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塌20年 德国首都重建大业仍施工中

标签:

【大纪元10月31日报导】(中央社柏林31日法新电)兴建楼梯跨越柏林围墙所余部分的计划虽已被束之高阁,但墙塌20年后的今天,柏林的重建工程仍在进行之中,尚未完成。

当围墙终于倒塌,在欧洲一流首都市中心释出大量珍贵建地后,都市规划设计师无不摩拳擦掌,喜不自胜。

本地建筑师魏斯林(Christoph Wessling)说,设计家们认为随之而来的建筑业荣景可望迅速让柏林恢复1920年代与巴黎、伦敦鼎足而立的光辉。

围墙原本所在的三不管地带很快成为形形色色设计师竞相投入规划的游戏场。

举例来说,号称20世纪初全球最繁忙商圈及第一个红绿灯设立处的“波茨达麦广场”(Potsdamer Platz),墙塌后成了一处杂草丛生、野兔乱窜的荒地。

在许多明星设计师指导下,这块荒地现在已经变身成各种造型创新玻璃摩天大楼俯视“动物园”(Tiergarten)的迷你曼哈坦(Manhattan)。

至于那些野兔,则迁入地方政府在希特勒(AdolfHitler)战时碉堡原址附近兴建的动物园。

与其他大都会不同的是,柏林必须处理战火的摧残与推倒围墙后在其心脏区位所遗留的巨大疤痕。

为了让两德统一后作为首都的柏林恢复往日的光辉,设计师们必须重建这个人口340万城市几占半数的道路、桥梁、地下车站等基础设施。

但在柏林人急于返回正常城市生活的心态下,部分比较怪异的计划,例如美国建筑师万图瑞(RobertVenturi)主张兴建楼梯跨越“布兰登堡大门”(Brandenburg Gate),始终未能见到天日。

魏斯林说,“在二次大战及围墙后,柏林人都热切希望回归正常。”

对于每年750万观光客而言,跨越围墙并非难事,难的是找到当年围墙耸立之处。魏斯林说,“有些地方甚至柏林人自己都不记得了。”

除了围墙,政府还迅速─有些人则认为太仓促─拆除部分共产时代遗迹。

东德橡皮图章国会所在的“共和宫”(Palace of the Republic)已经被拆除,以重建1950年代遭共产党当局拆除的古老“帝国宫”(imperial palace)。

为安置1999年由波昂(Bonn)迁都柏林的政府机构,当局并在重新改装的原“德意志共和国国民议会”(Reichstag)四周规划全新的都市计划区域。

但柏林在许多方面仍不上不下,没有确定。

由巨大玻璃外墙中央火车站抵达柏林的访客,常会因立即面对一大片多风草皮及水泥铺面而惊异不置。

专门纪录柏林转变的博物馆馆长法斯班德(GuidoFassbender)说,“柏林仍充斥丑陋的角落,要嘛尚未完工,不然就是空荡荡的。”

魏斯林说,“建筑成本很高,而现在柏林已负债600亿欧元。”

所幸目前东柏林已非过去乏人闻问的水泥荒原。许多建筑─其中部分甚至还遗留大战的伤疤─已经重新装潢。

柏林著名郊区巴贝尔堡(Babelsberg)一位电影制片厂主管说,东柏林改建更新的速度如此之快,许多电影在西柏林落后区段拍摄东柏林的场景。

法斯班德也表示,都市更新的过程也带来高房租(价),部分地区外来人口甚至高达80%。他说,“东与西的界限现在已由贫与富取代。”

曾形容自己城市“穷困但性感”的柏林市长渥瑞特(Klaus Wowereit)相信,商业主义已经对一度创意十足的更新工程造成打击。他最近即表示,“谈到建筑设计,现在柏林进行中的工程让人乏味。”(译者:中央社杨超寰)

相关新闻
前美大使和人权观察创建人参观“墙倒众人推艺术展”
德国纪念莱比锡“和平示威”二十周年
德国揭晓柏林墙倒塌20周年庆祝方案
默克尔将与戈巴契夫携手  重温柏林墙倒塌史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政令混乱 长春城管驱赶摊主
【纪元播报】强力回击!川普禁中国客机飞美
【拍案惊奇】六四更多细节 中共特工乱美国曝光
【直播】香港支联会:遍地烛光悼六四
【直播】6.4疫情追踪:郝海东吓坏共产党
【新闻第一现场】美暴徒讲中文 中领馆或参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