假错案,因为我们都是做好人。法官问她:“因为什么被判了四年半?”她说:“因为自己信仰真善忍而被判了四年半。”

张占杰表示,他的妻子在庭上说:“我曾经被一个姓姚的审讯,四天四夜不允许我睡觉,一睡觉就踢我,用刑讯逼供方式威胁我,并且他说:‘我是上级派来处理这个事的。如果你不承认的话,我就抓你女儿!’”

张占杰说:“我觉得她说的很清晰,她说:“我们做好人,修的是真、善、忍,我们没有犯罪。包括监狱里面的人,包括看守所里面所有的犯人都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确确实实都是一批好人!’”

我的妻子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刘进于去年11月25日下午被上海奉贤区公安绑架,一个月后遭到非法逮捕,这是继99年她遭受四年牢狱迫害后,再次遭到迫害,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奉贤区看守所。

据悉,刘进多次被送往位于南汇的监狱医院迫害,身心受到伤害。家属多次要人,至今未果。刘进的丈夫张占杰为此在上海找到工作后,等待妻子归来,近期因当地“610”的不断骚扰,刚开始不久的工作又失去了。

张占杰表示,妻子遭到刑讯逼供,除此之外,她三次入医院,一次昏过去了,住院就住了好几个月,因为非法关押,才造成她这样的身体状况。在她入院期间,也没有通知家属,她28日才从医院出来。

对于妻子再次遭到非法判刑,张占杰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了九年,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任何的以暴抗暴的行为。只做了一件和平的事,就是讲清真相,诉说自己的委屈,告诉人们真相。这些人被打压了这么多年,还不证明他们是一群好人吗?别人被打压的时候,应该允许他们说话。”

“我的妻子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们的孩子还未成年,第一次入狱,已经给我的亲人造成深重的痛苦,这一次又再一次把痛苦施加我们身上。我们是一群做好人的人,什么政治的诉求都没有的,只是想做一个好人。我觉得非常的痛心,它应该立即停止这种迫害。”

事件回放

去年11月25日,上海奉贤公安国保处及海湾派出所员警,出动两辆警车,对刘进家进行抄家,当场抢走现金2万元人民币,还有电脑印表机、证件及银行卡等私人物品被抄走,连她家的电瓶车也被抢走(后归还)。

发生事情后,刘进的丈夫张占杰原在外地打工赚钱养家,不得不放弃工作从北京赶回上海处理,张的父母也不顾年高体弱赶到上海,当局再次让这个家庭陷入痛苦之中。

刘进、张占杰夫妻原是上海师范大学的优秀教职工,待人和善,工作敬业,俩人现在都四十岁左右。张在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刘在学校图书馆工作。夫妻俩一同信仰法轮功,不断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

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大规模镇压法轮功,刘进夫妇因向人们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的真相,在当地“610”组织的配合下,于2000年8月,他们遭到奉贤公安非法逮捕,并对张占杰非法判刑四年半、刘进非法判刑四年。

刘进夫妇先后出狱后,上海师范大学屈于“610”的压力,不让他们夫妻回校工作。因不断受到奉贤610系统、国保处监视、骚扰,张被迫远到北京工作,刘进为生活不得不在饭店、洗衣房等处打工,夫妻分离两地,生活艰难且动荡不安。

张占杰一家从99年7月开始就没安定过,为了生存而奔波,为了生存而忙碌,同时,还要面对上海、北京两地国保不停的跟踪和骚扰。张占杰曾表示,对亲人的一种忧虑和牵挂,这种担心是剜心透骨的。他希望苦难早日结束,希望他的爱人早日出来,这是他的最大期盼。(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以强大国家机器为后盾的强盗”
任长霞丈夫暴亡 “模范公安”再引争议
儿被折磨生命垂危  八旬老母求援无门
台湾法轮功:欢迎陈云林来台退党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瑞丽突封城 肉价涨至100元
【重播】FBI及反恐中心作证:美国面临威胁
【珍言真语】张朴:港人反暴政 树立中国榜样
【有冇搞错】古巴猪湾大失败 川普揭美国之痛
【纽约调查】护理中心拉客 女老板被起诉
【重播】川普签署美国第一医保计划 3大要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